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案二审在陕西汉中中院正式开庭审理(组图)

陕西高院 0



4月11日报道,22年前的一场斗殴中,陕西汉中的张扣扣母亲被同村的王正军伤害致死,后者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2018年农历新年前一日,张扣扣将王家父子三人杀害。2019年1月8日,汉中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故意毁损财物罪一审判处张扣扣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4月11日,张扣扣案二审在汉中中院正式开庭审理。图为张扣扣到庭 。图片来源:陕西高院 文字来源:澎湃新闻

根据陕西高院官方微博直播, ​​​审判员首先宣读了3月22日庭前会议报告,对上诉人及辩护人提出的包括案件管辖、庭审公开方式、非法证据排除等多个问题的申请事项逐一回应。针对张扣扣作案时精神障碍程度进行鉴定的问题,上诉人张扣扣及辩护人认为,张扣扣性格属于偏执型障碍,作案时辨认能力存在但控制力稍弱,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且一审驳回对张扣扣的精神病鉴定的申请程序不合法,实体理由也不能成立,申请二审对张扣扣作案时精神障碍程度进行鉴定。



检察机关认为,首先,作案前张扣扣准备作案工具,精心伪装,选择作案时机及对象。杀人过程中,张扣扣能准确地确定三被害人的身份,持刀分别通刺被害人要害部位,连杀三人,时间选择大年三十,地点选择在被害人上坟回来的路上,用假枪威胁他人,烧车时火星溅射到他人车上还让他人灭火等行为表明,上诉人控制力没有受到任何其他因素影响。图为法警为上诉人打开戒具 。

最热评论



而且张扣扣作案后迅速逃离现场,购买食物藏匿,后到公安机关投案。其作案前、作案中及作案后思维清晰,精神状况正常,对自己行为有辨认和控制能力。其次,张扣扣父系、母系亲属均无家族精神病史,张扣扣本人也无精神病既往史。综上,辩护人申请对张扣扣作案时精神障碍程度鉴定无事实依据,建议驳回。合议庭经评议,决定采纳检察机关意见,对上述请求不予准许。图为审判员宣读庭前会议报告(八):关于对张扣扣作案时精神障碍程度进行鉴定的问题 ​​​​。



此前报道,在二审庭前会议时,辩护律师申请对张扣扣进行精神病鉴定被驳回后,张扣扣家属又委托了3名精神病法医鉴定专家,对张扣扣的精神状况进行鉴定。由北京正慧科鉴咨询服务中心出具了《正慧科鉴中心(2019)咨字第5号法医精神病学书证审查意见书》。该份《意见书》认定张扣扣有偏执型人格障碍,作案时有急性应激障碍,控制能力减弱,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张扣扣代理律师邓学平庭前向法院寄出了上述意见并向法院申请3名专家出庭。4月10日,记者从邓学平律师处获悉,对张扣扣进行精神障碍鉴定的申请已经被驳回,申请3名专家出庭也同样被法院正式驳回。图为审判员宣读一审判决书 ​​​​。



庭前会议报告中提到,合议庭同意将辩护人提交的由北京正慧科鉴咨询服务中心出具的《意见书》在庭审时出示并质证。此外,关于案件管辖的问题,合议庭评议认为,辩护人以汉中中院一审不宜管辖,进而认为陕西高院对该案二审也不适宜管辖的理由不能成立。张福如对1996年王正军故意伤害案申诉及申请国家赔偿,陕西高院依照法定程序进行了审查并依法作出处理。以上两案审判组织的组成、适用的诉讼程序和救济途径与本院审理的上诉人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案均不同,也予以驳回。审判长总结归纳控辩双方争议焦点问题及法庭需重点调查的问题,询问控辩双方有无异议。 ​​​​图为张扣扣案二审庭审现场 ​​​​。

关于非法证据排除的问题,辩护人提出张扣扣在2018年3月4日的讯问笔录以及根据该笔录,公安机关组织的张扣扣对抛弃作案刀具位置的辨认笔录、刀具的打捞记录都是公安机关采取引诱的方式取得,申请对上述证据予以排除。检察机关认为,证人郭某系公安人员,其是在公关机关领导安排下,用乡情、友情感化,张扣扣自愿如实供述了抛弃作案刀具的地点,不存在引诱取证。合议庭采纳检察机关意见,但鉴于辩护人对上述证据持有异议,二审庭审中将对此证据进行质证。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1319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