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调的富2代:29岁已是霸道总裁 照片都难找(组图)

环球人物 0




站在财富之巅的“地产二代”,究竟会抛洒出怎样的人生抛物线?

|作者:阿晔

从乐视影业蜕变而来的乐创文娱,正式宣布换帅。

6月24日,乐创文娱公告显示,该公司创始人张昭因个人原因提出辞去乐创文娱董事长、CEO职务。相关人士透露,接任张昭的,是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的长子孙喆一,而他才29岁。

作为中国第四大房企接班人,这个“90后”极度低调,没有社交媒体账号,很少接受记者采访,甚至网络上都很难找到他的清晰照片。

当房地产黄金时代逐渐落幕,如何突破地产开发主业天花板,成了摆在地产商们面前的首要问题。地产大佬们开始放权,并将转型重任逐渐交付给下一代,孙宏斌也不例外。

于是,孙喆一低调登场。



出生于父亲危难之际

孙喆一并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幸运儿。

1990年5月,孙喆一出生仅4个月后,在联想任职的孙宏斌就被海淀区警方刑事拘留。两年后,孙宏斌接到刑事判决书,因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经过减刑,他于1994年3月刑满释放。

毫无疑问,在孙喆一人生的最初四年,父亲的角色是缺位的。曾有媒体报道,在坐牢期间,孙宏斌拒绝妻子将孩子带来看他,因为他不想让孩子看到自己如此落魄不堪的样子。

出狱后,孙宏斌创办了顺驰集团,在2000年初风头无两,被认为是地产业的明日之星。2003年,他向法院提出申诉,要求撤销1992年的判决,同年他被改判无罪。

但如此顺心的日子并没过多久。2007年,顺驰集团资金链断裂,被贱卖给了香港路劲基建,孙宏斌跌落神坛。他的失败被人反复咀嚼,此时的孙喆一已经17岁。

第二次陷入低谷的孙宏斌,很快又凭着超强的反弹力东山再起,其创立的融创中国在最近12年里,迅速从一家天津小开发商,成长为中国第四大房企。



孙宏斌

老孙的人生跌宕起伏,小孙却一直保持着优等生的前进步伐——从名校毕业、找优质实习、进知名公司。

2011年,孙喆一从全美25所“新常春藤”名校之一的波士顿学院毕业,手握工商管理和历史两个学士学位。

毕业前一年,他找了两份实习,一份在贝恩资本,另一份在德意志银行。

2012年,他加入了首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广告公司——昌荣传播,担任投资人关系相关岗位。

一年后他离开昌荣传播,加入知名对冲基金雪湖资本担任分析师。雪湖资本资金管理规模超10亿美元(约合68.9亿元人民币),曾因实习生6万元月薪刷屏网络,也曾出现在海底捞IPO的基石投资者名单上。

历练两年后,2014年初,孙喆一最终还是回去“继承家业”了。



老孙培养小孙

直到2017年5月,孙喆一才正式进入公众视线。

当时,融创中国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时年27岁的孙喆一将出任融创中国董事会执行董事。外界认为,这算是正式确认了他的“融创接班人”身份。

在此之前,融创“少东家”孙喆一只是一个名字,连一张公开的照片都难找。即便是在融创中国内部,孙喆一也十分低调神秘,员工们对他的评价普遍都是“并不了解”。只有个别员工曾在闲聊中向记者这样描述过孙喆一:“白白净净的,带点理工男的斯文气质,看起来是认真做事的那类人。”



融创中国官网上关于孙喆一的简介。

小孙看起来靠谱,老孙为了培养他也没少费心思。

2014年起,孙喆一被安排在融创中国内部“轮岗”,资本市场、土地获取、项目运营等关键岗位的工作他都干了一遍,之后担任融创上海区域集团副总裁。这片区域里有融创中国总土地面积储备的15.1%,无疑是一块考察年轻人能力的绝佳试金石。

此时,他的上司是田强,这位从2002年开始就追随孙宏斌的大将,也是融创中国最早一批创业元老。

2017年成为执行董事后,孙喆一回到融创中国总部,汇报对象变成了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高曦。高曦在2007年研究生尚未毕业时就加入了融创中国,是融创培养出的高管。

孙喆一先后在田强和高曦两位老臣手下任职,被人认为是孙宏斌有意为之。

2018年,在融创中国的中期业绩会上,有媒体问孙喆一的近况,孙宏斌说:“他的工作是让高曦管的,高曦来评价一下,我不知道他在干嘛。”

被点名的高曦措手不及,用了两句话来描述孙喆一的工作情况:“Kevin(孙喆一英文名)年初正式加入我们这边,负责一些战略投资的工作。(他)工作还是非常投入的,起到非常大的作用。”由于紧张,高曦把每句话都重复了一遍,引得现场一片笑声。

今年2月22日,孙喆一出任融创文化集团总裁一职。

一位熟悉融创中国的人士透露,“孙(孙宏斌)的确是在培养Kevin(孙喆一),现在觉得他在商业上比较成熟一些了,才把文化集团这摊子事儿交给他。”



扶上马再送一程

融创中国有四大商业版图:融创地产、融创服务、融创文旅、融创文化。



在将融创文化集团交给孙喆一之前,孙宏斌进行了几次大动作,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有两次:一是150亿元入股乐视,二是500亿元并购万达旗下的文旅城。

这两次商业交易之所以引人关注,不仅仅是因为数额巨大,更是因为过程都相当曲折。

2017年1月,孙宏斌150亿元入股乐视网、乐视致新(现更名为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现更名为乐创文娱)。随着贾跃亭出走美国,乐视系闪崩,孙宏斌此次并购导致融创中国损失165亿元。

那年9月的融创中国业绩发布会上,坐牢时都没哭的孙宏斌,哭得稀里哗啦。



之后,孙宏斌通过一系列复杂手法止损。但是直到2018年10月,融创才最终以42.81%股份成为乐视影业新的实控人。

尽管这次踩“坑”了,但孙宏斌坚信“文化是诗,旅游是远方,我们投资的是诗和远方”。

在入股乐视半年后,融创中国总计耗资501.25亿元,通过两次交易,并购万达集团旗下13座文旅城的91%股权。根据当时的协议,剩余股权由万达继续持有,并由万达主要负责文旅城的实际运营。但不到两年,这个合作模式就被“终止”。

去年10月29日,万达集团与融创中国同时发布公告,大意为融创将接管13个文旅城项目的设计、建造和管理工作。

至此,东方影都融创影视产业园(以下简称东方影都)彻底归属于融创中国。如今,它成为融创文化集团的核心资产。



孙喆一参加东方影都2019年“迎新春”联欢会。

在乐视并购案的一地鸡毛里,还未见孙喆一的身影,但在万达文旅城资产的并购和交割过程中,孙喆一开始参与其中。

据知情人士透露,“孙宏斌希望儿子熟悉集团高级别的并购业务,也让他对后续产业运作有一定把握。”

2018年冬天,孙宏斌多次造访青岛,与当地政府高层商讨东方影都发展规划,孙喆一都陪同在侧。一位熟悉该项目的人士分析,孙宏斌此举意在“扶着儿子上马后,再送上一程”。



孙喆一面临挑战

有个厉害的老爹保驾护航,孙喆一接手融创文化集团后,手握东方影都和乐创文娱两个“杀手锏”。

今年初的春节档电影市场上,融创文化集团已经完成首秀。

两部爆款电影《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均在东方影都取景拍摄。虽然融创文化集团并未向外界披露东方影都的具体运营情况,但据现有消息可知的是,除了上述两部电影,《长城》《环太平洋2》《一出好戏》等电影也是在这里拍摄完成的。

除东方影都之外,融创文化集团再三向外界强调的亮点是乐创文娱出品发行的电影《熊出没·原始时代》,首日上座率达73.7%,次日票房8274万,破国产动画电影单日票房纪录。

据融创中国官方介绍,乐创文娱拥有全国最强大的地面发行系统,成立7年至今共出品、发行影片60余部,累计票房超123.8亿,稳居民营电影公司第一阵营。有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其已覆盖136座城市,1500家电影院。

乍一看,孙喆一的前路似乎早就被老爸铺平,但实际上,接手融创文化集团后,他面临的挑战并不小。

就拿前天宣布换帅的乐创文娱来说,其估值早已从两年前最高的98亿元,跌至融创控盘后的34.8亿元。

2017年,乐创文娱作为主出品方投资电影《奇门遁甲》,该片成本2.5亿元,最终票房不到3亿元;2018年,乐创文娱又作为主出品方投资了国庆档电影《影》,外界估计该片成本3亿元,而票房6.28亿元同样不尽如人意。

这样的“杀手锏”用起来多少有点烫手。

内忧未解,外困又至。中国影视市场遭遇行业和资本的双重寒冬,2018年全国电影票房增速15年来首次不足10%,而两个重要档期票房表现更是不佳:暑期档同比增长率仅为6.3%,国庆档甚至同比下滑20%。

在孙喆一履新之后,融创文化集团提出通过“内容+平台+实景”战略,不断完善、深化产业布局。但孙喆一究竟能不能带领融创文化走得更远,还需要时间来回答。



十年地产江湖,洪流般的财富成就了“创一代”们的光辉岁月。他们一路走来,呼风唤雨、点“石”成金。而如今,“创一代”逐渐老去,子女们开始登上舞台。

比如,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之子许智健,碧桂园董事会主席、创始人杨国强之女杨惠妍,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之子王晓松,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

他们有的从父辈手中接过权杖,有的选择另起炉灶,这群站在财富之巅的“地产二代”,究竟会抛洒出怎样的人生抛物线?我们拭目以待。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63412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