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卖掉北京500万房产 在老家生活的这两年...(组图)

HUGO 0

果姐前天真的去图书馆了,请你们相信我这两天我看到一个有趣的观点,说年轻人存点钱去三四线城市生活多舒服啊,前几年其实也流行过逃离北上广,首先选择是没有对错的,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就好了,但是我觉得对于年轻人来说,什么最重要?是眼界。你二十岁见过的世面,那种梦想、勇气、格局都会伴随你的一生。

作家孙晴悦说过一个故事:她的一个朋友去纽约念书,她说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去美国读了研,在纽约生活了两年。哪怕读书很辛苦,但是纽约生活令她终身难忘。

这个城市的包容和多样性,让所有的文化和价值观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纽约有纸醉金迷的模特圈娱乐圈,那里流行一句话,“如果你能够让纽约知道你的名字,那么全世界都将知道你,因为这里是纽约。”

纽约也有各式各样的NGO,他们为不同的弱势群体代言,如果你看到一个哥大女生放弃华尔街优渥的offer而去了NGO,这一点也不奇怪。“纽约聚集了各式各样从五湖四海过来的人,不是聪明人没有资格住在纽约,这里的每个人都有他们的才华和故事。

纽约就像装了一个沙漏,过滤掉了无聊的人,剩下的都是漂亮又聪明的人。”

所以果姐很想明年也去美国生活一段时间,我希望HUGO的姑娘们,如果有机会的话,千万不要贪恋安逸和温暖,你要在年轻的时候,住在一个大城市。它给你多样化的价值观,它告诉你人生不是只有一种活法。





大学毕业后,我在北京的一家国企工作多年,并有幸拿到了北京的户口。

2005年,看到有朋友开始买房,于是我也鬼使神差地在北京西南三环买了一套商品房。

当时房价是4000多一平米,我买了一套116平米的3居,房价高达40多万。这在当时对我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天文数字,因为我的工资也不过4000元。

但我说过,我是个有魄力的人。

拿着家里的资助和自己多年攒下的几万块钱,首付了15万,贷款25万,10年期,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买下来了。

于是,5年后,我还清了房贷。



10年后的2016年初,我以495万的价格把房子卖了。

至于卖房的原因,一是当时工作上的不如意;二是家里年迈的老人身体不好,需要照顾;三是老家亲戚朋友的各种劝说;而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判断,北京房价已到顶,随时可能崩盘。

于是,我以惊人的魄力把它卖了,同时也辞去了北京的工作。

手握500万巨款,像打完胜仗的将军一样凯旋,回到生我养我的老家——一个十八线农村。

于是,花了30多万,迅速把自家的破房推倒,重盖了一个三层小洋楼,给父母住。

自己又花了40多万,在市中心里买了一套120平米的大三居。

加上装修、买车,以及“借”给亲戚朋友、父母兄弟姐妹的赞助费,手里还剩个300来万,分别存了定期、余额宝,还买了理财和保险,坐收利息。

就这样,我梦想中的赛神仙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帮老人治好病,参加各种朋友聚会、各种胡吃海塞,还去视察了一下别的国家,就这样快乐地度过了大半年的时间。这半年真的很快乐,毫无压力。

时间一晃,一年过去了。

2016年底的时候,我卖出的房子已经涨到了870万,涨了近400万。

这开始让我有了些许的不爽。

伴随着心态的改变,我也开始对自己的生活多了几分厌倦。

北京的朋友圈逐渐消失了,身边的朋友虽然多了,但总感觉缺少了点什么。



我似乎融入不了这种天天打麻将、说话跟吵架一样、一下雨就满脚泥泞、一进村充满各种肥料气息的生活。

不对啊!这,根本不是我想象中的神仙生活。

去镇上最大的超市买点东西,发现无论什么都比北京贵。一瓶2L的大可乐,一般都在8-9块钱,而北京我记得也就5块多一瓶,贵的时候不过6块钱。

然而最让我无法容忍的是,贵也就算了,但买到的东西一不留神就是山寨货。比如“OO糖”、“漂柔洗发水”、“美地电风扇”,还有“旺好牛奶”。

想去上班,才发现这里根本找不到适合我的企业,甚至这里根本就没有互联网行业。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一份跟互联网沾边的工作,进了公司做了几天才知道,竟然让我做网管。

我一个高级架构工程师,拿着2000块钱的工资也就算了,还要做网管,还要修电脑?法克!



我们这里市区最繁华的地方,也就相当于北京的城乡结合部,甚至还不如。

想约朋友去咖啡厅坐坐,抱歉,没有!

想去吃个海底捞、绿茶?没有。

就连想去吃一次垃圾食品肯德基和麦当劳,这个倒是有,只不过名字是二合一的“麦肯基”。

你可以想象,一个在北京生活了10多年的外地人,回到自己的家乡后,各种不适应的窘态吗?

就这样混混沌沌的,虽然身揣300万巨款,虽然利息都足够我们一家人的疯狂花销,然而,我却觉得自己废了。

我看不到未来,我的未来也许就是这样——拿着钱,等死。

一个人的精神垮了,万事都变得不顺。

老人的病情再一次加重,治疗、抢救先后花了几十万,但还是没有抢救过来。

后事之后,我再一次以我的魄力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杀回北京。



北京这个城市,让无数北漂一族痛并快乐着。

三分之一的工资交给了房东,紧张的工作压得人透不过气,从地铁上小跑着的人群可以感受到这里生活节奏的快速。



但是,说起在北京工作,相信大多数人的心里还是带着几份自豪的。

这里有着全国最高的工资,有着数不清的工作机会,有着最好的商业、医疗、教育资源,有着我的那一群狐朋狗友。

再次回到北京,回到了我之前住过的小区,我的眼睛有点模糊了。

一切虽然都是那么熟悉,但我的家已经不属于我,我再也回不去了。

这时,与我当初相同户型的房价已经是900多万了。

然而这900万,相对于我兜里的300万来说,仍然是遥不可及。

由于之前在北京有过贷款记录,现在我再购房只能算是二套,首付要60%。

对,是540万,还差200多万的缺口。

我实在不想租房,而且有了之前的经历,我已认定,我的后半生一定会在北京度过。



于是,我七拼八凑到了350万,付了首付,在同小区又买了一套近600万的小两居,70多平米。

3个月后,我终于搬进了新家,虽然比之前小了些,但是我觉得很踏实,也很满足。



很幸运,我两年前离开的那家公司,经同事推荐,又一次收留了我。

我的工作回来了,我的朋友圈回来了,我的生活也回来了,我的火锅、我的绿茶、我的麦当劳肯德基,我终于又恢复了两年前的生活。

现在,就连老板冲我发脾气臭骂我时的样子,我都觉得是那么的帅。

如今,我的最大梦想就是——努力工作,争取在我退休之前,把房子换回同小区116平米的三居。



如果你问我,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说,什么最重要?

那么一定是:眼界。

如何才能有更宽广的眼界?

我想,如果有机会的话,千万不要贪恋安逸和温暖,你要在年轻的时候,待在一个大城市。



它给你多样的价值观,它告诉你人生不是只有一种活法。

在这个充满偏见、不理解,甚至意见不同便恶言相向的时代,能够接受别人有不同的三观,不同的活法,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它直接决定了你的气度,你的待人接物,你的胸怀抱负。

只有见过一切,你才有资格选择。

如果你二十多岁的时候,去过最美的地方,看过最美的风景,看到过这个世界是如此的壮丽而辽阔,看到过这个世界上的人是如此不同。

那么你会安然接受生活给我们带来的欢乐和苦难。

因为如果欢乐必不可少,那么我们也应该能够坦然接受暂时的挫折和困难。

你心里会明白,你见过这个世界上的好,你见过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在过着你想要的生活,你知道你值得一切更好的东西,所以你会更加笃定,更加心无旁骛地努力。

或许人生只有两条路:要么你拼命地去创造价值,要么你安静地等待老去。

但是,只有努力过的人,才有资格享有内心深处的波澜不惊。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文学城原文 倍可亲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3143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