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实锤!讨债人:她口才很好(组图)

21世纪经济报道/红星新闻 0

导读:西安奔驰女车主哭诉维权以和解告终后,然而余波未平。

近日,有网友爆料称,车主W女士“牵涉一起数额巨大的债务纠纷案件”,“骗走数十家商户以及各类供应商工程款数百万”。

据南方周末,W女士表示,自己对奔驰的维权与上海竞集供应商、商户的维权不应混为一谈,希望供应商与商户能将问题诉诸法律,“合理合法地维权”。


“我很后悔坐上引擎盖。”W女士回应时再次强调。

西安奔驰女车主被追债!

商户称交30万开店遭其卷款跑路

“西安奔驰女车主维权事件”最终以双方和解收场。

4月16日晚,在媒体见证下,奔驰公司、西安利之星汽车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与“奔驰车主维权事件”当事人W女士再次进行沟通。W女士和西安利之星奔驰4S店达成换车补偿等和解协议。

双方和解协议的主要内容对应了W女士此前提出的8条诉求。和解协议主要内容包括:

1、更换同款的奔驰新车,但依旧是以贷款的方式购买;

2、对该车主此前支付的1万余元“金融服务费”全额退款;

3、奔驰方面主动提出,邀请该车主参观奔驰位于德国的工厂和流水线等,了解相关流程。

4、赠送该车主十年“一对一”的VIP服务;

5、为女车主补办生日(农历),费用由对方全额支付。



图片来源 / 澎湃新闻

然而W女士未能迅速回到“普通人的生活”。

协议部分内容被披露后,她被质疑借“补办生日会”接受奔驰巨额经济赔偿,随后其男友接受采访时表示鉴于质疑声,两人决定放弃“补办生日会”。

更严重的质疑几乎同一时间发生。

和解协议达成前后,W女士及其男友被指控在上海“欠钱不还、卷款跑路”。

近日,有网友爆料称:

西安奔驰车主W女士“牵涉一起数额巨大的债务纠纷案件”,“骗走数十家商户以及各类供应商工程款数百万”,与其对奔驰维权时“讲道理、讲法律”的坚持相违背,指控者自称上海竞集守艺人美食城商户和供应商群体。

对此,有上海商户表示,他与W女士签约并交29.5万开店,开业两个月后遭其“卷款跑路”。

另有供应商称,与W女士的男友签订两笔广告工程合同,至今仍被拖欠19.3万。其称,目前已统计20位商户供应商信息,债务金额超575万,“她维权合理,我们的权益同样也需要保障。”

对此,W女士表示,不想就此事再做回复。

“让他们慢慢蹭热点去吧。”


欠债超575万?

 涉事公司被指由女车主母亲任法人

近日,有网络爆料称,西安坐奔驰引擎盖上哭诉维权的女车主W女士(化名)实际名为薛某某,涉嫌卷款逃逸案件。

据南方都市报,微博用户@向奔驰女车主讨债的人 最早于4月15日转发W女士维权视频,称其“欠我们供应商的钱几百万”,此后连续多日发微博报料称:

W女士名叫“薛某某”,“与徐某开了一家竞集文化公司,在上海闵行区爱琴海购物公园开了一家美食广场,十几家商户几百万,供应商280万欠款,全被他们坑光。”

该用户的丈夫P先生向记者证实此事,称其是供应商之一,截至4月19日夜,已统计20名商户、供应商信息,涉及债务金额超575万。

经在企查查查询发现,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为黄某某,薛某某为监事,徐某持股74.25%,为最终受益人。

开庭公告显示,该公司与上海粤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存在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对方要求其返还租赁的商铺,并支付租金、房屋占有使用费、迟延支付租金的延迟履约违约金等合计88.4万余元,案件将于6月19日在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情况。

据澎湃新闻,多个可靠信源向该媒体证实,奔驰女车主W女士系该公司监事,而在奔驰维权事件中多次受访的、自称W女士家属的男子系该公司最终受益人。

人物对应关系:

奔驰车主W女士(薛某某)——公司监事

W女士的男友(徐某某)——公司最终受益人

W女士的母亲(黄某某)——公司法人

据南方周末,在指控者提供的一份谈判录音中,W女士承认自己也是上海竞集的实际控制人,股份“是我妈妈持有”。

4月17日晚,W女士与其男友在电话中曾对南方周末记者承认上海竞集拖欠供应商款项,回应称“是公司欠的款”,但并未回应拖欠款项的具体数额。

这意味着,若上海竞集没有清偿能力,作为上海竞集实际控制人的W女士母亲与W女士的男友需承担有限的清偿责任。根据公司法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认缴金额取决于公司的注册资本金和所占股份。上海竞集的注册资本金为10万元,按照注册资本乘以持股比例计算,这意味着W女士的男友的清偿责任为7.425万元,W女士母亲的清偿责任为1万元。


商户:交29.5万开店才两月

遭其“卷款跑路”被迫关闭

T先生告诉记者,他和W女士于2018年1月签订了为期3年的《联销经营合同》,并向其支付保证金、装潢管理费、品牌注册设计费等共计29.5万元,分两笔转入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账户。


T先生转账记录。

合同显示,签约双方是T先生个人与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T先生签字并按手印,该公司盖了公章,但“法定代表人”及“授权代表”均为空白,W女士并未签名。


T先生合同。

根据该合同,联销柜位应于2018年5月1日交付给T先生,不过,“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直到当年6月15日才开业。

T先生说,早在3、4月装修时他就发现很多问题,比如原本承诺的个性化店铺设计其实每家都是同一个风格、并未根据商户设备使用需求排好水电位等。T先生经营的淮扬菜店营业后,他又发现更多问题,比如整个美食广场用电量、排烟设施排风量不达标等。

“每天停电、跳闸十几次,一到饭点,满场的烟雾排不出去,这些都严重影响我们经营。”

经营两个月后,大约在2018年8月17日,T先生忽然发现,W女士和徐某带着办公室的财物资料,收拾行李消失了。

“他们把我们所有人都拉黑,然后就失联了”。

当月底,由于拖欠水电费等费用,该美食广场被物业断水断电。


T先生展示的项目现状。

T先生告诉记者,所有商户都使用竞集守艺人的支付系统,每月营业额要到次月25日才能结算。

“我们商户除了拿不到营业额,还要垫付50天的食材成本,加上被他们拖欠款项的家具供应商来店铺收回家具抵债,被他们拖欠工资的保洁、服务员等也不开工了,我们实在山穷水尽,无力继续营业,只能闭店。”


物业:美食广场拖欠物业费27万元

在媒体爆料的一份《付款通知书》上显示,“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面积共2555平方米,从2017年12月16日到2018年8月31日,该美食广场共拖欠新华红星国际广场物业管理处物业管理费合计27万余元。

根据该通知书上显示的联系电话,澎湃新闻记者联系上了新华红星国际广场物管处,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该物业公司管辖的一处美食广场确实“不营业了”,这家美食广场叫“竞集手艺人”美食广场。

“‘竞集手艺人’就开了一两个月吧,就关门了。”




物业的工作人员称,这家美食广场在爱琴海购物公园旁的一栋商住两用楼里,所在的楼宇共有四层楼,“竞集手艺人”美食广场在这栋楼的4楼,有一大片场地,里面被划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商铺,再由“竞集手艺人”租给其他小商户,有奶茶、快餐等各种餐饮商户,类似“大食代”的餐饮经营模式。

“因为他们拖欠我们物业费,我们已经将该美食广场所属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具体由我们集团的商管公司上海粤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负责。”物业工作人员透露。


供应商:被拖欠19.3万工程尾款

8个月未追回

供应商P先生告诉记者,2018年5月15日、23日,他所在的广告公司与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分别签署两份广告施工合同,共计金额22.3万:

其中第一份合同约定竞集公司先支付3万元头款,3.8万尾款在工程全部完成并验收合格后支付;

第二份合同没有头款,约定全款15.5万工程全部完成并验收合格后支付支付。

P先生说,第一项工程完工后,他曾向徐某追讨尾款,“他说是全部结束再一起付。当时都是赶工急着开业的,就想着早点帮他们把事情做完再要钱。后面工程结束后找他们结账的时候就跟我们说现在没钱。”

2018年8月,徐某代表上海竞集文化公司与P先生签署了一份《还款协议书》,约定拖欠的19.3万元以分期支付的方式偿还,从2018年8月10日起至2019年6月10日止,每月还款1.93万,共10个月。

不过,P先生告诉记者,在协议签署后不久,“他们就跑了,一期款都没还给我。”

尽管还款的最终期限到今年6月,他指出,“这个还款协议约定的是每个月都需要还我们指定金额的钱,每个月如果没有还就是违约了。”


P先生与徐某签订的还款协议书。

P先生说,存在类似遭遇的还有多家供应商。

去年10月16日晚,有商户在上海发现了W女士,“闹到派出所去了,我们很多债权人都去了。”

当时,在徐汇分局康健新村派出所内,W女士请的律师记录了其与商户供应商代表的“谈话笔录”。P先生出具的该“笔录”显示,W女士表示将尽快解决他们提出的商户各自经营收账、拖欠供应商款项问题、拖欠水电煤气费问题等,但表示需公司沟通答复,由股东会决议。

“她到凌晨就跑了,后面就再也没有找到人了。”

对于“谈话笔录”问题,4月19日,上海徐汇警方也进行了回应。上海徐汇警方向记者表示,网传笔录明显非公安部门记录格式,记录人是一名律师,是由于薛姓女子曾在上海徐汇遭遇追债,便和讨债方前往派出所进行协商调解。警方表示派出所仅提供了一个地方进行协商,并未参与笔录记录内容。对于网传的薛姓女子涉及诈骗等,警方透露该女子所在公司主要是由于经营不善拖欠款项,属于民事纠纷并非刑事犯罪,双方应当走法律途径解决。


商户、供应商质疑:

为何能买奔驰,无钱还债?

P先生向记者出具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4月19日夜,共统计20家商户及供应商的债务情况,债务金额为6800元到90万元不等,共计575万余元。

T先生告诉记者,他的店铺生意原本很好,在大众点评上拥有良好口碑,因此曾一度对W女士及徐某保有幻想。

“我不想放弃我的店,一直期待他们能回来解决问题,让我把店继续开下去。”直到2019年3月,看到法院发布的开庭公告,“我们才意识到事情已经完全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T先生说,商户、供应商们一直寻找W女士及徐某未果,直到发生“奔驰车主哭诉维权事件”,他们从热传视频中发现,W女士就是他们苦苦找寻的薛某某。

“她维权合理,但我们的权益也同样需要保障。”

T先生说,此时商户及供应商站出向W女士维权,并非是想蹭奔驰维权事件热点,“我们没有在热点特别热的时候站出来,因为我们希望等这个事情结束之后,再来说自己的事儿。不是说我们看别人红了我们眼热或怎么样,她向奔驰维权这件事是合理的,但我们的钱也是血汗钱,我们也需要维护自己的权益。”

T先生向记者表示,目前商户及供应商们的诉求很简单,就是希望W女士及徐某站出来回应此事,给一个说法。

一方面,向供应商支付拖欠的款项。

“既然你有钱买奔驰,为什么不能把欠款还了呢?”

另一方面,对商户来说,“我们跟你签了2到3年的合约,租了你的场地经营,我们的经营权就要得到保障,如果不能保障,应该向我们退还我们为了获取经营权而付出的成本。即使你说你破产付不出,我们缴纳的押金是你不该动用的费用,应该退还,包括我们商户最后一个月的营业款,也应结算给我们。”


奔驰女车主称其蹭热点不再回复

此前委托律师处理“造谣者”

据南方都市报,针对这起债务纠纷,昨天(19日)中午,记者曾向W女士求证。当时,她向记者表示,“那些文章我看过,漏洞百出”,她觉得“实在是太无聊了”,本不想回应。

W女士曾向记者表示,“如果两件事是同一个主人公,请拿出相关证据,请发布谣言者先实名站出来”,“只要有一个自称受害者的,保证之前他在网上的言论都是事实,并且愿意实名站出来,那么才可以讨论。”

W女士告诉记者,此前已委托律师处理此事,但“抓不到啊,人家都不敢实名,我去找谁追责?”

昨天(19日)深夜,记者再次问及这些商户、供应商提到的债务纠纷,W女士回应称,“我不回复了,让他们慢慢蹭热点去吧。”


商户否认“维权就是蹭热点”

据北京青年报,对一些网友质疑他们追讨欠款是蹭热点,维权者之一高先生说他们早在W女士奔驰维权之前就已经开始维权,也在搜集相关证据准备起诉。但执行难也是一个现实,对像高先生这样的联营商来说,合同并未结束。

此外,由于竞集公司注册资本只有10万元,很多商户担心赢了官司也拿不到钱。而在另一位维权商户T先生(化名)称,如果不是W女士在西安维权,可能会一直都找不到她。

“他们说我们蹭热点,我们并不是。”

维权商户之一上海钰汪灵餐饮公司的代理律师莫庆斌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已于2019年4月18日向上海竞集注册所在地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提交诉状,起诉上海竞集、股东上海铂峥、武汉竞集和法定代表人(即W女士母亲)。如法院立案,他将采取“刺破公司面纱”(法律术语)的诉讼策略,追责武汉竞集大股东、公司实控人W女士男友与由母亲代持股份的W女士,使他们承担相应的清偿责任。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维维表示,债权人如要追责W女士与其男友,需要向法庭证明作为股东的W女士的男友与母亲,其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混同”,即要证明股东视公司如自己的个人财产,任意从公司拿走财产归个人使用,或通过关联交易,从公司直接转账,转移公司资产。

上海钰汪灵餐饮公司向南方周末记者提供了上海竞集公司账户的对账单。莫庆斌指出,上海竞集公司账户曾多次以“报销”、“招待费”、“办公室家具”、“工资”等名义向W女士、其男友、其母亲转账。其中较大的一笔为2018年11月29日,其男友以报销名义,从公司账户中提取了10万元人民币。

但王维维指出,仅有以报销名义所做的大额转账不足以证明其男友的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混同,需要证据证明与报销相对应的进项发票存在异常。

W女士在4月17日晚的电话中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自己对奔驰的维权与上海竞集供应商、商户的维权不应混为一谈,希望供应商与商户能将问题诉诸法律,“合理合法地维权”。

“我很后悔坐上引擎盖。”W女士回应时再次强调。


此维权彼维权

本当一码归一码

维权者眼见将成侵权者,这一热点事件的走向着实有些出人意料。随着越来越多的线索浮现,一小撮“吃瓜群众”便如收获了“实锤”般兴奋不已,对于女车主的态度亦从全力声援,变成质疑指责甚至嘲讽。有人幸灾乐祸“人设崩了”,有人不住叹息“反转太快”,有人恶狠狠地表示“有民事纠纷就应该卖给她一辆漏油的车”……当然,还有大量声音猜测,这是某公关的洗白套路。

“出名”的双刃剑属性,在此事上体现得可谓淋漓尽致。若非哭诉一幕人尽皆知,漏油奔驰车事件不见得会迅速达成和解,女车主也不见得会被翻出前科、惹人怀疑。然而,即使奔驰车主可能涉嫌民事纠纷,是否就会削弱其消费维权的正当性?答案肯定是否。

正所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具体到此事,即使奔驰女车主可能涉嫌数额巨大的民事纠纷,但也没有改变其在购车时权益受损的事实,其维权的正当性不会随之打折。

先后曝光的两起事件,让维权者与侵权者这两相对应的身份,戏剧性地共存于一人身上。这并非多么不可思议,只是恰恰证明了人所共知的人的多面性、复杂性。某种程度上,事情发展到如今,也压根算不上什么人设崩塌、剧情反转,只是随着信息逐渐深入,让一个人的曝光点从单一走向多面而已。


说白了,奔驰车主的维权者与侵权者身份,对应的根本就是两起事件。对此,明显不宜混为一谈,而应一码归一码地就事论事。既不能因为奔驰女车主勇于“揭开盖子”而放松对其可能涉嫌纠纷的追查,也不能因其身陷怀疑便认为她维权无理,或是干脆指责她活该被坑。面对流言,奔驰女车主请求大家别再炒作,该维权维权,该起诉起诉。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一种理性的态度。

如今,作为消费者的奔驰女车主,已在全国网民的支持下得到了奔驰公司的交代;作为可能的债务人,她同样需要接受调查。如果查实,也应给所有债权人一个清晰的交代。上述要求,都是出于同样的道理,都是在维护正当权益、守护公平正义。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与“人设”无关。

相关报道: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 上海多商户称其公司至少拖欠575万

4月16日深夜,王倩(化名)与西安利之星奔驰4S店达成协议:补过生日、十年VIP、更换同款奔驰新车、全额退还一万余元“金融服务费”……

持续维权20天,王倩获赞“维权女王”。但是,此事件和解当晚9时,一个名叫岳鹏(化名)的广告商登上了从上海飞往西安的航班。此行他为讨债,他已催债8个月。

2018年6月,一家名为“竞集守艺人”的美食广场在上海市闵行区爱琴海购物公园开业。工商资料显示,该广场由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经营。




上海“竞集守艺人”开业

多个可靠信源向红星新闻证实,王倩系该公司监事。红星新闻调查发现,奔驰维权事件中多次受访的、自称王倩家属的男子徐某系该公司最终受益人。

2019年3月,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因拖欠物业费被告上法庭,多名商户、供应商自称被骗。广告商岳鹏是其中一人。

岳鹏向红星新闻提供的欠款协议显示,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共拖欠其19.3万元。去年8月,双方约定从2018年8月10日至2019年6月10日,每月还款1.93万元。但至今,该公司尚未偿还这笔工程款。

数日前,得知王倩奔驰维权事件后,他决定再赴西安讨债。但在西安曲江芙蓉新天地“竞集守艺人”餐饮店内,岳鹏并未找到王倩和徐某。随后,他将西安“竞集守艺人”餐饮店的门面图发进商户和供应商组建的催债微信群汇报进展。

微信群里共有二三十人,有商户、供应商还有上海“竞集守艺人”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们。从去年8月至今,他们已催债8个月。




美食广场员工讨薪群

据催债者统计,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至少拖欠了575万元。

4月19日,红星新闻就此事多次联系王倩、徐某及该公司其他负责人,均未果,给王倩的律师发去的短信也未获回复。

“她的逻辑思维和口才极好”

高磊(化名)已在上海从事餐饮工作多年。经人介绍,他与王倩相识,“她的逻辑思维和口才极好”。2018年,王倩代表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高磊签约。高磊告诉红星新闻,上海“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招商始于2017年年底至2018年年初。

多名商户称,“竞集守艺人”拟定开业时间是2018年5月1日,但一波三折,直至6月15日才正式开业。

红星新闻获得的王倩与高磊签订的《联销经营合同》及其《补充条款》显示,联营期限自2018年5月1日起至2020年5月1日止,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收取联销收入的25%(外卖10%)。高磊需支付5万元保证金、15万元装修费和装潢管理费。




文件显示,高磊需支付5万元保证金、15万元装修费和装潢管理费

高磊回忆,2018年7月生意尚可,加上之前的,陆续有数十家商户入驻。

红星新闻查阅工商资料显示,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万元,股东共3个:武汉竞集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铂峥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黄某香。其中,武汉竞集空间科技有限公司持股75%,法定代表人黄某香持股10%,王倩系监事。商户们提供的身份证复印件显示,黄某香与王倩身份证上的地址一致。红星新闻从该村一村干部处证实,两人系一家人,均在外工作。

王倩和徐某名下有数家公司,其中“竞集守艺人”系西安守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

拖欠27万元物业费被告上法庭

经营仅一个月,物业的一份催收单引起了商户们的注意,“他们的最后通牒是8月”。

红星新闻联系到物业方负责人沈先生,据其称,物业的确发了《付款通知书》。这份落款于2018年7月24日的通知书显示,美食广场计费面积共计2555平米,从2017年12月16日至2018年8月31日,“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共拖欠27万元物业管理费。




从2017年12月16日至2018年8月31日,“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共拖欠27万元物业管理费

沈先生称,公司已将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告上法庭。红星新闻在天眼查上查询发现,2019年3月19日该案曾开庭,“因为王倩一方没有到人,所以又定于6月份再次开庭”。催收事件后,商户们开始紧张。“我们去看他的营业执照,注册资金只有10万元。一开始因为熟人介绍,所以很多人没在意”。

2018年8月时,商户们看到,有供应商上门讨债,涉及装修、家具、广告等多个供应商。

之后,有家具商将美食城内的家具搬走,商户们更加不安,“客人多了没地坐”。涉事家具店的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美食城在时间上卡得很急,以致于我们在生产和交货完成时,合同签署还未完成,所以款项被拖后。(美食城)没走的时候,我去讨债,就和我商量把一部分产品退我。后来,商户们确认他们走了,我也去了现场。我在和美食城确认后,才拉了一点家具回来”。




美食广场已关门数月

高磊也看出了异样。他发现,2018年8月15日左右,就已见不到王倩等人。另有多人称,商户无权收款,所有收入均在美食城总台,月底抽成后,美食城才会将钱分给每个商户;但2018年8月,很多商户没有收到他们的营业收入。

某面店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他有七八万元的营业收入被“卷走”,“当时,美食城已进入无人管理的状态,又断电,不得已才关掉的。而美食城的负责人徐某和王倩均已无法联系。”

多名商户称,2018年10月16日,得知王倩在上海市徐汇区桂林东街的家中,他们曾上门讨债。最终,在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康健新村派出所内,多名商户及供应商代表与王倩等人谈判。




被数次催要后,徐某与某广告供应商签订的还款协议

康健新村派出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时隔太久,具体情况并不了解,但商户所涉事件系经济纠纷,事发地在闵行区而非徐汇区,当时已调解。

参与谈判的多名商户称,警方认为系经济纠纷,未予立案。最后,由王倩的律师手书《谈话笔录》,其中有王倩的签名。经红星新闻比对,签名与之前王倩在与4S店的相关文件中的签名高度相似。

现场录音文件及《谈话笔录》显示,王倩承诺,全部协助商户处理相关问题。红星新闻就此咨询王倩的律师,但未获回复。该律师所在律所一名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证实,一高姓律师受王倩委托,在处理相关事务。

多名商户及供应商们表示,从此再未见到王倩。直至此次,她以这样的方式走红。徐某的一位朋友向红星新闻介绍,徐某一般负责供应商这块,王倩则负责商户。

不止一位商户及供应商告诉红星新闻,从去年8月至今,他们也曾想过起诉王倩,“但她的公司实缴资本才10万元,哪怕赢了官司也难执行”。

“欠我六七月的工资八千余元”

2018年9月,因欠费,电力公司通知断电。自此,多名商户停止经营。高磊的牛排店是其中一家。据其称,他一家损失的主要有押金、装修费等共约23万元,“她收了装修费,也没给装修公司支付完”,所以装修公司的人也在催债。

据催债者们统计,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共拖欠了约20家商户或供应商至少575万元。其中,一装饰公司被拖欠92.8万元,在众多催债者中数额最大。据该公司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经朋友认识徐某,去年八九月,签订了还款协议,但只还了一笔,原本一百余万”。

2018年12月3日,有人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投诉,与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约3年,但仅运营3个月后即无法经营,“(留下)几个全部身家压在这里无法脱身的受害商户勉强经营”。上海“竞集守艺人”前店长张女士告诉红星新闻,2019年1月2日,美食城仅剩一家商户在经营。




美食广场已关门数月

张女士和她的十余名同事已讨薪数月。据其称,她于4月入职7月离职,“欠我六七月的工资八千余元”。张女士及多名店员向上海市闵行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其中一份仲裁文书显示,仲裁委裁决,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向申请人支付相应工资。但至今,该公司尚未支付该笔款项。

物业方负责人沈先生告诉红星新闻,“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经营面积2000余平方,共约18家商户,目前已关门。他说,自去年八九月后,就再未见到王倩,“他们至今未支付拖欠的物业费。招商前,我们曾去西安考察,做得还不错。在这边,一开始他们做得不错。但三个月后,他们的资金链可能出现问题,开始拖欠租金。我们也曾报警,但警方说是经济纠纷,让走司法程序”



4月19日,有商户前往美食广场,他们拍摄的视频显示,大厅内的餐桌餐椅所剩无多,餐具被胡乱摆放在桌面上。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倍可亲原文 文学城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2833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