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警方头大的世纪悬案,被一部纪录片找出了真凶(图)

网易公开课 0

有钱人可以为所欲为吗?很不幸,这次的答案可能是肯定的。

美国有个亿万富翁,他是纽约五大地产大亨之一德斯特集团的长子继承人;

他是灾星,身边的人接连失踪或死亡;他被指控谋杀,涉嫌多起凶杀案件;他逍遥法外36年,如今已74岁,仍旧身陷舆论漩涡;

在主角是他自己的纪录片最后一集播出前夕,他被捕了,关键性证据就来自制片人……

看完这则故事,保证你在脊背发凉的同时,对人性的深不见底,有更深的认识。

1

身陷三起凶杀案

2001年,美国加尔维斯顿市发生了一起手段极其残忍的无头分尸案,受害者是一个71岁的独居老人,凶手很有可能是他的邻居,名为“多萝西·吉内尔”的哑女。




但警方经过调查发现,房东描述中的哑巴老太太其实是个男人!

这名男子很快被抓获,他的真名为罗伯特·德斯特。



原本是一个偏僻小镇的小案件,但因为罗伯特是个“富二代”,各大媒体都坐不住了。



然而事件的走向越来越出乎人们意料。

罗伯特交完25万美元的巨额保释金后,在开庭前逃跑了。



一个多月后,在口袋里有500美元、后备箱里有3.7万美元的现金的情况下,他因为在便利店偷三明治被抓到。

罗伯特的解释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偷东西,或许只是想看看我能不能被发现……”



一位审判法官被问及“是否相信罗伯特谋杀了莫里斯(被分尸的邻居)”时,评价道:

“凶手处理尸体时,就像外科医生一样切得好。知道如何在骨头和肌肉上使用何种工具,看起来不是第一次。这是相当可怕的。”



罗伯特甚至在证词中称,他把邻居的尸体大卸八块,到最后,自己已经可以“在血里游泳”。

当所有人都以为罗伯特的杀人罪行能板上钉钉,他该接受法律的制裁时,剧情又出现了神转折。



罗伯特重金雇用名律师迪格·狄格林为他脱罪,律师利用一个完美的故事:

坏邻居开枪威胁,罗伯特失手杀人,无奈之下分尸,说服了陪审团相信他的行为出于意外和正当防卫。

最终,罗伯特以“处理尸体不当罪”获刑9个月。

负责案件的警官说着说着就哭了,“这个案子仍有很多真相没有被讲述……”



法庭上,罗伯特对所犯罪行的解释是:我没有杀害我的朋友,只是肢解了他。



这个结果让所有人大跌眼镜,连一向正经的《纽约时报》都在头版嘲讽审判结果过于荒谬。



媒体之所以对他这么关注,不只因为他是个富二代、或是这起凶杀案过于凶狠,还因为这个面不改色的富翁,也涉嫌另外两起谋杀案。

肢解案发生的将近20年前,罗伯特曾报警称,她的妻子凯瑟琳失踪,并发布10万美元高额悬赏。



罗伯特告诉警方,他当晚把妻子送到了前往医学院的火车站。

门卫也证实,凯瑟琳进入公寓后未出门;妻子所在的医学院院长声称接到了请假电话。



罗伯特出现的时候,从来都是一位痛失妻子,却被个别声音怀疑有作案嫌疑的可怜丈夫形象,一切看起来都毫无破绽。

罗伯特与出身工人家庭的凯瑟琳相识于1971年,在纽约的一次聚会中,他们一见钟情,就像是现实版的灰姑娘遇到了白马王子,他们在佛蒙特州的偏远郊区同居,共同经营一家食品商店。

1973年,在父亲的施压下,罗伯特回到纽约接手家族的房地产生意,和凯瑟琳结婚了。



婚后没过几年,两人因罗伯特拒绝要孩子而心生芥蒂,最终发生了数次家庭暴力行为。

罗伯特开始从语言、情感、身体上折磨凯瑟琳,婚姻走向破裂。



以凯瑟琳案为原型的电影《The Lost Wife of Robert Durst》剧照

近20年过去了,随着案件重新开始调查,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有人在已经卖出的罗伯特旧居发现了密室。



罗伯特当年在报案时,可能故意没开车。



凯瑟琳在失踪前曾提出离婚,但罗伯特不同意她财产分割的要求。



更诡异的是,当年所有证实“凯瑟琳回到公寓”,即能证明罗伯特没有犯罪条件的报道,都出自罗伯特的集团。



片中的种种迹象表明,是凯瑟琳没有坐上火车就已经被杀害,罗伯特声称送她到车站,加上门卫、院长的证词,证明她独自回到了公寓,同时制造出她是在回到公寓第二天以后失踪的假象,此事就与罗伯特无关。

因为没有确凿证据,罗伯特在镜头前,也说不知道妻子的下落,自己与此事无关。



凯瑟琳失踪时,距离她从医学院毕业还有几个月,很快她就能实现梦想,成为一名儿科医生。



一开始,凯瑟琳的家人以为她只是躲起来了,很快就会重新出现完成离婚手续。

但没过多久,他们发现罗伯特将悬赏金从10万美元减少到1.5万美元,出租了凯瑟琳的公寓,还雇佣了刑事辩护律师。

三周后,罗伯特就扔掉了她的衣服和书籍。



他们终于意识到,凯瑟琳不会回来了。

2017年凯瑟琳被宣告死亡,但她的遗体至今未被发现。

凯瑟琳案中,有一位隐藏的关键人物——黑手党之女苏珊·伯曼。

她是罗伯特的发言人,也可能是打电话给医学院的“假凯瑟琳”,她可能掌握了罗伯特某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当警方准备去洛杉矶拜访她时,突然收到一封匿名信件,里面有个地址,还有“CADAVER(尸体)”的字样。



等警方赶到现场,苏珊已被枪杀于家中。



苏珊曾在生前和朋友说,自己与罗伯特的友谊非比寻常。



罗伯特也说,苏珊·伯曼是多年的挚友,他们因遭遇相似而惺惺相惜。



但凶案发生后,种种迹象仍然指向了罗伯特。

现场没有被强行闯入的痕迹,物品也没有散乱,证据表明是熟人作案。



苏珊在事发不久前曾告知罗伯特,她将配合调查,说出知道的一切。



因为陷入了经济危机,苏珊到处借钱。知道罗伯特秘密的她,让罗伯特“借她”五万美元。

这笔巨额的救济款,可能让当时的罗伯特处于被威胁的状态。



然而,案件最终还是被定性为黑帮内斗,罗伯特尽管嫌疑重大,却依旧因证据不足而逃脱法律制裁。

2

让人同情的“可怜虫”

罗伯特曾说,“一生中,我有花不完的钱,而这并不使我幸福。”

这样一个看起来无恶不作的人,却被制片人评价,“任何了解他人生故事的人都会觉得同情。”

辩护律师对他的描述是,“可怜的富家子弟”。



回忆童年时期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光,罗伯特的回答是:“happy,happy,happy”。



但是,罗伯特在七岁那年从幸福的天堂坠入地狱——他永远忘不了母亲离世的那一天。

他用缓慢而平静的语气回忆:“有天晚上,爸爸带我到窗口让我看妈妈。我看到妈妈穿着睡衣站在屋顶上,我就朝她挥挥手。

我什么都没想到,只知道,哦,妈妈在那,得朝妈妈挥挥手,然后就回床上继续睡觉。”



之后,他眼睁睁地看着妈妈从屋顶跳了下去。

他永远记得母亲缓缓坠落的那一幕,他知道这是自杀,不是大人们说的失足跌落。

他对放棺木的人大叫:“把妈妈放出盒子,不要把我妈妈关在盒子里!”



从此,他变得叛逆,而本该陪伴他的父亲并没有做出任何弥补。

1953年,一名精神科医生对10岁的罗伯特的报告中提到“可能是精神分裂症”;就读高中时,同学们把他描述成一个孤独的人。

童年的亲情缺失,复杂的家庭关系,是他冷漠、疯狂、怪异的原因之一。



罗伯特集团在当时拥有8.8亿家族资产,在父亲的期望下,他被迫放弃和第一任妻子凯瑟琳一起经营的食品商店,开始接手家族生意。



90年代,父亲宣布将集团交给罗伯特的弟弟道格拉斯主持,罗伯特失去了继承人的地位,从此不再出现在办公室,一年拿200万美金悠哉度日。

但这一决定,使罗伯特和家人之间产生了嫌隙。弟弟道格拉斯十分惧怕罗伯特,甚至雇佣了保镖。

这个在被抓捕时面无表情、接受采访时气定神闲的人,不知隐藏了怎样的心理活动。



他没有崩溃,没有发疯。

而表面的冷静与“人畜无害”背后,是深不见底、让人不寒而栗的人性。

3

天使的面容下是魔鬼

《纽约灾星》这部片子的诞生,算是罗伯特自己“主持”的。

他曾经的案件被美国导演杰罗拍成电影《All Good Things》(所有美好的东西)后,罗伯特主动联系了制片人,想让导演为自己做一次真正的采访。



此前,他从不接受采访。

此次被问及原因时,他坦言,接受采访的好处是大众终于可以听到他亲口说的话,希望能以自己的方式讲述给那些愿意接受的人听,不同于媒体刊登内容的事实。



在采访中,他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曲折离奇的故事娓娓道来,平淡的语调,认真的表情,奇特的眨眼和抿嘴,无懈可击的理由和解释,就像一个被误解多年的无辜老人,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相信他。

纪录片的前几集,总让人有种错觉:虽然看上去他就是杀了人,但他实在是太可怜,让人恨不起来。



而就在纪录片大结局播出的前一天,罗伯特再度因涉嫌一级谋杀被捕,摄制组也因为要协助调查,没有接受采访。

大结局播出,关键性的证据出现了。

“知己”苏珊遇害后,警方收到的那封匿名信件在当时无法被分析。但节目组在整理资料时,发现了另一封信,是罗伯特寄给苏珊的。

信封上的字迹与当年那封非常相似。

文件痕检官得出的结论是,纸条笔迹中的细小抖动“是某个人独有的,而且只属于这个人”。

而且,贝弗利山的名字Beverly,在这两封信上都被被误拼成“Beverley”。



罗伯特在独处时,总是喃喃自语:“我没有故意说谎”。



这习惯性的自言自语,也许是他的唯一破绽。

一次在他采访完后去洗手间,却忘记了关麦克风。长达两年之后,节目组才发现这段录音中的惊天秘密。

罗伯特低声自言自语,听上去在以很多人的不同语气说话,言语间没有很强的逻辑。

“他是对的……我是错的……”、“想打嗝”、“那个问题我答不上来”……

低声嘀咕了一些闲话之后,他说:“天啊,我制造了怎样一个地狱啊。”、“当然是杀了他们所有人。”



这段最后的录音仿佛来自恶魔的独白,令人脊背发凉。

罗伯特逻辑清晰,思维缜密,黝黑的瞳孔像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流露出睥睨一切的优越感和操控感。



在他比小说还离奇的故事背后,毫无疑问,是一个孤独的灵魂。

“阴影自我”是一种人性特质,是一种精神中的动物本能。它萌发于生命的最初,蛰伏于人格面具之下,滋养于创伤与谎言。

回到最初,他只是那个亲情缺失,渴望关爱的可怜男孩。家人的疏离,生活的刺激,让人性朝着不可控的方向走去,罗伯特变得让人痛恨又同情,让人惧怕又忍不住窥探他魔鬼的内心。

复杂的人性有种迷之魅力,却也可能是致命摧毁的来源。



人的身体里,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

还有一些人,他们的身体里有天使,却有很多个魔鬼。

最恐怖的不是“当然杀了他们所有人”那句自言自语,而是天使在维护表象,魔鬼在做事——每多一丝同情,都是在被魔鬼拖向黑暗的更深处。

看上去波澜不惊的外表下,可能就是常人不敢想象的地狱。

别用人性来理解“人性”,没人追得上后者的脚步。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2430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