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重建有多难?橡木必须用19世纪的!(组图)

东方网 0

当地时间昨天,法国总统马克龙任命70岁的前陆军将军让-路易·乔治林作为巴黎圣母院重建项目负责人。

另一方面,巴黎圣母院火灾仅仅过去2天,法国就几乎已经筹足了重建费用。2018年法国富豪榜前三位已经相继掏了腰包,且都是亿元级别,再加上能源巨头道达尔,以及来自国内外的资助,目前各方承诺捐助的重建费用,已经达到了7亿欧元。

但实际上,巴黎圣母院的重建,并非找个牵头人,以及钱到位这么简单。




“我们(捐款)只是想让它尽快回来。”

GUCCI、YSL、BV等奢侈品品牌的母公司开云集团是最早有动静的,在火灾发生后的几小时内,几乎是在马克龙总统在火灾现场宣布将很快启动重建的同时,掌控开云集团的皮诺家族就宣布将捐出1亿欧元。

一个晚上过后,法国最大的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也有了反应,作为2018年的法国首富,当家人贝尔纳·阿尔诺承诺捐出2亿欧元。

与此同时,在社交网络上,不少网友都在等待欧莱雅集团的声音,毕竟,看一眼2018年的法国财富榜,第一和第三都出手了,而排名第二的,正是欧莱雅集团的掌门人,同时又是目前世界女首富的弗朗索瓦丝·贝当古·梅耶尔。

之后不久,贝当古家族果然放出声音:捐款1亿欧元,加下旗下贝当古舒莱尔基金会的1亿欧元,一共2亿欧元。

除此之外,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也承诺将捐出1亿欧元,加上巴黎市政府的5000万欧元拨款,以及其他一些国内的捐款,圣母院火灾2天后,重建已经募集到了超过7亿欧元。

为何巨头们纷纷慷慨解囊?巴黎圣母院是欧洲历史上第一座全哥特式大教堂,对于法国乃至整个欧洲宗教、文化的影响力可想而知。

LVMH集团的贝纳尔·阿尔诺在承诺捐款时就代表家族说,“我们家族和LVMH集团都希望在这个国家的悲伤时刻,表现出团结,联手重建这个非凡的大教堂,这是法国的遗产和象征。”



△马克龙在巴黎圣母院大火之后的第二天发表讲话。图/路透社

为此,当地时间本周二,总统马克龙还收到了一份名为巴黎圣母院的特别提案,建议为捐赠者减免一定的所得税。

不过,开云集团的弗朗索瓦·皮诺表示:“这场悲剧袭击了所有法国人的心灵,我们(捐款)只是想让它尽快回来。”对此,皮诺家族称,将放弃因为捐款而带来的任何税收优惠。

从这一点上看,法国人对于圣母院的重建可谓上下一心。

据法新社的统计,在事发后的这几天,法国的主要电视台都打破了原先的播出计划,除了直播救援进展,更是连续播出圣母院题材的纪录片,组织筹款音乐会,法国电视一台甚至准备了一档特别版的《谁想成为百万富翁》,所有收益将捐献给大教堂的重建计划。

除了法国国内,美国投资基金KKR创始人之一亨利·克拉维斯和妻子玛丽·乔西·克拉维斯准备捐出1000万美元,这是事发后第一笔来自海外的大额捐款。

而法国境内的所有教堂,也将在当地时间4月17日晚6时50分,也就是周一发生火灾的时间点,敲响钟声,为圣母院的重建带去力量。



△2013年,巴黎圣母院850周年。法国政府投入了650元欧元用于翻新和庆典,安置了全新的大钟,教堂内的大管风琴被完全清洗,内部庭院和祭坛的照明系统进行了更新。图/TP

马克龙:5年内完成重建

当然,重建巴黎圣母院,钱到位是远远不够的。

随着火灾在15个小时后被完全扑灭,按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说法,重建即刻开始。

当地时间昨天,来自《费加罗报》的最新消息是,马克龙已经任命前陆军将军让-路易·乔治林作为重建项目的负责人。现年70岁的乔治林曾是前总统希拉克的私人办公室主任,2003年晋升为将军;在萨科齐当政时,他在军队任职,2006年至2010年间,任法国国防参谋长。

《费加罗报》撰文称,乔治林在政治和军事领域都有很强的资源,有助于他开展工作。马克龙的这个任命足见他对重建的重视,乔治林将直接向马克龙和政府汇报圣母院的重建进展。



△乔治林将军 图/法新社

马克龙在此前的电视讲话中,直言将在5年内完成重建,也许在他看来,这个时间点正好能赶上2024年巴黎奥运会。

也有评论称,这是马克龙在试图改变自己在民众中的低支持率。

巴黎女市长安娜·伊达尔戈也公开表示,巴黎将举办夏奥会,“我们要尽一切努力,让圣母院重焕活力!”

不过这样的说法显然有些过分乐观了,法国建筑联合会专门从事历史遗迹研究的专家就称,重建至少要花费10至15年。





△当地时间星期三早上,巴黎圣母院内仍有消防队员。图/路透社


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有火灾善后。

截至目前,火灾现场仍有消防员驻守,法国文化部长弗兰克·里斯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包括玫瑰花窗在内,圣母院的北面墙体仍存在倒塌可能,周边五座建筑物内的人群已被疏散;而在圣母院南面,也存在一定隐患。

有专家表示,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彻底清理火灾过后的教堂。

不少专家呼吁,尽快为没有了屋顶的圣母院搭建一个临时性的顶棚,以防止天气对内部结构和物件的进一步影响;同时,应该尽快将还留在内部的大管风琴、大型油画等转移出来。



△屋顶在大火中完全烧毁 图/东方ic


“对整个欧洲建筑行业都是巨大挑战。”

而到了真正的重建环节,还将面临很多挑战。

根据法新社的报道,参与过英国温莎城堡修复的建筑师弗朗西斯·莫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缺乏优秀的工匠,以及关于如何重建巴黎圣母院的争论,应该是接下来这个超大型重建项目的最大挑战。

“找到足够的工匠,以及石头、木头、玻璃等材料,对整个欧洲建筑行业来说,都是一个巨大挑战。”莫德补充说,这些人和材料的短缺,将是决定重建步伐的关键因素。

莫德所在的公司曾参与过温莎城堡的修复工作,1992年时,这个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最喜爱的住所遭到大火侵袭,英国人最终花费3650万英镑进行修复,直到1997年才基本完工。



△巴黎圣母院塔尖坍塌瞬间。图/东方IC

就拿此次圣母院火灾中坍塌的93米高的橡木结构塔尖来说,法国最大的橡木加工商Charlois公司就表示,法国目前没有现成的橡木木材库存。而相关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圣母院重建所需的橡木,树龄必须追溯到19世纪。

巴黎圣母院的塔尖曾在1787年损毁过,直到1864年才完全修复,为了减轻塔尖的结构重量,对抗风雨等的侵蚀,用的就是上等的橡木,每根立柱都耗费一整棵橡木原木。



△火灾前圣母院木质塔尖内部。图/TP

在此后的150多年里,除了火灾,橡木也被证实是在保证轻的情况下,最坚不可摧的材料。

当然, Charlois公司主席席万尔·夏洛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重建工作将耗时数年,甚至数十年,需要几千立方米的木材,我们有时间为此找到最好最粗的橡木。”

此外,圣母院的修复计划也被预见为一个可能的争论焦点。

莫德说, “有些人认为修复圣母院的唯一方法就是让它完全像以前一样。”他接着说,但修复工作也可以借鉴一下在一战中遭严重损毁的兰斯大教堂,如今重建后的兰斯大教堂已经全部换成了防火钢屋顶。



△兰斯大教堂在法国历史上的地位举足轻重,其重要程度不亚于巴黎圣母院,是法国第一位国王接受洗礼的地方。图/东方ic


莫德表示,巴黎圣母院本身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就经历过多次重建和整修,借此机会对大教堂进行精细化、现代化的改造,可以使它更加安全。

同时,莫德建议应该尽快开始评估,确定可以做些什么:“我想到了一个特别的困难,大教堂主要由石灰石构成,暴露在超过800℃的超高温后,石灰石显然已经通过化学反应发生了分解,从安全性的角度上说,可能很难继续使用。”

当然,莫德也表示,在理清这些问题后,全球的建筑师都会很乐意为巴黎圣母院的重建出力,大教堂也必将在这场火灾之后,重获新生。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2382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