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协议事关战略安全 美国亲华派已全面弱势(图)

多维新闻 0



在华盛顿举行的第九轮中美经贸磋商中,刘鹤显然更加游刃有余(图源:Getty)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当地时间4月4日在白宫会见正在华盛顿进行第九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特朗普表示中美之间可能在未来四个星期内达成协议。多维新闻记者就中美经贸谈判及未来可能达成的协议相关问题采访了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勇,解读中美达成协议对于两国未来关系发展的影响。


多维:从中美当前谈判节奏加快来看,达成协议指日可待,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明确表态中美贸易协议可能在四周内达成。从当前谈判的主要议题来看,达成协议对中国方面会起到哪些积极作用?众所周知,对中国贸易施压一直是特朗普的一张主要“政治牌”,无论与中国达成何种协议,他都会对国内民众竭力描述成“美国打败了中国”。中国则一直奉行双赢思维,且此前一直强调贸易战没有赢家,你怎么看待这两种可能的不同解读?

王勇:达成协议之后双方会有不同解读,这一点是肯定的。而且,双方都有理由宣称自己获得了胜利。对于中国而言,协议达成的好处也十分明显。第一,稳定中美关系大局,暂时抑制了中美之间所谓的战略竞争升级,稳定中国的外部环境。第二,中国对美国方面做出的让步对于中国的经济发展也是有好处的,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成为中国经济市场化下一阶段改革中经济增长的动力。因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扩大市场开放等方面与中国改革开放的现阶段目标是一致的。

一个正面例子,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此举很好地推动压力变成中国进一步开放的动力。第三,中国当前经济面临一定困难,在这个时期如果能够达成协议,可以提振国内投资者的信心,吸引国外资本进入中国。现在的协议还未达成,相关的积极消息透露出来也让中国股市有了起色,一旦协议真正落地,肯定会进一步增加助力。

在宣传方面,我认为中国有充分的理由说维护了自身的根本利益,同时也为下一阶段的发展找到了动力。


多维:你曾经提到,美国国内有四大利益集团,这些利益集团对政治有着不小的影响力,而由特朗普主导的与中国的贸易谈判能满足各方的利益诉求吗?中国方面应该怎么应对因为美国内部利益斗争而可能外溢的风险?

王勇:的确是这样,美国国内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要求对华强硬,这是一致意见。美国的不同利益集团对中国有不同的诉求,所以中国在中美经贸谈判中,通过扩大开放、扩大采购以及改善中国市场准入的条件动员中美对华利益集团,特别是经济利益集团,让他们阻止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扩大共同利益所能发挥的力量。

四大利益集团分别是,农业利益集团、能源利益集团、华尔街资本利益集团以及跨国公司和代表其利益的商会组织。这四股力量在经济方面,占据着重要地位,他们能够对那些“屠龙派”,我称之为“安全鹰派”起到强有力的平衡作用。所以说,这次达成的协议不仅仅在于稳定中美的经贸关系,对于安全方面也有重要意义,能全面稳定中美关系,阻止中美战略竞争的恶化升级。



多维:近期,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与中国前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有过一场不伤和气的“交锋”,萨默斯在演讲中呼吁中国保证不会取代美国地位,而傅莹反驳到中国的角色取决于自己。分析人士认为,双方观点的交锋是中美当下战略竞争的缩影,对此你有何评价?


王勇:劳伦斯•萨默斯过去是美国非常重要的经济学家,他和华尔街关系非常密切,是民主党人,也是全球化派。他在中国入世谈判上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是对华接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在这次论坛上他应该是有意以鹰派的立场发言,去年,美国的另一位前任财政部长保尔森(Henry Paulson)发言的基调与萨默斯这次的发言基本一致。他们很多话其实是讲给美国国内听的,因为他们在美国被认为是“亲华派”,在中国作强硬立场的发言其实是向国内表示,他们是维护美国利益的,他们也可以对中国强硬。

另一方面,这些发言也有一部分是说给中国听的,他们在警告中国,如果中国不做出改变,中国的改革停滞下去的话,经济铁幕就会降临,中美之间就会发生冷战,这些发言包含着他们对中国的强烈警告。他在发言中提到的问题也的确在中美之间存在着。

这些表态暗示,如果中国的政策不加以调整,尤其是在经贸问题方面不做出更多让步,就会使得美国情报部门、军工复合体以及国防部门的强硬派占据对华政策的上风。从而美国国内的安全鹰派与强硬鹰派之间的平衡被打破,我想应该可以从这个方面解读。

多维:正如此前提到,“中国牌”在美国的内政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当下中美之间即便达成了协议,中国似乎也应该警惕美国方面的反复。因为明年就是美国的大选年,从历史经验来看,两党的斗争似乎都绕不开中国话题。

王勇:中美战略竞争的态势当前已经形成,无论是美国的左派还是右派,精英层对华的意见发生了重大改变,他们已经真正把中国当作了竞争对手,并且认为中国的发展模式和国力的迅速增长以及意识形态都对美国构成了重大挑战。因此,无论左派还是右派,都认定中国是头号威胁,但是,他们在如何处理中国问题上出现了分歧。

在此大背景下,中美达成的协议只能说是暂时缓解中美冲突的激烈程度,还不能解决中美之间可能的长期战略竞争,现在是一个间歇期。对于中国来说也是一个机会,我认为今年达成协议对中美双方来说都是必要的。因为2019年不是美国的选举年,很适合达成协议,因为从历史经验来看,到了2020年的选举年,美国两党的选战会非常激烈,届时会有巨大的不确定性。美国国内现在非常撕裂,基本上是百分之五十反对百分之五十。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对于两党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竞选工具,都会炒作中国话题,甚至会政治化、妖魔化中国,中国对此应该有所准备。

不过,中国在与美国打交道的过程中也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遇到美国反复的情况也不必惊慌,因为中美之间毕竟有非常多共同利益。

美国新总统上台,经过一段时间的对华战略调整之后往往还是要回到中美关系的基本面,也就是共同利益,美国在很多问题上仍然需要与中国合作,这是必然的。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1116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