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给柯南的时间不多了!幕后大BOSS难道是他(组图)

北美留学生日报/虎嗅APP 0





今日上午日本时间11:40分(国内时间10:40),日本政府举办记者会,公布新年号为:令和。

新年号将于5月1日明仁天皇禅位后正式启用。皇太子德仁也将于同天即位,成为新一任天皇。


“令和”读音:rei wa。该年号是日本第248个年号,两字来源于日本古籍《万叶集》:

 

(图源:微博)

「初春の令月にして、氣淑く風和ぎ、梅は鏡前の粉を披き、蘭は珮後の香を薫す。」

“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梅披镜前粉,兰薰珮后香。”

跟四月草长莺飞的春日气氛十分应景。

 



(图源:网络)

在新年号公布之前,专家和媒体纷纷预测此次当选的年号或仍将参考中国古典文学,难逃“中国古典魔咒”。

据悉,明仁天皇定下的“平成”年号,源自《史记》和《尚书》。从公元645年“大化”到“平成”总计247个日本年号中,大多都源自中国古籍。

 

因此,安倍也曾表示希望这次年号能从日本自己的古籍中取名。但相关学者表示:日本的古典文学基本上也都来自于中国。



(图源:梨视频)

 

这点不难解释,毕竟日本受到过汉文化的启蒙,日本汉字也是由古代汉语演化而来。

 

新年号的出处《万叶集》是日本最早的诗歌总集,相当于中国的《诗经》。

 

在其成书时,日本还没有自己的文字,全部诗歌都是借用汉字即万叶假名记录下来的,为后世诗歌创作树立了典范。



 

网友发现,令和二字在我国古典文学中,也可找到多处渊源:

 

《离骚》——“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

《黄帝内经》——“知迎知随,气可令和,和气之方,必通阴阳。”

《张衡 · 归田赋》——“于是仲春令月,时和气清。”

 

由此看来,这也不足为怪了。



 (图源:网络)

本该是日本民众普天同庆的日子,但有网友发现更换新年号之下一个令人流泪的事实:

如果一个生于1989年之前的宅男/宅女,下月1号仍未结婚,那就是从昭和-平成-令和始终母胎solo,史称“三朝元老单身狗”。

 

隔着屏幕都能嗅到满屏的悲伤。



 

还有脑洞大开的日本网友将“令和18年”推上热搜。令和元年都还没开始,就已经想到第18年了?

 

原来是因为令和用英文表示开头字母是R,令和18年就变成了“R18”(18禁的意思)。

 

还没进入元年,日本网友们就已经纷纷表示十分期待了。

 

网友还开脑洞:令和18年出生的人就成了R18。不过因为日语中R同L的音,所以也可能用L,不用R……

 



(图源:网络)

对这一波脑洞表示服气。

新年号的到来也带红了一款网红饮料,成为民众致敬新元年的人手一瓶。



(图源:微博)

 

并且不只这一种。

可口可乐公司也趁热限量发售了2000瓶“令和可乐”,这种时候抢到就可以发圈集人气赞了。



(图源:微博)

在更新迭代的背景下,回顾平成年间。

 

平成一代被称为佛系的一代,无欲无求,没什么理想抱负,多数年轻人处于低欲望的社会形态中。

 

但并非指他们从一开始就毫无追求,这些人在最初的欲望总是无法满足得不到实现,经过长时间的自我压制,欲望渐渐被抹平了。

 

1989年昭和时代结束进入平成年,泡沫经济破灭,日本进入经济低谷。

 



(图源:网络)

年轻人在这种无力改变的现状下,被认为是“停止思考的一代”,无法被寄予厚望的一代,甚至被批评为:“平成废物”。

 

某网站上总结出平成佛系一代的三大特点:

 

喜怒不露于形色

不轻易说Yes或No

善于把握分寸、不会令他人不快



 (图源:网络)

虽遭前辈们诟病,但平成一代的年轻人也有自己的处世哲学:不争不抢,以和为贵。

 

“安安静静地活着不是也很好吗?”

 

尽管部分人可能没有强大的事业心和功利心,但他们也在默默的发声,努力地活着。

即使做一个平庸的人,也是自我选择的权力。

 



在《名侦探柯南》中,工藤新一曾说希望自己 “成为平成年代的夏洛克·福尔摩斯。”

 

眼看着平成年代即将成为历史,留给工藤新一的时间不多了。



 (图源:微博)

这部陪伴了众多漫迷二十余载的作品,从少年到青年,从青年再到成年,陪伴了一代人的青春。

 

作品从1994年1月开始在《周刊少年Sunday》上连载,2002年引入中国并出版,至今还在连载中。

 

连载期间历经波折,2015年3月,因作者青山刚昌住院接受治疗,作品改为不定期连载。同年7月22日,恢复定期连载。

 

此前,青山刚昌还发表过言论称,《名侦探柯南》只会画到单行本第100卷。但2017年该说法被其撤回,并表示“肯定要超过不少”。

 



(图源:网络)

2017年12月,作者以“因病需疗养和充电”为由,宣布作品“长期休载”。2018年4月作品重启连载。

最新更新为今年3月13日的第1031话。

如今作者青山刚昌已年过56了。从94年《名侦探柯南》刊载第一期到现在已经25年过去了,这部作品的创作占据了他近一半的人生。

 

漫迷们既翘首期盼着结局,又不舍这部作品完结。



(图源:豆瓣)

其中最大的悬案,黑衣人组织的幕后黑手在平成年已浮出水面。

 

这个话题曾引起热门谈论。

有人猜测幕后指使人是表面疯癫的毛利小五郎,也有人猜测是憨厚老实的阿笠博士,还有人说是FBI的詹姆斯,但几乎都被作者本人否定了。

 

在第1008期图透中,粉丝们高度怀疑幕后大BOSS是已经登场过的人物——乌丸莲耶。

 

百度百科上乌丸莲耶的身份描述也称其为黑衣组织的BOSS。

 



 

虽然幕后黑手已知,但柯南的故事还没有完结。

依旧还有许多未解的谜题等着漫迷们头脑风暴。

 

希望这部陪伴了一代人的作品能够顺利的继续连载下去,而青山桑在创作的同时也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呀。



 (图源:微博)

令和年代即将来临,柯南的梦想从平成跨到了令和,

漫粉已经P好了图,剩下的就靠柯南自己的努力啦!

相关报道:被窝里做梦的年轻人,撑起了平成的娱乐业

平成三十年,日本的经济发展再不复昭和时代的辉煌,但日本文化却凭借着强有力的载体——动漫,迅速地席卷全球。

1989年,平成元年,《龙珠》动画版上映。这部一举奠定了集英社(《少年Jump》杂志)三大刊霸主地位的漫画,也用龟派气功和冲击波烙印在了90后的青春里。


传说世界上有七颗龙珠,全部收集便可召唤神龙,实现任何愿望。

其后,《少年Jump》接二连三地贡献了日本漫画的巅峰之作。

点燃全亚洲篮球热情的《灌篮高手》,让樱木花道和流川枫的迷妹们至今还在掰头。



网友们甚至为《灌篮高手》盘点了十佳进球。

投稿第三次才被“勉强发布”的《海贼王》,创造了一个名为路飞的大航海时代。


你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所以不会轻易流泪。

带着学生时代“差生”的怨恨,岸本齐史借吊车尾漩涡鸣人的口说出“我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



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漩涡鸣人让你高攀不起。

不仅中二少年,女生们也拥有了自己的“魔法少女”,她们温柔、细腻又不失强大,提醒着进入职场的女性们,“保持独立,也可不放弃美丽”。



知世爱小樱,雪兔爱桃矢。

冒险、青春、伙伴,打不死的小强精神,为所爱之人战斗的热忱,这些斗志昂扬又充满温情的元素让热血少年漫成为了平成一代最深刻的青春记忆。

战争时期的日本人,做着颠覆世界秩序的王者梦。到了平成年代,这种自大和野心被收敛了起来,但本质上的“中二”仍然没有退场。

在被窝里做梦的平成一代,通过动漫,生出一种能颠覆新世界、和命运叫嚣的豪情来。

如果说日本动漫揭示了“武士道”的平成化,那么日本影视就更加深刻地描绘了平成三十年国民关注点的变化。

相声演员出身的北野武,在平成元年自导自演了处女作《凶暴的男人》开启了日本电影黑帮片的先河。到了99年的《花火》,硬核男人也开始展现生死间的温情,“北野武蓝”成了他暴力美学的标志。



《花火》中的妻子,全片只有一句台词。

被“小清新”绑架的岩井俊二和是枝裕和,用日系滤镜的慢镜头,一个捕捉青春,一个建构家庭。



《情书》里的少年柏原崇

在老龄化愈加严重的平成时代,是枝裕和给孤独的老人们一个重新选择家人的可能性。


《小偷家族》里偷来的家人也能相伴生活。

平成也是动画电影的高光时代,不仅有环保主义者,坚持手绘的宫崎骏,更有超越时代,作品中充满哲思的今敏和押井守。《红辣椒》和《攻壳机动队》也成为《盗梦空间》《黑客帝国》的灵感来源。



《红辣椒》至今仍被誉为”最接近梦的电影“

而提到平成时期的日本电视剧,则有一个“逃不开的男人”——木村拓哉。

平成元年,17岁的木村拓哉还在上高三,他所在的组合SMAP刚刚出道一年。四年之后,因为在《爱情白皮书》里又暖又稚嫩的形象,不仅带火了黑框眼镜,更是凭人红带出了组合红。


平成时代日本收视最高的十部剧,四部都是木村拓哉主演的。

拍唇膏广告,导致该品牌口红卖到脱销。演一个行业火一个行业,演检察官让检察官成为热门行业,演航空剧让航空公司股票大涨,甚至连演冰球选手都能推动冰上运动的普及……

木村拓哉,日本经济的操盘手。

2016年木村拓哉所在的组合SMAP宣布解散,即使粉丝哭着不相信,买爆专辑,也仍然在木村拓哉的鞠躬致歉中惊觉奇迹已然终结。



大热的男子组合岚,平成的至尊偶像天团,也逃不过解散的命运。

2019年,岚宣布从2020年开始无限期休止组合活动,这个消息迅速占领了新闻头条。当老一辈人不理解一个团体的解散为何如此兴师动众时,年轻的粉丝们向父母解释,“如果其他活动跟岚的演唱会撞日子的话,参会者都会预订不到机票和酒店”。


岚通过官方粉丝网站发布视频,宣布将于2020年12月31日起暂停团体活动。

40岁的安室奈美惠也在平成最后的钟声敲响之前,安然地告别舞台,在人群中间看一朵朵升起又瞬间陨灭的烟火。



站在平成的末期,我们挥别了东京街头,那个“眼睛微笑得像月牙一样的”赤名莉香,挥别了被永远困在白色巨塔里的财前,也挥别了追债达人半泽直树。


赤名莉香,小镇男孩的梦想。

我们也迎来了三十岁仍然在啃老的高等游民,迎来了”契约老婆“新垣结衣。平成少子化、老龄化严重,新一代年轻人”低欲望“的事实借由丧和佛表现得淋漓极致。



《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

18年末,木村拓哉的女儿木村光希走红,这位“女版木村拓哉”重新点燃了人们对平成巨星的怀念。但不可否认的是,平成之后的日本,在越来越多元的时代已经很难再孕育出独一无二的日本偶像。



那些巨星岁月也终究如梦幻泡影,只能成为上班路上闲来无事的回忆杀,提醒青春不再的中年人们,“我们曾经年轻,曾经与众不同”。

小清新的平成人,也是最严肃的日本人

在一份对百位日本知识分子关于“代表平成的30本书”的调查中,村上春树的《1Q84》居于榜首。诺贝尔文学奖评选时,关于村上春树能否得奖的赌局也年年在上演。

昭和时期,三岛由纪夫、川端康成还是典型的日本作家。他们的文字绵长,带着俳句的古典韵味。



三岛由纪夫

相比于这些作家,听爵士乐开咖啡厅,喜爱猫的村上春树则更像一个“美式作家”。

村上发明的”小确幸“和日式小清新紧密联系起来,如果你手边恰好有一本《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那么连珠江夜跑都能带上一层泛着蓝调的日式滤镜。

想要冒充一个日本中产,先像村上一样喝咖啡、聊爵士再跑跑步。



提到日本文化,不得不提村上春树和宫崎骏。图/《新周刊》511期和404期

平成时代,和小清新的小资风格相伴的,是一种极简的低欲望生活。

穿棉麻织物,用环保用品,减少生活用品的数量,在日剧《我的家里空无一物》中,极简的生活方式就是“扔,扔,扔”。

如果你不仅喝咖啡、聊爵士、跑步,过着极简生活(而且还养猫的话——虎嗅注),那么恭喜你,你将成为一个从里到外散发着“仙气”的高级日本中产。



《我的家里空无一物》剧照

平成三十年,文艺青年们学着日本人的样子,活得越来越轻。

但如果你觉得“小清新”和“低欲望”就是日系滤镜和丧文化,那你对平成的了解可能只是一个皮毛。实际上后现代的村上春树,也绝对想不到自己的名字和“小清新”捆绑在了一起,他的理想是成为“一个像陀思妥耶夫斯基一样的作家”。

平成轻盈,却从没有脱掉过严肃和反思的内核。



《挪威的森林》是平成年轻人在现实社会中的自我救赎。

九十年代,《挪威的森林》在中国的大学校园走红,文艺男青年在思索生死的意义之后还会闲下来想直子和绿子哪个是白月光和红玫瑰。而此时的村上春树野心早已不限于对青春和生命意义的讨论。

1995年,奥姆真理教在地铁发动毒气攻击,震惊世界。村上春树采访了受害者和见证人,出版纪实报导文学《地下铁事件》。2009年,一部讨论“纯粹的恶”,致敬《1984》的《1Q84》诞生,村上春树在访谈中称“想要成为陀思妥耶夫斯基一样的作家”。

正是村上春树小说里古典文学和现实社会的交织让他成为“不日本”但“最平成”的国民作家。



电视剧版《白夜行》由绫濑遥、山田孝之出演。

而日本的推理小说,也遵循着这样的现实转向。1992年,社会派推理小说家松本清张的逝世,93年被誉为“松本清张的女儿”的宫部美幸出版了风靡全日本的小说《火车》,成为“平成国民作家”。

六年之后,同样是松本清张的推崇者的东野圭吾才终于放弃了重视推理过程、犯案手法的本格派写作,转向直指人性和社会现实的社会派推理写作,一本《白夜行》横空出世。

“我从来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病态畸形的爱,伤痛和欲望成为了东野圭吾式推理永恒的主题。

被嘲讽“废掉”的平成一代,文学的喜好却愈加直指社会现实。死宅日本青年啊,谁说不能是充满公民意识的国民呢?


日剧《白色巨塔》直指日本的医疗问题。

安逸之下偷偷焦虑,拘谨背后中二热血

经历了泡沫经济后的经济大衰退,日本不复昭和时期的经济飞跃,30年间GDP增长率仅为1.2%,但其人均GDP的增长率却达到了2.2倍,和美国的2.5倍并没有巨大的差距。

同时,日本文化迅速走向全球。以和食为例,风靡全球的“一风堂”拉面2008年在纽约开了第一家海外店,让美国人甘愿排上几十分钟的队。

《寿司之神》纪录片火遍全球,随着寿司、拉面这种“快但精致”的和食的全球化,日式料理的匠人精神也再次为世界所瞩目。



寿司之神小野二郎

社会福利方面,日本产假的补助金额每天高达8000日元(约480元人民币),儿童入学后除了享受免费的义务教育,餐饮、学习资料也均能享受政府补贴。医疗保险几乎可以报销疾病花费的80%-90%。

社会治安在平成年间也取得了突破。2018年7月6日,日本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被送上了绞刑架。折磨了日本人几十年的邪教阴云,终于散开了一点点。

平成时代的年轻人们,好像只要有手机、电脑就能一天不出家门,可以和虚拟人物结婚,大喊“新垣结衣是我老婆”。


秋叶原是御宅族的聚集地。/ 维基百科

这种”死宅“式的生活一边让他们不再有父辈为民族荣誉抛头颅洒热血的热情,一边又给了他们更多自由选择的空间。

经济上的压力并不紧迫,吃穿不愁就行,没什么做”上等人“的渴望,在“低欲望社会”下,年轻人们的幸福感和满足度可能比经济全盛时代人手几十万日元的父辈们更高。

平成末期的00后们,一边享受宽松世代的宽松教育,一边接受多元文化的洗礼,他们已经成长为新一代的日本人。比起我们只敢对台下的父母喊话的《少年说》,《天台表白》里小男孩的16次“我喜欢你”,正在颠覆东亚文化的羞涩。



当我们嘲笑“别人家的日本”终于也“废了”时,平成气质却与平成时代的文化交相辉映,深远地影响了亚洲甚至整个世界。

安逸之下偷偷焦虑,拘谨背后又中二热血,谁说“平成废物”不迷人呢?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49830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