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从“通俄门”脱罪,特朗普要反扑了?(图)

南风窗NFC 0

特朗普一直指责反对派势力(“深层政府”)有组织、有阴谋地罗织罪名,企图推翻他的统治。在最终被证实无罪之后,特朗普或将“清洗”参与反叛密谋的高官,并报复作为“帮凶”的媒体,美国政坛即将大变天。

解局 | 从“通俄门”脱罪,特朗普要反扑了?

CNN报道截图

美国时间3月24日,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在给国会的信中,公布了特别检察官穆勒历时两年的调查报告的正式结论:调查没有发现特朗普总统、竞选团队和幕僚在2016年总统选举中与俄罗斯“共谋”。巴尔同时表示,穆勒发现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特朗普总统“妨碍美国司法公正”。

正在佛罗里达过周末的特朗普喜不自禁,在推特上宣布:“没有共谋,没有妨碍(司法),完全彻底无罪,让美国继续伟大!”

美国右翼的“布赖特巴特新闻网”立即打出几个大标题:“更新:共谋之梦死了”“‘抵抗势力’和媒体遭羞辱,总统免罪”“巴尔报告揭穿反特朗普阴谋”“但下一个骗局会是什么呢?”

而左翼的“赫芬顿邮报”也针锋相对地打出几个大标题:“被他自己的司法部长‘免罪’!民主党威胁传唤”“没有阴谋‘未使之免罪’”“调查继续”。

倒是貌似中立的“美国政治新闻网”的一个标题——“特朗普开始后穆勒‘重置’:惩罚民主党人和媒体”,可能会让被指为阴谋小组的“深层政府”感到恐慌。

解局 | 从“通俄门”脱罪,特朗普要反扑了?

 

“深层政府”并非无稽之谈

显然,反特朗普势力是不甘心的,他们抓住司法部长巴尔所谓“这份报告没有断定总统犯了罪,但也没有免除他的责任”,要求巴尔将调查报告全文递交国会。对于穆勒不打算起诉特朗普和他的家人,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其实知道无力回天,但也扬言要向穆勒发传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里·纳德勒称,穆勒的调查结果意味着“将由国会决定总统的未来”。

如果说,受到穆勒团队指控的“6名特朗普身边人和顾问、26名俄罗斯人和3家俄罗斯公司”都无法证明他们之间存在联合操纵大选的“共谋”,那么由司法部其他检察官继续进行“其他与特朗普有关的调查”(例如追查特朗普就职委员会捐款来源)可谓必要之举,而国会民主党人纠缠穆勒报告完整版,其实更多是显示自身的存在感。

解局 | 从“通俄门”脱罪,特朗普要反扑了?

(2019年3月22日,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完成关于俄罗斯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调查报告,并将报告呈交美国司法部长巴尔。)

自特朗普上台后,怀疑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从而帮助特朗普当选的声音就一直没有平息过。众所周知的“通俄门”调查,其实并非从特朗普上台后才开始,而是最早源于2016年夏季,根据各方出于竞选需要而炮制的一些真假材料,奥巴马政府开始“监听”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的关系。

在奥巴马离任总统前,这种“监听”首先逮住了特朗普的重要顾问迈克尔·弗林。在媒体炒作下,“通俄”的嫌疑指向特朗普身边的许多人。特朗普认为相关调查扰乱了其施政进程,遂找理由解雇了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之后又公开抱怨时任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没有阻止属下罗德·罗森斯坦任命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三世负责“通俄门”调查。

由于联邦政府内部各项泄密不断,特朗普开始相信存在一个企图推翻他统治的“深层政府”(Deep State)。而在不久前FBI前副局长安德鲁·麦凯布(他是特朗普的反对者)指出,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曾动员同僚援引宪法第25条修正案“罢免总统”之后,“深层政府”之说已不再是无稽之谈。

当然,在一个个主流媒体因执着批评总统而成了特朗普口中“反对党”的时代,“深层政府”的性质和规模,也不免会被夸大解读。原本,那种

“同仇敌忾”反对特朗普的现象,在硅谷、好莱坞、常春藤名校都能见到,也相对正常。

而且,特朗普身边人犯下了许多低级错误,也难免让人起疑。曾参与过往调查的民主党人指出,特朗普的助手、竞选团队成员及其子女,与多位俄罗斯人在2016年大选前后接触,表明特朗普竞选团队希望得到外国帮助。据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给出的数据,特朗普在2017年1月宣誓就职前,和他的助手与俄罗斯人接触超过100次。

(《纽约时报》曾在2017年7月9日爆料,特朗普的长子“小特朗普”承认在2016年大选期间跟一名与俄罗斯政府有联系的俄罗斯律师会面,而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获取希拉里的竞选情报”。)

 

“通俄门”缘起:“黄金浴”假情报

2017年1月,美国网络媒体Buzzfeed援引美国情报部门一份“未经证实”的35页报告说,俄罗斯方面早就掌握了特朗普很多“不体面”的录像和材料,包括他早年在俄罗斯酒店不雅的场景。

根据一份炮制于2016年6月的“情报”,特朗普2013年去莫斯科时入住了丽兹·卡尔顿酒店的总统套房,而这间酒店已被俄联邦安全局重点监控,然后俄方意外拍到:特朗普雇了一群特殊女性到房间,在他面前表演“黄金浴”。之所以这么糟蹋这张床,据“分析”是因为奥巴马夫妇访俄时曾睡过。

尽管这些细节非常荒诞,相关“情报”也没有在大选中派上用场,但大选后经过国会重量级参议员麦凯恩的转呈,当时的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FBI局长科米、中情局局长布伦南、国家安全局局长罗杰斯等巨头“宁可信其有”,还是联名将之报送白宫。

然而,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版本是:希拉里的竞选律师马克·埃利亚斯,以及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律师帕金斯·科伊,雇用Fusion GPS调查公司搜集特朗普的黑材料。Fusion GPS付款给英国军情六处的前特工斯蒂尔,后者编造了特朗普在俄罗斯与妓女洗“黄金浴”,被俄方抓住把柄并私下勾结的故事。

Fusion GPS公司也雇了司法部高官布鲁斯·奥尔的妻子奈丽·奥尔,为该故事“直通司法部”,从而由FBI“监听”特朗普竞选团队,铺了绿色通道。

但俄方“瞄上”特朗普一事,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2017年11月,特朗普的长期私人保镖席勒告诉国会调查人员,在2013年环球小姐大赛于莫斯科举行前,俄方提出送5名美女到特朗普的酒店房间,遭到了这位保镖的拒绝。特朗普称,他知道俄罗斯酒店房间里可能隐藏了摄像头,“你不会想让自己出现在无处不在的监控器和摄像机里”。

事实上,特朗普在当选总统之前,出差去俄罗斯的次数有限,并且从未与普京见过面(弗林则在2015年夏季莫斯科一场活动中与普京同桌用餐,且是邻座)。即便其竞选团队成员在大选前一年“与俄罗斯高级情报官员多次取得联系”,也很难证明是出自特朗普的主意。至于在莫斯科建造特朗普大厦,固然是他多年的夙愿,但一直未能变成现实。

可是,2017年2月,特朗普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因在对俄交涉的细节上“撒谎”,不得不黯然辞职。舆论多认为,这是特朗普团队因“通俄”而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接着,特朗普的第二任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因“收受乌克兰亲俄势力巨款”的问题被FBI调查治罪,使得“通俄门”的阴影从此笼罩于特朗普身上。

科米被解职,引出穆勒调查

2017年5月9日,白宫宣布基于司法部正副两位部长的建议,解除科米FBI局长的职务。

原来,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当天向部长塞申斯提交了一份备忘录,称科米作为FBI局长,本无权决定是否起诉希拉里(那是司法部的职权所在),其在2016年7月以发布会形式公布“邮件门”调查结果,同样属于违规。

科米被解职后,抖露特朗普在私下谈话中曾要他表示“效忠”,并怀疑自己被解职是因“通俄门”调查波及特朗普身边人。为回应外界质疑,在塞申斯部长因早前“有争议地”接触过俄大使而回避的情况下,副部长罗森斯坦任命同为共和党人的前FBI局长穆勒为调查“通俄门”的特别检察官。
 

 

“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

穆勒随后组建了“专案组”和“大陪审团”,对多名特朗普团队成员进行了正式起诉。其主要策略是,对被调查者以轻罪起诉,施压他们供出特朗普的“猛料”来换取减刑。同时,穆勒还争取直接询问特朗普的机会,以获取特朗普是否“阻碍司法”的人证,但遭到白宫律师团队的设卡阻拦(只同意书面答复)。最终,穆勒和司法部没有向总统送去传票,否则将导致最高法院介入

由于莫斯科方面一概否认“通俄门”,穆勒采取了迂回方式,比如调查弗林与土耳其方面可能存在的秘密联络。由于加入特朗普竞选团队之前在乌克兰的可疑活动,马纳福特一度与穆勒达成了认罪协议,但几个月后协议破裂。2019年,马纳福特因金融犯罪被判监禁7.5年。

司法部的调查之外,国会也介入了平行调查。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在2017年6月邀请科米出席听证会,即是在探寻总统等相关人士“妨碍司法”“滥用职权”或“作伪证”的可能性。

而随着大选前俄罗斯女律师曾进入特朗普大厦的证据曝光,贾里德·库什纳、小唐纳德·特朗普等总统至亲,被迫举证自辩。2017年7月,特朗普的大女婿库什纳,接受了国会参、众两院情报委员会的闭门问询。

根据“通俄门”的已知桥段,库什纳先后参加了2016年6月小唐纳德与俄罗斯女律师的会面,以及同年12月弗林与俄驻美大使的会面。《华盛顿邮报》还曝出,至少4个国家的官员商讨过如何利用商业机会“寻求对库什纳的控制权”。而2018年春季CNN的报道称,FBI正对特朗普长女伊万卡的生意展开调查——伊万卡曾与马来西亚籍的温哥华房产商程如锦过从甚密

“通俄门”的相关调查,让原本指望“鸡犬升天”的特朗普身边人都收敛了很多。在特朗普许可下,时任白宫幕僚长凯利还一度禁止作为总统高级顾问的库什纳接触“最高机密”,以免其“不慎”向他国泄密。
 

 

律师科恩“背叛”总统

2018年4月9日,特朗普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的办公室、家,及其在曼哈顿酒店的房间,遭到了FBI的突袭搜查。

据披露,科恩涉案超过2000万美元,且有跟客户会谈的12盘录音带,其中包括跟特朗普谈封口费的近3分钟录音(提到“用现金”)。有消息称,俄罗斯人给了科恩50万美元,穆勒怀疑科恩曾在布拉格与俄方接头,故请FBI抓人。

另据BBC报道,特朗普上台后,未能进入白宫团队的科恩,获得了乌克兰方面至少40万美元的秘密款项,以安排乌克兰总统与特朗普之间的谈判。款项由代表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的中间人支付。会谈结束后,乌克兰反腐机构冻结了对马纳福特的调查,不再协助穆勒调查。

科恩曾承诺“为总统挡子弹”,但2018年8月,他在纽约达成认罪协议,包括承认对特朗普有“连坐”效应的竞选财务违法行为。特朗普遂与其拉开关系,称科恩的雇主有好多,自己不知道科恩的许多违法行为。

科恩是犹太移民后代,生长于纽约,妻子是乌克兰人,岳父一家是苏联移民。通过这桩婚事,科恩开始接俄、乌移民的法律生意。后来,岳父又带着女婿大肆倒卖出租车车牌。跟了特朗普后,科恩将出租车生意交给俄国移民弗里德曼,而后者在2017年因涉嫌经济犯罪被起诉。

多年前,科恩就以特朗普公司执行副总裁自称。大选前,他与俄罗斯移民萨特尔合作,在莫斯科商谈房地产生意。萨特尔是俄黑手党高级头目,认过罪,但FBI又把他当线人使用。有联邦执法官员表示,特朗普支持科恩提出的在竞选期间访俄的计划,以便亲自会见普京、启动修建特朗普大厦的谈判。

2019年2月底,面临3年刑期(原本要获刑4到5年)的科恩在国会作证称,特朗普知晓他在莫斯科有关建造大楼的谈判,并要他向国会隐瞒。对此,特朗普斥责身败名裂的科恩为了减刑而一再撒谎。

科恩的作证还有两件“撒手锏”,一是指在“维基解密”公开民主党电邮信息之前,特朗普就知道其竞选顾问罗杰·斯通与阿桑奇接触过(罗杰·斯通对此否认,至今未就“向国会撒谎”认罪);二是指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知悉其长子与“有俄罗斯政府背景”的女律师见面之事

科恩还作证说,他付给“艳星”丹尼尔斯的封口费,大选后特朗普给分期“报销”了。这不难理解,科恩无权向特朗普提供“超标”的竞选捐款(用于封口费),而法律却允许特朗普给自己的竞选提供上不封顶的资金。何况,特朗普不认为这是竞选支出,而认为这是为了保护公司和家人的名誉。
 

 

(2018年11月29日,特朗普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向法院认罪,承认在之前的“通俄门”质询中说谎。)

不同于“水门事件”

2018年2月,特别检察官穆勒透过一个联邦大陪审团,起诉13名俄罗斯人以及3个俄组织,罪名是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这13人作为网上“巨魔农场”的成员,被指控通过社交媒体在美国人中间散布政治分歧和不信任。5个月后,穆勒办公室起诉了十几名俄罗斯军事情报官员,称他们密谋窃取民主党的电脑账户,并公布被偷的文件。

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说,这波起诉中,没有美国人在知情下涉案。另外,在被穆勒指控的美国人中,没有一人被指控与俄罗斯合谋干预选举;他们只是承认了其他的各种罪行,包括对联邦调查局撒谎。

但当时有不少评论,还是往普京暗中扶持特朗普竞选的方向去猜,甚至“新水门事件”的说法都出来了

什么是“水门事件”?尼克松在1972年大选年,派人到水门大厦窃听民主党要人(以寻找丑闻),事情也是当时就败露,只是尼克松赢了随后那场大选。1974年,《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联手FBI时任副局长费尔特,揭露“水门事件”真相,把尼克松总统拉下马。

不过,尼克松当年下台,主要是因为参众两院都被在野党掌控。尼克松任内重用私人,架空内阁部长和国会,把助理司法部长伦奎斯特派到最高法院担任大法官,引起各权力部门不满,最后出了岔子,自然是墙倒众人推。

鉴于尼克松接连罢免“抗命”的司法部高官触发众怒的历史教训,特朗普换掉FBI局长科米后,不敢接着撤换司法部相关官员(直到中期选举次日,司法部长塞申斯才“辞职”,由其幕僚长惠特克暂代),更无法直接动手解散穆勒团队。

解局 | 从“通俄门”脱罪,特朗普要反扑了?

而穆勒团队也遇到了巨大挑战:找不到特朗普本人在竞选中“通俄”的可靠证据。特朗普在2019年2月的国情咨文中,抨击了冗长的“通俄门”调查是浪费金钱的闹剧,称这一“荒诞的党派调查”已危及美国经济。在争执进行时,穆勒一直保持沉默,正是这种沉默使得各方争论甚嚣尘上

2018年和2019年,共和党人掌控的国会众参两院的情报委员会,先后得出未发现特朗普竞选团队和俄罗斯在2016年有“阴谋或勾结”的结论。但在目前被民主党人掌控的众议院中,不少人呼吁重启对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调查,并且扩大调查外国政府是否对特朗普有影响力。

而在特别检察官穆勒持续近两年的调查之后,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审查”了穆勒3月22日报送的调查结果,并向国会两院的司法委员会提交了自己的“总结”。巴尔说,在调查过程中,穆勒的决定从未被司法部上级否决,也没有发现穆勒任何不当或无根据的行为。

虽然巴尔曾在任命听证会中表示,他会尽可能多地公布穆勒的调查报告内容,但最后会公开多少还不得而知。而且,穆勒所指控的20多人是俄罗斯人,由于美国与俄罗斯没有引渡条约,他们不太可能到美国接受调查。一位匿名的民主党人表示:“双方有勾结的证据可能永远石沉大海了。”

解局 | 从“通俄门”脱罪,特朗普要反扑了? 巴尔递交美国国会的“总结信”。 来源:推特

 

跨党派“深层政府”在哪?

在美国这样一个宪政传统深厚的多元社会,认为有一个跨党派的“深层政府”在操纵政客和控制事态发展,很难不被视为阴谋论。然而,特朗普长子小唐纳德发推文称:“深层政府是真实存在的、非法的,而且危及国家安全。”

根据这种观点,除了情报界,司法部被认为受“深层政府”渗透最深。由于历史的原因,美国司法部不光听令于总统,也受国会节制。而力推“通俄门”调查的FBI,则被视为“深层政府”的行动中枢

2017年8月起,当时仍在共和党控制下的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多次对司法部和FBI发出传票,要求调阅更多资料,却得不到对方配合。后来,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和FBI局长(前司法部助理部长)克里斯托弗·雷受到“藐视国会罪”威胁,才同意合作。

2018年1月,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就“通俄门”总结的四页文档“FISA(外国情报监视法庭)备忘录”,在众议院范围内公开。备忘录旨在显示FBI为申请监听特朗普团队成员,而向FISA法庭提交了有误导性的证据。

随后,FBI副局长麦凯布被司法部长塞申斯解职,这个决定在他计划退休的50岁生日前的26小时生效。麦凯布在FBI任职22年,于科米被开除后曾代理局长之职。他当时担心自己也会被开除,因此决定先行立案调查总统是否涉嫌“妨碍司法公正”。

但是,麦凯布的妻子吉尔在2015年竞选州参议员席位时,从希拉里的一位朋友控制的政治行动委员会那里,收过几十万美元的捐款。当时特朗普就质疑这事存在利益冲突,后来FBI果然拒绝就“邮件门”对希拉里提出刑事指控。

2018年6月,司法部监察长发布长篇报告,历数FBI相关官员在“邮件门”调查方面的失职乃至渎职行为,还披露多名参与调查的高官有极端反特朗普的倾向。而报告中被点名的一些人,后来又加入了穆勒团队。

3个月后,特朗普下令司法部解密FISA文件,包括科米、麦凯布等人关于“通俄门”调查的短信。但美国参众两院的4位民主党大佬,紧急联名发信给司法部领导,请求他们抗命。此事后来因外国政府介入,而不了了之。

2019年2月,做了一辈子共和党人的麦凯布在“60分钟”节目中称,司法部高级官员(包括副部长罗森斯坦)曾“讨论”鼓动内阁成员利用第25条修正案把特朗普赶下台的问题。

麦凯布还证实了《纽约时报》一篇报道的说法,即罗森斯坦提出在与特朗普会面时进行秘密录音。据称,罗森斯坦表示他进出白宫不会被搜身,这些录音设备很容易带进去

 

媒体:“深层政府”帮凶?

2018年9月5日,《纽约时报》发表“行政当局高级官员”号召抵制总统的匿名信。特朗普认为投稿人“可能是存在已久的深层政府人士”。他挖苦道:“深层政府、左派及其假新闻媒体已经疯了,他们不知道要做什么。”

《纽约时报》的这篇匿名评论,批评特朗普总统的领导方式“小气而无效”,称总统的手下人员经常化解他最坏的冲动。国务卿蓬佩奥说:“媒体旨在破坏这届政府的努力,令人非常不安。”

部分媒体的确在攻击特朗普方面不遗余力。美国的4chan匿名论坛里,对这些媒体有一个代称——“知更鸟”,认为它们是被中央情报局收买的对象,关键时刻就被放出来扰乱视听。

譬如,特朗普刚上台时,一份指证他在俄罗斯与多名妓女搞“黄金浴”性派对的调查文档被泄露。CNN、CNBC、美国国家公共电台和英国《卫报》等很多家媒体,都大肆报道过该文档。当时特朗普痛骂,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政治迫害”,“全是假新闻”,“公开它的人是一群聚在一起的反对者,是有病的人”。

2017年6月,独立媒体人奥奇菲利用卧底拍摄的视频,揭发之前CNN高层为了收视率,蓄意让采编团队聚焦“通俄门”,哪怕明知干货有限,也要保证报道频率。最近,特朗普的朋友大卫·博西表示:“这位总统整个两年的总统任期,都被这个伪造、虚构的勾结俄罗斯的谣传笼罩。”

但被指为“深层政府”人士的当事人不这么看。2019年2月,被炒的FBI前副局长麦凯布的新书《威胁:FBI如何在恐怖和特朗普的时代保护美国》出炉。类似的书包括科米的《更高忠诚度》、国家安全局前局长迈克尔·海登的《对情报的攻击》等等。当事人通过这些书,为自身动用国家权力“反抗总统”辩护。

而认为存在“深层政府”说法的书籍,也有《摧毁特朗普的阴谋》和《消灭深层政府》。后者不仅称“特朗普总统是深层政府……策划通过政变扳倒的目标”,还表示深层政府“为推动实现全球主义精英的‘新世界秩序’目标,实施各种秘密行动,包括非法毒品交易和向恐怖组织提供武器”。希拉里担任国务卿时授权向中东乱邦秘密输送武器,是他们常举的例子。

从共和党右翼提出的“把她(希拉里)关起来”,到民主党激进派提出的“把他(特朗普)关起来”,美国的政治内耗程度可见一斑。而伴随着司法部长、FBI正副局长和几十位联邦检察官的全面换血,特朗普整肃司法部的行动或将告一段落,但针对民主党人和媒体的战斗还将持续。在这场宪政框架下的“近身搏斗”中,美国的大众民主和精英治国之间,是否可能达成新的平衡?

作者 | 南风窗常务副主编 谢奕秋 [email protected]

排版 | GINNY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文学城 查看原文 倍可亲原文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3/26/8189252.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