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拍火灾后的巴黎圣母院 马克龙誓言5年内修复(组图)

环球时报/每日邮报/新京报 0

英国每日邮报发布火灾后的巴黎圣母院空拍的清晰大图



















誓言"5年内修复巴黎圣母院",马克龙的计划不轻松

  巴黎时间2019年4月15日18时50分左右,正在翻修中、但仍然对外开放的世界著名文化遗产——巴黎圣母院突然遭遇火灾。400或500名消防队员花费了足足15个小时才将大火彻底扑灭。

  尽管教堂主体建筑和一些珍贵文物幸免于难,但原本高耸的哥特式塔尖连同中殿、唱诗堂和过道总计约1000平方米的屋顶在众目睽睽之下轰然倒塌,建筑、文物和艺术品损失惨重。

  劫后的城岛,余烬初熄,景象惨不忍睹。

  一、复活节后,巴黎圣母院何时“复活”?


  巴黎圣母院是天主教巴黎大主教的本堂,事发时正逢一年一度“圣周”庆典的第一天——“圣周”是天主教最重要节日之一复活节的传统纪念活动。

  本应是庆典“主角”的巴黎圣母院,却在复活节前夕遭遇不测,令人叹息之余,也不免产生一个迫切的问题:它还能不能“复活”,何时能?

  法国以外许多连发感喟的“文艺青年”,其泪水和叹息有时难免隔靴搔痒。

  如被他们大唱挽歌的玫瑰花窗,最璀璨夺目的七彩玻璃其实没有一块“年龄”超过200岁,最“上镜”的一批连设计带实物,都是1965年以后当代复古派玻璃艺术大师勒舍瓦利埃的杰作(这也是无价之宝)。

  又如被哀叹“永久消失”的《巴黎圣母院》中经典场景——卡西莫多钟楼并未毁灭,它其实就是劫后余生的教堂北塔。

  


  ▲推特网友分享的“卡西莫多哭泣”图。图源:新京报网

  巴黎圣母院始建于1163年,其前身则是古罗马占领时代的“圣太田教堂”,后者在743年、857年、962年和1020年四度遭遇火灾,几乎被夷为平地。

  “巴黎圣母院之父” 德·苏利主教(Maurice de Sully)之所以提议重构一座新的石基础教堂、而非整修木结构的圣太田教堂,最重要的考量之一正是防火(避免再遇火灾“玉石俱焚”)。

  此后的700多年里巴黎圣母院虽然并未遭遇大的火灾,但五花八门的天灾人祸却层出不穷,因此圣母院从外到内、从建筑结构到陈设文物,都经历过无数次改头换面和更新换代。

  其中最近的一次是2012-2013年巴黎圣母院“850周年纪念”的大规模修缮,圣母院主体建筑的照明、水电管网、消防和监控设施,以及年久失修的管风琴等都得到修复或完善。

  由于各种资料保存完整,技术成熟,珍贵文物损失并不像许多人想象得那么大。巴黎圣母院的“复活”,在技术层面上是可以做到的。

  二、时间和金钱,是个问题

  2017年,巴黎圣母院院长绍维提出,在20年内筹集1亿欧元“彻底”修缮巴黎圣母院,但由于筹款不得力,修缮虽然启动,却不得不精打细算——事实上,火灾发生后也有人抱怨,圣母院方面为了省钱,将屋顶修缮工程主体交给投标时报价最低、但大型古建修缮经验匮乏的Socra公司。

  有人估算,以法国当前的效率,巴黎圣母院的“复活”需要100亿欧元的资金,和10年左右的修复时间。

  资金当然是个大问题:绍维院长原本提出的1亿欧元修缮费,都要打一个“化缘”20年的“宽算”,以至于引发如此多的麻烦,如今的“复活费”百倍于此。钱从哪里来?

  火灾还未彻底被扑灭时,法国总统马克龙就发表讲话,一方面强调“圣母院一定要复活”,另一方面提出“全球众筹”的策略。

  这得到了一些富豪的响应:法国著名富豪、法国开云集团董事长兼CEO皮诺第一时间代表家族捐款1亿欧元,随后路易威登集团和阿尔诺家族也宣布捐款2亿欧元,石油巨头道达尔宣布捐款1亿欧元,巴黎大区主席贝克莱西(Valérie Pécresse,1000万欧元紧急援助)、巴黎市长伊达尔戈(Anne Hidalgo,地方财政特别拨款5000万欧元)、法国部际投资团结基金(2000万欧元)等也开始纷纷解囊。

  国际方面,已有数个众筹账号开启,捐款者包括苹果公司、欧洲央行这样的“大户”,也不乏普普通通的各国民众。

  法新社截至当地时间4月16日晚的不完全统计显示,海外捐款“人头”已达数千,善款总数则已逾7.5亿欧元。

  考虑到历史上巴黎圣母院几乎每次大修都曾遭遇经费瓶颈,不是预算被砍就是虎头蛇尾,这次“复活”所需的钱,或许终于不再是个问题。

  那么时间呢?

  随后马克龙发表了与巴黎圣母院火灾有关的第二次公开演讲,并给出了“5年恢复巴黎圣母院美景”这一令人鼓舞的愿景。

  然而大多数人并不敢这样乐观:前面提到一些分析认为需要“至少10年”,而当地媒体援引教会人士内部意见称,后者已做了“8年内整个教堂无法对外开放”的预案。

  而在网上议论纷纷的许多巴黎和法国民众则给出了更悲观的预期,在他们看来,鉴于法国人在修复工期方面的一贯表现,“修到猴年马月也不足为奇”。

  三、马克龙的“复活节”有些“苦涩”

  不论乐观、悲观,法国人普遍对15日、16日两次公开露面发言的马克龙评价不高,认为在如此敏感、关键时刻,这位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和最高行政官员,并未能起到本应起到的安抚人心、振作精神的作用。

  然而,马克龙恐怕是此次火灾中另一个最大受害者:几个月来饱受“黄背心”社会运动骚扰的他,原本期望借复活节前后的一番精心操作提升支持率,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抢了戏”。

  由于不满提高碳税等一系列政府“新政”,部分巴黎乃至全法国民众身穿象征“草根”的黄背心走上街头抗议,导致法国部分社会机能“一周一瘫痪”,迄今已持续22周之久,马克龙的支持率也从最高时的60%以上跌至25%-30%。

  为摆脱困境,马克龙倡议并主导了规模空前的“全民大讨论”以商议重大国是,这项“大讨论”截至当地时间4月9日已持续数周,吸引了数以百万计法国公民以不同形式参加,也部分转移了公众对“黄背心”的注意力,马克龙的民意支持率则触底反弹了5个左右百分点。

  受此鼓舞,马克龙在4月14日通过社交网络平台发布了一则时长为44秒的视频预告,宣布将于巴黎时间4月15日20时发表“重要电视讲话”,届时将宣布“一系列重大决定”,目的很明显:趁热打铁,在复活节前夕把自己的支持率再拔高一截。

  但恰巧,巴黎圣母院大火燃起时,马克龙刚刚录完“重要电视讲话”视频,此时距拟定讲话播出时间只剩一小时。

  无奈,讲话被延期播出了(马克龙办公室称“过四五天会考虑播”)——再“重要”的电视讲话,能比号称“巴黎心脏”和“城市之母”的巴黎圣母院着火更重要吗?

  很显然,被“抢戏”的马克龙在第一天讲话中有些准备不足,“众筹”的表态也引发了一些人的批评。

  要知道,法国是单一制国家,中央政府较其他欧美国家责任更重。如今大区、市两级政府都在“输血”,中央政府却仿佛在推卸责任,由此产生的“减分因素”,恐怕不是延时播出的“大讨论讲话”所能补上的。

  第二天“5年复活”讲话,他对修复许以5年(到2024年)之期也颇见考究:再长和公众普遍预期拉不开距离,“复活”效果大减;再短就接近2022年下次大选年份,更显尴尬。

  然而问题又随之而至:许愿是要还的。

  如果投入不够,“还愿”成绩不佳,“复活”大计将遭到重挫;倘若投入太多,则原本广受诟病的政府开支问题将雪上加霜,“既给中低收入者减税、又不恢复富豪税”的左右逢源计划也将受到拖累。

  无论如何,对于马克龙和巴黎、法国民众而言,即将到来的复活节都注定不会让他们心情愉快,正所谓“快乐人人相似,烦恼个个不同”。

外媒:马克龙命运取决于"巴黎圣母院大火"中的表现

场大火烧痛了巴黎人的心。15日晚,800多年来作为巴黎城市地标和欧洲历史见证者存在的巴黎圣母院,在风光秀丽的塞纳河畔陷入火海。不少巴黎人当场失声痛哭,“感觉就像失去了家庭成员”,45岁的营销总监博内对《纽约时报》记者说,“对我来说,这里有太多的回忆。”.所幸据法新社16日报道,巴黎圣母院内许多精美无价的文物已及时运出火场,包括被认为是耶稣遇难时戴着的荆棘王冠与被奉为中世纪欧洲君主楷模的路易九世(圣路易)的法衣。“圣母院是属于全人类的”,正如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所说,在火灾发生短短24小时内,从领导人到商界精英,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向巴黎发出慰问并伸出援助之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6日就法国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向法国总统马克龙致慰问电,向全体法国人民表示诚挚的慰问。他说,巴黎圣母院是法兰西文明的重要象征,也是人类文明的杰出瑰宝。中国人民同法国人民一样,对此次火灾深感痛恻。

火灾发生后,巴黎司法当局立即展开了司法调查。根据目前情况判断,意外事故的可能性较大。巴黎圣母院的翻修工程在2018年动工,塔尖周边全部搭上了脚手架。法媒称,起火点就在脚手架与屋顶木架处,不排除电焊引起火灾的可能性。但法新社援引警方消息称,初步调查认为火灾时没有工人在场,他们都已经下班。因此,确切的火灾起因仍有待进一步的深入调查。

《纽约时报》16日称,纽约约翰·杰伊学院消防学副教授科贝特表示,建筑工程和翻修一直是“危险的组合”,教堂和其他礼拜堂历来容易成为火灾的牺牲品,造成危险的原因包括电焊产生的火花、脚手架上的其他危险品以及各种易燃材料。

俄新社16日报道称,这场大火应该成为所有国家的一个教训,尤其是对俄罗斯而言。俄罗斯有许多古老的城市,拥有伟大的历史性纪念碑、教堂等。所有这些历史文化遗产都必须得到保护,以免巴黎圣母院的悲剧在俄发生。俄紧急情况部部长济尼切夫也要求特别关注俄罗斯的文化遗产安全。

“这场悲剧似乎凸显了马克龙政府面临的巨大挑战”,《纽约时报》16日评论说,他的政府一直在努力调和法国理想和传奇历史的强大影响力以及为满足21世纪的需求而进行变革的必要性。俄罗斯科学院国际问题专家库德利亚夫采夫16日对俄《消息报》表示,这场大火也可能成为法国居民对政府不满的一个新理由,“马克龙总统的命运将取决于他在这一事件中的表现”。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2320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