国航称管不了精神病人 9年前曾赶智障儿童下机(组图)

时代周报 0


 






7月12日,国航CA4107上,一名自称“国航监督员”的女子因不满乘客在飞机起飞的滑行阶段接电话,大声斥责乘客。该女子在客机降落的滑行阶段打电话报警,导致首都机场警方上机带走几名乘客,并滞留调查近7小时。

事件传播发酵后,国航称从未设置“监督员”岗位,也从未聘请任何外部人员担任“监督员“。这一回应很快被打脸,有接近国航人士称,国航确曾经聘请过社会监督员。

但大闹航班的女子确实并非“监督员”。她是国航的员工,曾是一名空姐,因为朝乘客身上泼开水而被停飞。

国航方面称她是“精神病”,不能解聘她,也无法制止她继续登机。

1

事发第一时间回应:没设监督员


相关人员称,该名乘客姓名为牛宇虹,确系为国航员工,隶属于国航客舱服务办公室。

本次事件中,该女子的精神状态也许真的处于不太正常的状态,但在这一系列事件中,国航的态度令人玩味。

7月13日下午,国航在官方微博回复中称,国航从未设置“监督员”岗位,也从未聘请任何外部人员担任“监督员“。疑似对“李亚玲”所说事件的回应。



该回应不但随后被打脸,还遭到网友质疑,如果不是国航工作人员,为何乘客会让商务舱的多名乘客被警方带走扣留7小时之久?

根据当事人之一李亚玲的描述,在飞机准备起飞、刚开始滑出停机位时,这位“监督员”突然站起来很激动地大声斥责一位女乘客,态度极为恶劣;同时指责其他两个在玩手机的男旅客不顾整个飞机几百人的生命安全,危害了航空安全。

随后,“监督员”要求乘务员提供一个什么表单,她要填投诉表,要求提供整个机组人员和相关乘客的姓名,身份,又开始拿手机拍摄那几个旅客,并且要求机组报警,在飞机降落之后,把几个旅客带到机场公安局去学习航空安全法。

起飞后,整个飞行过程,她都不停地写书面材料,又找乘务员配合她报警。声音特别大口气特别嚣张。还不停的,在手机上翻出照片指着上面的某些人物,让空姐和空少轮流来认,这位是某某领导,你们认出是谁了吗……“感觉就是在显摆她和领导们的关系,唾沫横飞,声音大得盖过了飞机的发动机轰鸣声”李亚玲这样描述道。

牛宇虹这番举动,显然是对国航内部操作流程熟悉至极。

且根据相关人员透露,一般而言,机上发生纠纷导致的报警,警察在到达现场后一般会第一时间咨询机组成员,了解情况后处理。



此前该女士曾大闹北京地铁

在完成一系列熟悉的操作后,该女士在飞机落地仍在滑行时开始拨打电话,在电话中该女子准确说出相关乘客的座位号。坐在这些座位上的乘客随即被机场警方带走。

如果机组成员清晰的向警方描述,商务舱乘客们仅仅是在飞机滑行时打电话,那么随后的拘留时间为何会达到7小时之久?

7月13日晚间,国航删除了“从未设置监督员岗位”的微博内容。

2

当事人身份:是员工,有精神病

在删除未设置监督员岗位的微博内容后,据新京报报道,14日晚,国航宣传部部长徐彦纯称:“大闹机场女子是国航员工,并不是监督员。曾经是一名空姐。因患有精神疾病,很久都不工作了。”

据相关人士透露,十几年前,牛宇虹曾经是一名空姐,但因为朝乘客身上泼开水而导致冲突被停飞。随后被调往地勤岗位,实际处于长期病休的状态。

该女子此前曾大闹北京地铁

牛宇虹熟悉航空规定,热衷投诉,并经常纠缠领导。由于国航属于国企,按照劳动法相关规定,他们不能解聘牛宇虹,不仅如此,还要让她享受免费乘坐国航航班的福利待遇。据了解,牛宇虹此次乘坐的由成都飞北京的CA4107航班,用的就是国航内部的经济舱免费票,但她本人加钱升舱。

虽然国航方面称,此次航班上发生的事件,系牛宇虹精神疾病发作。当班机组人员缺乏经验,未能意识到其精神疾病发作,而是按照在正常投诉的性质进行配合。

根据《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第三十四条:

无成人陪伴儿童、病残旅客、孕妇、盲人、聋人或犯人等特殊旅客,只有在符合承运人规定的条件下经承运人预先同意并在必要时做出安排后方予载运。

传染病患者、精神病患者或健康情况可能危及自身或影响其他旅客安全的旅客,承运人不予承运。

但国航的回应为,由于牛宇虹是间歇性精神病,所以无法拦着她上飞机。

但对于自己内部病休人员尚能表示“不清楚”、“缺乏经验”、“不能拦着”若飞机上真的发生突发事故,旅客们的飞行安全又由谁来保障呢?

3

此前已有劣迹


2011年6月已经有微博用户称自己成为国航服务监督员。接近国航人士称,国航确实曾经聘请过服务质量社会监督员,但视频中的女士并不是监督员。



微博用户发图打脸国航

2011年6月29日,时任中航集团党组书记、国航副董事长王银香,曾公开聘请了一批“服务质量社会监督员”,但这批监督员的任期仅近持续一年,至2012年早已结束。且因为这种模式运行后效果并不很明显,后来也没有再继续聘任,2011年是唯一一批。

根据“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显示,牛宇虹曾在2013年拒不配合民警调查,大声辱骂民警并向其面部吐口水,严重阻碍民警执行公务。因违反《治安管理条例》被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

此外,今年春节,有网友在国航办票柜台碰到牛宇虹,其大声斥责柜台人员不按规矩办事、插队,但其实并没有任何人插队。

同时,牛宇虹在地铁、公交上吵闹的视频也相继被爆出。网友爆料称其在北京地铁抢座不成大闹地铁车厢,并称要让地铁进行整顿。闹完后,牛宇虹报警道:“地铁五号线,有人打我,一个男的用拳头,在我脸前比划了好几下。”

对于牛宇虹的精神状态,以及其严重性,作为其雇主的国航,应该十分清楚。

4

9年前曾将智障儿童赶下飞机


对于患有精神疾病的旅客处理,国航并不是毫无经验。2008年,演员王姬(曾在《北京人在纽约》中饰演阿春)的儿子因智力低下,曾被国航的机长赶下飞机。

当时,王姬的儿子年约十三、四岁,由于先天的智力低下,仅仅有3、4岁小孩的智商。在外婆的陪同下,王姬的儿子正准备从洛杉矶飞回北京与妈妈团聚,上飞机后,由于小孩子特有的好奇,王姬的儿子在飞机上跑来跑去,当时陪同者为王姬的母亲,由于上了年纪行动不便没能及时拉住孩子。



王姬后来带儿子上节目力证孩子乖巧,整个采访过程小孩并未捣乱


国航随后发表声明称,由于孩子年迈的姥姥和乘务组均无法使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的孩子安静下来,并因此延误了起飞,影响到飞行安全、正点。机长根据有关法律规定,为孩子安全负责,下达“逐客令”。

但根据洛杉矶机场外籍工作人员与王姬的沟通内容,当时该航班起飞是由于仪表盘故障故而延误三小时,王姬的儿子早在1点30分就被赶下飞机,正点起飞时间为1点50分。



谈起儿子遭遇王姬泪流满面


且王姬的儿子由于买的商务舱票,座位距离驾驶室较近,小孩子乱跑跑进了驾驶室,这也是机长认为“影响飞行”的最重要依据。但根据规定,驾驶室的门理应是关闭的,若机长按规定行事,小孩子不可能跑进驾驶室。

如果智力低下、有监护人陪伴的儿童都能够因安全理由被赶下飞机,那么无人陪伴,在舱内歇斯底里的牛女士,反而让国航“无法处理”、“不会处理”?

5

与当事人沟通后回应:无法拒载,已经尽责


当事人之一,持续与国航沟通的编剧李亚玲为前《成都商报》调查记者,2008年转行职业编剧。代表作有《大丫鬟》、《国色天香》、《北京爱情故事》等。

7月15日11时许,李亚玲发微博公布了与国航见面沟通的情况,并总结国航对此次事件的态度:

1、这是普通乘客之间的纠纷,已经由公安部门处理了,事情就到此结束了;

2、国航在这次事件中基本尽职尽责;

3、对我在内的当事公务舱乘客无赔偿,已真诚为我们受到不愉快体验道歉;

4、目前无法制止包括牛宇虹在内的精神病患者继续登机。

总结一下国航的态度:不关我事,已经尽力,以后还敢。

据李亚玲称,在具体的回应上,国航宣传部的徐部长和马副总裁的态度为:他们无权限制牛的人身自由,无权拒绝牛上飞机。牛系间歇性精神病,平时看上去精神状态正常,此前给领导们写的几十页长的投诉内容,条理清晰,他们无法判断其精神状态。此次是旅客先有违规行为在先,才刺激她精神病突然发作。

发稿前,国航给出了官方回复:?经核实,纠纷一方旅客为国航一名因身体原因休养的员工,此次是个人因私出行,并非国航监督员。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66493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