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小伙在澳洲蒙冤入狱1个月 丢了工作毁了名声(图)

今日悉尼 0

上月初,众多澳洲华人媒体纷纷发布一则“华人快递小哥因包裹送错地址被发现40公斤冰毒被抓”的新闻,引发大量关注。



然而,在5月28日, 事情却出现了大反转,当事人Zhiling Ma被当庭释放,警方撤诉!原因竟然是包裹中检测出来的不是毒品! 事情的来龙去脉究竟如何?近日,当事人Zhiling Ma接受了今日澳洲的专访。

莫名被捕


“他们胡乱抓人,把我的人生给毁了!”见到今日澳洲记者时,华人小伙Zhiling Ma如是说道。

现年31岁的他,在从澳洲高校毕业后办理了居留,在一家学校有IT的全职工作,此外还在一家物流公司做小生意,更经营着床垫出口销售的业务,不但有自己的事业,人生也算是顺风顺水。

但这一切,在5月1日的晚上戛然而止。

那天夜里,原本在和朋友们打羽毛球的Zhiling Ma突然接到了警察的电话。“你家里进贼了!邻居报的警,赶紧回来吧!”一名警官在电话里这么对他说。

Zhiling Ma闻讯,心急如焚,连忙从球场赶回了家,就连打球的短袖短裤都没来得及换下。

当他赶到家时,发现屋内灯火通明。他的心不由得往下一沉——“该不会真的进了贼吧?”

他怀着不安而惶惑的心情把车停进了车库,随即又发现客人们预定的床垫也被拆开了一张,里面的填充物洒在地上。



(本地澳媒对此案的报道截图)


此时,他已经被警方围住。“发生什么了?”Zhiling Ma忐忑地问道。

“哦,我们在这里发现了毒品,”一名警察告诉他,一个从Zhiling Ma的地址寄出的包裹中查出了毒品。

“哦,那是我客人的。”Zhiling Ma告诉记者,自己当时还向警方出示了和客人的聊天记录。

Zhiling Ma说,随后自己就后悔了。

因为警方又从他的家中查出一个邮包,说里面也装着毒品!

警察们便直接将他带到了一边,没收了手机,又把他铐到了车上!

Zhiling Ma告诉记者,自己那个时候已经有些懵了。“我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被逮捕了,在被警车运走的途中,我还不停地念着我不能相信!你们弄坏了我的床,你们要赔钱!”

随后,他被带到了警局关押、拍照、审讯。

含冤入狱

今日澳洲记者随后看到了本案的警方逮捕意见书。在这份意见书中,维州警方做出的描述如下:

1、一份收件地址写着新南威尔士州某地的邮包被送到了墨尔本的同名街道,该邮包上显示其由小马寄出

2、维州的错误投递地址住着一对夫妻。他们在签收包裹后发现内有20个银色的小袋子

3、在意识到该包裹系错误投递后,这对夫妻报了警。

4、警方随后发现这些小袋子中装有安非他命。

在调查后,警方发现,这个包裹系从香港发出,由国泰航空带入澳洲,继而在案发前3天从Zhiling Ma的住处转运。它本应被派送到新南威尔士州的某地,但澳洲邮政的工作人员将其送到了墨尔本的一条同名街道。

“我公司承接了这个邮包的转运业务,因此在澳洲邮政发出的包裹上才会有我的名字,但我既不是发出人,也不是接收人,为什么要抓我?”Zhiling Ma对此非常不解。

更让他不能接受的,是维州警方对他的态度。

“他们弄错了很多关于我的信息,包括在起诉书和反对保释意见中说我是学生,我其实已经毕业很久,准备入籍澳洲了。他们还说我没有工作,但我明明有全职工作,有自己的生意!”说到这里,Zhiling Ma有些激动。

Zhiling Ma告诉记者,在法庭短暂的过堂后,自己被转入墨尔本拘留中心收监。他向记者出示了在此期间每天记下的日记。



(小马独家提供给今日澳洲的狱中日记)


“我到了监狱之后就要来了纸和笔,开始记日记,”他告诉记者,“因为我坚信自己是无辜的。”

“在狱中的感觉非常难熬,为什么呢? 其他狱友他们都过得很坦然,因为他们真的身有屎(自己知道做过错事)被判刑,安安分分服刑。而我却是含冤受屈,我对正义有坚定的信念,可以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回到来,我看不到明天我看不到未来。 ”Zhiling Ma出示给记者的狱中日记里这么写道。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就是当你很在乎一样东西,然后不知道突然一个不知名不服气的理由把你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人类的期望和失望的落差就是这样。”日记里这么写道。

在监狱里度过了难熬的一个月后,情况峰回路转。

“我被维州警方关押了29天之后,被无罪释放了!因为那些邮包里的东西根本就不是毒品!”他告诉记者。

悲愤维权


是的,Zhiling Ma被无罪释放了。

据他说,警方最后告诉他那些邮包里查到的东西,并不是毒品。而且他作为邮包的经手人,对客人寄来的包裹里面究竟装了什么也并不知情。

“我当时正常地寄出包裹,地址没有写错,但是'愚蠢'的auspost邮递员把包裹送错了,就是门牌号是对的,街道名字是对的,但是suburb是不对的,就把对的运单送到错的地址。这,是邮递员的错误。”Zhiling Ma说。

“第二,错误的地址出来啊了一对老夫妇,签收了这个不属于他们的包裹,因为收件人名字赫然不是他们,他们不该签收的, 但是他们还是签收了,还打开了包裹。 这,是老夫妇的错误,”Zhiling Ma说。

“第三, 老夫妇报警了说是疑似毒品,然后警察拿回去检测,信誓旦旦地说,开记者招待会地说,这是价值2000万的冰毒。 可是最后的结果,不是!这,是警察的错误,”Zhiling Ma说。

“在这件事情中,所有人都做了错误的事情,只有我做了正确的事情,可为什么被抓的是我?”他无奈地问道。

“我希望警察对自己粗心大意的儿戏行为作出解释,并作出负责任的举动,”他说。

Zhiling Ma说,虽然自己已经被无罪释放,但这次逮捕已经对他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尤其是某些媒体的报道让他非常困扰。

“我被逮捕后没多久就开庭了,庭审的时候很多媒体采用了警方的错误信息对我进行报道,包括说我是没有工作的学生,”Zhiling Ma说。



“另外,警方带走我的时候我穿的是打羽毛球的短衣短裤,他们没有给我任何别的衣服,所以庭审的时候我穿的还是这些,那一天非常的冷,我被冻得直发抖,到了澳洲媒体和某些中文媒体的笔下,就变成了我一直在抖腿!”他说。



Zhiling Ma说,在某些中文媒体的笔下自己已经被定罪,成为了毒品走私贩,自己没有打马赛克的照片和真名实姓也被大肆转发,让他声誉严重受损,精神受尽折磨,家人也担惊受怕。






在出狱之后,他计划要找精神科医生去治疗他每天失眠的症状,和焦虑的症状。

“我一个无辜的人被抓,还进了监狱一个月,这对我的打击真的非常大,我现在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就想这些事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说到这里,他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而且,警方的查抄也给我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我原来做床垫进出口生意的,警方把我给客户的一张床垫拆了,并且由于我被关押,导致货物不能按时交付,几个客人已经报警,”他说,“我的事业刚起步没多久,就被警方彻底毁了。另外,因为被逮捕,我原来的工作也丢了。”

“对了,警方还把我的财产查抄,账户冻结了,我不但没钱打官司,连生活都成了大问题,”Zhiling Ma说。

“不过,这一次入狱的经验我还是感恩的,感受到了人间的冷暖,感受到在乎我的人还是会继续在乎我,我的前老板,前同事和朋友,都真真切切地帮助我,在狱中,很多华人还是很热情地帮助我开解我。总体来说,发现那个包裹不是毒品,已经是正义来到的最好最好的一个结果了, 感恩,” Zhiling Ma补充道。

“我希望今日澳洲的报道能够帮助我澄清事实,恢复名誉,也希望法律界人士能为我提供必要的协助,”Zhiling Ma告诉今日澳洲记者。

今日澳洲记者随后就此事向维州警方去函询问,对方则回复“由于本案进入法律程序,维州警方无法置评”。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60603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