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闺蜜下水、翻白眼骂骂咧咧…郑爽怎就成社会姐

柳飘飘了吗 0

  3月档,你们猜猜飘飘最期待哪部戏?

  说出来得吓死你们——

  郑爽的《青春斗》。

  为啥期待,主要还是给导演赵宝刚开播前那句话唬住了:

  郑爽演技炸裂,不服来辩。

  行吧,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

  老老实实看完了6集,本飘推导出三种可能性。

  A、赵宝刚瞎了

  B、我瞎了

  C、赵宝刚被郑爽绑架了

  的确,做人不能太老实,很多事情,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总不能睁眼说瞎话吧。

  来,飘飘这就来带你们睁开眼好好看这部剧。

  这剧的故事大纲很简单。

  一言以蔽之,《奋斗》+《欢乐颂》。

  讲的是五个大学刚毕业的女生,北漂,为事业和爱情打拼的故事。

  郑爽在里面,演的是一个狂野直率的叛逆girl。

  精力旺盛、思维活跃、蛮横无理、事多脾气大,但无论如何……她是一个好女孩。

  在宿舍支着望远镜观察新生,看到男友帮学妹拎箱子,二话不说就冲到现场,声明主权。

  路上,踢翻了同学的热水壶,潇洒地撂下一句:“回来赔你。”

  日常穿着,也是运动鞋嘻哈风。

  脖子上随时挂个耳机,走路插袋,随着节奏摇摆。

  动感女孩在线走秀的场景,剧里随处可见。

  好的,看到这里,人设大概明白了——

  一个特爱来劲的京妞。

  有点类似《奋斗》中的米莱,热心活泼,说话特逗。出场也是宣示主权,抱着一大捧花,直奔向陆涛,不准他和别的女生搂在一起拍毕业照。

  但,越看越发现,飘飘错了。

  郑爽演的这个向真,哪比得上米莱。

  米莱热心,向真也是——

  但她的热情,过了头。

  喜欢无脑催婚。

  你看我们寝室

  都有男朋友了

  就你没有

  你不想哭吗

  《青春斗》开播这几天,被吐槽得最多的是,人物不着地,不接地气。

  人家正常大四毕业生,忙的是什么?

  无非,找实习、找工作、搞论文、考研的准备复试。

  你看看《青春斗》人家在干嘛?

  找对象、创业、保研。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别人的青春”了。

  其中,以“赶着毕业前赶紧谈个恋爱”为主要任务,主角们纷纷开窍找男友。而向真(郑爽饰),则担任了其中的催婚委员。

  那措辞口吻,活像过年催婚的七姑八姨。

  对着宿舍舍花钱贝贝,向真硬是要把她强行配种给老实丑男——

  你说你已经长得够好看的

  再找一个好看的

  那就显不出你好看了

  找一个像金鑫那样的

  你就是越看越好看

  对着常年考第一的学霸舍友,她是这么说的——

  向真:

  你不是一直想找一个比你强的吗

  这次人家不是考第一吗

  丁兰:就这一回

  向真:

  一回顶你一百回

  大四了没有考试了

  听听,这像一个90后高校生讲出来的话吗?

  因为大学的最后一次考试,就推翻掉别人大学四年兢兢业业的努力?

  贬低女方的外貌优势和能力优势,靠否定女性的价值强行配种。

  这不就是典型的老家亲戚的催婚逻辑吗?

  除了催婚态度,向真的催婚手段也让我开眼了。

  为了把舍友钱贝贝“嫁出去”,“思维活跃”的向真,还不惜以危害舍友性命为代价。

  在泳池边,向真明明知道钱贝贝不通水性,故意把她推下泳池,吸引男生过来救她。

  真是胆大心细,为舍友的婚恋事业操碎了心。

  一个做事不知轻重,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好女孩”形象跃然纸上。

  本来,这种性格鲜明、攻气十足的角色,应该是最容易圈女性粉的。

  但对不起,向真这个角色,真不讨喜。

  如果说人设和剧情不能算是郑爽的锅,那,单纯看郑爽对这个向真这个角色的塑造,又如何呢?

  先说一下台词功底。

  台词现场收音,是《青春斗》的一个卖点。

  现场收音,玩得好的是锦上添花,玩得不好就是自讨没趣。对于郑爽的台词,通稿是这么写的——

  然而,豆瓣高评是这么写的——

  网友并没有夸张。

  剧中郑爽多处口齿不清,挡住字幕,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而且还能听出很明显的、刻意模仿京腔的懒音,但是京片子讲话也应该是滑过、轻声带过某个音节,而不是直接吞音。

  含含糊糊的台词,可以说已经影响观影体验了。

  完全不像一个有20多部影视作品的演艺经历、经过训练的演员说出来的台词。

  这恰恰也是郑爽这一路走来,演技上越来越暴露出的问题——

  越来越松懈。

  我们夸一个演员演技好,常常会说:这个演员在镜头前状态很松弛。

  郑爽对此的理解,明显有点跑偏了。

  松弛,不等于松懈。

  刘天池有一段点评,概括了两者的区别——

  我们要求最好的身体(状态)是松弛

  而不是松懈

  你一松懈了

  就等于你什么形态都有了

  演员不能什么形态都有

  演员是要求你有什么形态

  你就有什么样的形态

  那不是说你自然就是什么形态

  郑爽的形态,明显是过于“自然”了。

  向真是一个古灵精怪、不拘小节、带点“社会气”的女生,郑爽在演这个角色时,没有过多思考,只放不收。

  于是在《青春斗》里,大家看到了一个比《我的保姆手册》还要更“郑爽”的人物形象。

  多动、骂骂咧咧、脾气来得莫名其妙,思维、情感和表达,都和别人仿佛不在一个频道上。

  过分点讲,有点装疯卖傻。

  性格古灵精怪,鬼主意多,怎么表现?

  眼珠子一天到晚高速转动,无意义的小动作特别多,没事就翻翻白眼。

  性格直率,不拘小节怎么表现?

  骂骂咧咧,语气尖锐。

  把不会游泳的舍友推下泳池后,弄丢了舍友最珍爱的、父亲送的项链,舍友要求向真负责。

  向真眉头一皱,尖声厉语地怼回去——

  你别跟我来劲

  我陪你去找不就完了

  不拘小节,不代表不明事理;有脾气,也不代表戾气重。

  在表现古灵精怪和性格直率方面演得太过,在表现某些内敛情绪时,郑爽的处理也有敷衍了事之感。

  在纠结保研还是就业时,向真担心自己出社会找不到工作,她是这么演的——

  我真怕我自己找不到工作

  轻佻的表情配上轻快的台词,仿佛在说别人家的事。

  被催稿费的学弟学妹囚禁在小屋里,男朋友救了她。

  此时,向真面临着创业失败,和被人囚禁的双重打击,又心怀对吵架后还拼命救自己的男友的感激,内心应该是百感交集的。

  但,郑爽吸了吸鼻子,我以为她至少会哽咽一下。

  无奈,她始终还是那副“啥都不是事儿”的样子。

  无论是收是放,郑爽对角色的处理,都太过于想当然。

  以前,偶尔能看到的郑爽式小表情,在郑爽近期的剧里,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

  郑爽演戏,越演越像郑爽。

  对于向真这个角色,有人评论,社会气太重,让人觉得特别别扭。

  但,向真这个角色让人觉得别扭,倒并不是因为她的社会气。

  因为,社会气,是可以演得出彩,演得讨喜的。

  向真这种头脑活跃的“坏女孩”形象,影视作品里多的是正面教材。

  论古灵精怪、思维活跃,《我的女孩》里的周幼琳,就是一个经典的形象。

  由于童年经历坎坷,为了生计和亲人四处流浪,周幼琳有着小强般的生存能力。

  不仅有着10秒钟就能和别人成为朋友的沟通技能,还有快速解决危机的随机应变能力。

  总之,眼珠一转,就有一个鬼点子。

  虽然李多海在诠释这个角色时,在剧中也经常转眼珠,但周幼琳的每次转眼珠,都有戏。

  想借车祸碰瓷男主时,搜肠刮肚地想给自己的损失加码——

  不仅精神受到了损伤,眼珠一转,得,老娘还想到了一个个人物品损失的名目。

  一副喜剧性的市侩嘴脸,立马就出来了。

  我是吓了一大跳

  精神上的冲击再加上……

  我那包和东西都丢了

  假妹妹身份面临揭穿这段剧情也很有趣。

  由于周幼琳和男主签订了兄妹契约,假扮男主的失散多年的妹妹哄男主爷爷开心。

  但有一天,爷爷突然要带周幼琳去见远在日本的“生父”,只要上了飞机,假妹妹身份就不攻自破。

  周幼琳想了一系列不去的借口:爷爷身体不好、没带护照、没带行李……

  然而,都被爷爷安排得明明白白,一一攻破。

  死到临头,如履薄冰。

  单看下面的动图,你都可以get到周幼琳的每一个假笑、每一次转眼珠和皱眉,是在传递什么感情。

  所以,相比郑爽,同样是面部小动作多。但周幼琳每次转眼珠、抬眼,都是有意图的——

  能让观众清楚地知道,她是在表达什么情绪、演绎什么剧情。

  古灵精怪有了,再来说“坏女孩”的彪悍。

  这就得提到另一个“鬼马少女”——周冬雨

  《七月与安生》里的安生,是周冬雨转型鬼马少女的第一个角色,而从结果来看,这转型的确是成功的。

  安生的彪和向真的彪,有什么不同?

  同样是小女生的装“社会”,总是一副义气大过天的样子。

  向真的社会气,是无论对谁,一讲话就一副皱眉斜眼的不耐烦样子,一咧嘴,就一副骂骂咧咧的语气。

  而这种表演,太过浮于表面。与其说是社会,更接近刻薄。

  安生的社会气,是面对男生时才皱眉昂头,面对女生、闺蜜时,她的语气是有所缓和的。

  换句话说,安生的枪口是对着“强者和外人”的,而向真的枪口,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胡乱扫射。

  在处理安生这个角色的“彪”时,周冬雨也处理得有余韵。

  第一次见到苏家明时,她本来是带着“给这个男人一个下马威”的心情去找他的。

  而,在看到他本人时,却因为他帅气的外型产生情愫。

  从皱眉怼人,到一瞬间的恍惚。

  这种感情变化时的微表情处理,让安生小女生气的彪悍,变得立体多面,于是显得更加真实。

  这便是有收有放。

  而郑爽——

  该“放”的地方,放得太过,乱拳打死老师傅。

  该“收”的地方,没有细腻的处理,一笔带过。

  郑爽这一路以来,慢慢淡忘掉的,是表演的初心,即对角色的把控和塑造。

  曾经郑爽的角色,虽然演技不出彩,但,至少能看出她对角色,还是有正常的尊重和思考。

  楚雨荨的纯真和坚强。

  《画壁》牡丹的不谙世事。

  襄铃的灵动娇俏。

  甚至在演贝微微时,还能撑起一个矜持美丽的校花形象。

  而现在,郑爽的戏路越来越窄,无非就是鬼马少女一类的角色,越演越像自己。

  所以,郑爽近几年演技的确是越来越“自然”。

  但这种自然,不是赵宝刚说的炸裂,只不过是放飞。

  她有的,不是千锤百炼后臻于化境的自得。

  而更像是,尚未参透就自我陶醉的自欺欺人。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03/30/616776.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