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超级富豪集体焦虑:我们赚的钱实在太多了(图)

正解局 0



◆富豪,也是一种思维方式。

正解局出品

最近,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的创始人达里奥(Ray Dalio)公开说,美国群体财富差距越来越大,才是“国家紧急状况”(而不是特朗普心心念的边境墙)。很有叫板特朗普的味道。

说到达里奥,国内熟悉甚至知道的人都不多。

他是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的创始人,也就是说比索罗斯的量子基金还要庞大。

桥水目前管理资产高达1600亿美元(目前1美元≈6.7元人民币),2018年为投资者赚回81亿美元。

达里奥更牛X的是,提前预测到2008年金融危机,让桥水在危机中逆势大赚14%。

达里奥和中国也颇有渊源,《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一书给他的评价很高。



注:图中的“戴利欧”即现在更常用的翻译“达里奥”

这本书颇具分量,我就不细说了。对当下宏观政策制定思路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看看,琢磨琢磨。

自己太有钱,竟然成了美国一大拨富豪的集体焦虑。

1. 富豪们担心自己赚了太多钱

达里奥自己出身中产家庭,父亲是爵士乐手,母亲是家庭主妇。12岁时,他利用在高尔夫球场当球童的小费,买股票小赚了一笔。26岁时,被炒鱿鱼后,在自己的两居室内创办了桥水。

到今天,达里奥的身价已经高达184亿美元,在全球富豪榜中排名第57位。

但达里奥认为,这样的“美国梦”在美国已经没有了,美国的群体财富差距越来越大,底层群体越来越难以成为中产。过去10年,美国收入最低的群体跃升为中产的机会只有14%。



和达里奥一样焦虑的美国富豪还有一大批,比如比尔·盖茨、巴菲特,他们两人身价分别高达965亿美元、825亿美元,是全球第二、第三大富豪。

这些富豪们一方面积极做慈善。

早在2010年,比尔·盖茨和巴菲特就一起发起了“捐赠誓言”活动,承诺在其生前或去世后将把超过一半的财富捐赠给慈善机构。

其中,有媒体统计,到2018年,比尔·盖茨已经捐赠了360亿美元左右(包括现金、股票),如果他不做这些慈善,那么身价可能超过1500亿美元,绝对坐稳世界首富宝座。



比尔盖茨的基金会在中国同样有大量慈善项目

(图片来源:清华新闻网)


富豪们另一个选择可能就显得有些不可思议:要求向自己多收税。

七八年前,巴菲特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停止照顾超级富豪》。巴菲特还举例,一年他交了690多万美元的税,看上去不少。但税收负担只有17.4%,而他手下员工的税收负担却高达百分之三四十。所以,他要求:

我和我的朋友已经被对亿万富翁友好的国会宠溺足够长时间了。现在政府是时候认真考虑如何让我们共同承担义务的时候了。

尽管特朗普税改给巴菲特的公司带来了两三百亿美元的收益,但他一直反对特朗普减税,并且认为,取消遗产税更是一个“可怕的错误”。

2. 1%=90%

实际上,美国的群体财富差距已经到了惊人的地步。

达里奥在最近一篇文章《为什么以及如何改革资本主义》里,进行了深入分析。

四十多年来,经过通货膨胀调整后,美国60%黄金年龄劳动者的收入几乎没有增长,而最富有的10%收入翻了一番,顶端的1%人群收入增加了两倍。现在只有一半的子女收入比他们的父母高(1970年代是90%)。



美国最富有的1%人口的财富是最底层的90%人的财富总和。

美联储一项研究显示,40%的美国人在紧急情况下连400美元都很难筹到。



而更要命的是,群体财富差距造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在美国儿童贫困率高达17.5%,还有相当部分没法获得稳定的安全食物。

因为低收入、学校经费不足,家庭没有能给孩子提供更好教育,导致学业成绩不佳。据统计,美国那些来自收入低于2万美元家庭的学生在“美国高考”SAT考试中的平均分得分要比来自收入超过20万美元家庭的学生低260分(满分1600分),也就是要低20%左右。

因为考试成绩差,就难以进入好的大学,也就很难找到好工作,最终,导致收入低下,贫困延续。

实际上,如果把美国家庭分成4等份,收入最低的那1/4人群,他的子女40%概率仍然是社会底层,只有约8%的可能性跃升到最高的1/4群体。

社会流动性在减弱,提供给普通人的机会越来越少。



3. 富豪的焦虑并不是没有道理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

富豪们作为社会财富的主要拥有者,当然不希望整体经济发生重大危机。

事实是,历次重大的经济危机,很大程度上都是群体财富差距扩大造成的。

通俗地说,道理很简单。

社会财富越来越集中,但是,对于富人来说消费总是有限的,即便山珍海味也不能一天吃十顿,即便是豪车换着开,也不能买他几十上百辆。



紫色曲线代表顶层10%人拥有的收入占比


但是,对于低收入群体来说,却是另一番景象。

因为,财富越来越少,那么,可能会先减少奢侈消费,再压缩不必要的日常开支,最后可能连最基本的衣食住行都要借钱来维持。

最终有一天,连维持生活的钱也借不到,也就是破产了,越来越多的人破产,社会整体消费大幅下滑。

整个社会“转不动”了,经济也就陷入了危机。

当然,也有很多人把经济危机的原因伪装成生产过剩。

其实看看下面的小故事就明白了。

1929年的冬天,母亲和孩子的一段对话:

天这样冷,我们为什么不生火炉呢?

因为我们没有煤。你父亲失业了,没钱买煤。

父亲为什么失业呢?

因为煤太多了。

达里奥多次警告:美国群体财富差距已经和“大萧条”时期差不多了。

最富有1%人拥有的财富是剩下90%人的总和。



4.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当然,我们也不能完全把美国富豪们对收入差距扩大的担心,归结于他们担心社会动荡。

因为,那样就相当于,我们不承认这个世界还存在对社会公正的基本追求。

实际上,富豪们拥有比常人更多的手段来转移、保存自己的财富。

就像我先前引用过英国诗人约翰·多恩的诗里写的: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可以自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整体的一部分。

如果海水冲掉一块,

欧洲就减小,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因此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对于每一个个体,都应该关心我们的社会,对于有能力支配资源者,更不能妄图独占。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留园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0953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