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流行音乐歌星的性别认同:我喜欢女人和男人(图)

BBC中文网 0



图片版权UNIVERSAL RECORDSImage caption许多年轻流行音歌手正在撕下性别认同标签。美国歌手亚莉安娜·格兰德(Ariana Grande)上周在歌词上暗示自己是双性恋在网上引发热议。但事实上,真正吸睛的是当下乐坛的性別界线已经开始模糊了。

“我喜欢女人和男人”,这位25岁的年轻女子在《独占》(Monopoly)歌中与她朋友维多莉亚·莫泰特(Victoria Monet)合唱时率性地唱了出来。

BBC音乐记者马克·赛维吉 (Mark Savage)说,面对词曲创作版税和喘不过气的巨大工作量,这句脱口而出的话也引发了外界对这位明星私人生活的种种猜测。

“她是双性恋吗?”一位歌迷在Instagram问道。莫奈特回答说:“该说的她都说了。”

“我的初恋”在推特上另一位粉丝说,“亚莉安娜不需要帮自己贴上标签”,促使这位流行歌手回应:“我以前没有,现在仍然觉得不需要。”

格兰德并不孤单。



经过几十年在衣柜(未公开性倾向)中艺术家的创作,和许多晦澀难解的歌词后,高举性别和性倾向流动(gender fluid)的新生代流行乐手正挑战刻板印象,并通过音乐庆贺自己的性別认同。

2012年,法兰克·奥申(Frank Ocean)在社交媒体“汤博乐”(Tumblr)发了封公开信,描述了他19岁时如何与一名男子坠入情网,并称之为生命中重大的突破。

“这是我的初恋,它改变了我的生命。”他写道。 “我没有逃避,没有讨价还价,我别无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奥申选择在他的职业生涯开始时公开双性恋认同(这封信最初是收入在他的首张专辑“橘色频道”(Channel Orange)唱片中附加的笔记内),事件并没有波及他的唱片销量或声誉。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1987年生的奥申在他的音乐中描述自己的双性认同来自《Years & Years》乐团的奥立·亚力山大(Olly Alexander)去年对BBC解释称,“我认为‘酷儿’(queer,即性取向或性别认同上非异性恋者)音乐的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

“在过去,我们都熟悉的流行音乐明星通常是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段、末段或获得很大成功之后才‘出柜’(公开性倾向)。不过,这对于‘酷儿’性少数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

“现在看来,艺术家们从生涯初期就可以表示性倾向,而且再也不会是什么耸人听闻的新闻标题了。”

在过去的几年里,像安·玛莉(Anne-Marie)、特洛伊·希文(Troye Sivan)、哈里·斯泰尔斯(Harry Styles)、法国歌手“克莉丝汀与皇后们”(Christine and Queens),以及黛咪·洛瓦托(Demi Lovato)这样的艺术家们都在歌词中谈到了同性吸引力或双性恋认同。

麦莉·希拉(Miley Cyrus)曾特别对Paper 杂志表示:“我能爱上任何一个成年人——任何18岁成年的人都可能与我相爱。”

当加奈儿·梦奈(Janelle Monae)去年在《滚石》杂志中将自己定义为“泛性恋”(pansexual,意指能与任何性別与性別认同的人恋爱)后,该词在线上词典《Merriam-Webste》的搜索量便增加了110倍。

流行歌曲越来越有描绘同性性行为以及“酷儿”性少数观点的倾向。

梦奈因她的歌曲“粉红色”(Pynk)获得格莱美奖提名,“粉红色”是一首庆祝性,推广爱自己及女性生殖器官的歌曲。

来自英国LGBT基金会的乔·奈莉丝特(Joe Nellist)称,音乐家只是反映了他们这一代人对性倾向的态度。

据英国国家统计署(ONS)调查显示,越来越多的16至25岁的年轻人认为自己是女同性恋、男同性恋或双性恋者。目前这一数字为4.2%,是其它年龄层的两倍多。

“这表明我们正朝着一个更加宽容的社会迈进,人们会感到自信和舒适,亦能够在年轻时‘出柜’”。

大错特错?葛莱美奖网站执行主编尔布罗德斯基(Rachel Brodsky)说,音乐人也被授予了通过音乐产业结构性的转变,开始在作品中开始表达自己的性认同。

她解释说,“以前,受欢迎的艺术家们是被束缚著,因为音乐产业高管们毫无疑问地会优先考虑什么能做成唱片并赚钱。”

“如果你唱片中提到了禁忌话题,你就会冒险让百思买(Best Buy)或沃尔玛(Walmart)等巨型音乐量贩店不让你的唱片上架。”

“但现在消费音乐的方式完全不同——串流媒体和社交媒体营销方式带来改变。如今有些艺术家的形象以及标签来自于自己的‘真性情’,并制造出大量的社交媒体粉丝。”

“所以你现在看到这些音乐人能在作品及形象表达中更有优势了。”崎岖的性別流动宣称去年瑞塔·奥拉 (Rita Ora)因为她的一首《女孩们》(girls)对唱曲招致批评。她唱道:“有时候我只想亲吻女孩、女孩、女孩与红酒。”

一些听众担心这歌词会延续一种刻板印象:女性只有在喝醉时或为了取悅男性时才能与其他女性发生亲密关系。

奥拉对此道歉,说她“永不会故意伤害其他LGBTQ人群。”

但事件表明,自从凯蒂.派瑞(Katy Perry)唱过“她亲吻一个女孩,并且她喜欢这样做”后,世界已发生变化,只要她的男友不介意的话。



图片版权ATLANTIC RECORDSImage caption有人认为许多明星在“卖腐行销”。美国明星海尔希(Halsey)说,双性恋作为一种禁忌的想法已经过时而且有破坏性。她的歌曲描绘了自己与女性和男性的关系。

“双性恋作为禁忌的说词给其在社会中的地位造成了极大负面效果。”她说,引用凯蒂·派瑞的歌曲“感觉如此错误,又如此正确。”

“这是我一辈子都要对抗,现在也正在抗争的事。因为我看到网络上有人仍在说,‘当然海尔西会说自己是双性恋,因为这能帮她卖多点唱片。’”

格兰德也同样被指控,她的双性恋宣言被人批评她是在“卖腐”(queerbaiting),即利用双性恋来行销自己:因为她公开过的亲密爱人都是男性。

性取向但这指控本身就有问题——好像在说有了异性恋关系便可以以某种方式“取消”同性倾向。

现实是,越来越多的人拒绝通过同性或异性恋这些二元性选择来定义自己。

当英国知名投票网站YouGov要求人们在“性取向向度”上表述自己时,超过四分之一的英国人选择了“100%异性恋”以外的选项。

“脸书”亦是一个可靠的社交晴雨表,现在为用户提供70多种性别选择包括双性別(bigender)、泛性別(pangender)、无性別界线(non-binary)和two spirit (双灵,泛指第三性)。

奈莉丝特说,看到流行文化中反映这些趋势非常令人振奋。“对于那些正与自己性倾向有所认同的年轻人产生的影响真的很大,”他表示。

他说,即便是非LGBT艺术家,如“混合甜心”(Little Mix),也“成为LGBT人群的战友’” 。“譬如“混合甜心”最近就曾在杜拜演唱《彩虹旗下的秘密情歌》,而在该地,同性恋是违法的。”

“这是一个正向的转变。意味着即使是非LGBT艺术家也特别支持年轻LGBT族群。”



美国歌手“国王公主”(King Princess)认为拥有正面榜样至关重要。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当时希望有人能让我仰望,她的音乐会让我兴奋,谁又会是同性恋?”她在今年初表示。

她最后追随的是雌雄同体但主要是异性恋的音乐人。如马克·博兰(Marc Bolan),大卫·鲍伊(David Bowie)和齐柏林飞船(Led Zeppelin)。

“舞台上的人通常都具有暧昧不清的性别气质:你不必是个男孩,也不必是个女孩,亦都能穿紧身裤。”

“这看起来像我的特色。我爱这种表演方式。这让我对自己的性倾向感到舒服,这些家伙全是同性恋。”

按照自己的方式作音乐, 现在国王公主这位歌手很乐意被贴上“未来酷儿偶像”的标签。

“我接受这个标签!”,她说。 “并不只是在说我的歌是关于同性恋。我希望我的音乐很强烈并带有思想,而大家就是因为如此而爱上我的音乐。说到底,这就是我音乐的终极含义。”

这就是为什么布罗德斯基对国王公主,泰根和莎拉乐团(Tegan and Sara)以及特洛伊·希文(Troye Sivan)被称为“酷儿流行乐”时对其有所保留的原因。

“酷儿不是一种类型(genre),而是一种性取向”,她说。

“如果我们使用‘酷儿’这个词来描述某人的声音,我们就会冒着边缘化艺术家的风险。理想情况下,酷儿音乐人应融入更大的流行音乐领域。”

“这就像说 '全女性乐团'一词。在谈到音乐时,某人的性别或性取向到底与音乐有什么关系?”

“说到底,人人都是艺术家。让我们坚持把音乐描述为一种分类形式,而非外表和性倾向的分类,好吗?”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0997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