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F-35坠毁看“铁饭碗”如何毁掉日本军工(组图)

出鞘 0



4月9日晚,日本NHK报道,日本航空自卫队刚刚接收不久的,在日本组装的第一架F-35A战斗机在训练过程中从雷达屏幕上消失,并与基地失去联系,疑似坠毁。10日早晨,日本防卫大臣岩屋毅在防卫省记者会上向媒体表示,自卫队搜救队已经在相关海域找到了F-35A战斗机的尾翼残骸,并据此推测这架F-35A已经坠毁。凑巧的是,就在这架F-35A战斗机坠毁的同一天,日本国土交通省对日本F-35组装项目系统承包商之一的石川岛播磨重工(IHI)下达了整改命令,原因是其在飞机发动机维护和发动机零件制造方面造假。



从目前能够掌握的消息来看,这两起事件并没有什么直接联系:国土交通省对IHI发出警告一事的起因还可以追溯到上个月月初:当时在国土交通省对IHI的航空引擎修理车间进行例行检查时,发现其操作员并不具备相关资质。而这次之所以是由国土交通省而非防卫省对IHI发出整改命令,原因在于上述问题(至少在当时)只涉及民用发动机,而不涉及军品。而关于航空自卫队这次失事坠机的这架F-35A战斗机。目前为止连残骸都还没找全乎,事故原因分析就更无从谈起了。



但这两起事件在惊人巧合的时间点上分别爆发,难免令人浮想联翩:既然IHI能够在民用发动机的维修流程上造假,那谁能保证这些没有相应资质的操作员不会出现在F-135发动机的组装车间呢?如果这些F-135发动机也是在这些没有资质的工人手里推出工厂的,谁能保证其在使用过程中不出问题呢?我们都知道,对于F-35这种单发飞机来说,一旦发动机出了问题,十有九点九是抢救不回来的。



且不论我们上述推论正确与否,近年来日本涉军企业频频爆出的造假丑闻都已经足以引起所有人的重视。自2016年高田集团安全气囊造假案被曝光以来,短短几年间日本多家行业巨头相继中招。这其中不乏像神户制钢、三菱重工、三菱材料、三菱电线和本次的石川岛播磨重工这样的军工上游企业与防务承包商。这些公司的业务领域,几乎包含了日本三大自卫队几乎所有的自产武器。



当然,日本涉军企业造假的事情并非近些年才开始出现,反之这早已成为了日本历史中难以分割的一部分。从明治维新以来,日本财阀就一直在日本的政治、经济等领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由于与藩阀、门阀甚至军阀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络,日本的大型企业得以在政策、法律等方面得到日本政府、军队的大力支持。在这种优越的环境下,这些企业得以蛮横发展,疯狂的抢占市场并兼并其他较小的企业,并最终形成了一大批托拉斯式的垄断企业。



超大型财阀的出现一方面确实增强了日本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但另一方面,也不免为资本家不择手段的进一步聚敛财富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一旦一个涉军企业形成了垄断,就相当于有了这个行业内的“铁饭碗”,那么它就不可避免的会利用自身有利条件创造利润。二战前夕日本歌曲中的“财阀只晓夸积富,社稷大业何尝私(财阀富を夸れども,社稷を思ふ心无し)”即表现了当时倾轧剥削之下的日本百姓对财阀巨富的愤慨和仇视。



从手段上说,日本财阀在涉军领域非法聚敛财富的手段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种:第一,凭借其与大藏省、海军部、陆军部中“朝廷大员”的关系,哄抬武器采购价格或采用“回扣”等不正当方式赢得竞标。而由此“蒸发”的军费会以“三七分账”的方式分别装进财阀和大员的口袋里。在当时轰动一时的“西门子事件”还不过是这类贪腐的冰山一角,后来的事实证明,日本的本土财阀挖起日军的墙角来一点不比德国人手软。在二战进行的过程中就出现过这样神奇的一幕:大藏省每年都在增加海军的造舰预算,但实际上日本造出来的军舰却越来越少。



第二,假借“因战争引起的资源匮乏”等冠冕堂皇的借口,为自身的偷工减料开脱。比如:小仓陆军兵工厂在1944年生产了一批不合格的步枪,并声称:这真不是我们生产不给力,主要是前两天米国鬼畜把我们的仓库给炸了,我们原材料短缺,巴拉巴拉……有了这些冠冕堂皇的托词,熟头熟面的陆军省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就直接把这批步枪运到前线去了——反正在前线卖命的也不是他们。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日本财阀与军阀、政客间相互勾结挖墙脚的行为,也确实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二战结束后,日本的传统财阀在名义上遭到肢解。但实际上,这些财阀在解体后仍然通过互相持股等方式以利益集团的方式继续存在。另一方面,这些“分散突围”的前财阀也更加广泛的渗入到了日本的大藏省、银行、商业公司等政治经济命脉。再借着战后美国对日本进行民主化(资本控制国家)改造的东风,其势力相比战前反而有增无减。这也间接使得日本战后军工行业的种种问题愈加严重。



由于相互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络,日本战后新兴的几大财团之间形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新格局。而这些有着深远政治影响力的公司之间的互相包庇,也使得“偷工减料”的做法更加简单和普遍。以之前轰动一时的神户制钢造假事件来说,实际上在东窗事发之前,神钢质量造假的问题其下游企业大多是知情的(不然无法解释为何没有任何一家日本的下游企业在事后对神钢提起赔偿诉讼)。而他们在事先知情的情况下依然坚持使用神钢的产品为自卫队生产武器,其动机就十分耐人寻味了。



除了公然偷工减料、质量造假这种简单但风险极高的做法之外,日本涉军企业还非常善于趴在自卫队需求的“铁饭碗”上对日本政府和自卫队“敲骨吸髓”:通常而言,各国一般都会通过提升武器的单位时间产量来节约成本。而在日本,为了保证制造公司能够长期通过一型武器“维持生计”。武器的制造速度经常被人为的加以限制。



比如1990年投产的90式坦克,区区341辆坦克的生产居然用了长达19年的时间去生产。更可笑的是,明明在进行量产的第一年,三菱重工就生产了30辆90式坦克,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这一数字居然逐年下降到了2009年的8辆。而最终90式终于得以停产的原因,居然是在2010年10式的量产开始了——这简直像是三菱重工离了这几辆陆自的订单就要倒闭破产一样。而这种神奇的生产方式,也最终导致了90式和10式连续登顶世界最贵主战坦克的宝座。



当然,这种政商勾结不正当盈利,吃政府和军队“铁饭碗”的企业并不仅仅存在于日本。曾经有网友开玩笑说:有这样一个公司,他在为空军生产重型战斗机,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居然还没有吃透这型战斗机的核心设计;这家公司在为海军生产舰载机,但核心设计同样不是他自己的;在四代机时代,这家公司依旧固执的通过“拉关系”向军队推销一款比四代机还贵的三代机,而且还成功了;每次当这家公司的战斗机坠机,其都会第一时间把责任推给飞行员。这家公司就是大名鼎鼎的“美国航空工业的长子”——波音。



要说起对美国政府部门和国会的公关能力,恐怕鲜有出波音之右者。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飞机制造公司杀伐兼并时有发生。在1994年和1997年,有两起十分相似的可能会造成垄断的收购案十分值得注意:洛马收购诺斯罗普和波音收购麦道。其中前者的影响更小,但却遭到了监管部门的果断否决;后者会直接造成波音公司在民用飞机领域的一家独大,却反而得到通过。再联系到美国联邦航空局(FAA)直接把737MAX的适航认证“外包”给了其生产商波音公司等一系列“神操作”。波音在美国政界的能量可想而知。



马克思曾经说: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上绞架的危险。在美国和日本,资本家并非不受法律的约束。反之,美国早在20世纪初就通过了《反托拉斯法》,日本也在二战后建立了被称为世界上最完善的《反垄断法》。但在利益的诱惑和“人情大于法”的现实情况下。这些法律都难免成为一纸空文被束之高阁,并最终滋生出了涉及国家安危的腐败。所以这种现象,也必须引起我们的重视和警醒。毕竟“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1332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