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尚未结束 中美科技争霸战已开始(图)

BBC 0

  如果中美达成贸易协议,也似乎不可能结束这两个经济巨头之间的竞争。

  在过去一年里,双方都开打了一场贸易战,对全球经济造成了破坏性后果。

  但许多人士说,中美的争端远远超出了贸易的范围,它代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观之间的实力争斗。

  无论是否达成交易,这种竞争都预计会继续扩大,并且变得更加难以解决。

  咨询公司欧亚集团的亚洲事务部主任迈克尔·赫森(Michael Hirson) 表示,美中地缘政治竞争显著加剧,这已经是一个新的常态。

  他认为,如果中美达成贸易协议,这将缓和一个阶段的中美实力争斗,但这只是暂时的,效果有限的。

  分析人士称,由于中美双方都试图将自己确立为世界技术领袖,美中竞争很可能在关键的技术领域中表现出来。

  近几个月来,在世界最大的这两个经济体之间的贸易谈判中,有关技术转让的问题一直是关键。

  全球贸易咨询机构韩礼士基金会(Hinrich Foundation)的研究员斯蒂芬·奥尔森 (Stephen Olson) 表示: 现在每个国家都正确地认识到,他们的繁荣、财富、经济安全、军事安全都将与保持技术优势联系在一起。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中美两国经济管理模式完全不同。

  如果中美达成贸易协议,也似乎不可能结束这两个经济巨头之间的竞争。

  在过去一年里,双方都开打了一场贸易战,对全球经济造成了破坏性后果。

  但许多人士说,中美的争端远远超出了贸易的范围,它代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观之间的实力争斗。

  无论是否达成交易,这种竞争都预计会继续扩大,并且变得更加难以解决。

  咨询公司欧亚集团的亚洲事务部主任迈克尔·赫森(Michael Hirson) 表示,美中地缘政治竞争显著加剧,这已经是一个新的常态。

  他认为,如果中美达成贸易协议,这将缓和一个阶段的中美实力争斗,但这只是暂时的,效果有限的。

  分析人士称,由于中美双方都试图将自己确立为世界技术领袖,美中竞争很可能在关键的技术领域中表现出来。

  近几个月来,在世界最大的这两个经济体之间的贸易谈判中,有关技术转让的问题一直是关键。

  全球贸易咨询机构韩礼士基金会(Hinrich Foundation)的研究员斯蒂芬·奥尔森 (Stephen Olson) 表示: 现在每个国家都正确地认识到,他们的繁荣、财富、经济安全、军事安全都将与保持技术优势联系在一起。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美国指责华为从事网络间谍活动,华为坚决否认。一些美国的分析人士认为,华为已经不可能深度参与美国的5G网络建设。

  科技大战

  很多人说,美中科技大战早已经开打。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处于这场战争的中心地位。

  因为美国等其他国家提出,华为产品让人担忧安全问题,华为最近一直受到国际上的高度关注。

  美国已经限制联邦机构使用华为产品,并鼓励其它盟国避免使用华为。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禁止其下一代5G网络工程使用华为产品。

  但华为表示,该公司独立于中国政府。其创始人任正非2019年2月接受BBC专访时表示,他的公司绝不会从事任何间谍活动。

  随着任正非的女儿2018年12月被捕,以及2019年华为对美国政府的诉讼,华为的争议白热化。

  华为也发动了公关攻势,在《华尔街日报》上刊登了整版广告,告诉美国人不要 “相信你听到的一切”。

  赫森表示,在美中整体关系紧张的背景下,“冷战”一词被滥用,但在描述中美技术竞争方面,这个词却越来越准确。

  他指出,围绕华为的争议是“这种地缘政治竞争加剧的表现”。他认为,这种竞争远比纯粹的贸易问题更难解决。

  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近年来,美国对中国的担忧不断增加,包括对中国在世界各地不断增长的影响力。

  这种担忧的原因很多,包括中国庞大的“一带一路”计划、“中国制造2025”计划,以及华为、阿里巴巴等公司日益强大。

  美国副总统彭斯在2018年10月的演讲中总结了这种情绪,称中国在开放经济时,选择了“经济侵略”, 而不是“加强合作伙伴关系”。

  过去,人们更希望中国会接受一种更西方的模式。现在,人们认识到中国经济与一个国家运营的体系都获得巨大发展,而两者没有相互矛盾。

  咨询公司“控制风险”的中国事务分析主任安德鲁·吉尔霍尔姆 (Andrew Gilholm) 表示,在过去几年里, 中国的雄心更加彰显。

  他表示,现在没有人想象中国还会效仿西方的自由民主模式,或者像几年前人们所希望的那样向市场经济靠拢。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中国的出口在过去20年突飞猛进。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两者之间的对峙无法避免。

  中美不同的社会制度总是让两国在全球经济中同床异梦,而现有大国和崛起大国之间的冲突在历史上很常见。

  奥尔森表示,这是一种传统的自由市场经济、自由贸易经济学、华盛顿共识原则——第一次与一个巨大的、拥有复杂的技术的、由中央管理的经济体之间的摩擦。后者遵循的是一套不同的规则。

  下一步会怎么样?

  分析人士预计,随着技术竞争步伐的加快,美国将继续利用非关税措施对中国进行反击。

  他们说,美国可以使用的工具包括:限制中国投资美国,限制美国公司向中国出口技术的能力,以及对中国企业进一步施加压力。

  赫森表示,非关税措施没有像关税问题那样受到市场的关注,部分原因是它们的影响更难以量化,却可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美国去年通过的一项新法律可能会帮助这种反击措施。

  它通过扩大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 (CFIUS) 可以审查的交易类型,加强了美国政府审查并可能阻止涉及外国公司的商业交易的权力。

  该委员会对外国投资进行审批,以确定它们是否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2018年,甚至在新法律通过之前,阿里巴巴数字支付子公司蚂蚁金服收购美国的汇款公司速汇金的的高调交易,正因为没有得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而流产。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文学城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04/23/620917.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