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吃拿卡要 消极怠政!东北,回不去的地方!(组图)

徐实博士 0





我不是文人,而是科学工作者。

我写的不是文学,而是社会阅历。

来自东北的青年,时常能够体会到一种悲凉:曾经生活过的那片土地,成了回不去的地方。既然回不去,称之为“家乡”便极为勉强。说来不免让人唏嘘:一百多年前,许多青年“闯关东”是为了求生;现如今,许多青年,特别是优秀的青年,离开关东也是为了求生。东北的人才外流,本质上反映的是发展机遇和上升空间的稀缺。

严重的人才外流

东北的人才外流有多严重?根据人民日报2018年5月的报道,地处齐齐哈尔的央企中国一重集团正在“严重失血”。2016、2017这两年中,技术人员占总离职人员的80%,还都是工作3—5年的中坚力量。虽然每年都引进优秀毕业生,但技术人员年龄两极化越来越突出。预估每年还会有100人左右的缺口【1】。

当然,我对东北的人才外流还有另一方面的亲身体会。多年前,我曾就读于辽宁省最好的重点中学——东北育才学校。由于母校当年奉行“精兵简政”,2002年仅有约170名高中部毕业生。其中,20多人的日语班集体赴日本参加高考,10多人直接去英美留学,还有30多人获得保送资格,参加国内高考的仅有99人。最后,在国内接受高等教育的毕业生中,有44人去了清华北大。本人高考发挥不佳,去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不过算我在内,约有70%毕业生进了985高校。毫不夸张地说,东北育才学校培养了当年辽宁省最优秀的青年学子。

十几年时光如白驹过隙。约170名同窗中,现在只有不超过30人在东北,其中还包括高考发挥欠佳、在东北就地读大学的同学。换言之,当年辽宁省最优秀的青年学子,绝大多数已背井离乡。如此悲凉的“用脚投票”,绝非偶然现象。

对于青年人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时间和机遇。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时。一旦错过事业发展的关键机遇期,将来翻盘的机会真的不多。也正因为如此,积极上进的人才,特别看重发展机遇和上升空间——而这恰恰是东北的社会环境难以提供的,具体原因大致有两方面。

一方面原因是产业结构陈旧。这导致某些新兴行业的人才,在东北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例如,哈尔滨工业大学和东北大学的计算机、电子信息工程等专业都有很高的水平,但培养出的优秀毕业生很难留在东北。这是因为东北当地没有像样的TMT企业,以致英雄无用武之地——难道让计算机专业的博士回家开网吧吗?同理,生物制药、人工智能等领域的高端人才,在东北亦无安身立命之所。

另一方面原因是社会氛围的腐朽。正常的事情,通过正常的程序竟然办不成,必须找人托关系。这样腐朽的社会氛围能凝聚人心士气、能培育出色的企业才见鬼。很多人说东北是“人情社会”——我一听到这话就想吐。所谓的“人情社会”,并不是真正重视人情冷暖的社会;恰恰相反,在“人情社会”里面,人与人之间的真挚感情是最不受重视的——人际关系被赤裸裸地物化,由利益输送形成的裙带关系大行其道。

腐朽的社会氛围

在东北地区,你很难遇到真正沉下心来做事、特别想把事情做好的青年才俊,因为腐朽的社会氛围早就对人才进行了“逆淘汰”——你是谁不重要,你能干啥不重要,你爹是谁才重要。这种风气如附骨之蛆,早已腐蚀了东北绝大多数“体制内”单位。哪怕你把工作做得再好,也不会获得赏识和提拔,倒不如有个好爹、或者直接贿赂领导来得实在。在这种社会氛围下,还能有多少人愿意认真做事?让少数既得利益者感到滋润的“人情社会”,恰恰建立在践踏社会公平、残酷剥夺他人的发展机遇乃至生存空间的基础上。

腐朽的社会氛围必然导致以下结果:

能力超过某个水平的人才往往主动选择离开,因为留在东北极有可能导致埋没才华、错过机遇,他们宁愿去外地寻找能够提供公平竞争环境的发展平台。

能力较差、胸无大志的人,反倒愿意在这种格局下混碗饭吃。靠关系找份钱多事少离家近的美差,哪怕一眼就能望见人生的尽头,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省城沈阳,“事业单位10万,公务员20万,热门央企30万”已成为尽人皆知的“潜规则”——这里说的是获得“体制内编制”所需的平均行贿成本。说来可怕,许多掌握哪怕一点权力的人,都迫不及待地想把手中的权力“变现”。他们的思维就是——你不给我提供直接的好处,我为什么要照章办事?甚至科研系统的事业单位也是这个德性:就连获得一个埋头干活的科研岗位编制,都要被迫行贿,如此腐朽的社会氛围哪里留得住人才?至于结果嘛,东北的诸多科研院所,如中科院金属研究所、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中科院沈阳应用生态研究所等等,在科研系统内部的地位都在逐渐下降。

腐朽的社会氛围究竟是怎样形成的?作为这段历史的亲历者,我还是有些发言权的。有道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20世纪90年代激进的国企改制导致东北经济陷入困境,随之出现了社会秩序和伦理体系的全面崩溃。巨大的生存压力使许多人失去了信仰,只相信钱的力量。电影《钢的琴》就是这段历史最真实的写照。在那个黑暗的年代,数以百万计的普通劳动者失去了稳定的工作,通过正常的、合法的劳动难以维持生活;而为私利不择手段,铤而走险之徒,反倒活得有滋有味,成为人们眼中的所谓“能人”。

某些人以为东北历来崇尚暴力文化,盛产戴大金链子加纹身的所谓“社会人”,这实在是一个巨大的误解。其实这是原有的社会主义伦理体系崩溃之后的产物。20世纪90年代以前,双职工家庭才是东北城市里备受羡慕的对象,没有正经工作的人普遍遭到鄙视,更不用说“社会人”了。然而,激进的国企改制砸碎了无产阶级的所有尊严,使昔日的社会中坚力量短时间内沦为边缘化的弱势群体。由此,钱取代了伦理道德,成为东北人际关系中的决定性因素。哪怕通过非法途径致富的人,用钱就可以摆平事情、买到尊重。名噪一时、后被处决的沈阳“黑老大”刘涌,不就是用钱攀附到了当时的沈阳市长慕绥新吗?上行下效,东北社会的堕落自此而始。

激进的国企改制的另一方面结果,是促使东北官场的腐败加速度发展。许多国企的腐败领导勾结官员,用很低的价格把国企私有化,造成国有资产的严重流失(请参考长生生物改制的黑历史);而后他们摇身一变、成为“民营企业家”。作为反馈,这些“民营企业家”为腐败官员长期提供利益输送,使得腐败官员有大笔银子用于行贿和建立关系网。像孔繁森那样心系群众的正直干部,在东北早就遭遇了“逆淘汰”——两袖清风的好干部哪有银子去卖通各方势力?在官场上哪里干得过腰缠万贯、搞银弹攻势的腐败官员?腐败官员一旦掌握权力,思考的肯定不是如何为人民服务,而是如何尽快把自己买官的成本收回来。所以说,在世纪之交官运亨通、飞黄腾达的某些东北官员,其背景真是耐人寻味啊,呵呵。

我曾无数次设想:假如东北当年经历的不是“一刀切”的激进国企改制,而是有规划有步骤的渐进国企改革,能够较好地保障普通劳动者的生存权利,今天的东北会不会是另外一个样子?可惜,历史没有假如。原有社会秩序和伦理体系的崩溃,造就了东北今日腐朽的社会氛围。借用医学术语,这种状况可被称为“退行性改变”——如果不使用外力强力干预,情况只会自发地向更糟糕的方向发展。

东北还会好吗?

近年来,我有许多朋友在经历海外游学之后,回到长三角地区的家乡发展。说实话,我是由衷地羡慕他们。以我在发达国家的阅历来看,毫不夸张地说,长三角地区已经初步具备了发达国家的社会形态——无论是基础设施,社会管理水平,还是民众的素质和精神风貌,都不逊于发达国家。这些幸运的朋友凭藉近水楼台,很快就能通过社会关系盘活各种资源,一个个发展得风生水起。

相比之下,来自东北的青年是不幸的。他们不得不背井离乡、在外孤军奋战,因为已无归路。记忆中那个民风淳朴、不乏雷锋精神的东北,早已湮没在历史长河中。但凡有些良心的人,目睹东北社会20多年来的“退行性改变”,都会感到阵阵悲凉。近年来,我回东北看看的机会越来越少,在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城市里已成过客——虽有几分不甘心,但又能如何?

东北还会好吗?我对此不敢抱有过于乐观的想法。可以负责任地说,任何将振兴东北当作短期目标来实现的想法,都是不切实际的。振兴东北必然是长期的、艰巨的工程,其根本原因是——东北在全国产业格局中的地位已经出现了根本性的变化,早已不是昔日的“共和国长子”。

电影《周恩来》中有这样一段反映真实历史的情节:文革初期,鞍钢几个群众组织要求停产闹革命。周总理生气地说:“鞍钢一旦停产,全国三分之一的钢产量就没了!”群众组织的负责人看到总理动了气,立刻服软。这一情节生动地反映了半个世纪以前,东北在全国工业格局中举足轻重的地位。直到20世纪80年代后期,东北仍是许多工业产品主要的、甚至唯一的产地。当时许多人去沈阳出差,最喜欢带回的“土特产”就是“双喜”牌高压锅,因为在其他地方极难买到高压锅。

而放眼当下,诸多东部、中部省份的均已完成工业化,水平甚至反超东北。东北不再是许多工业产品主要的、甚至唯一的产地。无论是钢材、大化工产品等工业原材料,还是家用电器、医疗器械等制造业产品,东北都算不上最重要的产地。放在全国范围内来看,东北企业甚至是比较缺乏竞争力的。这意味着,振兴东北约等于重新创业,重新打造东北地区的产业结构,重塑东北企业的竞争力。例如,由于东北正在快速老龄化,倒是可以考虑建设全国规模最大的临床医学研究基地,带动生物医药、医疗大数据、高端医疗器械等产业发展。眼下,东北所剩不多的底牌包括城市化率高,基础教育和高校的水平不错,具备就地培养高端人才的能力。然而,重新打造产业结构的巨大工程量客观上需要数以千亿计的投资,这远远超过东北地方政府的资源调度能力,必须仰仗国家层面的战略规划。

令人担忧的是,东北的地方官员普遍缺乏必要的战略远见:某些人幻想着,只要给私营经济打打鸡血,就能从根本上改善东北经济。这类庸俗经济学的思想,王珉之流早已实践过了,结果还不是一地鸡毛?更多的东北地方官员,其实是什么想法都没有,只关注自己如何活得滋润,没有哪怕一点点为父老乡亲谋发展的动力。正因如此,“振兴东北”往往流于口号,普通群众早已感到透心凉。事在人为,斯大林所说的“干部决定一切”其实真挺有道理。对于东北地区陈旧的产业结构,腐朽的社会氛围,庸碌的地方官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18年的这张照片,足以反映政府工作人员的业务水平和责任心:中文打错字,英文文理不通

政府是整个社会在价值观方面的表率。政府工作人员吃拿卡要,消极怠政,社会氛围是不可能好起来的。反过来说,要改变社会氛围,就必须从重塑政府机关入手——让掌权者对自己动刀子、刮骨疗毒,是最困难的事情;像蔡桓公那样来一句“寡人无疾”却再容易不过。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什么时候“投资不过山海关”的魔咒被打破了,才说明东北的改革取得了真正的进展,东北社会出现了积极的变化。

参考文献:

【1】人民日报:https://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8-05/25/nw.D110000renmrb_20180525_1-17.htm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1681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