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律师推特发起请愿 营救被判死的张扣扣(图)

VOA 0



  卢伟华律师于2019年4月12日在推特中文圈发起请愿营救为母报仇的张扣扣

  为母报仇而被判死刑的张扣扣一案目前依法进入死刑复核程序。在推特中文圈,网友发起请愿行动,呼吁中国最高法院复核地方法院维持对张扣扣案的死刑二审判决。此前,陕西高级法院裁定驳回张扣扣的上诉,维持对他的死刑判决。张扣扣为母报仇杀人之后有自首情节,却仍然被判处死刑,引爆了中文网络媒体舆论。

  推特中文圈营救张扣扣请愿行动由推特网友卢伟华 4月12日发起,希望能够在7天内征集到10万反对判处张扣扣死刑的投票人数,将它寄到中国最高法院。

  目前人在美国的前北京律师卢伟华为这次请愿设计了两个选项,一个是支持张扣扣被判处死刑;另一个是反对张扣扣被判处死刑。参加投票的推友90%选择了反对判处张扣扣死刑。

  谈到在推特平台征集推友投票营救张扣扣的初衷,卢伟华律师4月16日对美国之音说:“对张扣扣的案子一直都比较关注,所以判决出来之后,我就觉得很有问题。为什么呢?它整个的着落点就是张扣扣杀了三个人。张扣扣为什么杀人?给张扣扣做精神鉴定为什么要拒绝?对于一个生命来说,只有一次机会,一个鉴定你都不愿意给,目的是什么,就是想杀死他。然后,整个判决对他(张扣扣)都是充满了污蔑。所以我看了以后就很生气,就说这个判决是没有人性的判决。我发了第一篇推,就发现很多关注,很多人转推。 后来我就想,既然大家这么关心这个案子,我就想发起一次投票,大家到底是支持还是反对。”

  卢伟华律师说,判决书将张扣扣描述成对社会不满,生活不如意继而杀人以报复社会,这是故意放大张扣扣对社会的危害,制造民愤。

  1996年8月,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与邻居王正军及其多名家人发生冲突,期间汪秀萍被王家人用木棍击打头部致死。因为事发时王正军只有17岁而被法院认定为主要攻击者,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后来又减刑两年出狱。当时12岁的张扣扣目击了母亲被打死以及尸体被露天解剖,他发誓要为母亲报仇,为此参军当了特种兵。2018年农历大年三十,张扣扣祭祖后,持刀杀死了王家三人,并纵火焚烧王家一辆汽车,两天后投案自首。

  判决书掩盖事实

  卢伟华律师特别指出,判决书一直在掩盖事实。他发现1996年的判决书捏造事实,对王家进行偏袒。 据当年中央电视台的报道,王家一共赔偿张家丧葬费不到8200元,加上张扣扣家里人拿到的赔偿款1500多元,一共不到1万元。可是,判决书写的是“其(王正军)父已代其支付了巨额的丧葬费用”,来掩盖真实的丧葬费。卢伟华律师说,法院居然敢用“巨额”两字。 卢律师提到,央视当年的采访还是比较公正的,两边的事情都说了。但是整个判决完全都是王家的声音。

  卢伟华律师表示,这次的二审判决书也是在掩盖事实。他说:“这次判决也一样,二审判决之后写他杀人是报复杀人, 母亲两个字他(法院)都不敢提。整个判决不敢提“母亲”两字。因此想置他于死地的人其目的非常清楚。判决书还说他(张扣扣)是动机卑劣。为了母亲杀人是动机卑劣?因此从文字里就可以看出来,对张扣扣进行构陷。判决书的目的看得非常清楚。”

  卢伟华律师指出,二审判决书通篇都是检察院的意见,反应辩护律师的意见只有半句,这半句话就是“律师对相关的事实发表了一些意见“。判决书反而对检察官给予高度赞扬,说他对辩护律师的意见进行了有理有节的还击, 对民众的问题进行了充分的释疑,对民众进行了一次普法教育。卢伟华说,这样一边倒的判决书从没见过。

  推特平台允许的请愿活动截至日期正在逼近,征集到的投票增长到接近1万7千800张。卢伟华承认,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征集到10万推友投票难度相当大。他4月16日清晨发推文说,半夜醒来,看着投票数字在缓慢增长,似乎看到张扣扣的生命也在一点一点地流逝...。我只想再努力一些,让张扣扣不再成为一种记忆。

  推特征集投票体现民意

  卢伟华律师表示,即使没有在截止日期之前征集到10万推友的投票,这次活动也具有非常明显的象征意义,那就是,有90%的推友投票反对判张扣扣死刑,足以体现了民意。

  推特用户名 love AK and SK @loveAKandSK1的推友发推说,“难以置信!我们其实在精神和气势上已经胜利了!但是还有时间,大家行动起来,多一点是一点,为拯救扣扣而努力!”

  推特用户“自由、平等、博爱” @clearlovewife的推友发帖说,“我知道希望渺茫,但我想为我心中最后一点正义做一点事。”

  推友Raymond @Raymond999USA 4月14日这样写道,“腾讯封杀了微信上声援张扣扣的链接,我们还有推特,或许接下来白宫请愿。1万6千已经很了不起,不是吗?”

  推友实话实说 @2017JEJU: 不管卢伟华律师发起的投票最终是否奏效,请动动手指表示一下民意。

  关于中国最高法院对死刑判决的复核,卢伟华律师说,复核没有规定期限。他说,“一般的案子可能在两到三个月之间,但是向张扣扣的案子影响这么大、敏感性比较强,因此为了避免社会持续关注,大多数情况下,最高法会尽快核准执行死刑”。

  卢伟华律师告诉记者,接下来他计划联合在海外的朋友发公开信, 继续为营救张扣扣做努力。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文学城 查看原文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4/17/8239748.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