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马云之死”不是笑话 是必然 是沉重的现实(组图)

搜狐新闻 0

范小勤很烦,因为同村务工回来的人,总爱拿着手机对着自己拍照,一边拍还一边傻笑。

范小勤很排斥,但他也不敢反抗,因为家里没人可以替他撑腰。

不论是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哥哥,还是残疾多年的父母,都无法给自己撑腰。

无奈中,他强撑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任由那些人拍照,而那些人,看到他这个表情,笑得更开心了……







范小勤很想上学,但家里太穷,所以,不论是他,还是他哥哥,都没有上学的机会。

范小勤每天坐在门口的石墩上,看着哥哥扛着锄头出门又回家,虽然他年纪还小,但他也知道,不出意外,自己以后也会是这样。

隔壁的小胖墩又放学了,拿着爸爸在外务工带回来的手机,一边玩一边回家。

范小勤也想要个手机,但手机真的太贵,自己家肯定是负担不起的,现在家里只有爸爸有个手机,还是个小手机,没有小胖墩手机一半大。

出乎意料地,今天小胖墩没有直接回家,他看到范小勤坐在门口,小胖脸立刻笑成了小菊花,拿着手机颠儿颠儿地跑过来了。

举着手机说:“小勤,你看,这个人和你像不像?”

范小勤看着闪亮的屏幕,屏幕中有两张照片,一张自己,一张和自己很像的叔叔,比自己和爸爸还像。

“这是谁啊?”

“马爸爸,全国首富!”

玩过手机,读过书的人到底是不一样,说的两句话范小勤一句都没懂。

小胖墩看着范小勤懵懂的脸,只能换种通俗的说法:“这个人很有钱!”

“有村长有钱吗?”乡村孩子总有一种特别的淳朴。

“村长算个啥,人家顿顿能吃鸡!”

“哇…顿顿能吃鸡啊…“





范小勤看着这个笑容可掬的老头,有点儿怀疑,这个给自己家送钱的人是平时那个严肃的村长吗?

说起来,最近家里的怪事儿挺多的。

经常会有陌生人来家里玩,搂着自己拍照,但他们总把自己名字叫错,总叫自己小马云,纠正过无数次自己叫范小勤,可他们还是笑嘻嘻地叫我小马云。

慢慢地,范小勤也发现了一些规律,当自己默认自己是小马云时,这些陌生人总是不吝啬地给上几块钱。

范小勤终于知道,马云就是那个能顿顿吃鸡的人。

胡思乱想间,村长终于从房内出来了,临走时,他还笑呵呵地摸了摸自己的头,但范小勤总觉得村长的眼神不像关爱,更像另一种说不清的东西,很像和自己拍照的那些人的眼神。

“小勤啊,明天和你哥去上学吧!”





范小勤终于可以上学了,但没过几天,他就不耐烦了,尽管小胖墩愿意把手机借给他玩,但他还是觉得上学很无聊。

放学后,范小勤跟着哥哥回家,哥哥上学倒是很开心,他说比干农活好多了。

回到家后,范小勤发现,家里又来了人。

父亲表情严肃的问自己到底想不想上学,范小勤紧张之下就说了实话,“不想上”。

父亲的脸色,突然缓和了许多。

“带他走吧,也算他自己选的路。”

小勤被带到了大城市,他换了一个名字,他真的叫小马云了。

他身边被安排了一个漂亮的大姐姐和一个壮硕的大哥哥,但他还是想念同桌的羊角辫小花和邻居的小胖墩。

他每天都要面对很多摄像头和话筒,他感到很害怕,比面对老师的提问还要吓人。

“小马云,请问你平时喜欢什么呢?”

“我叫范小勤!”





范小勤…哦,不,应该叫小马云了,他已经习惯了这个身份。

他也终于知道马云是谁了,他的财富可不止顿顿吃鸡,如果可以的话,小马云真的想叫他一声爸爸。

小马云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

采访、直播、拍戏、玩,他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

他也知道当初爸爸把自己给了这些人,是因为家里需要钱,而他们给了爸爸很多钱。

但小马云的幸福生活还是到头了,他要被辞退了。

“我可是小马云!为什么要赶我走?”

“你还真当自己是富二代大明星了啊?滚出去!”

小马云就这样又回到了乡下,回到了学校。

小马云看着从羊角辫变成马尾辫的小花,又看了看变得更胖的小胖墩,他闭上眼,开始想念起漂亮的大姐姐。

“小勤,你怎么了?”

“叫我小马云。”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至于范小勤的后续如何,没人会关心,因为他不再是小马云了,他的流量已经被榨干了,重新变回了范小勤。

我不是个擅长讲鸡汤的人,不想在这里说范小勤和他爸爸有多短视,放弃了最好的读书这条路。

小马云这整件事的发生和进展,基本是必然的。

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就是我国现在的社会阶级正在趋于稳固,想要实现阶级跨越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范小勤有这个机会,马云答应资助他从小学到大学所有的学杂费,并且毕业就安排他进阿里,如果他能按照这个路线走下去,那他应该就能平稳地实现阶级跨越。

而小马云最终错失了这个机会,底层阶级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不得不为了眼前的一些利益,而放弃之后更多更好的利益。

范小勤家里需要钱,马云的资助短期对这个家庭起不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而网红公司带着短期可得的利益,换走了小马云,虽然缓解了这个家庭短期的困境,但也基本毁掉了范小勤实现阶级跨越的梦。

古语有云:衣食足而知荣辱;仓禀实而知礼义。

倘若一个人衣食不足,仓禀不实,他又哪来的时间去学礼义,知荣辱呢?

范小勤不是一个人,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范小勤。

但能从小马云变成马云的,终究还是少数人。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1846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