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园慧:明星让爸爸当 我要在泳池游到头破血流(图)

网易体育 0

2017年青岛,在运动员房间里,傅园慧手舞足蹈地和我聊了一个小时。

2018年,我两次试图约她的专访,都被礼貌拒绝,她说不想再多曝光了。

今年,冠军赛又回到青岛,傅园慧终于答应采访的邀约,安静地坐着,认真回答关于游泳的每一个问题,却再也没有“泳衣把胸都勒平了”这样的流量金句。

她平淡地说着原因:“没有必要去过多宣传自己,有些东西确实没有办法,必须去做,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到处有采访到处上新闻的感觉。”

采访结束,我看看时间,刚好十五分钟。

成名三年,历经风雨,她说并不喜欢做明星,想做的只是游泳运动员傅园慧。






沉默的傅园慧:我长大了 变得成熟


青岛冠军赛最后一天,组委会搞了一场娱乐接力项目,邀请众冠军与爱好者同乐。

比赛结束后,傅园慧一边叨叨一边往岸上爬:“心态不好了,这不公平!实力有点不平均啊!”

记者逗她:“阿傅,你是最后一名吗?”

她披着浴巾“恶狠狠”地“吼”:“没有,我倒数第二名!”接着,在往热身池走的过程中,又回头喊:“我不是最后一名!”

欢乐背后还隐藏着她的好胜心,这让在场所有人都忍俊不禁,有人笑道:“她不火谁火!”

有趣、鲜活、表情丰富、镜头感强……这似乎还是人们所熟悉的她,那个因此而火遍中国的傅园慧。




她曾说:“其实我一点儿也没改变,变的是你们。”

但还是有些事情在静悄悄地变了。

2017年青岛冠军赛,傅园慧尽诉走红后的烦恼,走到街上不停的被打扰,采访时总是被要求做表情包:“我想消除这些热度,退回到跟以前一样,但后来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了,只能自己往前走,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或者说直接离开游泳池做其他你喜欢的事。”并直言:“火就别讲了,过两年就好了,今年过完肯定不会再火了,应该能恢复正常了,人民群众遗忘这些大事件是非常快的,我相信他们。”

那时,她感慨:“对我来说这一年好像过了十年。”

2019年冠军赛,游泳运动员傅园慧,面对媒体做表情的要求,她淡淡回复:“我不会做什么表情。”

但她也依然是明星傅园慧,人民群众并没有遗忘她。

杭州短池世锦赛后,因为可以拥有一段难得的调整阶段,湖南台的领导亲自来家里邀约,希望傅园慧能够参加即将推出的两档真人秀《我家那闺女》和《女儿们的恋爱》,节目宗旨是宣传正能量的运动员,让大家了解运动员的真实生活。正是因为这两档节目的播出,让她重回舆论的风口浪尖。

《我家那闺女》第七期,面对迟到了两个多小时的亲戚,傅园慧忍无可忍怒吼离席,这样的行为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



爸爸傅春昇为女儿打抱不平:“所有质疑他们的人是不知道他们的生活和训练有多么艰苦,有的话说出来是他们的心态有问题。”

陪她一起参加综艺的好友吴越也很担心:“我会怕有网友说她,批评她不务正业。”

傅园慧从来都知道“这个世界每一个人的观点都不一样,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欣赏你和认可你”,但还是在微博上最快做出了反应,怒斥节目组剪辑得真好,不过隔了几个小时她又删掉了。

以往有了委屈和苦闷,傅园慧面对媒体时都会吐吐苦水,如今,对好友和家人,她也不会多说一句,她把这个变化说是成长:“只是我长大了,成熟了,有些东西小时候会觉得很天崩地裂很重要的事情,或者说很让自己接受不了的事情,但是长大了都没有什么关系,没有被谈及的必要。”

这次也是一样,面对网上“巨婴”、“没家教”的种种争议,傅园慧不想再多解释什么:“今年参加一些活动可能反响比较大,但这些跟我作为运动员没有特别大的关系,所以就不用多说了。”

“那删掉的微博?”

听到记者的追问她好脾气的补充:“我没有很生气,生气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原因,不是因为那些评论,所有采访跟综艺有关的就不要说了,本来就已经太多啦,就说游泳。”

她知道,说再多都没有用。两年前,面对网友的攻击,傅园慧用两块亚锦赛的金牌和两块冠军赛金牌为自己正名:“这就是最好的回击,用嘴巴说有什么用啊!”

这次又到了需要成绩说话的时候。



偏执的傅园慧:不会放弃游泳 要游到头破血流

大年初一恢复系统训练,大年初四前往澳大利亚开始集训,因为一起训练的外国运动员还要上学,傅园慧需要每天凌晨四点多起床,脑袋还没清醒就要下水一次又一次地冲刺。

做运动员很苦,她一直都知道。

爸妈经常说“太痛苦了别练了”,她总是回:“你们就别捣乱了!”

退役这个念头不是没有过,因为伤病,因为一些赛场外的原因,2018年冠军赛傅园慧当着所有媒体的面说自己要退役了,现在她承认那只是一念之间:“从来没有真正想过放弃游泳,真的只是一瞬间。”

“最难的时候靠什么坚持下来?”

“靠信念。”

她自认是个偏执的人,游泳是想坚持的事,再苦再累也必须去做。所以为了找回那个在竞技顶端的傅园慧,能够想象,她在澳洲练得很苦很苦。

“现在她年纪也大了,又有伤病,训练中都是在尽力克服。她有哮喘,肩也有伤,但是也没有休息过。”提起这些好友吴越都有些心疼。

3月末,傅园慧外训回来,和国家队在北京汇合,然后一起来到青岛。

其实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傅园慧身上的压力,话越来越少,面对采访也没有了以往的活泼劲儿,记者路上遇到傅园慧,问状态怎么样,她也只是扯扯嘴角回了句:“还行吧。”她的压力是“想证明自己,也是为了梦想还在坚持。”



情绪上的沉闷一直持续到100米仰泳决赛,站在池边,傅园慧拧开一瓶矿泉水直接浇在头上,像往常一样把身上抓得都是血痕,下水前用力拍了拍胸脯。

入水、出发、转身、触壁……


59秒84!看清自己是第一后,她兴奋的举起双臂,释放般怒吼,终于露出笑容。

傅爸爸说她一直憋着一口气,傅园慧摇头:“没有那么严重。”

她只是松了一口气,去年一年都非常艰难:“17年因为在青岛破了全国纪录,成绩比较好,所以对世锦赛抱有比较大的希望,后来有个落差,全运会又游得还行。但18年一整年都不是特别顺利,除了年底杭州世锦赛游得还不错,后来才慢慢回升了。”

“金牌是不是也回击了参加综艺的质疑声?”

“网上的声音我不是很在乎,因为就算参加节目,我每天也还是在坚持训练。这个节目是我和爸爸一起参加的,我觉得是对运动员形象和家庭状态一个比较好的宣传。”

这是综艺播出后,傅园慧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正面回应争议。

第二天,傅园慧来到场馆训练,脚趾刮了一道小小的血痕,路过混采区时,她向相熟的记者撒娇似的抱怨:“你看,我的脚破了!”

她心情的松弛显而易见。

冠军赛算上接力傅园慧一共参加4个项目,如愿拿了所有金牌,她还是不满足:“之前在澳洲练得还可以,所以我以为这次会游一个相对比较满意的成绩,这几个成绩我都不满意,还应该再快一秒。”但她知道自己有这个能力,也坚信未来会越来越好。



她相信自己是天生的泳者,游泳这件事就是生命存在的意义:“是我喜欢的,是我想做的,所以我不会放弃,可能游到头破血流,游到我生命已经无法支撑,才会放弃。”

“东京奥运后还会游?”

“会啊,我准备游到杭州亚运会。”

从里约奥运会走红,到现在已经近三年,如果专注于赚钱,相信早已盆满钵满,但是傅爸爸说女儿在游泳上始终有一个梦想,一个不仅仅是登上奥运最高领奖台的梦想。

傅园慧点头承认是一些层次更高有关荣誉的梦,不仅仅是冠军那么简单,但具体说起来,她狡黠一笑:“不能告诉你们,梦想都是要悄悄藏在心里的。”

不管所指的是什么,有一点毋庸置疑,傅园慧要在游泳运动员这个角色中坚持走下去,至于明星的事她一直都有些抗拒:“让爸爸去当,他比我更适合。”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0941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