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错失贸易战良机 人民币汇率“保7”无虞(图)

多维新闻 0

自5月初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威胁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以来,中美贸易战呈现愈演愈烈之势。受此影响,人民币汇率大跌。北京时间5月15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贬284个基点,报6.8649,创2018年12月27日以来新低。人民币会不会破“7”再次引发市场关注。




美联储停止加息步伐后,特朗普又“得寸进尺”地希望美联储降息(图源:AP)


人民币暴跌 中国央行或已出手干预


5月14日,人民币兑美元收盘价同样创下年内新低。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以6.8760开盘后,震荡走低,最终收盘于6.8854,创下2018年12月25人以来新低。


离岸人民币波动幅度更大,5月12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盘中从6.84跌至6.91,振幅超过700个基点,5月14日一度升收复6.89关口,随后跌幅再次扩大至6.91,最终报收6.9045,截至5月15日发稿时,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在6.90至6.91关口间反复震荡。


为稳定汇率,5月15日,中国央行发布消息称,在香港成功发行两期人民币央行票据,其中3个月期和1年期央行票据各100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中国央行此举意在回收离岸人民币流动性,提高离岸市场利率,抬高做空人民币的成本,从而达到稳定汇率的目的。


中美贸易摩擦再次升级以来,在8个交易日内人民币贬值幅度近2%,离岸、在岸人民币跌幅基本已经将2019年以来升值幅度抵消。结合2018年末人民币汇率走势可以发现,当中美贸易谈判进展顺利,贸易摩擦缓和时,人民币会在大幅升值后维持相对稳定,而贸易谈判进展缓慢或趋于停滞时,人民币则会快速贬值。


通过一定幅度的人民币贬值,降低中国出口的商品价格,从而使其在国际市场上更具竞争力,这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消美国加征关税带来的影响。而本轮人民币暴跌是否是由于中国央行刻意引导?中国外汇储备和央行外汇占款,往往被市场观察中国央行干预汇市的参考。


2019年5月7日,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末,中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0,950亿美元,环比下降38亿美元,降幅为0.1%。中国外管局新闻发言人给出的解释是,国际金融市场上,美元指数略升0.2%,全球债券指数基本持平,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等因素综合作用,导致中国外汇储备规模略有下降。


5月14日更新的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显示,外汇占款已经连续9个月下降。中国光大银行宏观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认为,理论上讲,中国外汇储备很大比例是美债,央行动用美元干预汇率就需要抛售外汇储备中的美债,这样就会造成外汇储备减少;而对于外汇占款而言,尽管外汇占款已经连续9个月下降,但这个跌幅其实很小,另一方面,外汇占款由外商直接投资(FDI)、经常账户盈余和国际短期资本流入构成,影响变量较多,因此,用外汇占款变化观察央行是否干预汇率的方法并不准确,也不严谨。


内外形势突变 特朗普关税大棒已失良机


很显然,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是影响本轮人民币暴跌的重要短期因素,这与2018年人民币暴跌一度逼近7整数关口原因相同。但对比人民币面临的内外部形势,已经与2018年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2018年,美联储步伐不停,年内先后4次加息,带动美元走强,美元指数从2018年初最低点88点上方上涨至97点上方,并一度逼近98关口,涨幅超过10%。强势的美元也导致人民币吸引力降低,中国境内资本流出压力加大,这自然给人民币带来贬值压力。再加上2018年下半年,中国国内宏观经济疲软,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承认“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GDP增速回落致历史低位,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加剧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面临的局面可谓“内忧外患”双困境,造成离岸在岸人民币均逼近“7”整数关口。


2019年一季度,中国经济运行“开局良好”,实际GDP增速与2018年四季度持平,处于宏观调控目标6%至6.5%上方,超出市场预期。货币宽松政策和减税降费财政政策同时发力。经济基本面企稳有助于人民币汇率稳定。


外部环境方面,美国经济总体表现稳健,4月非农数据大超预期,3.6%的失业率也跌至1969年以来最低水平,同时经济增速势头不减,一季度经济增长维持在3.2%。但强劲的经济增长和史上最低的失业率水平意味着企业必须付出更高的成本雇佣员工才能维持生产经营活动,这也加剧了市场对于通胀上行的担忧。也正是出于对美国未来经济状况的担忧,美联储在经历了去年的加息周期后货币政策逐渐收紧,目前已经结束加息周期。


2018年,特朗普多次炮轰美联储加息破坏美国经济增长的大好局面,并将美联储结束加息周期视作自己的胜利。但他显然并不满足于此,5月14日,特朗普在推特(Twitter)上呼吁美联储降息,以推动美国经济更快地增长。


但堪萨斯城联储主席乔治(Esther George)则旗帜鲜明地反对降息,并警告称降息可能带来资产价格泡沫并最终导致经济下滑。

从通胀数据看,美国商务部发布的最新通胀指标显示,2019年2月和3月的美国个人消费支出物价指数同比增幅为1.7%和1.6%,均未达到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但就连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都担忧,统计数据可能存在偏差,因为目前的通胀数据忽略了技术成本下降对价格的影响,因此美国实际通胀可能会比目前公布的数据要高。


从市场对于美国经济下滑的担忧,到美联储保持观望“一意孤行”的货币政策,似乎都在同特朗普作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结束加息,强美元的内部逻辑开始瓦解,中国显然有更多政策空间应对美国的关税大棒。伴随着美国越来越临近的选举季,特朗普恐怕更加担心中美贸易谈判节外生枝,一旦贸易战造成美国经济下滑,支持特朗普连任的根基恐怕都会动摇。


对于人民币汇率而言,市场总是容易陷入单边、线性的思维,即认为好的会一直好下去,坏的会永远差下去,应该认识到,中美经贸关系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不排人民币汇率破7对市场信心产生的不利影响。一旦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面临较大的贬值压力,预计中国央行将会通过保持严格的资本流出管制、加大逆周期因子调控力度等方式来实现短期内汇率的基本稳定。

中国官媒连续发声:人民币汇率不会大幅贬值



当前复杂的国际环境让人民币汇率走势较为震荡,分析认为,人民币汇率不具备大幅贬值的基础。


北京时间5月16日,人民币中间价报6.8688,下调39点,上一交易日中间价报6.8649,在岸人民币上一交易日收报6.8736。



5月15日早间,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下调284点,报6.8649,为去年年底以来新低。市场方面,在岸人民币于5月14日一度跌破6.88,离岸人民币更是跌破6.91关口。



近日来,人民币连续下跌,对此,中国官媒新华社主管媒体《经济参考报》发布头版评论指出,人民币汇率不具备大幅贬值的基础。经济基本面、外汇市场供求关系以及货币当局稳汇率的态度等多因素,将支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在《经济参考报》发布文章之前,中国央行主管媒体《金融时报》发布题为《人民币汇率不会出现持续大幅贬值》的文章指出,监管部门此前多次强调,不会搞竞争性贬值,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等外部的扰动。



多维新闻网在《特朗普错失贸易战良机 人民币汇率“保7”无虞 》一文中指出,对于人民币汇率而言,市场总是容易陷入单边、线性的思维,即认为好的会一直好下去,坏的会永远差下去,应该认识到,中美经贸关系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不排人民币汇率破7对市场信心产生的不利影响。一旦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面临较大的贬值压力,预计中国央行将会通过保持严格的资本流出管制、加大逆周期因子调控力度等方式来实现短期内汇率的基本稳定。



中国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认为,导致短期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面临贬值压力的主要原因,一是中美双边长期利差存在再度缩小的可能性;二是贸易摩擦加剧了人民币贬值预期。不过,张明认为,即使短期内人民币兑美元将会承压,但2019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破7的概率依然很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呈现先小幅贬值后趋于稳定的局面,大致的波动范围或在6.6-7.0左右。”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倍可亲原文 文学城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6959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