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是习近平…" 政治从娃娃抓起让中国人心惊胆战

德国之声 0

习近平强调爱党爱社会主义的思想意识要从"娃娃抓起"。时评人长平认为,"让孩子远离政治"也是洗脑教育的结果,中国儿童的政治教育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



假如你是他......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伟大领袖和导师毛泽东死了。在学校正式宣布之前,有一位老师在课堂上透露了这个消息。但是,学生们都不相信他。下课后我们商议后确信,这个老师一定是隐藏下来的国民党特务,才会这样恶毒攻击毛主席。记得我当时还信誓旦旦地说:"我早就看出他有问题!"在我们接受的政治教育中,毛主席万寿无疆,怎么会突然死了?

几个小时之后,我们知道毛主席还真死了,而且只活了83岁。有一个男生无聊地说:"我也83岁了。"老师立即把他揪起来拳打脚踢,打得他满地打滚。我们都觉得还打得不够,无比愤怒--竟然有人敢说自己是毛主席!

当时我们和身边的大人一样,都沉浸在万分悲痛之中,不知道没有了毛主席领导,我们以后怎么办。

后来中国人在反思那段历史时总是说,当时"四人帮"横行霸道,政治挂帅,一切都讲政治,过度政治化。因此,"去政治化"一度被视作是"热爱生活"的态度。不要让小孩子卷入政治,也成为"文革"之后的社会共识。但是,回看自己的成长,在当年那个愚不可及却又自以为是的少年感到害羞时,我不得不说,政治教育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洗脑教育不仅仅是笑话

本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召集大学、中学、小学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代表座谈会。新华社报道,习近平在座谈会上表示,必须培养一代又一代拥护中共领导和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立志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有用人才,"在这个根本问题上,必须旗帜鲜明、毫不含糊,这就要求我们把下一代教育好、培养好,从学校抓起、从娃娃抓起"。

"政治要从娃娃抓起",这让很多中国人心惊胆战。中共自成立以来,从来就没有放过娃娃,从来都毫不迟疑地利用娃娃来为夺取政权和维护政权服务。战争年代那些冒着生命危险送鸡毛信的儿童团员,文革期间那些揭发父母的红小兵和暴打老师的红卫兵,网络时代站出来控诉网络"很黄很暴力"要求政府管制的中学生,一年前端坐在电视机前听习近平十九大报告的幼儿园小朋友,今天仍在背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小学生,以及年年岁岁在电视上载歌载舞歌颂党的恩情的少男少女……在这个"根本问题"上,中共和其他专制政权一样,从来都"旗帜鲜明,毫不含糊"。

习近平的讲话在网络上遭到嘲讽,因为中国现实政治中太多丑陋的剧情,每天都在上演。孩子喝了毒奶粉,上访寻求公正的父亲却被判刑了;孩子打了毒疫苗,政府的工作重点是阻禁网络舆情;孩子的同学在校园被人用铁锤砸死,家长们却被要求少管闲事;学校食堂食材发霉,先是质量监督局出来证明指标合格,然后又是抗议的家长因为"造谣"被抓。

因此,有人评论说,无论政治老师如何说得天花乱坠,也无法掩饰现实的丑恶,爱党爱国都是一个笑话。

专制政治从来都是一个笑话。历史上很多独裁者,无论当时还是以后,都显得愚蠢、荒谬、偏执和不懂世态人心。然而,可悲之处在于,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这些愚蠢而又可笑的专制妄人在统治。直到近代以来,民主、自由和人权的观念才逐渐深入人心,政治图景发生改变。中共以倡导和参与改变为名夺得政权,却变本加厉地阻止改变。阻止改变的重要手段之一就是洗脑教育。

当年的少年以为毛主席是永不落的红太阳,今天听起来是一个笑话。可是,今天的青少年以为专制制度更合适中国,以一个未经民选的、粗暴地抓捕人权律师、要求媒体效忠姓党的专制领导人为荣,又何尝不是一个笑话?

把中共利用儿童夺取政权和维护政权的罪恶,归咎于政治教育太多,"让孩子远离政治"成为一种社会共识,这本身也是中共利用"文革"动乱及"六四"屠杀进行政治恐吓与洗脑教育的结果。

让孩子们热爱政治,而不是热爱领袖

事实上,"必须培养一代又一代拥护中共领导和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立志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有用人才"被简化为"政治要从娃娃抓起"有些误导,其真正的含义是剥夺孩子们接受现代政治教育的权利,将他们培养成为政治上的无知者和专制政权的愚忠者。

政治教育无处不在,无可逃避。当我们给孩子讲公主故事的时候,我们在讲古代的政治制度;当孩子在学校竞选班长的时候,他们在进行政治实践;当孩子选择穿蓝色衣服还是红色鞋子的时候,背后也隐藏着是政治--性别政治。更不用说,大规模的毒奶粉背后不仅是商人良心坏了,而且是体制性的社会腐败;校长在学生被锤杀之后的冷漠,重点不是因为他不通人性,而是他面临维稳的政治压力。Translate Tweet



美国有一本绘本《假如我是总统》(If I Were President,作者Catherine Stier 及Diane DiSalvo-Ryan),让孩子们想象自己当上总统,住在白宫,享受总特权力也承担总统职责。有的孩子想象与议员们共同制定新的法律如何不易,有的孩子想象当了总统餐后也许可以吃两份甜点,有的孩子想象要面对媒体的曝光,有的孩子想象如何与不同肤色不同文化的外国人搞好外交关系。孩子们都知道,总统的任期最多只有两届--如果还能第二次当选的话。不用说,绘本里的坐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里的孩子们,有男生也有女生,而且封面上就是女孩总统。

真正的政治教育,不是要让孩子去无条件地热爱一个独裁领袖,而是让孩子们了解真正的政治,想象和参与推动好的政治。中国的孩子们宝贵的成长时间,不是用来歌唱伟大英明的习大大,而是想象"假如我是习近平",我会在哪些方面比他做得更好。

倘若真是如此,孩子们一定会对政治很感兴趣--因为要比习近平做得更好,那似乎太容易了。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文学城 查看原文 倍可亲原文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3/24/8183320.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