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又少一个:一带一路生变(组图)

智谷趋势/美国之音 0

苏丹,中国在非洲最大的投资对象国,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伙伴国,4月11日,其政局剧变。

有“中国人民老朋友”之谓的奥马尔·巴希尔总统被赶下台。

据当天新华社喀土穆电,苏丹国防部长穆罕穆德·艾哈迈德·伊夫·奥夫11日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推翻巴希尔政权,国家进入为期3个月的紧急状态。



从目前来看,苏丹政变未发生暴力冲突,局势平稳,所以在苏中国人安全状况无虞。

中国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苏丹是中国石油进口的重要来源国之一,也是中国对非洲直接投资重点国家。俄罗斯媒体报道说,投资总额大约200亿美元,占苏丹所有外国投资额的一半。

因此,苏丹今后向何处去,说小了,直接决定了中国投资是否会打水漂,大而言之则将会影响到中国能源多样化战略。

01

苏丹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国家,自1956年独立以来,大部分时间都在打仗。近六十年多年时间里,发生了三次内战,一次国家分裂。



第一次内战在苏丹独立前爆发,南北之间打打停停17年,直到1972年才达成停战协定,战争造成50万人死亡。

但是随后的和平只有短短的十年多,1983年内战再起,这一次一打就是21年,到2005年初落幕时已经造成了100万人死亡。

2011年,南苏丹通过全民公投独立建国。但南苏丹共和国诞生仅2年多,内部就开始了新的部族火并。

当然,北苏丹也不会有心情看南苏丹的笑话。

因为,2003年,随着位于苏丹西部的达尔富尔危机被引爆,冲突迅速升级,各种内外势力掺杂其中,一打也是十多年。

更致命的是,战争透支了苏丹本就羸弱的财政。2018年,巴希尔宣布要提高面包等生活用品的价格,终于让首都人大规模走上街头。

抗议之中,保护游行者的军人与巴希尔的护卫发生了冲突,6名军人丧生。这成了引发政变的导火索。

然而,就是在波诡云谲的苏丹局势中,随着西方全面撤离苏丹,中国一跃成为苏丹最大的贸易伙伴。

要说,中国人真是勤劳勇敢的民族,为了赚钱天下没有不敢去的地方。

02

中国与苏丹的经济交往超过三十年,最重大的合作就发生在巴希尔执政期间。

1981年,苏丹两次内战之间难得和平窗口期,中国人开始规模化地出现在了苏丹。那时,苏丹已发现了石油,不过石油是西方公司的“蛋糕”,中国人则主要活跃在港口、电力、住宅、公路桥梁等诸多项目中,身份为外劳。

1989年巴希尔执政后,由于全面伊斯兰化,苏丹与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交恶。很快,苏丹遭受到严厉的国际制裁,西方资本全面撤出。

一穷二白的苏丹很快便将注意力转向中国,当时只有中国能够提供苏丹进行石油开发的技术、资金与设备。

不过,由于第二次内战的爆发,尤其是当时中国还属于石油净出口国,中国对于苏丹石油并不热心。

1993年后,中国石油进口直线上升,等到1995年苏丹局势初步稳定,中国开始了对苏丹的大规模直接投资。

中苏经贸关系上升很快。仅2009年一年,中国对苏丹投资就达到8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集中在能源领域。



中国在苏丹的采油设施

目前,中国在苏丹的企业超过100家。中国最多的时候每年从苏丹进口石油超过1000万吨,占中国原油进口总量的6%。

苏丹政变,难免会让人想起中国当年在利比亚惨痛一幕。由于卡扎菲一夕垮台,中国对利比亚超过150亿美元的投资打了水漂。

历史会重演吗?

03

苏丹的麻烦很多,种族、宗教、石油……几乎集中了这个世界所有最麻烦的麻烦。

分裂之前,苏丹面积约250万平方公里,是非洲最大的国家。分裂后退居非洲第三。

北部苏丹主要是信仰伊斯兰教具有阿拉伯血统的族群,通用语言是阿拉伯语,控制着中央政府。

占据苏丹总面积四分之一的南苏丹则主要以黑人为主,信仰为基督教和原始宗教,通用语言英语。

这种区隔,显然是历史上阿拉伯帝国对该地区的侵略以及殖民征服两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第一次内战就因此爆发,南苏丹当年就有独立意向。



至于第二次内战则是因为石油大发现和大开发。

1972年,第一次内战结束,南方获得自治地位,停战协定规定南方的资源收益归南方。但2年后,可规模开采的石油被发现了,而且70%集中在南苏丹地区。

于是,苏丹政府反悔了。为了把石油收益尽可能控制在政府手中,苏丹政府不但调整了行政区划,在经济规划中把炼油工业设置在北方,同时出口通路也规划在北方的港口。对石油资源的争夺终于引爆了第二次内战。

至于达尔富尔危机,则是种族问题。当地百分之百信仰伊斯兰教,但是种族则是以黑人为主。由于自然条件恶劣,黑人和阿拉伯人经常争夺资源,到2003年冲突终于转化为“内战”。

这样混乱的局面,依传统经验往往需要一个政治强人才能由乱而治,但是现实证明巴希尔也失败了。

04

奥马尔·巴希尔,1944年出生于苏丹北部一个阿拉伯农民家庭。16岁高中毕业后从军,因在内战中表现出色,一路擢升至旅长。



苏丹总统巴希尔

苏丹独立后借鉴西方民主政治,但显然并不成功。战乱不止,经济凋敝,民怨沸腾,苏丹一度是世界上最贫困国家之一。

1989年6月30日,巴希尔旅长发动政变。成立救国革命指挥委员会,自任委员会主席并兼任总理、国防部长和武装部队总司令,开始了他的强人政治时代。四年后,巴希尔改任总统,并于1996年、2000年、2010年、2015年四次竞选连任成功,统治苏丹长达三十年。

巴希尔重要举措之一,并非尊重苏丹境内的多样性,而是在1991年在全国(除南苏丹之外)强行推行伊斯兰教法。这直接埋下了内乱的因子。

依靠外国的石油投资,苏丹在上世纪90年代曾迎来一个高速增长期,一举摆脱了最贫困国家的头衔,但是随着国际原油价格的下跌,苏丹经济遭遇困难,累积的麻烦终于总爆发了。

第二次内战加剧了苏丹的财政危机,达尔富尔危机引发的国际制裁,也让巴希尔成为第一个被国际刑事法院起诉、通缉的现任国家元首。

2018年当苏丹GDP再次下跌,同时通胀高达70%时,不满的人民开始大规模走上街头。苏丹军队历史上曾多次站在游行者一边,这次他们重演了历史。

05

和利比亚危机不同,苏丹政变并非由一个强大的反对派发动,而且政变之后政局并未迅速坠入不可控状态,这使得外界对苏丹局势有比较充裕的应对时间。

 

苏丹长期遭受西方全面制裁,巴希尔的下台虽然为缓和国际压力创造了条件,但按照西方国家的惯常做法,对苏丹的要价不会低,短期内苏丹和西方实现全面和解的可能性有限。

 

无论谁掌握苏丹,都必须继续维持和中国的联系。

 

苏丹有一个比较稳定的统治内核,所以在政变之后苏丹“利比亚化”或“索马里化”——也就是国家滑向全面失控——的可能性比较低,最糟糕的结果也许是“伊拉克化”。

 

最值得警惕的还是美国后续插手苏丹局势。

 

在巴希尔执政之前,美国和苏丹的关系十分密切。双方关系恶化始于苏丹伊斯兰化,9·11事件后,美国认为苏丹庇护本·拉登和阿富汗“圣战者”,将其列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实施全面制裁。

 

石油同样也是美国的关注点。随着中苏石油合作的顺利进行,让美国对苏丹制裁意图一度落空,同时美国也不甘心巨大的石油利益落入他人之手,于是通过支持南方反政府武装来干扰和破坏苏丹石油的开采。

 

苏丹分裂基本就是美国一手促成的,中国、欧盟对于南苏丹的独立的前景都持某种怀疑,认为分裂未必能达成“双赢”。但只要能削弱苏丹,美国已经不管不顾了。

 

苏丹并不希望一国独大,所以一直在谋求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同意南苏丹独立就是苏丹展现的最大善意。但是,这似乎并没有改善苏丹在美国眼中的形象。

 

分裂7年的现实证明,苏丹与南苏丹至少迄今是“双输”。苏丹的未来,和美国准备插手干预的深度同样密切相关,这一点甚至超过苏丹政局自身的演化,中国不可不防。

相关报道:苏丹变天北京谨慎回应 有学者称一带一路将更审慎求实



2019年4月11日,人们庆祝奥马尔·巴希尔总统在苏丹喀土穆的三十年独裁统治结束。

非洲国家苏丹日前发生军事政变,该国领导人巴希尔被夺权。中国外交部周五回应称,中方正密切关注苏丹局势发展。与此同时,苏丹政变对中国在相关国家和地区的巨额投资项目的风险和正在积极推进中的一带一路计划会产生何种影响,分析人士看法不一。

中国称不干涉内政

在周五下午中国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苏丹局势是媒体关注的热点。中国外交部发展人陆慷在回应记者提问时表示,中方密切关注苏丹局势发展,相信苏方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内部事务,并且多次提到中国与苏丹的友好关系。

示威者听到巴希尔总统已被推翻,欢呼胜利。


在问到中国是否承认苏丹军方的临时委员会时,陆慷回应称,中方不干涉其他国家内政,同时希望各国也不要干涉其他国家内政。

陆慷:中方密切关注苏丹局势发展,大家知道我们一贯奉行不干涉内政的原则,我们也相信苏方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内部事务。我们希望,也相信,苏方有能力维护国家的和平稳定。那么中国和苏丹的关系传统友好,两国人民的友谊也非常深厚,无论苏丹局势如何发展变化,我们都将致力于维护和发展中苏友好合作关系。

巴希尔倒台再显一带一路潜在风险

在巴希尔统治期间,苏丹因其恶劣的人权状况受到国际社会的批评,国际刑事法院曾向巴希尔发出逮捕令。

掌权长达三十年的巴希尔总统在军事政变中下台,苏丹军方称已经逮捕巴希尔并且宣布开始为期两年的过渡期,过渡期内由军方成立的委员会管理国家。不过,大批苏丹民众对军方掌控政权表示不满,抗议仍在继续。该国情报部门在政变后宣布释放政治犯。

巴希尔任内多次访问过中国。2015年9月初,巴希尔到北京出席庆祝二战结束七十周年的阅兵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你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中国和苏丹就像是两个兄弟,而且也是好朋友和伙伴。巴希尔先生这次到中国来,显示了中国苏丹伙伴关系强劲。”

2018年9月,巴希尔到北京参加中非合作论坛时对习近平表示,苏丹赞赏并支持“一带一路”倡议,支持建设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今年2月,习近平与巴希尔互致贺电,庆祝两国建交60周年。巴希尔在贺电中表示,响应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西方国家批评中国的“一带一路”缺乏透明度,致使部分国家陷入债务陷阱。一些中国国内民众对中国政府主导的对外投资和巨额援助也表示不满。

近年来,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一些国家相继发生了军事政变或民主选举产生的政权更迭。中国推动的一带一路倡议的投资安全和风险成为分析人士的关注重点 ,但他们的观点不尽相同。

中国独立金融学者贺江兵认为,中国当局的一带一路缺乏风险评估,投资难以得到保障。

贺江兵:投了多少不大清楚,我是觉得它早都有问题,不应该有这个想法搞什么“一带一路”。全球上哪儿走不行,非要“一带一路”画一个圈往那走,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它的风险评估我估计没做过,因为独裁国家比较多,不发达国家比较多,你不能说给人家建个路建个码头就能发展起来,上面的国家大部分是探险之旅,都是比较危险的国家。第三,你投资都是行贿在职的官员跟元首,要是民主国家有被换下去的风险,独裁国家就很容易被推翻。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握手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时殷弘教授持不同观点。他表示,世界上很多国家会发生政局变动,他觉得苏丹军事政变后,军人集团采取对中国不友好政策的可能性很小,而中国的政策是只要这个国家对中国友好,就会跟它保持比较友好的关系。

时殷弘认为,这次苏丹政变除了产生一些不稳定的效应外,总体来看不会对中国在该国投资有根本影响,同时中国也在积累经验。

时殷弘:总的来看,对准备作的投资、石油,不会有很大影响,不会有根本影响。当然,一带一路也是在逐渐积累经验,具体做法还会进一步改善。所以,今后关于这一方面的,如果发生变动,这跟苏丹国内的政治局势应该说没有关系。

中国在苏丹拥有大量投资、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等项目,具体数额不详,苏丹政局突变之时,中国在苏丹的利益能否得到保障尤为受到关注。早在2012年,《青年参考》杂志的文章显示,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统计,苏丹是中国对非洲直接投资的重点国家之一,也是中国对非洲投资最多的国家。

国际关系学者时殷弘指出,随着中国政府逐渐积累经验,人们将看到更加审慎、求实的一带一路。

时殷弘:中国政府会根据国内的需要,实际情况的变化,以及经验的积累,进一步对具体做法加以优化。我想,今后我们至少可以看到一个更加审慎、求实,和更多地同当地国家商量,更多地顾及当地社会真正需要的一带一路。

在周五的例行记者会上,路透社记者提问称,习近平曾经称巴希尔为“老朋友”,如今巴希尔被军方推翻,中国是否会向这位“老朋友”提供物质上的支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对此回应说:中苏关系传统友好,双方有几十年的深厚友谊。当然包括各个历史时期我们同苏丹各个阶层、政府、人民都保持友好往来,这点毫无疑义。

2017年11月,长期执政的津巴布韦前总统穆加贝在各方压力下宣布辞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穆加贝为中津关系和中非关系发展作出过重要贡献,中方尊重其辞职决定,穆加贝仍然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尽管中国外交部声称,不论苏丹局势如何变化,中方将继续推进与苏丹的友好合作关系。然而,中国政府目前还没有明确表示承认苏丹新政权。四月下旬,中国将召开第二届“一带一路”论坛。苏丹方面是否将派人参加会议,苏丹新政府对华政策是否出现变数,有待后续观察。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1563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