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光荣主动投案:孩子出事成压垮心理防线最后稻草

中国新闻周刊 0

  主动投案者秦光荣

  发于2019.6.24总第904期《中国新闻周刊》

  5月9日,卸任云南省委书记四年多后,秦光荣再次回归大众视野。

  这天下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秦光荣今年69岁,去年3月从全国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任上退休。他也是继白恩培后,又一位落马的云南省委书记。

  “农村伢子”出身的秦光荣曾是湖南政坛的一匹黑马,44岁便跻身省委常委序列,但不久遭遇低谷,后来仕途转至云南。

  多位知情者透露,秦光荣刚入滇时,云南政治生态比较恶劣,各种政商关系盘根错节,他过得并不“潇洒”,甚至有些狼狈,后来才逐渐站稳脚跟。他主政云南期间,虽然想干出一番政绩,但是视野狭小,急于追求政绩,被老板“围猎”,选人用人方面也屡遭争议。其子秦岭涉华融赖小民系列案被控制后不久,他迫于压力,携妻黄玉兰同日主动投案。他也成为“正部级主动投案第一人”。

  多位湖南、云南政商界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其子出事,是彻底压垮秦光荣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此前已有多个事件的线索指向他,重压之下,他“别无选择”。

    湖南政坛的一匹黑马

  黄田铺镇位于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西北。据史料记载,此地原来山秃水缺,土瘦田贫,群众生活苦如黄连,当时有人在此开铺营生,故名“黄连铺”,后取“连”之谐音为“田”,改为黄田铺。

  1950年12月,秦光荣生于黄田铺镇一个农民家庭。1975年8月,他从湖南衡阳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毕业后,回到老家零陵(现永州)工作,在湖南师范学院零陵分院政工科、团委工作了一年多后,因为写得一手好文章,进入湖南省零陵地委宣传部。

  1982年9月,党的十二大召开,干部“四化”(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作为用人新方针被写进党章。而这也让秦光荣在仕途上开始步入快车道。

  1983年6月,他成为共青团湖南省零陵地委书记,零陵地委委员。之后,他又历任共青团湖南省委副书记、党组副书记、省青联主席,零陵地区行署副专员、零陵地委副书记兼冷水滩市委书记、零陵地委书记等职务。

  1993年6月,不足43岁的秦光荣被任命为长沙市委书记。

  上世纪90年代曾多次采访过秦光荣,且与其有一定交情的湖南籍资深媒体人喻圣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秦光荣没有官架子,他也想做出一番政绩,但因为缺少大视野,见识有局限,很多目标脱离实际,成为空谈,甚至沦为笑柄。

  比如,秦光荣当上长沙市委书记后不久,提出了把长沙建成“国际化大都市”的目标。

  喻圣宏说,当时长沙城区还不及现在四分之一,河西岳麓区是一个接一个的渔场,火车站后面也是一片菜地。无论是普通市民还是上层官员,不少人都因此把建设“国际化大都市”当成一个笑话。

  最终,这一目标也因缺少具体措施不了了之。

  1994年12月,秦光荣跻身湖南省委常委序列。这一年他只有44岁,成为湖南政坛的一匹黑马。

  喻圣宏说,秦光荣在任湖南省委常委期间,多次表现出“政治上不成熟”的一面。

  1997年9月,在中共十五届一中全会上,秦光荣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此后,长沙市委机关报《长沙晚报》在报道秦光荣的活动时,都在他的名字前加上“中共中央候补委员”。据说,这是秦光荣本人的授意,他对此头衔颇有成就感。

  “我总感觉这样的头衔不对劲。从来没看到过省委书记、省长们的头衔前面还要加上‘中央委员’的。何况,十五大当选中央候补委员的湖南干部也不止秦光荣一个人。”喻圣宏说,“这样写了将近半年,后来被人诟病,才去掉了”。

  在长沙市委书记任上,秦光荣用人也饱受争议。

  接近湖南官场的知情者赵晓云(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秦光荣曾将一名颇受争议的区委副书记提拔为书记,在当时引起不小争议。

  另有多个不同信息源称,1998年1月,秦光荣支持一位他看中的人选,通过私下各种运作,让其“爆冷”当选为长沙市市长。

  当时湖南省委比较器重口碑不错的时任长沙市长,组织部门也对此人比较信任,因此大家都认为时任市长会连任。但是,在秦光荣的运作下,时任长沙市委一位副书记通过非常规手段“逆袭上位”。此事在湖南政坛引起轩然大波。

  赵晓云称,这次事件之后,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对秦光荣意见非常大。云南省政协原主席杨维骏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秦光荣在长沙时,得不到时任湖南省委书记的信任。

  次年10月,这位受秦光荣扶持的长沙市长干了不足两年便被免职。

  值得注意的是,1998年2月至1999年1月,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秦光荣不再担任长沙市委书记,只保留了省委常委一职,没有分管领域,成为“光杆常委”,显得颇为尴尬。在此期间,秦光荣也心灰意冷,多次流露出想离开湖南官场的意思。

  1999年1月,秦光荣调往云南,担任云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多位受访者认为,得不到时任湖南省委书记信任,是导致秦光荣最终被平级交流到云南任职的主要原因。

    部分湘籍老板的靠山

  担任两年多云南省政法委书记后,秦光荣又历任省委组织部长、常务副省长、代省长等职。2007年1月,他出任云南省省长,和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搭班子。

  2011年8月25日,云南省委召开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中央派员在会上宣布:秦光荣任中共云南省委书记。

  至此,秦光荣的仕途达到顶峰。

  他在会上表态说,他到云南工作已经12年,云南对他恩重如山,走上新的岗位,唯有更加恪尽职守、不懈努力、俯首为民,决不辜负党中央的信任,决不辜负人民的重托。

  据《云南日报》报道,次日上午,秦光荣走出他在省政府办公厅16楼的办公室,逐层看望办公厅工作人员,和大家握手惜别。“我要换个地方办公了,谢谢大家多年来对我的关心支持。”

  秦光荣出任省委书记不久,留给公众印象较深的还有一件事。2012年初,重庆市时任副市长王立军私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事件后,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率重庆市党政代表团去云南交流考察。当时陪同考察的正是刚履职云南省委书记不久的秦光荣。

  秦光荣在努力展示出亲民一面的同时,也不时流露出傲慢的一面。

  《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新媒体品牌“侠客岛”援引一位熟悉云南官场的人士透露:秦光荣有一次出去调研,皮鞋鞋带松了,他这时候第一反应不是蹲下去系,而是脚往前一伸,随从人员蹲下去给他系好了。

  在施政方面,多位受访者称,秦光荣主政云南期间,在招商引资上下了一番功夫。但多位云南商界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秦光荣与在云南的许多湖南籍企业家来往密切,甚至被奉为部分湘籍企业家的靠山。

  《廉政瞭望》曾透露,2003年初,全球第四大锡矿——文山都龙锡矿在改制过程中,以增资扩股形式被贱卖,一家地产公司以1900余万元控制了这个潜在价值数千亿元的矿产。“该公司董事长蒋政江,籍贯湖南永州,有一个异姓兄长在都龙锡矿改制期间任职云南省委常委”。

  当时,云南政商界曾传言,“蒋政江是秦光荣同母异父的弟弟”。据赵晓云透露,蒋政江和秦光荣并非上述关系,但他的确和秦光荣的异姓哥哥蒋某某有较亲的关系。蒋政江早年曾在永州市做地产商,他追随秦光荣到云南后,先进行房地产开发,后来抓住云南矿山整治的机会,控制了大量有色金属资源。

  赵晓云称,2011年7月,湖南省纪委纪检监察四室曾对蒋政江展开调查。此时恰逢云南省委班子调整的关键时刻,秦光荣闻讯备感焦虑,通过昆明另外两位湘籍老板打听情况,得知蒋政江当时只是因为永州市某电站利益争议受到一名港商举报,举报内容并没有涉及自己,他才松了一口气。

  湖南、云南多位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4年前后,蒋政江外逃加拿大。秦光荣很多问题都出在蒋政江身上。“蒋在云南涉足的很多商业项目的背后,或多或少都有秦光荣的影子”。

  目前,云南方面也有消息称,蒋政江已被控制。但这一说法尚未得到证实。

  多位云南商界人士称,这些年,在云南很多湖南籍企业家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湖南商会也很强势。

  今年1月14日,云南网一则题为《云南省湖南商会召开新春联谊会》的新闻稿透露,云南省湖南商会成立于2007年,目前有近千家会员单位,会员企业几乎涵盖云南非公经济所有行业和领域,在滇湘两地累计投资超千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07年正是秦光荣出任云南省省长的时间。

  赵晓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云南,湖南籍企业家多的原因有历史上的“支边”原因,也有秦光荣的“老乡效应”。

  上世纪50年代末,中央让一些内地城市派出大量人员到云南等地支援当地建设(简称为“支边”)。当时,秦光荣的老家湖南零陵(今永州)就组织万余人到云南边陲的农垦区安家。如今,当年不少“支边”人员的后代依然生活在云南。

  除了“支边”原因,还有就是秦光荣仕途转至云南后,很多原来在湖南的一些企业家也随之来到云南。“他们利用秦光荣的影响,在云南拓展商业版图”。

  赵晓云说,秦光荣曾多次通过云南省湖南商会领导向湘籍企业家传话,一定要维护好他的形象。

    “与白恩培是一丘之貉”

  5月30日,曾实名举报秦光荣的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采访。

  杨维骏今年已经97岁高龄,住在云南省直机关小区内,秦光荣在云南工作时也曾住在该小区,两家相距不远。秦光荣担任常务副省长时,还到过杨家走访,杨维骏也曾去秦家做客。

  杨维骏称,他最初接触秦光荣,感觉他比较温和,但是后来发现,他是个两面派,非常狡猾,善于伪装,“明哲保身,阴谋诡计比较多”。

  2008年,杨维骏得到一个内部消息,价值5000亿、亚洲最大的铅锌矿兰坪铅锌矿,被四川老板刘汉出资10亿元控制了60%的股权。当时,国企云南冶金集团准备向银行贷款以实现对兰坪铅锌矿的控股,被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拒绝。白恩培与刘汉过从甚密,两人经常一起打麻将。

  同年5月13日至8月6日,正值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第二巡视组到云南省开展巡视工作,杨维骏将材料反映给巡视组。

  2011年,白恩培调任全国人大任职。不久,杨维骏便找到时任省委书记秦光荣了解他举报的后续情况。“秦光荣跟我说,白恩培属于中管干部,他无权过问。”

  杨维骏认为,秦光荣有意躲避关于白恩培的问题,说明他本人是明哲保身之徒。

  白恩培主政云南期间提出“全域发展”的思路,杨维骏认为,这种思路无视国家对基本农田的政策,伤害了农民的根本利益。

  而与白恩培相比,秦光荣则多次公开表达对保护农田的重视。秦光荣还将白恩培的“全域发展”理念改为“用地上山”。

  杨维骏称,“用地上山”的方针本身没错,也符合国家政策,在中央派人来云南举行的民意测评中,这一理念也博得过好评。但是,这个政策从来没有落实到行动上,说到底,是一个虚假口号。

  杨维骏指出,秦光荣提出的“古滇王国”项目,也违背他自己的“用地上山”理念,同样是侵占农田。

  秦光荣主政云南期间提出了云南要搞十大旅游景点,其中排在首位的便是投资220亿元、位于昆明市晋宁区的“七彩云南·古滇王国文化旅游名城”项目(简称“古滇王国”项目)。这也被认为是秦光荣力图在云南打造的最大的政绩工程。

  2012年该项目开工,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省委秘书长曹建方出席了开工庆典。如今三人均已落马,不禁令人唏嘘。

  杨维骏称,在修建该项目的过程中,随意侵占农田耕地,严重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

  这些农田本是晋宁农民远销北京、上海、广东及东南亚地区环保蔬菜的种植基地。2013年开始,晋宁当地多次发生村民对抗强拆的冲突事件。

  在秦光荣主政云南后期,公开“炮轰”昆明城市规划,也是他留给公众的深刻印象之一。

  2013年9月6日,昆明市召开城市规划建设调研座谈会,云南省四套班子及昆明各区县主要领导几乎全部出席。

  秦光荣在会上痛批说,昆明“城市的管理缺乏文化视野和战略眼光”,突出表现为:在管理观念上重建设轻管理,在管理内容上重表象轻内涵,在管理途径上重人治轻法治,在管理手段上重经验轻科学,在管理效应上重近期轻长远。

  一位与会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时听到这番话,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鸦雀无声。“作为省委书记,他可以批评昆明。但他当过常务副省长、省长,对昆明规划有意见,应该早提。”

  2014年是秦光荣在云南主政的最后一年。这一年3月至8月,短短5个月时间内,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三名省部级官员相继落马。其间,云南官场也出现了官员举报潮。

  2014年11月,秦光荣被调离云南,任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因此时他还有一年才到65岁正部级退休年龄,提前卸任省委书记,曾引发舆论热议,也给外界留下诸多猜想。

  离任前,秦光荣在云南省委召开的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上自我评价时称,他在云南工作16年,始终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自觉维护党中央权威,严守党的各项纪律。“在我离任之际,我衷心感谢云南人民,衷心感谢云南的各级领导干部对我工作的支持、帮助、理解和包容,我将永远热爱云南、关心云南、支持云南。”

  秦光荣赴全国人大任职后,主要居住在北京,有时会到昆明避寒避暑,有时也会回永州走走转转,这位“文人书记”也有了更多的时间舞文弄墨。

  2018年5月,湖南当地媒体刊发散文《永州,一本耐人品读的书》,该文作者署名“凌粼”,这正是秦光荣的笔名。

  秦光荣还是《美在永州》《九嶷山之歌》的词作者,《柳子碑廊记》也出自他手。到云南后,他又为《永远的香格里拉》《七彩云南》《云南美》等歌曲作词,宣传云南形象。

  秦光荣的一位校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秦是其母校湖南科技学院(前身为湖南师范学院零陵分院)最著名的校友。他落马前,学校以其为荣。

  2007年2月21日,秦光荣回到永州时特意走访母校,还被该校聘为客座教授。

    夫妻双双把案投

  1996年6月,《长沙晚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市委书记的家风》的报道文章。

  该文称“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秦光荣有普普通通的平民意识和十分简朴的家风”。文章还称,秦光荣房门上还挂着一个“谋私送礼莫入”的牌子。

  秦光荣在文中说,因为他是长沙市委书记,逢年过节一些到家里来的同志,总爱带些礼物,这里面有亲戚朋友的礼尚往来,也有一些带目的而来的人。“挂块牌子把把关,不能随便接受别人的礼物。”

  文章还披露了他儿子和妻子的相关情况。

  “书房成了他儿子秦岭的卧室。说是卧室,其实他那18岁的儿子的床是一张70年代在零陵做的旧长沙发,那张书桌的贴面板也因脱胶而四处翘起来了。不到10平方米的书房里书倒是不少,成捆成箱的堆在一起,难怪他儿子因此常常向母亲告状,说是爸爸的书把他的寝室‘侵占’了。”

  秦光荣的妻子黄玉兰也是农家子弟,毕业于湖南师大艺术系,会唱美声,还弹得一手好钢琴。黄玉兰当时是湖南省里一家公司的工会主席,每天挤公共汽车上下班。

  黄玉兰自称,她这个做妻子的除了在生活上体贴照顾丈夫外,还得与丈夫一道过好五关,即廉政关、麻烦关、困难关、舆论关、服务关,支持丈夫当好老百姓的公仆。

  该报道称,这些年来,秦岭在湖南师大附中念高中,也从来都是骑着自行车河东河西奔来跑去,从来没有任何优越感。“读了两三年书,一些同学才晓得他父亲是市委书记。”

  秦光荣多次公开劝诫领导干部要把好“亲情关、人情关”。

  2011年9月1日,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的秦光荣在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上,告诫各级领导干部“凡是打着我的牌子和我亲戚朋友的牌子,到各地各部门办事的,即使能办的事情也一律不办”。

  但事实上,秦光荣并没有把好这两关。多位受访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的妻子、儿子、小舅子都已经“出事”。

  多个信息源称,秦光荣之子秦岭涉赖小民案。

  2018年4月17日,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落马。

  同年11月27日,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华融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宣布,董事局主席秦岭由于“个人原因”,已辞任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

  多位受访者称,在上述公告之前,秦光荣之子秦岭已经被控制。

  《中国经济周刊》曾援引华融内部人士信息透露,秦岭的恶劣之处,就在于赖小民“落马”后仍不收手,“里应外合搞钱”。

  另有消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秦岭在香港被控制后,对秦光荣心理打击巨大,惶恐不安。

  赵晓云说,大约在今年三四月份,在北京有湘籍干部遇到秦光荣,发现他已是白发苍苍,比之前苍老了许多。

  5月9日,秦光荣主动投案的新闻刷爆朋友圈。

  赵晓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与秦光荣一起主动投案的还有其妻子黄玉兰。秦光荣开豪华商务会所的小舅子黄永明也被带走调查。

  赵晓云称,黄玉兰为祁阳人,秦光荣在零陵地委工作时,就开始热衷于“提篮子”(湖南方言中“空手套白狼”之意)。到长沙后,黄玉兰的贪婪更是变本加厉。

  赵晓云还援引秦光荣一位老部下的话透露,每逢重要节假日或秦的生日,秦家都是门庭若市,无论多大的红包,黄玉兰都是来者不拒。二十多年前,几万甚至几十万元的名牌包,已是黄玉兰手中的平常之物。

  赵晓云称,秦光荣夫妻主动投案之前,与秦光荣交往密切的中科恒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向军等人也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专案组带走协助调查。

  多位云南政商界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秦光荣在云南长期身居要职,其涉及的问题或不亚于白恩培。

  秦光荣投案后不久,他的故乡湖南永州已开始清除他的字迹。

  来自永州的多位知情者发给《中国新闻周刊》的相关视频显示,5月28日,湖南永州市潇湘公园镌刻在花岗岩上的园名,落款“秦光荣”三字在刺耳的砂轮打磨声中化为尘埃。

    “预震”和“余震”

  在秦光荣主动投案前数月,已被降职的云南省委原秘书长曹建方被立案调查,引起外界诸多猜测。

  2011年11月,也就是在秦光荣出任云南省委书记3个月后,曹建方出任云南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

  2016年1月29日,曹建方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三年后,云南省监委对曹建方严重违法问题进行立案调查。

  这种“降职后又被立案调查”的处理方式极为罕见。舆论普遍认为,他在被降职期间,被发现涉秦光荣相关问题。这也被认为是秦光荣落马的“预震”。

  相关通报称,曹建方身为领导干部,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毫无自律意识,私欲膨胀,大肆收受他人财物,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犯罪,应予严肃处理。2019年1月2日,经云南省监察委员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共云南省委批准,决定取消曹建方退休待遇;收缴其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秦光荣投案后,湖南、云南官场“余震”不断。

  5月17日,也即秦投案一周多后,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而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公开履历显示,向力力是湖南人,与秦光荣有7年的工作交集。1991年,秦光荣担任湖南省零陵地委书记时,向力力任零陵辖市的冷水滩市委副书记。

  赵晓云说,2017年春夏之际,秦光荣受向力力之邀,在向力力的老家南岳衡山的乡间别墅养病。“向力力的一个胞弟全程陪同,并从当地招募多位名厨,以本土最有特色的衡东土菜款待。”

  2017年,向力力之子向导毕业后直接进入秦光荣之子秦岭任高管的华融投资公司任职。

  5月24日,据云南省纪委监委消息: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许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现年53岁的许雷是湖南岳阳人,上世纪80年代便在云南工作,从云南省第二安装工程公司的一名见习施工员做起,经过多个岗位历练后,自2009年7月起担任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至今。其间,他还担任诚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11月,即秦光荣从云南省委书记位置上退休刚一个月,时任云南城投董事长、党委副书记的许雷便被云南省纪委处以党内警告处分。原因是“干部选拔任用方面,没有严格履行破格提拔推荐考察程序”。

  多位知情者称,许雷在云南工作时间远远长于秦光荣,他是在秦光荣入滇后,慢慢攀附上秦,并成为秦朋友圈中重要一员。

  秦光荣主动投案的效应仍在显现。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5月29日,“百名红通人员”、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肖建明主动回国投案并积极退赃。

  2012年12月,肖建明因涉嫌受贿犯罪外逃至美国。此前,他曾执掌云南锡业长达10年之久。

  秦光荣主动投案后,给云南官场带来的冲击,还有待观察。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06/22/631448.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