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完没了 英国脱欧的两面 欧盟或迎来重要机遇(组图)

多维新闻 0

英国脱欧经历一个又一个“限期”,却依旧没完没了。虽然脱欧的期限已经被延期到当地时间10月31日,但是半年之后脱欧的前景又能怎样?如今,英国不仅不确定如何脱欧,讨论二次公投的舆论愈发热烈,似乎英国离开欧盟与否都还待商榷。




欧盟在脱欧谈判的反复之中产生了巨大内耗(图源:Reuters)


然而,对英国而言,脱欧这个“潘多拉之盒”一旦打开,就注定是关不上的。纵然最终在那一线几率下“取消脱欧”,那英国国内近半支持脱欧的人,亦会立刻反对。脱欧这个议题是不会终结的。

也因此,从欧盟的角度出发,英国若脱欧纵然会带来人员流动、商贸受影响、爱尔兰边境危机等问题,乃至牵扯到2019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但对欧盟领导人而言,他们更需要思索的还有另一个问题:对欧盟而言,现在最急需解决的要务,难道就仅仅是脱欧?

产业政策、国际竞争力、欧盟内部对该组织未来发展及一体化方案的分歧、欧中关系、欧俄关系、欧美关系、军事安全问题,等等。这每一件事都可说处于关键决策点,需要欧盟及各成员国领导人予以解决。而此时英国脱欧的悬而不决,正持续消耗欧盟宝贵的时间和精力。更何况,没有了英国的欧盟,或许可以更好地面对这些关键挑战。

几十年后,一切如故

有英国的欧盟,和没有英国的欧盟是完全不同的。英国首相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曾说过,“我们和欧洲在一起,但不从属于欧洲。”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

二战后,欧洲大陆出现联合势头,1957年建立了由法国、德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6国组成的欧洲共同体。欧洲大陆的共同市场吸引了英国,遂在1961年申请加入。彼时法国总统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就因有所担心而拒绝了英国的加入,毕竟英国向来对欧陆心存芥蒂,且也一直忌讳欧陆一体化,且戴高乐认为英国与美国关系过于亲密,英国的加入会令美国在欧陆影响过大,有“特洛伊木马”之嫌疑。直到1970年戴高乐去世,英国的申请才重新提上议事日程。1973年,英国如愿以偿正式加入欧共体。



英法两国对于欧盟的发展一直存在分歧 (图源:新华社)

可是加入之后,英国却一直是只“不合群的独狼”,在其他欧陆所关心的问题上,英国可谓一直唱反调。

军事安全领域,英国一直保持着北约(NATO)内美国以外最高的贡献度,但是对没有美国参与的欧洲军事一体化行动则一直抱反对态度。

政治治理方面,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于1988年直言,集权式的欧共体对英国将意味着“噩梦”。她每年向布鲁塞尔抱怨英国贡献大于收获,这不合理,要求补偿;对日益由德国主导的欧共体,以及经济、政治加速一体化,目标日益明确的欧洲,英国也更加不满。

经济领域,1991年12月欧共体通过《马斯特利赫特条约》(Maastricht Treaty),正式成立欧盟,决定建立欧洲货币联盟(UN),实行单一货币欧元。英国对此明确表示反对。面对英国的强硬态度,其他国家只能做出让步。最终的协议是用允许英国不加入欧元来换取英国同意条约的通过。于是,在英国带头下,其他不愿加入或不符合加入条约的国家就留在了欧元区之外。

2009年底,欧盟逐渐陷入主权债务危机的冲击,欧元区首当其冲,欧盟采取多项措施对债务危机严重的国家进行救助,同时着手结构性改革。2012年初欧盟通过了一项限制各国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的条约,即“财政契约”。对于欧盟的这一重要救市举措,英国采取了断然拒绝的立场。

也是自欧债危机开始,英欧关系的内外格局皆开始发生改变。英国疑欧之心快速发酵。2013年1月23日,英国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就英国与欧盟关系前景发表讲话,认为非欧元区国家被欧债危机拖累,对此不满,表示欧洲一体化进程可能损害英国利益。

英国当初之所以加入欧盟,所看重的是欧洲的大市场,希望欧盟的未来是朝着自由贸易区方向推进,而并不希望最终走向联邦制的“欧洲合众国”。因此对欧洲在货币、市场管制、政治、乃至军事上一体化的趋势毫无兴趣,对于英国所需要承担的责任更是避之不及。为此,法国和德国均多次表示,英国不能对欧盟成员资格的附属责任、义务和条件“挑三拣四”。

几十年后,再闹脱欧的英国,对欧盟最挂念的还是共同市场;英国与欧陆之间的纷争,也统统如故。



欧盟的决策过程在英国脱欧之后可能会更为容易(图源:VCG)


让欧洲人主导欧盟

英国在过去40年里是欧盟的重要组成部分,推动了许多改革。但若没有英国时常否决欧委会的政策提案,一些决策过程就能更简单。如果没有英国在欧盟一体化的进程中扮演阻拦者的角色,许多原本犹豫的国家,也就不再会受英国所影响。

与此同时,反对欧盟的英国议员也将从欧洲议会消失。最令欧盟人士感到头疼的,不外乎英国那些“疑欧派欧洲议会议员”的长篇大论。诸如Mark Francois等英国保守党议员便于4月10日欧盟峰会之前表示,如果欧盟有人妄想我们会改变意向,取消脱欧,那么“我们将作为欧洲议会中的特洛伊木马,彻底摧毁他们所追求的联邦制目标”。


他们的离开,将令欧盟的决策程序和过程更加顺畅。过去三四年里,法国与德国重新获得了欧盟的主导地位,南欧及东欧在欧盟的重要性也有所提升。无论是推进欧洲一体化、还是欧洲在外交和安全事务上,“用一个声音说话”,虽然依旧是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和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等人声嘶力竭呼吁的目标,但英国的离开,确实是会令其变得更容易。

对外方面,没有了英国这个“特洛伊木马”,欧陆国家与美国之间的关系将更为独立。这就使得欧盟在美国独大的世界格局过去之后,能够更为自主地与中国、俄罗斯、伊朗等国处理关系,成熟地扮演多极世界格局中其中一极,乃至是俨然逐步成型的“美中欧G3”角色。从这个角度来看,英国脱离欧盟是有着重要正面意义的。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2283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