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集体嫖娼遭敲诈 办公室厕所被传遭避孕套堵住(图)

网易 0

湖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陈明宪落马之后,认为自己犯的所有错误都是出在年轻漂亮的老婆身上,他表示自己犯了个低级错误,不是法律问题,而是道德问题。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近日,一份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刑事判决书在网上疯传,让吃瓜群众的好奇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可以说,这份判决书胜过很多官场小说。

  案情如果简单概括一下,二十来个字也能说清楚:浙江常山县副县长等领导嫖娼后遭事发地派出所司机等人敲诈。

  但魔鬼在细节里。仔细读这份判决书,你不仅会发现“魔鬼”,可能还会发现更多不一样的信息。

  为了便于阅读,我简单编辑一下这个故事。事先保证:如实转述,绝无虚构。

  2011年4月27日,王某1(浙江鸿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衢州三达交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顾某(时任常山县环保局局长)、甘某(时任常山县副县长)、熊某(时任常山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在杭州某酒店嫖娼被杭州市公安局下城分局武林派出所抓获并处500元罚款。

  如果拍电影的话,这只是故事的引子,可以在片头用一分钟的时间带过。接着,一个叫俞欧的司机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带这几人坐上了命运逆转的列车。

  俞欧是武林派出所的驾驶员,他得知此事并结识了顾某。2011年11月,也就是嫖娼案发生半年之后,俞欧因欠下巨额赌债萌生敲诈勒索顾某等人的意图。

  顾某等人商量之后决定花钱封口,从2011年到2013年分多次向俞欧总共支付78万元。

  2011年5月,也就是嫖娼案一个月之后,丁建国从其安徽老乡处得知了这件事,他老乡是武林派出所保安。这年下半年,丁建国办了一张杭州的电话卡,以“杭州武林派出所大哥”的身份向顾某等人敲诈。顾某等人给了他工程项目,还给了他钱。

  2013年下半年,也就是嫖娼案发生两年之后,汪丽俊知道了这件事。如果说俞欧、丁建国是近水楼台先得月,那么汪丽俊则有福尔摩斯的“潜质”。

  2013年,汪丽俊听人说当地县政府大楼通下水道的时候发现领导办公室厕所下面被避孕套堵了,其就翻看当地县领导通讯录,看到其此前听说过的副县长顾某的名字(事发时还是环保局长的顾某后来也做了当地副县长),于是打个电话想试试顾某是否有什么事情“蒙”他一下。

  他打电话给顾某说“你在外面干了好事”,顾某就压低声音说“都是几年前的事情,是分局搞我们的”,之后顾某说有事留个电话就挂了电话,然后把此事告诉了其舅舅黄慧忠。

  然后没有意外,汪丽俊和他舅舅一起从顾某等人身上诈骗出了16万元财物。

  从时间脉络里可以看到,在这起嫖娼案之后,总共有三伙人对顾某等人下手,而且互不相识。每一伙都不是敲诈了一次就收手,而是一而再再而三,要钱要物要工程。还没有看完这份判决书,我就忍不住有些感慨。

  逾越雷池一步,这些官员就过上了怎样的一种日子?当事情终于大白于天下,他们的官场生涯、职业生涯要结束的时候,他们有没有一种解脱感?

  实际上,时间早已给出我们答案:判决书涉及的三名领导均已落马,兜兜转转瞒了这些年,他们花的钱也终于没能替他们“消灾”。

  我想,整个案件大概告诉我们如下几个道理:

  1.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2.不规矩的官场中人与那些有所图的人可以构成一条食物链,而前者处于这条食物链的底端。

  俞欧、汪丽俊这些人无业,文化也非常有限,但他们仅仅掌握了一条信息,就把当地副县长、环保局长这些人耍得团团转。可见,做一个规规矩矩的公仆,是有多么重要。

  3.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顾某等人要是没有嫖娼,就不会陷入一个被“围剿”的死循环;他们要是没有贪污腐化、违法乱纪的事实,也就不会落得这样一个结局。

  我猜,现在可能已经有小说家和导演盯上了这个故事,也许还不止一拨。

  “官员集体嫖娼,坏人扎堆敲诈”,当地政府部门显然不能只以一桩旧案来看,而应该从中反思,当地行政生态存在的问题是否已经随着官员落马、坏人入狱得到彻底根治?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刑事判决书部分截图。

  

一份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刑事判决书,近日在网上引发围观。

  事件梗概是,2011年4月,时任浙江省衢州市常山县副县长甘某、时任常山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熊某、时任常山县环保局局长顾某等三人与一名老板王某在杭州某酒店集体嫖娼被抓。当时,杭州市武林派出所一名驾驶员曾“帮忙”隐瞒了官员的真实身份。

  其后,几人就遭到包括驾驶员俞欧在内的三拨人敲诈。三拨人均获得不菲的收益,俞欧敲诈了78万元;汪丽俊和黄慧忠敲诈了16万元;丁建国则先是得到工程并获取43万元工程款,而后敲诈了8.7万元现金。

  如果不是出自判决书,外人很难想象,这件事情竟然如此错综复杂,其间既有直接送钱的息事宁人,又有送工程的利益勾兑……仅仅是敲诈的坏人,前前后后就有三拨人,且三拨人各有各的高招,实在是令人瞠目。

  这让人大开眼界: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僚,居然会组团去集体嫖娼;一个派出所的驾驶员,就能顺利地从官员那里搞到78万元巨款;老板王某从事发后的2011年11月到2014年12月,在长达三四年的时间里,一直在为几名官员出钱出工程,为其过错“埋单”;而汪某只因偶然听说县政府大楼通下水道时,发现领导办公室厕所下面被避孕套堵了,就翻电话本打到副县长顾某那里,居然能一诈成功……

  说真的,就连很多小说情节,恐怕都没有这则新闻那么离奇:其间裹挟着太多的龌龊与灰暗、不堪与诡谲、狡猾与得意,更有各种博弈与媾和、权衡与算计、纵横与捭阖。

  如今,俞欧等人利用他人隐私、敲诈他人财物,已构成敲诈勒索罪,被依法惩处也是咎由自取。而从舆情反应看,公众关注的焦点,远不止于敲诈,更在于事件反映的基层生态。

  首先,副县长、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县环保局长等人集体嫖娼,足见其私德之败坏已经到了怎样的地步。这也是其后各种热闹的根源所在,没有嫖娼就没有敲诈,“木必先腐而后虫生”,人必先败德而后伤。官员嫖娼在先,后来的敲诈才能附着其上。

  其次,这里也涉及官商之间可能存在的利益输送。目前尚不清楚常山县三名官员与一名老板去嫖娼是谁买单,但从其后老板王某一而再再而三地出面出钱出工程,帮其摆平危机,可以看出这里边显然不简单。涉事三名官员一再指令这位老板做这做那,而该老板也乐于从命,其中必有原因。

  因为判决书主要是针对敲诈勒索罪,对此未有披露,但这一问题不能忽略。

  据新闻报道,判决书涉及的三名领导分别在2017年11月、2018年3月落马,但从被查的时间点看,他们之前的弥缝遮掩,并非无用之功。

  耐人寻味的是,这三人集体嫖娼后,非但不以为耻,还以受害者自居。据披露,直到有人敲诈时,当时的顾副县长还认为是“分局在搞我们”。他们最终落马,显然也非偶然。

  副县长偕部下嫖娼、坏人扎堆敲诈,这何止是毁三观?虽然这是桩旧案,但当地有关方面显然不能只将它当“故事”看,更应让这番乱象背后的不良生态得到清理——比起涉事官员落马、坏人入狱,刮骨疗毒显然也不可或缺。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文学城 查看原文 倍可亲原文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4/09/8221058.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