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巨资送女进斯坦福 山东首富负面缠身身家缩25亿

封面新闻 0

  顺着牡丹之乡菏泽市的中轴线中华路一路向西,看到的不是成片的牡丹花,而是大片的医药企业。

  这其中最显眼的就是山东首富——赵步长家族的上市公司步长制药。

  26日,顶着六月的烈日,步长制药的年度股东大会就在这里举行。

  【风口浪尖】

  去年还在主持大会 今年主席台不见赵涛

  2019年的步长制药备受关注。

  上半年,公司先是陷入董事长赵涛女儿爆出斯坦福丑闻的舆论漩涡。

  随后,又被上交所发函问询销售费用过高等问题。

  或许正是因此,今年步长制药年度股东大会的氛围也颇为谨慎。还未进入公司,大门处的六、七个保安就开始查验股东的身份证信息和持股信息。

  下午1点,步长制药年度股东大会正式开始。记者在现场看到,参加的股东人数并不多,机构也寥寥无几,场面冷清。

  公司领导出席方面就更显得低调了。在去年年度股东大会上还在担任主持人并和投资者交流的赵涛,今年从主席台上消失了,主持人的职务则交给了公司副董事长王益平。公司晚间的股东大会决议公告中也对赵涛只字未提,仅表示公司在任董事15人出席,高管列席了会议。

  【涉嫌走过场】

  股东发言环节猛按“快进” 5分钟“光速”结束

  更令人意外的是,与其他上市公司年度股东大会相比,步长制药2018年度股东大会的交流环节显得十分仓促,甚至有“走过场”的嫌疑。

  在股东发言及公司董事、监事、高管人员回答股东提问环节,现场只有两位股东获得了提问机会。而获得了宝贵提问机会的这两位股东,所提的问题分别是:公司为什么坚持多年持续不断给股东分红?公司为何对董事会议事规则进行了修改?

  在这两个问题获得了公司领导简短的回答之后,当第三位股东举手示意要提问时,公司方面就予以了拒绝。理由则是为了节约时间,要求发言的参会股东及股东代理人要按照会议须知提出申请后方可发言,如有交流需要可在会后单独沟通。

  最终,整个股东发言及回答提问环节只用了不到5分钟就匆匆结束。从2点开始到2点05分左右结束,跟其他上市公司动辄一两个小时的交流时间相比,步长制药的交流环节堪称是“光速”、”秒回答“。

  节约下来的时间则给了长达两个半小时的休会,直到下午四点半左右才进入宣读表决结果等环节。

  【山东首富】

  负面连续爆发 赵涛身家蒸发25亿

  不过对于赵涛,或者说对于整个步长制药的低调谨慎而言,也在意料之中。今年4月,美国高校招生舞弊案爆发,其中一名涉案中国女生的家庭支付了高达650万美元,以换取进入斯坦福大学就读。这名女生被证实为赵涛的女儿赵雨思。而对于当时铺天盖地的舆论,赵涛也秉承了一贯的低调作风,未有亲自出面说明,仅在公司官网挂出了一则签名回应,称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不会影响公司正常经营。

  更重要的是,在斯坦福事件尚未结束之时,公司又接到了来自上交所的问询函。问询函提到,公司2018年销售费用高达80.36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59%,其中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74.86亿元,又占了销售费用的九成以上,要求步长制药对销售费用做出说明。

  步长制药的回复则又一次成为了焦点。因为公司透露2018年度公司总共组织市场活动1.9万余场次,市场调研2.3万余场次,学术交流活动2万余场次。也就是说公司全年共举办了6万余次活动,平均每天花在活动上的钱超过2000万。与此同时,步长制药2018年的研发费用只有4.8亿元。

  从5月斯坦福事件爆发至今,步长制药的股价震荡下滑,累计下跌17%,实际控制人赵涛的个人持股市值,也从约140亿缩水至约115亿,财富蒸发25亿。

  【监管关注】

  财政部公开查账 目前已进驻公司

  事实上,医药企业畸高的销售费用已经成为监管关注的重点。iFind数据显示,2018年A股179家医药企业销售费用合计高达1908亿元。

  财政部则在6月4日紧急下发《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决定对77家医药企业公开查账。其中有27家A股上市药企进入了检查名单,步长制药又在其中。

  26日股东大会现场休息时间,也有投资者就财政部查账进展提出问题,公司工作人员则透露目前相关工作组已经入驻公司。

  对于本次财政部公开查账,中信证券研报认为,研发能力强、产品切实存在学术推广需求的企业风险较小,而中药注射剂等辅助用药品种由于学术推广需求较弱,过去两年又因两票制普遍低开转高开,药品价格上涨幅度较大的企业预计将承受较大压力。尽管还需要观察此次会计核查的力度,但将对行业会产生深远影响的趋势已无法改变,单纯依靠代金销售的企业竞争力会进一步下降。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文学城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06/27/632265.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