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新疆建儿童版再教育营?中国官员: 无中生有(图)

德国之声 0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众议员麦克高文和参议员卢比奥7月5日发表声明,敦促美国政府立即采取行动解决新疆地区滥用高科技监控,以及大肆关押上百万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民众的问题。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一直强烈倡议运用《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制裁新疆中共官员,但至今未果。图为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新疆维吾尔家庭,这家人16岁的大儿子回到新疆就失去音讯了。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7日接受BBC专访时,否认中国有系统地拆散新疆维吾尔家庭。

他说:“没有孩子是跟他们父母分开的,根本没有......有失去孩子的人,给我名字,我们会尽力找到这些孩子。”

刘晓明说BBC报导中那些表明失去儿女的父母是“反政府人士”,他说:“你不能指望他们说(中国)政府的好话。他还强调: “如果他们想和孩子在一起,可以回来中国。”



北京政府宣传颂扬寄宿学校的优点,说“学校代替父母”有助于“维护社会稳定与和平”。官员强调,这些寄宿学校让少数民族儿童学习“更好的生活习惯”和个人卫生。有些孩子开始称他们的老师为“妈咪”。

英媒:中国刻意拆散新疆维吾尔家庭

根据英媒BBC周四(7月5日)报导,中国刻意将新疆穆斯林儿童与他们的家庭分离,并透过幼儿园的课程试图改变他们的信仰和语言。

报导内容提到,大规模寄宿学校建在“再教育营”附近,这些学校外面围着铁丝网,门口还写着“进入校园,请讲普通话”。学校中的学童接受“严格隔离封闭管理”,有覆盖全校的监控系统,周边也有警报和1万伏特电围栏。某些学校的维安支出甚至超过“再教育营”的安全支出。

报导引用公开记录显示,仅在一个乡镇,就有400多名儿童父母被拘禁中在“再教育营”或是监狱。这些儿童会被评估是否需要“集中照顾”。在学校中他们学习汉语、汉文化还有爱国爱党思想。另外,像是2018年4月,叶城县县政府将来自周边村庄的2千名儿童迁入一所大型寄宿中学。现在还有两所新的寄宿学校在筹备中。

德国新疆问题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说,这个做法背后的原因是,“寄宿学校为少数民族社会持续性的文化重建提供了理想的环境”。他的研究显示,学校内不使用维吾尔语和其他当地语言,如果学生和老师在学校说中文以外语言,个别学校会对学生和教师进行严格的惩罚。



2016年,原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被调来主政新疆。他上任的第一年,就招募了9万多名新安保人员,相当于2009年的近12倍。


新疆宣传部副部长徐贵祥在接受BBC访问时,被问到这么大规模地把孩子被送进再教育营旁的寄宿学校会不会对心理造成什么影响。他说:“对孩子来讲,这也是很正常的。我们平时工作上班,一天也见不到孩子。或者说一段时间也见不到孩子。但是并不能带来给孩子什么实质性影响。”

记者进一步问他,如果家族的人都被送进“再教育营”怎么办,徐贵祥说:“这不会出现......如果一个家里所有的人都进了教育中心,那这个家里就很严重了。问题就很严重了。这个情况我没有见到过。”

流亡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发言人迪里夏提(Dilxat Raxit) 对德国之声表示:“中国认为在新疆面临统治危机,长期的同化政策导致维吾尔人有形和无形的抵抗。因此,中国建立再教育集中营将上百万人的关进去进行政治洗脑,迫使他们放弃信仰,包括对民族身份的认同。在这种前提下,北京政府又加将同化和洗脑进一步扩大化,从幼儿开始抓起,儿童开始抓起。通过对于儿童的这种政治洗脑使他们忘记自己的民族身份,忘记自己的文化和信仰,从而在能使北京减轻危机感。这是21世纪国际文明社会无法接受的。“

从倒数到全国第一的幼儿入学率

郑国恩在其研究报导中说:“这些证据都指向文化种族灭绝。”根据他所提供的数据,2015到2018年间,整个中国幼儿园数成长8%,但在新疆是82%,在维吾尔族为主的区域,幼儿园成长数高达148%。

这也使新疆的学前入学率从比全国平均还低突然成为全中国最高。光是2017年一年,新疆幼儿园的入学儿童总数增加了50多万。政府数据显示,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儿童占这其中90%以上。仅在新疆南部,维吾尔族人口集中度最高的地区,中国当局就在建设和升级幼儿园方面投入了12亿美元。

报导推论,新疆的学童教育普及与成人大规模监禁的基本原则相同,影响了几乎所有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儿童,无论他们的父母是否被拘留在“再教育营”。



至今土耳其是唯一一个批评中国“再教育营”的穆斯林国家。2月时,土耳其外交部抨击中国对维吾尔人的待遇是“人类的一大尴尬”,并称中心和监狱中的人“受到酷刑和政治洗脑”。

迪里夏提表示:“中国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我认为中国的这种做法只会刺激局势的恶化,同时引发更多不满。”

来自土耳其的证词

根据BBC的报导,中国在新疆进行严密监视和控制,每天24小时跟踪外国记者,使得采访变得极度困难。但记者在土耳其找到许多相关证词。

许多移居土耳其的新疆穆斯林家长带着孩童的照片,向记者表示,孩子在新疆失踪,“听说被带到了孤儿院”。这些父母和祖父母们哭诉大约90多名维吾尔儿童的失踪情况。

这些本来居住在新疆的穆斯林,长期与土耳其有着语言和信仰的联系。成千上万的人在土耳其求学或做生意、探亲,或者是逃避中国的节育限制和以及愈来愈严重的宗教压迫。但在过去的三年里,在中国开始以“再教育营”拘禁数十万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后,他们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回乡。

对于这些维吾尔人来说,回新疆就几乎一定会被拘留。他们也无法与新疆的亲人联系,电话也不能打,因为即使只是与海外亲属交谈,都会让新疆人被送进“再教育营”。

面对这个议题,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7月4日表示,考虑到双方的敏感性,可以解决办法帮助拘留在“再教育营”的穆斯林。虽然中国官媒称,埃尔多安表示少数民族幸福地生活在新疆,但他对土耳其记者并没有发出这样的评论。

埃尔多安在北京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时语调相当温和,甚至警告不要滥用新疆问题让两国关系陷入紧张。但他补充说,“土耳其可以派代表团前往东土耳其斯坦”。东土耳其斯坦是许多维权人士称新疆的名称,但中国视为“分裂主义”的代名词。

世维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则透露,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的该组织7月5日当天在德国、美国、英国以及土耳其和一些中亚国家在内的世界各地发起示威活动,一方面抗议十年前发生的75事件以及随后的军事镇压,另一方面也针对中国目前的在新疆所实行的高压统治。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65218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