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天皇是怎样的人?为什么全世界都怀念平成?(组图)

看日本/爱范儿 0

日本政府于4月1日正式公布新年号「令和」,该年号将在5月1日皇太子德仁就任新天皇时启用。

届时,德仁将作为日本第126任天皇与夫人雅子妃,开启日本一个新的时代。

在德仁即将继位之际,不妨一起回顾他过往的大事,了解这位低调而又专情的皇太子。



现年59岁的德仁,1960年2月23日,生于东京皇居内的宫内厅医院,幼名浩宫。

德仁是天皇明仁与美智子的长子,他出生时,父亲明仁已是皇太子。



▲1961年5月,美智子与1岁的德仁

1964年,德仁4岁时入读学习院幼儿园,他的童年过得很快乐,兴趣广泛,喜欢音乐、爬山和骑马。



▲1965,德仁5岁生日当天

德仁的小学、初中及高中时期都是在学习院修读。

日本许多精英家庭和富人的子女都在这些私立学校就读。



▲1970年,10岁的德仁(左二)参加学校运动会的接力比赛

1973年,德仁的父亲明仁访问澳洲后,鼓励儿子去澳洲增广见闻。 

1974年8月,14岁德仁获送到墨尔本的寄宿家庭。

在寄宿期间,他还曾在时任澳洲总督克尔(Sir John Kerr)爵士的官邸演奏小提琴。



▲1972年2月,德仁在东京练习演奏

德仁自小沉迷有关交通运输的历史,更喜欢研究「道路」。

他后来曾说:「从我童年开始就对道路有着热切的兴趣。在道路上,你可以走向未知的世界。

或许可这么说,既然我过着一种没有机会自由外出行动的生活,那么道路就是一种走向未知世界的珍贵桥梁」

这为他日后的学术研究,埋下伏笔。



▲1972年4月,德仁与弟弟文仁的合影

1978年,18岁的德仁入读学习院大学文学部,修读历史,并于1982年3月顺利取得学士学位。

他当时的毕业论文,是关于中世纪濑户内海与日本西部的水路交通。

德仁就读大学期间还在学校的管弦乐团担任中提琴乐手。



▲1977年,德仁17岁生日时的相片

1980年,德仁年满20,在东京皇宫举行成人礼。

 1982年4月,德仁继续在学习院大学攻读硕士学位,专攻中世纪交通史。



▲德仁在成人仪式上头戴冠冕

1983至1985年,德仁远赴英国牛津大学默顿学院,专注研究18世纪泰晤士河航行与交通。

1985年10月,德仁留学归国,再次入读日本学习院大学,1988年取得历史人文硕士学位。

他作风低调,除了出席公开场合,甚少私人照片流出。



▲1993年德仁的资料图

1989年1月,明仁继任天皇,德仁成为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并于1991年2月正式被册立为皇太子,当时德仁刚刚年满31岁。



▲2002年,德仁一起出席庆祝天皇明仁69岁生日的活动。

德仁与夫人雅子相识于1986年11月,当时雅子正在东京大学读书,她通晓数门外语,刚刚通过日本外交部极为严格的考试,成为一名高级外交官。



▲2001年二人踩单车时的合影

德仁与雅子的恋爱持续多年,迟迟未「拉埋天窗」,部分原因是雅子对嫁入非常保守的皇室心存顾虑。

德仁用这样一番誓言最终向雅子求婚成功,他说「你对加入皇室可能会有恐惧和担心。但是我会保护你一生一世。」

这对有情人,终于在1993年6月大婚。



2001年12月,明仁与雅子结婚8年后,才诞下女儿爱子公主。

由于日本皇室规定皇位传男不传女,朝野对皇室继承问题议论纷纷。

2003年年末,雅子妃确诊患上因压力过大引起的适应障碍,因此她也更少公开露面了。



2019年2月,皇太子德仁在59岁生日这天于东京东宫御所举行记者会。

5月将即位成日本新天皇的他,今次最后一次以皇太子身份会见媒体。

德仁表示将每时每刻贴近国民,与大家同喜同悲,并公开表示雅子妃正在努力康复中。



日本平成年代要结束了,为什么全世界都在怀念它?

,从新年号的寓意、选定过程再到平成 31 年间的回顾,新旧交替的时代感很快将气氛推到最高点。
社交网络再次变成大型情怀培养皿。最先被 cue 到的是柯南迷:留给工藤新一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而日本三星很应景地,在当天推出了 Galaxy Note 9 的「令和」特別版:

▲ 手机背面印着「令和」;S Pen 变成了毛笔头;预装了昭和、平成等年代的定制 app,戳开就会显示历史名场面;限量 31 台,寓意平成年代 31 年……当然都是愚人节恶搞「平成最后的薯片」「平成最后的橡皮糖」早被抢购一空。而除了 45 度仰望天空伤感地跟这年代告别,也有网友开始想象:继「昭和男儿」「平成废物」之后,日本又将迎来怎样的令和一代?预热了一整年的「退休」先给不太了解的朋友科普一下:到现在,日本还像中国古代一样使用年号纪年制度,并规定每位天皇在位期间固定使用一个年号,称为 「一世一元」。1989 年明仁天皇登基,为「平成元年」,今年已经是「平成 31 年」。而 5 月 1 日凌晨,德仁皇太子将接棒成为新一任天皇,2019 年也将变身成为「令和元年」。

▲ 现年 85 岁的明仁天皇和妻子目送一个时代的离去固然让人感慨,但「平成」落幕的特别之处还在于「提前预告」。在过去接近 200 年,日本年号都因天皇去世而更换,往往来得猝不及防。而现年 85 岁的明仁天皇则表示希望生前退位,2017 年,日本政府公布了他的退位日期,给大家做足了心理准备。可以说,这就像是一场提前筹备的,盛大的花火大会。「平成最后的 OO」很快成为流行语。2018 年的盛夏被称为「平成最后的夏天」,人们悲伤地游泳、吹空调、吃西瓜,棒球少年在「平成最后的甲子园」中挥洒热血,天空中绽放着「平成最后的烟花」,就连「平成最后的大扫除」都让人感到忧伤……

▲ Twitter 推出了「平成 31 年」emoji这股集体情绪一直延续到今天,社交网络上又晒起了「平成最后的樱花季」。

▲ 第 69 届 NHK 红白歌会(「平成最后的红白歌会」),下半场收视达到 41.5%,比前年高出 2.1%而商家们也没放过这个定语的魔力。在「平成最后的圣诞节」,日本乐天推出平成怀旧玩具专区,重新上架电子宠物(拓麻歌子)、四驱车、迷你掌上游戏机等玩具。新年第一天,大家排队争抢「平成最后的福袋」,全家便利店推出「平成最后的橡皮糖」,罗森便利店推出「平成最后的薯片」,保质期就到明仁天皇退位当天。

▲ 平成最后的橡皮糖

▲ 平成最后的薯片不论是馒头、巧克力还是文件夹、收纳包,只要加上「平成」二字都纷纷变成抢手货。有经济学家将这种势头称作「纪念消费」,并预测它继续扩大,甚至延续到「令和最初的 OO」。



▲ 模仿当年官房长官小渕恵三公布年号时的场景,成了怀旧必备

▲就连可口可乐旗下的咖啡品牌 Georgia 也来凑热闹,推出平成杯缘子失去的 30 年,也是日本流行文化兴起的 30 年在新年号公布当天,日本文化爱好者阿熊在朋友圈写下这么一句话:

日本换年号真的很微妙,喜欢的日剧、动漫、小说突然变成上一个时代的产物,宽松世代突然迈向中年……对经历过「昭和(1926-1989)」后半段经济神话的一代来说,「平成(1989-2019)」就像是毫无长进、至今还在角落默默舔着泡沫经济伤痕的「阿斗」。过去 30 年也因此被称作「失去的 30 年」。

当年的物欲横流和纸醉金迷确实一去不复返,但日本的流行文化产业却在这 30 年间迎来飞速发展。对大部分年轻人来说,跟平成年代告别,可以说是在跟自己的青春挥手说再见。事实上,没有一个 80、90 后能缺席日本动漫内容的熏陶。中二热血少年捧着《海贼王》《火影忍者》《死神》《灌篮高手》和《银魂》爱不释手,而动画版《名侦探柯南》《蜡笔小新》和《樱桃小丸子》成了我们蹲守在电视前的童年回忆……如今优衣库跟《周刊少年Jump》的合作款 UT 频频售空,都多亏了这些动漫的长青魅力。

▲ 「真相只有一个」「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教练,我想打篮球」……这些都成为了中二少年的金句动漫成了日本面向世界的一张新名片。《香港 01》周报指出,1988 年上映的动画电影《阿基拉(AKIRA)》,其黑暗科幻和血腥暴力的元素当时在西方引起讨论,它彻底打破了大众对动画的认知,让欧美观众意识到动漫不只局限于儿童观看。而 1995 年《新世纪福音战士(EVA)》开播之后,日本深夜动画变得愈发大胆猎奇,甚至加入色情等元素。被视为赛博朋克经典的《攻壳机动队》,后来启发了电影《黑客帝国》。而擅长惊悚的动画大师今敏,也为日后好莱坞带来了不少灵感。

▲ 《新世纪福音战士(EVA)》日本动画协会(AJA)的一份报告显示,2017 年,日本动漫产业的收入 21500 亿日元,创下历史新高,其中海外市场收入(票房、翻拍权、转播权、周边销售等)达到 9950 亿日元。而近年来,Netflix 等流媒体平台对日本动漫展现出浓厚的兴趣,这部分收入的比例预计会持续扩大。动漫之外,游戏也是平成年代成长起来的一股重要文化潮流。1989 年,任天堂推出 Game Boy 游戏机,发展到今天,《超级马里奥》《精灵宝可梦》《塞达尔》等游戏 IP 都成了任天堂的无形资产。

▲ 任天堂 Game Boy 游戏机

▲ 在全球成为超受欢迎 IP 的《精灵宝可梦》而索尼则在 1994 年推出家用游戏机 PlayStation。至今,PS4 和 Switch 在主机市场一共占有约 73% 的份额。任天堂是不是「世界的主宰」不好说,但日本肯定是游戏主机的主宰。今天,老去的木村拓哉仍然让小女生尖叫,「平成歌姬」安室奈美惠退出娱乐圈惹万人含泪,村上春树和东野圭吾长期霸占中国国内畅销书榜单,一批又一批宅男高呼「新垣结衣是我老婆!」……

这些都是平成年代留下来的青春痕迹。「平成废物」迈向中年,逃避可耻还有用吗?大概掰手指头数一下,出生于平成元年(1989)的年轻人已经 30 岁了。因为社会结构和经济下行,这一代年轻人似乎长期缺乏安全感。没有雄心壮志,「只关心自己半径 3 米以内的事情」,跟分分钟切腹表爱国决心的「昭和男儿」相比,他们就像是「平成废物」。B 站对此有一句流行的梗,叫做「明治养士,大正养国,昭和养鬼,平成养豚」,「豚」也就是猪的意思。

▲ 沉迷二次元动漫和游戏,就是大家对「平成废物」的普遍印象这种宽松的人生价值观也在各种文学影视作品中有所体现。经典日剧《悠长假期》教人「Don’t worry, be happy」,而《宽松世代又如何》《逃避可耻但有用》《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光是剧名就散发着淡淡的佛系、随缘、开心就好,再苦逼也要笑着活下去。村上春树在随笔集《村上朝日堂日记》提出的「小确幸」一词,一度成为流行热词。这种虽小但确实的幸福感,就像是日剧里,总以一杯冰啤酒结束辛勤工作一天的场景。

而没有品牌 logo 的无印良品,最好家里空无一物的「断舍离」,则是「平成废物」对物欲的态度。通过流行文化的输出和传播,即使是中国的 80、90 后也对这些人生态度相当熟悉,甚至产生共鸣。

但待平成过去,这群年轻人就不年轻了。听起来春风和煦的「令和」,能让这群「废物」还可以继续「废」下去吗?告别这没有战争的 30 年,未来也会继续岁月安好吗?跨在两个时代的交接处和「三十而立」的时间点,这一代年轻人也焦虑不安了。澎湃新闻专栏作者新井一二三,在 1989 年经历过日本年号从「昭和」到「平成」的更换。她对当下大家对「平成最后」的种种怀念表示理解,但自己则波澜不惊。

我等「从昭和时代过来的」人,早就经历过上一次的「换代」,对即将发生的第二次,不会抱有浪漫的或其他什么样的期待。天皇交替,新的年号启用,实际上跟普通过年差不多。时间的流逝不会因此忽快忽慢,仍旧保持同样的速度。虽然大家都觉得时间过得越来越快,可那是众生一年比一年老所致,跟天皇年号并无关。

▲ 图自电影《甲方乙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柯南已经官宣改口要成为「令和」的福尔摩斯了,各种「令和最初的 OO」产品也卖起来了。马照跑,舞照跳,天塌下来,日子还是要微笑过下去鸭。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50695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