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再见!不再是道友,也不是恶人!(组图)

谈资 0

周星驰在《喜剧之王》里教港大经济系的高材生去收保护费时说,演黑社会最重要的是三点:第一外型上要戴条金项链;其次表情要尽量凶神恶煞一点;最后再来点怒火。



这位黑社会新生在星爷的调教下狠狠地舔了一口冰淇淋,转头去跟人收保护费。结果下一秒就破功,表情羞涩姿势拘谨,仿佛在参加四大的招聘,正在回答“我的缺点是什么”。



对方大喊,“基哥,有人收保护费。”

镜头一晃,基哥拉风出场。基哥就不同了,一看就是真正的江湖人士。虽然身后的两个人一个刀疤脸,一个叼着烟,刻意装凶,但谁是大哥一眼便知。



前天,这位实名挑衅辱骂过很多天王巨星的基哥因癌症离开人世,《喜剧之王》的导演李力持在微博里面感谢他对香港电影做出的贡献。



死前三个月,基哥和女朋友登记结婚,给了女方一个名分。因为女方对他好忠心,30年来一直照顾他。基哥晚景凄凉,唯一的物业就是今年年初才获批的公屋,所以才安排好身后事,万一自己先行离开,至少给女方留些东西。

这不是爱情,这是义气!属于江湖儿女的义气!



弥留之际,李兆基过去的大佬陈慎芝去看望他,见他情况很差,便跟他说:“要走就走,不要回头,不要那么辛苦。”宛如港片江湖人士潇洒挥手告别,道一声江湖再见。

这一别,港片里的江湖好像又被风吹散了一些。


港片的鼎盛时期,功夫片黑帮片警匪片占据至少是一半往上的电影市场。每一部影片都是一个江湖,有江湖就分好人坏人,有好有坏才能江湖告急。

没有坏蛋,英雄也只是空有一身好功夫。所以,每一个小马哥的背后都有一个大哥成;陈浩南踩在东星耀扬的肩膀上才成了铜锣湾杠把子;打死了很多个基哥、丧标和大傻才成就了屏幕上或热血或悲壮的正派人物。

正是这些恶人演员,香港的电影才会如此多姿多彩。他们兢兢业业打这一份工,才塑造出令人印象深刻的港片独一无二的恶人群像。



港媒评过港片四大恶人(已经走了三个,只有黄光亮还在拍戏),你未必能叫出他们的名字,不过每个人的样子都是童年阴影。无一不是大蒜鼻头,满脸横肉,一看就是吃小孩的。


所以说,恶人也不是随便谁都能演的。演好一个神形皆备的恶人,跟男主角没差,他们的凶神恶煞和男主的盛世美颜一样,都是老天爷赏饭吃(当然待遇还是有差,李兆基去世前照顾过他的古天乐,年轻时也做过混混,后来进了演艺圈,外型条件好,注定便是主角的命)。



那时候香港黑帮和电影圈的关系很暧昧,导演也很会想办法,直接找黑帮分子去演戏,很多恶人都是他们从帮派分子里发掘出来的。一方面,他们有生活,演起来真实可信;一方面想必也是借助他们的江湖名声,保障剧组的安全。还说这些隐退的黑帮头目一拍戏,就有100多个小弟来助阵,拍起群戏来又便宜又专业(手动狗头)。

李兆基跟香港著名富豪同名,不过却没那么好命,年轻时混社会,成为香港著名青少年社团组织“慈云山十三太保”里的骨干分子,江湖人称“高飞”。洗手不干之后,被林岭东带入行。



(哈哈,这个高飞不是那个高飞。)

“十三太保”当年的故事后来屡屡被翻拍成电影,最近一次大概要算是2017年刘青云古天乐林家栋的《毒诫》。



虽然早年混过帮派,不过大佬陈慎芝却只让李兆基开车,理由一是他长得太丑,做坏事太容易被认出;二是他不敢拿砍刀,只固执地用拳头。还说他打架从来都站最后一个,不是为了垫后,而是为了能第一个走。

陈慎芝不是别人,《古惑仔》里那个罗里吧嗦的牧师就是以他为原型。


大概正因为如此,李兆基演的角色往往也是面相凶狠头脑简单,三分恶人七分沙雕,狠不过三秒就会被男主反杀,专业送人头。

《食神》里裹着白纱在沙滩欢脱奔跑的身影,和他那段关于撒尿牛丸深入骨髓的描述——“从来没有试过这么清新脱俗的感觉,牛肉的鲜,撒尿虾的甜,混在一起的味道,竟然比老鼠斑有过之而不及,正如比我的初恋更加诗情画意,所谓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好诗!好诗啊!”——成了他留在人们心中最深刻的印象。



能和基哥比拼谁是恶人届头号沙雕的,大概只有“大傻”成奎安了。

成奎安以前也当过古惑仔,论江湖地位,不如李兆基,只是个小混混而已。后来,被李修贤发掘入行做了演员。

据不完全统计,成奎安一生演过300多部电影,600多集电视剧,90%都是各色反派,这些角色几乎都叫“大傻”,人如其名,通常坏得简单明白,经常嘎嘎大笑。大傻哥会当面喷你一脸口水,但是大傻哥不会背后捅你刀子。留给观众的总体印象搞笑和傻气多过凶狠。


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一部老港片《监狱风云》,男主的角色派给了周润发和梁家辉:



四大恶人集齐了仨,何家驹、黄光亮、成奎安分别演各色狱友。



里面的反派大咪何家驹也是挺传奇经历的一个人。早年间在香港开报馆的,因为嗜赌,三天输光千万身家,于是就去拍电影。因为长得凶,又经常演坏蛋,在外人眼里就人戏合一了吧。他说自己到台湾去剪头发,洗头小妹看见他都吓到落跑。或许正因为这个原因,他一生未娶,临死之前花光自己所有的钱财,一个人孤独地死在医院。



张耀扬是电影里的监狱长。张耀扬真是人如其名,整个人莫名其妙就是很耀武扬威。《古惑仔之只手遮天》里,他一边跳舞一边枪杀小结巴那段戏,给我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张耀扬大嘴大脸,一身腱子肉,论嚣张跋扈和癫狂,没谁比得过他。



奇怪的是,李子雄明明长得端端正正,一出道却被徐克发掘出演《英雄本色》中的反派大哥成,演得太好拿下金像奖最佳新人奖,不过也因此被观众认定长了一张“反骨仔”的脸。那种立场不坚定,由好变坏的小人,首选李子雄,仿佛脑门子上刻着忘恩负义四个大字。



邹兆龙的路数又和他们不同,他是洪家班的,功夫很好全身上下都写着好勇斗狠,所以他打过成龙、李连杰、甄子丹……一看到他,脑海里就会自动浮现名台词:常威你还说你不会武功!


龙方呢,最出名的角色是《赌神》里的高义,他就是坑完周润发又坑刘德华。他最适合演西装革履的奸角,可以承包所有的日本奸角。



用龙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是奸人世界,谁能奸得过我”。后来龙方干脆自己做出品人并监制了一部电影《奸人世家》,汇聚了石坚、陈惠敏、李兆基、成奎安等几代“奸人”,拿他们银幕上的反派形象开涮。



还有吴志雄、程东、铜锣湾只有一个浩南的郑浩南……



这些人物往往演不了主角,却是香港电影不可或缺的螺丝钉。在粤语中,他们被称为甘草演员。在幕前,他们没有主角那样光辉耀眼的戏份,幕后呢,他们的名气与收入也实难与明星们相提并论,甚至他们的艺术生命也未必长久。

当港片枝繁叶茂的时候,他们只是无数绿叶中的一片。而当港片风光不再的时候,他们随之被吹散在风里……但是他们让观众看到了一个演员的职业操守,只有一句台词也要好好说,当人肉背景时也要把戏做足,主角揍你就把挨揍的反应做到位,导演叫你怎么死就怎么死,不要浪费剧组的胶片。主角人人爱慕,这些甘草演员却叫人尊重。



1997年,TVB曾经拍过一部以粤语片时代为题材的怀旧剧《难兄难弟》,讲述了两兄弟一起在电影圈打拼的故事。大结局时,吴镇宇扮演的大明星谢源找来罗嘉良扮演的李奇给自己颁终身成就奖(谢源的原型就是谢霆锋的爸爸,四哥谢贤,不过现实里这个奖四哥可是今年才拿到。这部剧里,宣萱演的是萧芳芳,张可颐演的是陈宝珠,笑中带泪,非常精彩,值得找来看)。

两人在台上一起回顾当年的演艺生涯:被人打翻在地还要扑腾几下,扮演围观群众时候假装指指点点,被打耳光,演一棵树……明明是一起入行一起跑龙套,最后谢源成了娱乐圈重量级的人物,而李奇似乎欠缺运气,每次刚有起色就会遭难,最后开了20年的出租车。重新站在舞台上,李奇先有几分尴尬,最后释然……



也是在终身成就奖的得奖现场,曾经的大导演后来的TVB甘草配角演员楚原对台下人说,“人生大概都是失意多,如意少”,"到老的时候,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管它喜怒哀乐,管它恩怨情仇,全部都当它是菩提、明镜,笑一下就算。"

最后时光,李兆基或许没有得到一个属于他的高光时刻,但人们终究还是记得他。在他离去之后,曾经一起拍戏的任达华谈起他,说他“永远是香港电影的一分子”。而陈慎芝最后评价李兆基说,起码呢他这40年都是一个好人,不再是道友,也不是坏人。

在人生这个舞台,李兆基已经拿到了自己的金像奖——一个好人。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60185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