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韩国的女性赢了!女星和妇女们欢欣鼓舞(组图)

英国报姐 0

昨天,韩国将具有66年历史的堕胎禁令裁定为违反宪法了!


(图源:Thomas Maresca/UPI)

经过韩国宪法法院9名法官的裁决,以7人赞同,2人反对的结果,成功判定堕胎禁令是违宪的。

同时法院决定,为了避免法律当即失效带来的社会混乱,国会须在2020年年底前对相关法律进行修订,否则就直接废除。


(图源:SBS)

法院在声明中说道:“禁令限制了女性对于自己命运的决定权,并通过限制女性采取安全及时的处理措施,而侵犯她们的健康权。”

这说明,韩国的女性们,终于可以实现合法化人流。


(图源:Womenlink)

对于抗争了数十年的韩国人民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成就,法庭外等来结果的人们拥抱在一起,留下了兴奋的泪水。

她们说:

“今天的(韩国)女性,都值得欢欣鼓舞。因为今天的决定,是无数女性为自身权利抗争多年才最终等来的。”

“我们应该受到全世界的关注,我们也应该受到全世界的认可。”


(图源:연합뉴스)

今天,韩国明星雪莉更是直接发布ins庆祝:

“2019年4月11日,堕胎罪被废除,今天真的是荣耀的日子。将选择权还给了所有女性。”

配图是风信子,话语代表着喜悦、幸福、生命和胜利。




可以看到,对于韩国人民,尤其是韩国女性来说,这个决定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而一直以来,我们知道在非洲、南美、中东等国家和地区,堕胎是非法的,最近,美国甚至有议员提出议案,称堕胎女性和实施堕胎的医生最高应该判处死刑。


2013全球堕胎政策地图 红色代表最为严格限制 

(图源:Center for Reproductive Rights)

但是我们很少关注到,和我们隔海相望的韩国人民,为堕胎合法化这一天的到来,已经等了66年。

1953年,在韩国颁布的刑法中,堕胎被定为刑事犯罪,违反这一规定的孕妇和医生都将受到处罚,包括性侵受害者。


图片仅示意 (图源:KCTV)

一直到1973年,韩国颁布了《母婴保健法》(Maternal and Child Health Law),才对堕胎有所放宽,在怀孕24周内的前提下,允许以下情况的孕妇可以进行合法堕胎:

因强奸、乱伦而怀孕;

胎儿疑患有遗传疾病;

怀孕使产妇具有健康风险;

胎儿父母患有传染性疾病、其他不利生育的生理或精神疾病;

而其他情况,又或者是怀孕满24周的情况下,如果怀孕的女性私自堕胎,一旦被起诉,最高会面临一年以下有期徒刑、200万韩元(约1.2万人民币)罚款的处罚。

在这之后,韩国也由此成为发达国家中少数规定堕胎违法的国家。


(图源:catholicnewsagency)

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第一是生育率,悄悄说一句,这也是韩国政府频频自打脸的原因。

因为堕胎禁令颁布后,并不是一直严格实行的。


(图源:dailycaller)

实际上,政府对于相关情况的监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对国民生育状况的态度。简单说,就是生育率高的时候,对于堕胎会放宽,生育率低的时候,就会相对严格。

所以人们也就看到,1973年刚颁布的《母婴保健法》,第二年韩国政府就打出“不分男女,生两个吧”,到80年代又变成“我们只生一个吧”。


(图源:naver)

也就是因为这一时期,韩国的人口过剩。

于是相对应的,这一时期的堕胎,实际上就是在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下进行。

而2000年以来,韩国的生育率变为极低,而这时,政府就将目光投向了堕胎数。


(图源:english.hani.co.kr)

根据韩国卫生福利部的估计 ,仅2010年就有16万9千起非法堕胎,他们还表示实际的数据,会比这个要庞大得多。

在韩国政府看来,遏制堕胎,就是提高生育率的有效措施。


(示意图:westernjournal)

于是,他们开始加大对于堕胎的打击力度,比如在法规中加重对于医生的惩罚等。

事实上,我们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打击堕胎,其实已经成为一种施政工具,女性的自由意志,又何曾被严肃认真地对待呢?

第二个原因则是宗教信仰。


(图源:upi)

在基督教、天主教等宗教文化中,堕胎被认为跟杀人没有太大的区别。

他们认为,生命从妈妈的肚子就已经开始,堕胎,是剥夺了胎儿的生命权。

而韩国社会具有宗教信仰的人群中,天主教、基督教等占据主流。




并且2010年生育率开始降到极低之时,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正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

在重重原因之下,堕胎罪延续到今年,很多人对想要堕胎的女性进行着一轮又一轮的羞辱:

“母爱应该是本能啊,你怎么能不要自己的孩子?”

“做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后果啊,这是你应该承担的责任!”

“如果每个人都不生孩子,国家还有未来吗?!”


反对堕胎合法化的游行 

(图源:Thomas Maresca/UPI)

女性仅仅是想要掌控自己的人生,却背上了杀人、亡国的罪名,成为众矢之的。

似乎女性就是生育工具,似乎不考虑孩子出生后面临的情况就是爱。

而胎儿的“父亲”,就可以在法律和舆论的追责与声讨中安然退出。


反对堕胎的游行 

(图源:Thomas Maresca/UPI)

有韩国学者提出,这事实上,就是男女不平等在社会领域的深刻体现。毕竟2018年,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149个国家里,韩国排名第115位。

可是,面对着这些不公平,斗争,从未停止。


(图源:sxpolitics.org)

2012年,在韩国最高法庭关于反堕胎合法性的辩论中,支持方提出胎儿应该有生命权,这是基本又基本的人权。面对这样的言论,反对方,一名女律师当即反问:那女性呢?没有人权吗?

也是这一年,一名助产师因为进行堕胎手术而被处罚。她向韩国宪法法院提出控诉,认为堕胎罪违宪。但那时的表决中,认为违宪的人数未能达到6名以上,因此她的诉状被驳回。

但人们的声音,仍旧在汇聚。


(图源:Womenlink)

2016年,政府拟定了加重非法堕胎医生处罚的修正案后,约500名示威者在会首尔集聚游行。她们提出“我的子宫,是我的”、“真正的问题是堕胎有罪化”口号,并发出了有力的呼声:

“女人不是子宫,她在成为母亲之前,首先是个人。”

“我们不能将生命的所有责任都归于女性。”

“只要堕胎是一种犯罪,法律与现实之间的矛盾就会继续存在。国家应该系统地改善两性平等,加强性教育,并保证所有妇女都能获得她们所需要的避孕技术和保健设施”。

2017年,有人在韩国青瓦台网站发起废除“堕胎罪”的请愿,参与请愿的人数在一个月内迅速达到23万。


(示意图:Yonhap)

2018年6月3日,约400名韩国女性举行集会,她们大声质问:

“如果母爱是本能,那父爱呢?”

“女性就得独自抚养孩子吗?”


(图源:梨视频)

随后,她们向地上投掷鸡蛋,提出“我们砸一颗蛋,不等于杀一只鸡”的观点。


 活动结束后清理地面(图源:梨视频)

在这些参与示威、游行等活动的人心中,女性应该拥有自我决定权,同时,不管是性,还是怀孕和生育,女性都有权自己决定。对于自身健康的事情,女性可以咨询医生建议后做出决定,而不是由政府来替她们决定。


(图源:YouTube)

更何况,围绕着堕胎所产生的问题是很复杂的,有些问题并不是一刀切称为有罪就能解决的。

比如,在未成年人早孕情况未能得到有效控制的当下,堕胎罪是不符合社会情况。一位参与反堕胎罪集会的女性就说道:

“不应该继续堕胎非法化,而应该更好地推广避孕教育,韩国只有11.5%的男性使用避孕套, 而那些调整荷尔蒙的避孕药可能会损害女性健康。”


(图源:梨视频)

并且,女性生孩子本就会在职场上遇到困难,这是不争的事实,万一意外怀孕,连堕胎的权利都没有,那岂不是女性也就失去了对自己人生规划和掌握权利。

她们还指出,国家规定堕胎非法,但是实际情况并不能得到控制,每年仍有大量的人去堕胎,有的选择前往海外,但大部分只能选择小诊所,而相关的医疗护理也随之削弱,这对女性的身体健康也是不利的。


(图源:Yonhap)

在做出这些努力之后,如今,韩国终于迎来堕胎的合法化。


(图源:Thomas Maresca/UPI)

昨天晚上,更有众多群众举起旗帜走上街头,在街头唱起《Into the New World》:

“在许多未知的道路上,我追随着微弱的光芒……这世上反反复复的悲伤,如今不再重演,只想着你也让我变得坚强。不要哭泣,请帮助我。”

她们欢呼着,庆祝着,感动着,对于她们而言,2019年4月11日,确实是个荣耀的日子。


(图源:Yonhap)

韩国的女性在真正意义上获得对身体的主导权,她们一直以来的抗争,得到了回应。

对于社会中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她们的回击,已经成功开始。

你看,我们都可以在更美好的世界里,彼此重逢啊。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1552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