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女加入美军 其实是网络舆论战的缩影(组图)

速应 0


《我,25岁,从小在深圳长大,现在是一名美国陆军空降兵》





这篇网络爆文,

其实从标题已经看出了个大概。

一位来自中国深圳的妹子,

向我们展示了自己独特的美国大兵之体验。



高天才,25岁,

用她的话出国前典型一个宅女,

天天没事cosplay下,装装清纯

但是去年她成为了现役美国陆军空降兵。



抓眼球的是这位姑娘大大方方秀照片,

张张都是好身材,

而且透着那么一股英姿飒爽。





隔着屏幕,

小编都感受到了这种霸气外泄,

网友们更是被这些帅照迷了。



在她口中,这些都是简单事。

参军,其实就是个拍脑袋的决定。

她不像美国人将参军当作职业在考虑,

她就是因为厌倦了朝九晚五的工作,

想挑战自我。



在她看来这就是个不收钱,

还给你发工资的减肥营,

还能免费学打枪,

Fun!Fun!Fun!Right?

说实话这话说得挺不真实,

谁都知道美国参军不是儿戏。

不过姑娘也show了自己训练中的伤。

我们也看得出来,她没少受苦。



高天才在文中对中美生活做了个对比。

比如,在中国她因为肤色黑而遭到嘲笑,

所以费尽心思想让自己变白;



但是在白人为主的美国,

她发现大家都在努力把自己晒成古铜色、健康的小麦色。

这让她的肤色一下子显得特别正常,

看上去就像本地人一样。

她想问中国人:凭什么白才是好看?



她坦言自己不符合中国征兵条件

首先近视超过100度就不达标,

同时她身上还有两个醒目巨大的纹身。

但美国对参军的性别和身体要求都比国内低很多,

当兵本身没有太大难度,

比如陆军就是从17岁到34岁都可以报名。



按照她的说法

在美国当兵来的轻松,干的也轻松。

下班后的时间和各种假期军队都不会插手。

雪地摩托、攀雪山、滑雪、冰钓都玩了个遍

想休息的日子也会在宿舍里看看动画新番。



网友们现在喜欢管她叫”才哥”。

说真的,这么硬核的生活方式,

在以前的她看来,

可能也是不可思议的。

但是现在她觉得强壮也是一种性感。



这篇网络红文爆火后,

看的网友们一片叫好。

觉得太励志了。




这篇制作精良的文章完美地融合了硬核、女权、励志等各种夺人眼球的标签,毫无悬念地成了一篇教科书式的爆款。



然而随着文章的传播,关于中国公民加入外国军队,以及坊间传言女主高天才“为入籍假结婚、参军”、“为骗取双重国籍改名”、“怂恿现役军人子女一起加入美军服役”、“中国征兵季期间为美军征兵”、“打移民广告”、“所属部队为针对东亚地区的快速反应部队”等问题也引起了激烈的争论。



其实我很早以前就注意到了此人的账号 @天才Lunatic ,起初一直以为是个普通的美籍华裔女生在分享日常,只不过有点爱出风头,所以经常出现在不少大V的微博下方热评区。直到上次某女生碰瓷清华大学性别歧视事件,我又在热评第一发现了高天才的小号 @才才的吃喝训练日记 ,才逐渐对这个人的身份和动机有了警惕。



原评论已删,只能从网友转发那里截图了

不少人怀疑高天才的账号是由团队运营的,且带有明显的政治性、宣传战目标,这个观点被不少岁月静好型的博主斥责否定,“一个不谙世事、不懂恶心的政治、热爱生活的单纯小姑娘,只是把加入美军当成一份工作,怎么到了你们嘴里就全是阴谋论了呢?”对此,高天才本人也是十分诚恳地亲自出来辟谣,在各类质疑的微博、评论下方逐一回复……



然而正是这个操作,前天被热心网友 @观察沙雕网 抓住破绽打脸了:观察沙雕网的微博传送门



从他微博整理的内容,我们可以发现一个神奇的现象:自称每天上班当兵、六七点下班的高天才,疑似在工作期间摸鱼玩手机(或许是美军放了个清明小长假?),且全天二十四小时无间断、高强度进行评论回复,真乃神人也!所以这个账号到底是不是一个团队运营账号?很多人可能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



事实上,近些年,微博上这种华裔或中国籍外军军人的账号屡见不鲜,其中像 @美国大兵净多 ,则是摆明了在进行意识形态宣传(净多极力夸耀美国信用卡体系优越性的黑历史,想必也不用复述了,被多次点名的他已经很鸡贼地设置了微博半年可见了)。

不少小清新总是拿着一副天真的口吻,否认这些“鲜活”的个人账号可能在做着舆论战的工作,这让人着实有点无奈。事实上,美国不仅是这类社交网络舆论战的实施者,还一直都是受害者(至少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这里也简单分享一下。

这个话题还得从美国指责俄罗斯通过社交网络干涉美国内政、分化美国民众说起。



一直以来,美国都在指责俄罗斯通过网络水军来操纵社交网络舆论。而执行这件事情的则是俄罗斯国营“喷子工厂”IRA(Internet Research Agency)。



据传,IRA起初的工作重点在于宣传爱国主义,以及拥护普京政府、抨击其政敌,由于业务能力突出,逐渐又发展出了美国部,专长倒时差模仿美国作息(比某些人严谨多了),英语写作、内容运营,重点制造美国民意分裂,进而干预内政乃至操纵选举。



《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也针对这个IRA,搞出过一些有捕风捉影之嫌的“深度报道”,但罕有实锤。



直到去年十二月,前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通过其担任CEO的社交传媒数据研究及咨询公司Graphika,向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 Senate SelectIntelligence Committee, SSCI )提交了《IRA,社交媒体以及美国政治倾向极端化,2012-2018》报告 ( The IRA, Social Media and Political Polariz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2012-2018 ),才全景式地展示了IRA实际进行此类操作的详细路线图。



根据这份报告的说法,IRA除了充分利用Facebook、Twitter等平台广告管理松、有钱就喊爹的特点,发布各类政治广告外,还十分擅长不怎么花钱的内容制作及运营。



比如在2013年。当年7月一名警察以自卫为由,射杀了一名17岁黑人男孩,最终被判无罪。引起了声势浩大的Black Lives Matter(俗称的“黑命贵”)运动。而IRA在Twitter、Facebook、Instagram、YouTube、Google+、Tumblr,甚至支付平台PayPal(用于募捐)上,借其热度形成了口号类似、跨平台的大型BlackMatters US运动。



这一次的Black Matters US 充分体现了IRA的宣传能力。他们通过“我们处于危险中!”、“条子残杀黑人小孩,你敢确定下一个不是你的娃?”等极具煽动性的口号,将这一议题持续加热。



在这个基础上,IRA还创建了以BlackMatters为名的公共主页,并打造成一个头部社区,掌握了话题、议程设置的能力。



IRA在Facebook上的20个头部主页

有意思的是,IRA的工作人员并不是一群死宅键盘侠,还颇有一些007的间谍风范。



如2016年,一位化名YanDavis的BM社区“专栏记者”联系上了活动家、占领华尔街运动创始人Micah White,成功使得后者利用其相关社交媒体账号转发、直发BM社区原创的黑人运动宣传物料。除此之外,黑豹运动的领袖、被纽约警察射杀的黑人少年的母亲、知名饶舌歌手等具有影响力的人物,都曾受到过BM社区的采访。



尽管Micah White等人曾因通话质量差、对方英语表达似非母语而起疑,但最终还是因为BM社区的影响力没有过多怀疑。这次帮着高天才一类账号说话的大V如果知道这种事情,不知会作何感想?



而IRA做的最棒的,还要属运营一些看似美国公民所维护的个人社交网络账号了。这些账号少而精,如果不是最终被认定由IRA运营并封停,普通人根本无法分辨其真伪。



这些账号里,比较有名的要属Williams & Kalvin 的Facebook、YouTube等账号。





Williams & Kalvin 的相关视频截图

在普通人看来,Williams & Kalvin 的账号由两个黑人博主 WilliamsJohnson和 Kalvin Johnson运营,内容就是哥俩出个镜,和他们的黑人同胞们唠唠嗑,立的人设就是“专讲大实话”。将希拉里称为巫婆、racist bitch,鼓吹“她给穆斯林站台,我们就不会站她这边”的说辞便是从他们这边传出来的。而直到该账号被封,他们的粉丝才知道自己上了当,成了IRA舆论战的目标。



凭借着这一系列的骚操作,IRA成功做到了四两拨千斤,以较少的预算,获得了巨大的效果。如果哪天这个团队的鬼才们流入了私营部门,想必能带出好几咪的团队……





IRA在Facebook上各类广告的数据统计(数量、开支、传播效果),按受众分类

最后,我也想从另一个角度给大家提供一些思路去考虑几个小问题,不一定对,但可以参考。



约翰·凯利这份《IRA,社交媒体以及美国政治倾向极端化,2012-2018》报告中的各种分析得以成立的前提,在于Facebook、Twitter、YouTube等方面“主动”提交给SSCI的数据真实可靠,暨对于那些“从属于IRA的账号”认定无误,这就带来了两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这些“民企”是设立哪些筛选标准,从无数的账号中筛选出所有疑似账号的?又是通过哪些精准有效的合法手段最终定位问题账号的?

大概只有那些自己做过这种事的专家才了解了。

传播学领域有两本叫做《公众舆论》( Public Opinion )和《幻影公众》( The Phantom Public )的著作,自上世纪二十年代出版以来经久不衰。按照作者沃尔特·李普曼的观点:

舆论的主体(非理性的公众),往往只能接收到经过权威机构的审查与保密、语言词汇体系的“扭曲”、时间与注意力以及社交圈的局限、信息分发者(媒体)的修饰等“工序”处理过的信息,继而对舆论客体(全面的事实真相)做出反应(产生舆论),这种反应绝非对舆论客体的系统认知,而是一种非理性、有偏差的反应。

如今距李普曼时代已有近100年,但传统媒体的祛魅、社交自媒体的崛起、“网络民主空间”的诞生,并没有使公众所接收到的信息发生本质变化,事实真相反而更加扑朔迷离。幻影公众们往往自觉掌握了真相,但实际上,他们比以往更加受到蒙蔽,更容易被摆布。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1239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