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性侵案再起!熟人和儿童性侵你们了解多少(组图)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0

所有的犯罪新闻中,我们最不忍看到的就是性侵,因为这种行为折射了人性中最恶的一面。

今日上午,辽宁绥中县一所名叫水口小学的学校校长被刑拘。根据当地公安上报的情况,该校校长王某对本校五名女学生进行了性侵行为。县教育局已派出心理指导老师安抚受害学生以及家属,并对校长进行了撤职处理,但也依然无法平复民众的愤怒。



去年5月相当有代表性的“红黄蓝幼儿园性侵事件”,犯罪教师口中那一个“伸到小朋友家里的望远镜”,依然是无数关注社会新闻的网友心头抹不去的一道阴影。这样的事件提醒着我们性侵者不仅忍心向天真无邪的孩子们伸出魔爪,而且他们可能还是孩子们最亲近和最相信的人。

熟人性侵与儿童性侵并不少见

美国最大的非营利性反性侵犯组织RAINN(Rape, Abuse & Incest National Network,针对强奸、虐待和乱伦事件的全国性网络)针对性侵犯加害人群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令人不寒而栗:

 

美国性暴力事件的受害人通常都认识加害人。在每10宗强奸案件中,就有8宗是由受害人认识的人犯下的。



 

调查结果显示,仅有19.5%的受害者是被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实施强奸行为的。这个数值,仅仅只占到了遭遇熟人性侵人群占比的一半。

 

这里的熟人虽然只包括一般认识的关系,但涵盖的范围却是十分广泛——比如ta可能是办公室里向你打招呼的同事,也可能是偶尔跟你寒暄两句的邻居。



有33%的强奸或性暴力施加者是受害者的现任或是前任配偶/恋人。对于少数人来说,曾经占有就意味着永远占有,这也是这33%的受害者被侵犯的主要原因。

6%的受害人群中,包括被不少于两人强奸了的受害者,以及不记得被性侵时具体情况的受害者。而根据相关研究,在后者这样的受害人群中,不排除其中一部分是受到“解离性失忆症”影响的可能。

这一失忆症一般表现为当事人在受到严重打击后触发自我防御机制,突然出现对一段时间记忆空白的现象,以缓解当事人的心理创伤。对性侵事件造成的这种心理创伤的恢复,也始终是国内外反性侵组织对受害人群传达关怀的重点。



此外还有2.5%的受害人群是遭受配偶以外的家庭亲人所施加的性暴力。这种情况多在近亲之间发生,比如加害人是直系父母或祖父母,以及堂系或表系兄弟姐妹之类。就近年国内被曝光的案例来看,这一类形式的受害者多为儿童。

就曾有性虐待经历的儿童与青少年为调查对象,RAINN也进行了一项针对其加害者特征的调查。在对加害者年龄、种族,以及是否有前科等方面进行研究之前,RAINN先对熟人性侵的情况进行了调查。

就上报执法部门备案的样本来看,调查结果比前文中强奸受害者的情况更加骇人:遭受性虐待的儿童中有93%都认识其加害者,相识熟人占59%,家庭成员占34%。



由以上调查可见,无论对于成人还是儿童受害者对象,熟人作案在性侵案例里都占了压倒性的比重。这意味着,实施强奸等性暴力事件的并不总是,甚至只有很少时候是凶神恶煞的抢劫犯,或者路边色心大起的流浪汉;他们可能是你长期以来的浪漫伴侣,可能是你温文尔雅的朋友,甚至可能是你慈容满面的家长。

对于成人来说这就已经令人不寒而栗,更别说当心智尚在成长的孩子们意识到这一点时的感受了。



国内现状与相关调查

在RAINN的调查结果公布之后,熟人性侵相关的案例得到了世界各国反性侵组织前所未有的重视。通过相关热心人士的积极推动,中国内地对相关案件的调查与曝光情况也取得了一些艰难的进展。

2013年6月,受当时国内女童遭受性侵害相关社会新闻的影响,来自全国各地的百名女记者联合京华时报等多家媒体,一同发起了“女童保护”公益项目。2015年这一项目升级为专项公益基金,致力于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的困扰。



受RAINN调查的启发,“女童保护”公益基金自2014年起就每年发布全国媒体公开曝光的儿童被性侵案统计报告和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

今年3月,“女童保护”基金与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共同发布了2018年的统计与教育报告,其中熟人作案的情况同样占据了较大比例。



从上面的图表可见,就2018年度国内被公开报道的儿童性侵害案件中,数量达到了210起的熟人作案比例依然占据了六成以上,是儿童性侵害案件的主要案发来源。

结合“女童保护”专项基金近几年发布的报告来看,国内的熟人性侵儿童事件案发率也始终居高,最高曾达到2014年度的87.87%。

该报告还对这部分熟人加害者与被害者之间的关系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熟人作案加害者身份来源众多,包括与受害者有直系关系的亲属以及日常生活中的邻居师长,甚至还包括网友。



在这些公开案例作案者人际关系当中占比最高的是师生关系,比率为33.8%。

 

虽然这一结果能说明不少问题,但它并不代表实际性侵儿童案例中占比最多的加害人职业是教师——因为师生关系存在一定的特殊性,且性侵发生在学校等场所时更容易被曝光。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结果说明了教师性侵儿童的案例大量存在。比起其他可能的作案熟人身份,教师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儿童,对其实施性虐待的机会也更多,因此学校必须要完善好相关的防范与监督措施。



然而即使报告中已经包含了不少案例,但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那就是报告只统计了2018年度被公开曝光和报道过的儿童性侵害案件。

也就是说,报告中的数据并非囊括了2018年度发生的所有儿童性侵害案件,而只是公众能通过媒体等途径接触到的其中一部分案件。

之所以不是所有,甚至都不是绝大部分的儿童性侵案件得到报道,学界一致认为其原因是儿童性侵害案件的特殊性。



中国内地儿童性侵害案件普遍存在发现难、取证难、定罪难等状况,尤其是熟人作案,隐蔽性与取证难度都非常高。再加上国内关于儿童性侵害定罪与量刑的相关法律尚不完备,因此部分案例也很难获得公平的判决。

 

比如2015年1月福建政和女婴性侵一案,加害人徐某性侵六月大女婴造成女婴下体出血。此案二审判决仅因徐某是用手指插入而非用性器接触受害女婴下体,因此为徐某判定的罪名为“猥亵儿童罪”而非判罚更重的“强奸罪”。最终徐某仅被判五年三个月有期徒刑,一时引起社会哗然。



相比较于去年1月的美国,性侵6岁女性体操运动员的国家队队医获刑最高达175年的判罚,国内对儿童性侵相关的案件判决往往因法律条文之间存在的灰色地带,而错失了将正义还给受害人们的机会。

 

此外,国内舆论环境对熟人性侵类案件的报道和传播也造成了一定的阻碍,从而导致了国内对该类现象的认知与正视程度尚存较大欠缺的情况。出于“家丑不可外扬”的国民文化,受害者及其监护人可能会倾向于对作为亲朋好友的加害者进行保护和包容。

 

另一方面,考虑到事件发生之后受害者在个人生活中的名声与隐私等问题,受害者与其监护人也有可能会选择将遭受性侵害的经历秘而不宣。



总之结合诸多主客观因素,国内性侵受害者的安全与权利依然得不到足够的保护,对性侵害相关案件的处理力度还需要进一步加大。

北美的管束与援助力量

相比之下,大洋彼岸的北美地区尽管也面临着大大小小的难点与阻碍,但依然努力维持着一套较为完备的性侵相关法律体系与受害者社会援助系统。

众所周知,美国是世界上青少年怀孕率与性传播疾病发病率最高的国家。这其中相当一部分要归因于美国始终高居不下的性侵事件案发率,相关调查显示这一数据在大学校园尤为突出。



针对这一现象,美国联邦和各州政府都推出了相应的反性侵与其他暴力行为的法案,其中就包括特别保护大学生群体不受性侵害的法案。

常见的美国性侵相关法案一般都会以影响法案推动的性侵害事件受害人的名字命名,比如旨在完善美国国家DNA数据库以提高性侵事件破案率的《黛比·史密斯法案》,以及提高校园性侵案件曝光率的《克莱瑞法案》等。

在保护已发生事件的受害人方面,美国还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援助组织。这些组织通过电话热线、线下志愿服务与线上网站援助等方式保护被害人的个人情绪与人身安全,并尽力防止更多类似的事件发生。



除了上文提到的RAINN,还有NOVA(国家受害者援助组织)、国家犯罪受害者中心等国家级权威机构为暴力事件受害者提供援助。

光在性侵类别,来自全国各地的不同组织就按照职责细分为了多个分支。

事件性质方面包括儿童性虐待、家庭暴力、乱伦、跟踪骚扰、大学生性侵等分支,安抚受害人方面包括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健康检查与心理疏导等分支,每个分支都有几个具备一定知名度的组织为相关人士服务。



儿童性侵在美国绝大部分州都属于重罪,犯案者将视情节轻重,被判处最少长达数年的人身监视,最多在监狱里服无期徒刑的刑罚。如果犯案者有性侵儿童的前科,那么刑罚还会进一步加重。在人身监视期间,犯案者也不能接触任何与儿童性虐待相关的信息内容,否则监视立刻升级为坐牢。

今年4月5日,美国儿童性侵犯案者布莱恩·K·鲁本纳克被西雅图美国地方法院再次就儿童性侵的罪名判刑。他在1998年就因性骚扰以及性侵儿童坐过牢,2006年出狱后被判处13年的人身监视。结果监视期即将结束的2018年底,鲁本纳克密谋观看儿童性爱录像带,于是这名前科犯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

加拿大法律处理起性侵儿童的罪犯来也毫不手软。如果犯案者对14岁以下的儿童实施性骚扰,那么他将面临2000加元(约10400元人民币)的罚款或者六个月的监禁,或两者兼具。如果犯案者行为性质是性侵,那么一旦被起诉,犯案者将面临最多十年的刑期。

以执法严格享誉全球的加拿大,平均每年上报备案的性侵事件案发率只有美国的一半。除了性侵案件相关法律拥有相当清晰的判罚与量刑这一原因外,加拿大的性侵事件低案发率还要得益于其严谨的性教育课程体系。一般加拿大的学校都有特别开设的性教育课程,而且有相关法规监督,各个省份之间的性教育课程相关的具体规章制度都不同。

在援助组织方面,加拿大的大部分反性侵活动都由加拿大国家妇女联合会负责推动与进行。加拿大各省都设有独立的性侵援助组织与热线,纽芬兰、安大略和温哥华等省还会提供24小时全天候服务。



然而,即使有较为完备的保护与援助体系,身边暗流涌动的性侵犯行为也总是最难防范。日常生活中的我们不仅在外要处处留心,对于身边的亲戚熟人也不能放松。

毕竟学会保护自己,及时并果断地拒绝,才是杜绝性侵犯最有效的办法。

况且在国内性侵相关组织与相关知识都还远远不够普及,未来还需要更多的人行动起来,将潜藏在学校里,家庭里,办公室里的性侵意识及时遏止。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64398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