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万民兵征服世界?在这个国家,是可能的(组图)

地球知识局 0



NO.940-伊朗“千万”民兵

作者:深眸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近年来,伊朗在伊核协议问题和地区影响力方面持续受到美国打压和刁难,苦不堪言。他们不仅承受着巨大的政治压力和苛刻的经济制裁,还要担心“唇亡齿寒”逻辑下的盟友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安全。



什叶派在伊朗占主导,在伊拉克占半数

在叙利亚却以少数派实现长期执政

所以巴沙尔政权是伊朗的关键盟友

于是,伊朗一方面授意忠实的小弟黎巴嫩真主党等派系武装参与叙内战帮助巴沙尔政权,另一方面亲自上阵,派出武装力量前往叙战场作为外籍顾问。



随着对ISIS的剿灭

伊朗和俄国的军事存在也得以在叙利亚遍地开花

而在派出的武装力量中,除众所周知的伊斯兰革命卫队成员外,还有一定数量的巴斯基民兵。你一定想想不到,这支民兵队伍的人员数量甚至号称高达上千万!真是一支可畏的力量。

国内外严峻形势下的产物

在伊朗当前的武装力量构成中,包含正规军和伊斯兰革命卫队两个平行的军队设置,而巴斯基民兵和大名鼎鼎的“圣城旅”便是革命卫队控制下的两支武装力量。

伊朗比较特殊

其武装力量由正规军和革命卫队组成

后者更像是宪兵、民兵等的组合



巴斯基是波斯语Basij的音译,含义为民众动员军,是一支准军事部队。从归属和音译上来看,显然其成立和伊斯兰革命的爆发密切相关。

伊斯兰革命卫队除了是一个军事组织

还在伊朗社会中有着广泛的经济和组织资源

下图为革命卫队军医院

(来自维基百科)



1979年爆发的伊朗革命推翻了美国支持下的巴列维王朝,建立了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面对数量高达40万的前国王部队,最高领袖霍梅尼自然是不会信任的,事实也是如此,1979年2月,前国王部队中的帝国卫队就企图发动政变推翻霍梅尼政权。

霍梅尼返回伊朗. 1979年



于是,霍梅尼一方面大力清洗前国王部队中的反对者,重新组建正规的国防军。另一方面便建立了完全听命于自己的伊斯兰革命部队。

但训练新的军事力量是需要时间的,最初的革命卫队只有几万人,根本不足以保卫新政权的安全。为了自保,新政权的决策层便将目光聚焦于伊朗国内庞大的民兵。

人民群众这么热情

要不要来一起保卫新生政权?



1979年年末,霍梅尼在一次演讲中呼吁建立一支包含所有年轻人的“2千万大军”,筹备建立巴斯基民兵的准备阶段就从此开始了。

巴斯基民兵训练AK-47



不到一年后爆发的两伊战争则大大推动了人数庞大的巴斯基民兵的建立。

战争的初期,因为伊朗方面的准备不足,军事人员损失惨重,战场局势十分危急,伊朗需要源源不断地兵源补给。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新政府成立募兵组织“国家动员委员会”,专门负责招募有一定军事经验的民兵,多达200万的巴斯基民兵被组织起来派往前线。



起初,巴斯基民兵的成员都是贫困地区清真寺中求学的年轻男孩。后来,世俗学校中的青年学生也被强行征召。

这些怀有强烈宗教意识和民族主义的青年人,在残酷的人海战术中冲锋陷阵,迎着敌人的猛烈炮火充当先头部队的作用,在保卫国家安全和抵抗外国侵略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被卷入这场战争

(来自维基百科)



当然,政府也对加入巴斯基的青年人提供各种福利,如奖学金、优先借贷、生活补贴和更好的就业前景等。于是,一些对意识形态并不热衷的“叛逆青年”,为了得到这些社会福利,也积极响应政府号召加入进来,最终使巴斯基民兵数量不断膨胀,以至百万之众

多位领导人支持下发展成熟

长达八年的两伊战争最终以两败俱伤的结局收场,战争结束不久,最高领导人霍梅尼也去世了。伊朗拉夫桑贾尼新政府调整了地区政策,放弃激进的伊斯兰革命输出政策,将国家重心转移到大力发展经济上来。

拉夫桑贾尼被形容为温和派及“务实保守分子”,

他支持国内自由市场的地位,赞成国有产业私有化

又在国际上保持温和形象,避免与美国及西方冲突



特殊时期成立的巴斯基民兵此时开始面临存废的问题,毕竟庞大的民兵需要政府的巨额财政支持,这对于本就缺少战后经济重建资金的新政府来说实在是个负担,伊朗政府不得不开始制定解散巴斯基民兵的具体措施。

伊朗虽然作用巨量的石油资源

但其工业基础设施临近两伊前线

在战争中遭到严重破坏

如炼油能力在很长时间内难以恢复



就在这关键时期,新的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直接插手该事务,坚决要求保留巴斯基民兵。作为资历有限、依靠完全忠于霍梅尼而上台的哈梅内伊来说,扶持忠于最高精神领袖的巴斯基民兵的发展,不仅可以巩固自身地位以抗衡政界大佬拉夫桑贾尼等人,也可利用庞大民兵网络在国内积攒人气,甚至动用他们维稳。

在两伊战争期间穿着军装的阿里哈梅内伊



在宗教领袖的直接干预下,1992年巴斯基民兵正式获得法律的认可成为一支常规准军事力量。

1997年5月,哈塔米担任伊朗新总统。这位受益于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坚定支持的新总统,也将巴斯基民兵作为巩固自身地位的重要筹码,开始授意该组织参与伊朗国内政治。主要表现是该组织成员参与议会议员的选举投票,像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指挥官苏莱曼尼将军,就是在其大力支持下成为议员的。

这直接打破了霍梅尼所捍卫的“军队一律不得干政”的原则,标志着巴斯基民兵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

哈梅内伊检阅民兵组织巴斯基



2005年,激进且坚决反美的内贾德总统上台,该组织得到巨大信任和飞速发展,不仅获得高达2亿美元的财政支持,还成为国家维持地方稳定的主要治安力量。

背后原因不难揣测:内贾德总统在上台的过程中得到了该组织的绝对支持。

此后,巴斯基民兵作为革命卫队的一部分在国内的各个领域进行全面渗透,从高校大学生、中小学教师、到劳动工人,巴基斯可以说无所不在。而在首要效忠对象是总统还是最高领袖的问题上,巴斯基民兵毫无疑问的选择了后者。



这一方面是由于该组织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自然听命于最高精神领袖的宗教指导。另一方面则是伊朗“教法学家治国”理念的必然结果,伊朗总统都要完全听命于最高领袖,何况是受惠于领袖支持的民兵力量。

就在这个时期,巴斯基民兵实现了自身功能多样化的成熟发展,不仅参与国家政治事务、维护社会稳定和安全,还背负着国家情报的搜集和管理、宣传伊斯兰价值观的多重任务,已经成为维系伊朗社会稳定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当前面临内外两方面挑战

2013年,持温和立场的鲁哈尼总统上台,依靠达成伊核协议的巨大成果而巩固自身地位的新总统,对巴斯基民兵干预政治的行为颇为不满,不仅在公开场合多次警告该组织不要干预政治,还在实际维护社会治安方面减少使用巴斯基民兵的人员数量,大力支持忠于总统的宪兵警察部队。

如果可以打成伊核协议并解除制裁

在外交领域将是大大的加分

不过事情远没有那么顺利



而巴斯基民兵也对鲁哈尼的言辞和对美国的积极接触十分不满,双方矛盾不断积累并公开化、扩大化。造成的直接结果是,巴斯基获得的政府财政支持不断较少,而鲁哈尼也受到来自巴斯基民兵在内的保守阵营的攻击和挑战。

如何弥合二者之间的分歧和矛盾,成为影响该组织未来发展的一大挑战。

而在对内维稳方面,伊朗民生问题因为严厉制裁导致的不断恶化,也使众多百姓十分不满,自然也包括兵民一体的部分巴斯基民兵成员。他们对维稳行动执行得越来越不坚决,直接引起了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的怀疑。

战争时期送上去扛线

和平时期也只能受穷

这是没法满意的



另一个挑战来自外部力量的打压。

随着2011年以来叙利亚内战的爆发和伊拉克“伊斯兰国”组织的兴起和壮大,为维护伊朗在从波斯湾到地中海整个什叶派区域的影响力,伊朗派出一部分巴斯基民兵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参战和抵御极端组织。

叙利亚是伊朗重要的什叶派盟友

获得伊拉克支持对伊朗具有全局性意义

这时候冒出来ISIS,是必须要打的



残酷的战争造成了该组织人员损失,而随着美国、沙特、以色列与伊朗的矛盾不断上升,巴斯基作为伊朗国家的准军事力量,也越来越多地遭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制裁。

近年来,美国的制裁名单上新增了众多巴斯基民兵的领导人和与该组织相关的公司和银行,并宣布冻结其部分资产。这使巴斯基民兵领导人颇为无奈,这也是该组织在维护伊朗地区影响力方面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总的来说,巴斯基民兵的主要作用在于维护伊朗国家的政权安全和社会稳定。近年来随着伊朗影响力在中东地区的不断增强,该组织又增加对外作战、抵御极端组织的新任务,肩负为伊朗打先锋的重任。

但是,随着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增加和伊朗领导层的对外政策温和化,该组织也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但短期来看,他们还不会轻易被取消,因为兵民结合的低成本准军事力量性质很符合伊朗的国家利益和地区利益。

最令人信服的还是拳头硬



随着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身体状况的变化,未来新的精神领袖将采取何种政策不得而知。总统大选的归属,也将给巴斯基民兵力量的消长留下巨大悬念。

哈梅内伊于2016年对伊朗空军人员发表讲话

此时他已年近80岁



这支号称1000万的大型民兵组织,还将在中东地缘政治舞台上奋力拼杀,搏出一个未来。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48972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