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与贺建奎一起编辑婴儿基因?斯坦福教授被查(图)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0

斯坦福大学的贺建奎教授,曾在中国科学家的指导下,促成了世界上第一个基因编辑婴儿的诞生。

现年49岁的生物技术教授斯蒂芬·奎克(Stephen Quake)八年前曾是35岁的贺建奎的学术顾问。他在加州大学校园的时候,曾在奎克的实验室里从事流感疫苗免疫应答方面的研究。

贺建奎与一名女性及其感染艾滋病毒的男性伴侣合作,成功地编辑了用她们的卵子和精子创造的两个胚胎中的一个基因,使艾滋病毒不可能感染胚胎细胞。

这名女性随后怀上了两个胚胎,并在10月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孩,她们可能对艾滋病毒免疫。

据《纽约时报》报道,如今,奎克博士被指控高度参与了这项实验,许多科学家和遗传学家称,这项实验不道德、不安全,而且在医学上是没有必要的。

然而,奎克否认参与了活动,除了敦促贺建奎不要在2016年完成这个项目,还建议他在发现贺建奎坚持要向前推进时,寻求伦理审查和监督。




奎克博士(左)和贺建奎博士(右)


在美国,奎克被广泛认为是基因组测序领域的一颗明星。他基本上是在绘制一个特定人类DNA的蓝图,但在基因组编辑中不起作用。

尽管如此,贺建奎在国内任职的大学校长在贺建奎的行为被爆出后,给斯坦福写了一封信,说:

“斯蒂芬·奎克教授为实验的准备和实施、论文的发表、宣传和新闻发布以及新闻发布后的应对策略提供了指导。”

国内大学校长还补充道,奎克违反了国际公认的学术道德和行为准则,必须受到谴责。



含有经过基因编辑的胚胎的微板

在美国,故意改变人类胚胎的基因,以便用这些胚胎生孩子,目前是非法的,但在中国,这并不违法。

尽管如此,在贺建奎去年11月宣布世界上第一批基因编辑人类诞生两天后,122名中国科学家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贺建奎的行为“疯狂”,“对中国科学的全球声誉和发展造成了巨大打击”。

奎克说,他告诉贺建奎,不要用Crispr-Cas9技术来编辑人类胚胎中的基因,从而有意使一种名为CCR5的基因失效。这种基因是制造HIV需要进入细胞的蛋白质所必需的。 

奎克认为如果贺建奎走这条路,他会被中国相关的医疗和研究监督机构拦下。

2017年6月,贺建奎给奎克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似乎表明医院伦理委员会已经批准了他的计划。

而后,贺建奎在2018年4月给奎克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告诉他,“成功了!10天前,编辑过CCR5基因的胚胎被移植到这些妇女身上,今天,怀孕的消息得到了证实!”

当时,奎克博士回邮件说:“这真是个了不起的成就!希望她能继续坚持下去……”

奎克说,他已经采取了在中国采取的所有适当步骤。 



用精子注射显微镜编辑胚胎


10月中旬,贺建奎再次给奎克发电子邮件,说孩子已经出生了,但要求奎克“请保密”,并补充说,希望能在如何宣布结果、公关和伦理方面得到帮助。

奎克答应了贺建奎,并说他还就何时以及如何发布消息向贺建奎提供了建议,但是贺建奎并没有按照他的最终建议等待同行对他的过程进行审查。相反,贺建奎去年11月在香港举行的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上宣布了这对双胞胎的出生。

据《新京报》报道,目前,涉案的两家中国医院中的一家已要求警方调查所谓的“欺诈性伦理审查材料”。

尽管国际社会强烈反对贺建奎的“编辑了人类胚胎中的基因,从而导致了基因编辑后的双胞胎的诞生”的说法,但这项研究却在全球范围内都受到了称赞,包括美国。

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胚胎细胞与基因治疗中心主任米塔利波夫博士在2017年创造了历史,通过对人类胚胎进行基因编辑,成功去除了导致心力衰竭的危险基因突变。该研究由自然国际医学杂志发表。

但米塔利波夫对《纽约时报》说,贺建奎的工作“完全疯了”。他还说,这与自己的工作不同,因为贺建奎的工作在医学上没有必要,因为感染艾滋病毒的精子不会感染胚胎。

本文系加美必读编译自Daily mail,原文链接: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6922021/Star-Stanford-professor-investigation-possible-involvement-creating-gene-edited-babies.html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2225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