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鼻祖级萝莉到豪门弃妇 那五年毁了她前半生(组图)

会火 0

哈喽大家好,我是张志明,又到了每周四的港圈时间啦!今天打算给大家八一个90年代的女神,虽然她的名字没有祖贤曼玉们如雷贯耳,但要论起走红速度和故事的狗血度,她几乎不输于任何人啊。

在90年代,关之琳、王祖贤、李嘉欣等大美人横行香江之时,曾经出现过一位圆脸大眼的日系美少女。她自成一派,以萝莉般的外表和其他美艳型女星划分开来,成为一代鼻祖级萝莉,她就是叶蕴仪。



叶蕴仪是在街上被星探发掘,而后踏入娱乐圈的。



13岁的她,就已经为麦当劳、维他奶和TDK等多个品牌拍摄了广告,以陶瓷娃娃般的可爱形象俘获了很多人的目光。



小巧精致的五官,加上人畜无害的眼神,就是叶蕴仪的个人招牌,娱乐圈里别无分店。



红扑扑的小脸蛋,透明又清澈,像是不谙人间烟火的小精灵。



笑起来更有一种“众生皆苦,唯有你是草莓味”的滋润感。



当年的成龙大哥还与叶蕴仪一见如故,经常一把将她抱上身,宠爱之情溢于言表。



叶蕴仪主演的第一部电影,就让她初尝走红滋味。

89年,香港嘉禾和日本联手制作电影《孔雀王子》,叶蕴仪就在其中出演“地狱圣女”阿修罗。



虽然这是一个魔性少女的角色,但在16岁的叶蕴仪诠释下,倒不失灵动和俏皮,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



第二年,电影公司又为“阿修罗”这个角色单独开了一部新电影叫《阿修罗》,新加入了日本著名男星阿部宽和香港女星李丽珍。



这样的叶蕴仪,你们都可以吗?





回想起来,十几岁的叶蕴仪在当时几乎是众星拱月般的存在。

成龙和梅艳芳主演的电影《奇迹》,有专门为她留了一个角色。



王祖贤和张学友主演的《千年女妖》里,叶蕴仪也有份出演。



在主打“三生三旦”的《神经刀与飞天猫》中,叶蕴仪还和林志颖组成其中一对CP,其他两对分别是梁家辉&张敏以及张学友&张曼玉。



彼时的香港,正是红姑祖贤等大美人各显神通之际,像叶蕴仪这般没有侵略性的邻家小妹妹,要想突出重围自然不是一件易事。

可没有人会想到,叶蕴仪却借由《孔雀王子》这部电影成功打入了日韩市场。

电影在日本上映后的89年,日本知名杂志《ROADSHOW》就将叶蕴仪选为“全年最受欢迎外国女明星”第一位(第二年惜败于“小倩”王祖贤),同年,她应邀飞去日本领取新人赏的奖杯。



日本观众将她称为“香港的后藤久美子”,就连前辈大导演羽仁进的女儿导演羽仁未央,也力邀叶蕴仪出演科幻片《老猫》,这部电影后来还被选为东京电影节的开幕影片。

第二年《孔雀王子》在韩国上映后,叶蕴仪又再度走红韩国,被韩国观众评为“韩国最受欢迎外国女演员”。仅凭着一部电影,叶蕴仪就成为香港对外出口的TOP级女明星,一时间风头无两。


除了拍戏,叶蕴仪还有往歌坛发展,实行歌影双栖的发展路线。



她加入了日本唱片公司,先是接连发行了两首日文单曲,之后首张日文专辑也在90年12月推出。


还在圣诞节到来前,推出了圣诞节音乐专辑,广受欢迎。



叶蕴仪的歌声就如同她的外形一样,给人一种软绵绵的甜蜜感,很有少女的气息,这首《哪儿》推荐大家听听。

与此同时,叶蕴仪在台湾也有过不错的发展,上过多档热门综艺节目。



还因为普通话不好,在自我介绍时将“十九岁”说成了“洗脚水”,让台湾观众都记住了这个甜美呆萌的港岛少女,被誉为“90年代最可爱的女孩”。



那几年,叶蕴仪的事业发展得越来越好,走到哪里都有一大批影迷跟随,身边自然也少不了追求者,其中包括不少城中富豪。在那当中,以“玩具大王”陈柏浩的追求最为猛烈。但万万没想到,这是叶蕴仪噩梦的开始。



有传,陈柏浩先是打算送一辆法拉利跑车,想借豪车赢得美人归,但被叶蕴仪拒收了。

之后,他用9999朵玫瑰摆成了一个大大的“心”字,开着一辆红色红色法拉利跑车,去接叶蕴仪邀请她共进晚餐。

除了做足形式之外,据说陈柏浩还曾经在叶蕴仪感冒拍戏时,搭飞机去伦敦悉心照顾,最终才打动了叶蕴仪,成功求婚。

95年,两人在香港浅水湾的豪华别墅举行了婚礼,陈柏浩还特地制作了一批和叶蕴仪外形相近的人形玩偶,摆满了婚礼现场,十分浪漫。



婚后的叶蕴仪,还听从了婆家的建议,宣布退出娱乐圈,成为全职太太,并在婚后的第二年生下了儿子陈绍臻。

但很可惜这并不是一个童话故事,故事的一开始有多浪漫,最后的结尾就有多难堪。外人以为叶蕴仪嫁入豪门收获幸福,殊不知这五年的豪门日子摧毁了她的前半生。

99年,叶蕴仪怀上二胎后,陈柏浩就流连于声色场所,多次被媒体拍到和女人同行的亲密照片,尚在孕期的叶蕴仪多次劝说也丝毫挽回不了渣男的心。



以下来自叶蕴仪后来公布的私人日记内容。

11月30日:女儿衍衍出生了,我苏醒时,老公告诉我:‘女儿像我。’我听到之后,忍不住哭起来,当时他还送我一束鲜花。”

“12月7日:为什么他最近总是很晚才回家?不到凌晨一、二点不回家,而且明显不理睬我,问他有什么事,却总是说没有。

12月24日:今天是平安夜,早就约好和他的家人一起吃饭,但他并不理睬我,只是敷衍我几句。

12月27日:这一天终于来了,他回来告诉我,要和我分开了,结束5年的婚姻生活。他说这些话时,我竟然没有流一滴眼泪,我追问他要求分手的原因,他竟然说:‘其实我们不合。’ 

12月31日:除夕夜,好多人出外狂欢或与家人团聚,而我只有一个人在家看电视。我现在是孤单一人,只有一个少不更事的BB陪伴我。我用狂喊来泄发我内心的苦,有一次足足喊了20分钟。

在女儿出世后,有了新对象的陈柏浩就直接向叶蕴仪提出了离婚,而叶蕴仪答应离婚的前提是两个孩子的监护权必须要给她。

最终法院做出了判决:叶蕴仪获得一子一女的抚养权,并由前夫陈柏浩一次性补偿800万港元,每个月另行支付5000港元的抚养费。

但陈柏浩除了履行每月支付的5000元港元抚养费外,对于800万的补偿费却一直推三阻四,直至一年后投资失误导致破产,就连抚养费都难以支出。



而这位世纪渣男,更渣的还远不止于此。

为了博取同情,陈柏浩主动向传媒“爆料”,指责叶蕴仪不但贪慕虚荣,而且性需求旺盛,让他无力招架,因而才决定离婚。

陈柏浩还表示女儿的到来是一个意外,当时他们已经没有感情,是在喝醉酒的情况下配合叶蕴仪的性要求,自己不能接受没有爱情的性生活。

落魄男子企图赖账,竟以闺房隐私来攀咬为他生儿育女的妻子,其行为之鄙陋堪称当代陈世美。



但吃瓜群众只管瓜的大小,而很少去质疑爆料的真实性,这件新闻被曝光后,叶蕴仪的标签就从往日的玉女变成了欲女,她上街都会收获异样的目光,她无奈地向法庭申请禁制令,让陈柏浩停止对她名誉权的侵犯。

离婚后独立抚养儿女的叶蕴仪,为了生计,她一开始打算重返娱乐圈,但这个盛产玉女明星的造梦工厂,哪里还有她的位置呢。

她有了师奶味,身形不再窈窕,那张曾经的萝莉脸上写满了沧桑二字。



叶蕴仪召开了记者会宣布复出,结果记者不断刁钻提问,现场还有人将果皮和矿泉水瓶扔向她,大家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她进行审判,逼问她“欲女”一事的真实性。

当时的叶蕴仪可谓是步履艰难。想去拍戏,结果剧本不仅粗制滥造,还有很多露骨镜头,她犹豫之时反被导演嘲讽“你以为你还是玉女啊”。

她又跑去试镜广告,但大部分广告商都嫌她样残身肥,好不容易谈定以一万元报酬出演女子医院的广告,结果负责人色眯眯地说“你前夫说你性需求旺盛,如果我让你拍,你怎么报答我”。



那注定是一段黑暗无助的岁月,自知演艺梦难再继续的叶蕴仪,开始谋求其他出路,全力完成一对儿女的学业。



她从02年就开始写书,找来好友李丽珍帮忙写书序,剖白自己的心路历程。

15年又出版了一本名为《她们的二三事》的作品,从一个个知名女性的独立态度,带出对人权、女权和女性主义的思考,最终获得了香港金阅奖2015的最佳书籍奖。







这期间叶蕴仪还一边进修纸泥土创作行业,在07年考入香港艺术学院文凭后,之后又完成澳洲墨尔本理工大学的纯艺术硕士课程,毕业后和好友合伙创业开设了自己的艺术教室,由她创作的作品还入围了第八届拉古纳国际艺术奖,是唯一的香港代表。



之前胡定欣还在活动上佩戴过由她制作的礼帽。



13年,叶蕴仪在曾志伟的邀请下复出拍戏,与李若彤、李丽珍、陈慧珊等90年代女神,开拍新剧《女人俱乐部》,引发了一阵回忆潮。



虽然经济条件有所改善,但叶蕴仪还是能省则省,记者经常拍到她搭乘地铁出行,购物也只去平价商店,有一次所买的衣服和裙子,加起来价钱都不超过二百元。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平日里省吃俭用的叶蕴仪,其实是为了能让儿女们去国外读书深造。

但叶蕴仪对于自己的感情却一直不是很上心,虽然也曾经有过一两段恋情曝光,但据说最后都因为要照顾儿女,以及工作赚钱,导致没有时间去经营新的感情,久而久之也习惯了单身一人。

从叶蕴仪的社交网站的动态来看,她的日子过得很充实。

工作时神采奕奕地出现。



遇到假期会独自外出游玩散心。



偶尔还会去客串一下表演嘉宾。



或者和姐妹们一起出席活动。



或许人越年长,爱情反倒不再是必需品,精神世界的丰富才是最重要的,特别是对于叶蕴仪来说。

纵观叶蕴仪的人生,14岁走红,23岁闪婚,27岁成双失妈妈,曾经的春风得意一度成为了一种诅咒。

在阶层坠落后,她没有一味地向下沉。面对那一地鸡毛的生活,她选择更新并重塑自我,最终才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这个世界啊就是一个大山谷,谷底和山峰就摆在那里,只是上下的人永远在浮动。人生早已没了折返的路,我们能做的唯有远航。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5882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