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妈妈:捐款进个人账户 把护工的孩子说成孤儿(图)

北青深一度 0



李利娟案近日开庭


54岁的李利娟头发灰白,因为身体原因,她被搀扶着走进法庭。法庭上,李利娟多次发言,态度坚决,回顾22年来创办爱心村的经历,她认为自己无罪。

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的河北武安“爱心妈妈”李利娟案,6月19日上午在武安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起诉书指控,李利娟及其男朋友许琪等16人采取威胁、欺诈等手段,实施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印章、敲诈勒索、诈骗、职务侵占等一系列犯罪行为,严重扰乱当地社会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随着调查和庭审的进行,对于李利娟这名曾因创办爱心村、收养孤残儿童而出名的慈善人士,“爱心妈妈”和“痞子流氓”的两极印象仍在加剧。

一名曾在爱心村工作的护工称,李利娟把她的女儿也算作了收养的孩子,并介绍为“父母双亡”,但这名护工也不否认,李利娟确实非常尽心的照顾着爱心村里的孩子们。有同案被告人则称,找来李利娟一起阻拦施工、索要钱财,就是因为看中了她因做慈善积累的名声,“政府都拿她没办法,找她好办事。”

据了解,本次庭审,李利娟的辩护律师对其被公诉的多起罪名进行部分有罪辩护、部分无罪辩护。



被告人被押入法庭内 |郭谦


律师做部分有罪辩护

6月19日一早,武安市人民法院四周已拉上多条警戒线,数名特警在现场维持秩序,不时有警车开过。

此前,北京青年报记者多次联系武安法院申请旁听,截至开庭,未获准进入。

李利娟还曾多次提出希望申请异地审理此案。此前,律师两次为她申请取保候审,均被法院拒绝。

全国知名的“爱心人士”李利娟,创建了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22年陆续收养118个孤残儿童。2006年,李利娟被评为“感动河北十大人物”。

她曾无数次向媒体讲述过自己的经历:1996年,前夫吸毒成瘾,双方协议离婚,李利娟把儿子和家里的财产都留给了前夫。前夫后来将儿子以7000元的价格卖给人贩子。李利娟追赶到车站,花了8000元把孩子赎回来。

正是这场家庭变故,让李利娟在心理上对失去父母之爱的孤儿产生同情,开始走上一条收养孤残儿童的道路。

然而在去年5月4日,由河北武安市民政局牵头,联合公安、消防、教育等部门取缔了李利娟的爱心村,并以涉嫌多起敲诈勒索犯罪、扰乱社会秩序犯罪为由,将李利娟等人刑事拘留。

同年5月5日,武安市权威公众号发布一篇文章称,李利娟借助众多孤残儿童的名义,在爱心的掩护下,在男友“许老大”(许琪)帮助下,不断地敲诈勒索、横行霸道、肆意敛财。

据了解,本次庭审,李利娟的辩护律师对其被公诉的多起罪名进行部分有罪辩护、部分无罪辩护。6月21日晚,三天的庭审结束,该案没有当庭宣判。



爱心村航拍图 |郭谦


数十名孤儿身份疑造假


庭审中,公诉机关提到,2014年至2018年期间,李利娟以爱心村26名人员名义骗取国家城镇低保补助资金共约56.85万元。

其中,她向武安市民政局、武安市武安镇政府隐瞒事实,提供23名与事实不符的申请低保人员信息,使武安市民政局为不符合申请低保人员办理了低保手续;她还隐瞒3名享受低保人员已死亡的信息,骗取城镇低保金。

李利娟指出,对此,武安政府也应当承担责任。

武安民政部门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警方调查时称,根据低保规定,民政部门要对享受低保的人员进行抽查,但对爱心村的抽查却一直没能完成,“我们多次前往爱心村核查,但每次李利娟要么说孩子在上学,要么说在住院,还有的在外面工作,始终没能见到全部申请低保的孩子。”

另有知情人士称,武安当地有人家为了生二胎,主动联系李利娟,把孩子户口登记在其名下。“住自己家,学费自己交”。还有外地家长因想让孩子去武安上高中,便借由亲戚关系,找到李利娟帮忙把户口迁到爱心村,但没有在爱心村生活过。

杨梅(化名)的孩子也在23名违规办理的低保名单上。五六年前,护工杨梅和丈夫曾一同在爱心村打工,杨梅负责照看孩子,丈夫则负责放羊喂猪等体力活。

杨梅从小是“黑户”,和丈夫没领结婚证,孩子大了没法上学。杨梅称,李利娟主动找到她,说可以把孩子户口登记在爱心村名下。像爱心村里别的孩子一样,杨梅的两个女儿称呼李利娟“妈妈”。

杨梅回忆,有一次,10岁的女儿悄悄告诉她,李利娟曾摸着她的头向记者介绍说,“孩子命苦,爹妈出车祸死了”。杨梅心里不是滋味,“但是咱不敢吭声,还不是为了挣人家那点钱嘛”。

杨梅说自己性子直,藏不住话,李利娟有什么事都不愿意告诉她。但在经常到访的客人面前,李利娟很愿意聊自己的私事。

“她在记者面前没少哭过,和人家讲孩子怎么捡回来的,自己怎么苦。她一哭,旁边的孩子跟着哭”。

杨梅对李利娟的评价也分为两面。一方面,李利娟对孩子“是真的好”,牛奶鸡蛋、火腿,没少过吃的。“在家里抱抱这个,亲亲那个,那么多生病有残疾的孩子,如果不是她,怎么能活下来?”

另一方面,杨梅对李利娟也有怨言。她说,当时,李利娟给爱心村的护工每月开800工资,而只给自己600块。“我找她吵几次都没用,后来结账时还被扣了4000块。只能认了呗,就当我献爱心了。”

接近当地官方的信源透露,李利娟与邯郸市很多政府官员关系不错,亲昵地称呼对方“姐夫”,“哥哥”。

据媒体报道,从发现弃婴到给落实身份,李利娟的爱心村享有一条“绿色通道”:报警、送医院检查、朋友圈寻求帮助、抵达医院、弃婴进入手术室。如果警方未能找到孩子父母的任何线索,最快的时候,发现弃婴的当天就可以开具“接处警证明”。

紧接着,民政局会在收到“接处警证明”与爱心村的“户口申请”后开具证明,凭着民政局的证明,弃婴便能顺理成章的在公安机关成功登记户口。

杨梅回忆,李利娟经常带孩子找当地的领导干部求助,“每次十几二十人一起去小半天,她的嘴挺厉害,见领导就说,孩子找爸爸来了”。

李利娟被抓后,事件持续发酵。据报道,2018年5月8日,武安市民政局局长黄利斌被免职。除黄利斌外,该市民政局另两位前任局长也受到党内警告和行政处分,民政局还有三位官员也受到处分。

另外,该市行政审批局也有四位官员受到处分。截至去年5月,该市已有至少十位官员被波及。



一起勒索案的事发地 | 曹慧茹


有钱人

法庭上,关于职务侵占罪,2014年至2018年期间,李利娟被检方指控作为该爱心村负责人,将爱心村公用账户资金61万元,转至自己个人银行卡账户用于个人消费。

其中,2017年6月,她从该个人账户分两次转账给其子韩文共47万元用于购买丰田霸道牌汽车;2017年10月、11月她从该个人账户分两次转账14万元,用于其个人购买红木家具。

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时,韩文承认曾收到母亲47万元转账。但他称,这是李利娟归还其垫付的爱心村工程款,包括水泥材料、电缆、砖等费用,还有的是医药费等。

商人王民(化名)称,2015年至2017年期间,他总共给爱心村捐款300多万。当时,他通过电视栏目看到李利娟收养了很多孤残儿童,生活拮据,王民十分感动。他从广东来到了武安爱心村想捐款,李利娟给了她的个人银行账号。

“我当时想法简单,对李很信任。我说,捐的钱只能用于孤儿和残疾儿童基本生活和医疗救助,不能用作别的用途。我直到现在也不知道还有接受捐赠的对公账户,李从没告诉过我”,王民称。

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时,李利娟称,爱心村有两个对公账户,申请时间记不清了,只记得其中一个是工行。“账户上有捐款,也有个人资金,捐款里面有捐给爱心村,也有捐给我个人的”。

警方多次问道,她把钱都用于什么地方了,有没有建立项目单,“发现你多次把捐款转入个人账户是怎么回事?”

李利娟没有详细解释,她称,“用事实说话”。

而在爱心村孩子豆豆(化名)看来,李利娟在生活方面十分节俭。“有一次我们去逛商场,看到几十块钱的衣服,她穿上试了试,最后也没买。”

在对孩子的生活开销方面,豆豆认为李利娟“很舍得花钱”。

他举例,如果有孩子生病,李利娟就带他们到邯郸、石家庄、北京等地的大医院,该治疗的治疗,该做手术的手术。“不要说生活费了,仅妈妈每年为孩子们投入的医疗费起码几十万吧”。

“找她好办事”


公诉机关对李利娟等人敲诈勒索罪的指控,涉及了两件事。

起诉书称,2014年11月,武安市圣莹环保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在武安贺进镇南街村马鞍山附近,承建20兆瓦光伏电站项目。被告人吕军生等人以该项目占用其在南街村马鞍山临时用地为由,多次阻拦施工并索要钱财,索要未果后六人商量,由被告人刘素果找李利娟出面解决。

据了解,刘素果是武安本地人,约60岁,是李利娟的朋友。据相关材料显示,吕军生等人供述,找李利娟出面,就是因为觉得她名气大,“政府都拿她没办法,找她好办事”。

庭审中,公诉人称,几人商量后,编造李利娟虚假入股协议,以马鞍山树木被砍为由,向武安市森林公安局虚假报案,并采取恐吓、威胁、滋扰等手段向该项目部负责人张卫国索要2000万元赔偿款。“为不影响施工,张卫国被迫向李利娟提供的银行卡,分两次打入人民币共计70万元”。

李利娟曾解释称,这是张卫国主动转给爱心村的善款。“你怎么证明不是自愿转的呢?”

石书军曾是贺进镇的党委书记,去年5月在接受北青深一度记者采访时,石书军称,为了向光伏项目要钱,李利娟等几人伪造了一份临时占地协议。

深一度记者在协议上看到,贺进镇南街村委会将南街村南山坡非耕地100万平方米,以每年1万元承包给武安市永峰白灰粉加工厂。“100万平米大约1500亩,那整座山面积才350亩。”

石书军回忆,李利娟找到他,称光伏施工砍了她的树木,要求赔偿2000万元损失。多位村民称,那座山上都是荆棘,“自然野生的树木也才几十棵”。

石书军称,此后一年半时间,李利娟多次带着孩子来到他的办公室、会议室。有时,直接躺在政府大院门口,拦着不让车走。

公诉人提到另一件事是,2016年3月,武安市大同镇永天铸造厂、延时铸造厂等六家铸造企业,为方便货物运输车辆通行,对大同镇贾里店村河道进行道路拓宽平整。被告人李海军、李领军以占其承包的河道为由阻拦施工,索要钱财。

他们通过被告人李一龙找到李利娟、许琪,由李利娟等人出面阻拦施工,并向六家铸造企业索要钱财每年2.8万元。

多位被告人称,李利娟原本和这条河道没有关系,只是李利娟出面能多要补偿,于是与她签订虚假入股协议。

“李利娟说,你们能要一毛我就能要三毛钱”,李海军称,后来铸造厂用现金方式付款给她,因为李利娟从来不让别人用微信、支付宝等方式给钱,“只要现金”。

对两起涉嫌敲诈勒索的指控,李利娟均予否认。“我入股了,那是他们被胁迫说的假话。河道也有我承包的部分,我没有犯罪。”



庭审现场照片

爱心村孩子集中改姓“武”

6月20日,武安市社会福利院副院长靳笑然告诉北青深一度记者,去年5月,爱心村被取缔后,福利院接收了80名儿童。经群众反映和公安机关走访调查,目前,10名儿童找到亲生父母,回归家庭。

此前曾有消息称,爱心村涉嫌收养被拐卖儿童,靳笑然称,“有的是附近村民的孩子。当时采集血样,录入公安打拐系统进行比对,没有发现被拐卖的儿童”。

靳笑然回忆,福利院刚接收时,很多孩子头上有虱子、头疮,甚至流脓,卫生情况不佳。随后,政府相关部门将孩子们安置到全市21个乡镇卫生院,全部接受体检,逐一建立健康档案。

靳笑然还介绍,这之后又对孩子们的户口信息重新梳理,同时改了姓氏,统一姓“武”。“去郑州福利院学习的时候,发现那儿男孩姓郑,女孩姓周。咱们的孩子是武安大家庭的一员,也取这么个意义”。

对于部分孩子的心理不适应问题,靳笑然称,由教育局安排教师进行心理辅导。“我们还设置医务室,由市医院的医生轮流值班,心理咨询师及时进行疏导”。

李利娟被刑拘后,高中生小波(化名)也被送到了武安市福利院。一年间,他的话变得很少,几乎从不和别人主动聊起“那件事”,“不知怎么说,从何说起”。

从记事起,小波就在爱心村生活,他一直没忘了在那里的日子。放学回家,小波最喜欢干的活儿就是捡鸡蛋。“一说走,捡鸡蛋去,绝对有人跟你一起”。

爱心村屋后有个半锥形的小山坳,几百只鸡散养在那里。像寻找宝藏一样,四五个人绕着整个山头走一遍,有的鸡蛋甚至藏在土块里,运气好的话一次能捡上几篮子。

直到现在,小波还是很懵,“就好像你在路上好好走着,突然被人砍倒在地,一夜之间一切都变了”。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62684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