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朋友身亡 美国校园枪案19岁幸存者1年后自杀

观察者网 0

  据《华盛顿邮报》3月22日报道称,在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马乔里•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枪击案中幸存的学生西德尼•艾洛(Sydney Aiello)于去年毕业,她在上周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当地法医调查显示西德尼死于头部中弹。

  2018年2月14日,一名尼古拉斯·克鲁兹(Nikolas Cruz)带着一个装有半自动步枪等物品的包走进了马乔里·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的新生大楼。随后进行了长达6分钟的疯狂扫射,100多发子弹,最终造成17名学生和工作人员死亡,17人受伤。

  19岁的西德尼当时是该高中的学生,尽管她本人幸免于难,但她的好朋友梅多•波拉克(Meadow Pollack)在枪击中不幸身亡。据她母亲说,她最近几天看起来很悲伤,直至被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但在自杀前从未寻求过帮助。

  西德尼•艾洛(右)和她的好朋友梅多•波拉克(左)(图源:Facebook

  据她的Facebook主页显示,毕业后,她进入了佛罗里达大西洋大学。但她的母亲说:“她很难去上课,因为她无法忍受回到教室,想到过去的事和人。” 在她去世之前,这位少女一直在Facebook上分享她的快乐时光,还发帖纪念她被杀的同学,参与活动并呼吁更严格的枪支控制法律。她在9月初写道:“我非常兴奋地告诉大家,我将为大家讲授我的第一堂瑜伽课。”

  西德尼•艾洛在瑜伽工作室(图源:Facebook)

  但去年6月12日,她分享了关于罗宾•威廉姆斯(Robin Williams)、凯特•斯佩德(Kate Spade)和安东尼•波登(Anthony Bourdain)等名人相关信息的文章,巧合的是他们全都因自杀而死。这似乎预示了某种不祥之兆。

  她自杀后,人们对其逝世感到悲痛,在枪击案中失去女儿的瑞安•佩蒂(Ryan Petty)表示:我们又失去了斯通曼•道格拉斯学院的一名学生,我很伤心,我给父母的建议是多问问题,不要等待。

  人们还在众筹网站GoFundMe上还特意发起了为西德尼家属的捐款,用来帮助他们支付葬礼的费用,截止22日已经达到25000美元以上。

  在众筹网站GoFundMe上人们为西德尼家人发起的筹款(图源:Facebook)

  上文中写道:西德尼在世的19年里,她是被父母疼爱的女儿、温柔的姐妹、大家深爱的朋友。她照亮了她进入的每一个房间。她每天都在啦啦队,做瑜伽,为别人的生活增光添彩。西德尼渴望在医疗领域工作,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人。

  去年枪击案发生后不久,幸存者们决定将他们的悲痛转化成一场声势浩大的行动主义浪潮。3月24日,一场由学生主导且数十万人参加的题为“为我们的生命而游行”活动在华盛顿特区举行,它激励了人们支持更强大的枪支暴力预防措施。 这场运动自诞生以来的全过程被详细记录在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拍摄的纪录片《39天》中。

  由CBS参与拍摄记录的《39天》(图源:CBS新闻)

  然而,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向这些崭露头角的年轻活动家和重大事项调查时,枪击案中的其他幸存者还在默默忍受着痛苦。西德尼的自杀提醒了我们,创伤对青少年的影响是深远的,往往不易被察觉,并且持续多年。

  枪击案后,人们在重新梳理本次大规模枪击事件发生前后的过程中,调查焦点开始集中在了对已认罪的枪手的死刑案件以及追究执法部门和学校官员行为的事项上。

  去年6月,马乔里·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的学生和遇难者家属就曾通知布劳沃德学校董事会和警长办公室,针对这起枪击案提起诉讼。这其中有24份通知是代表学生发出的,这些学生因为目睹了朋友的死亡,听到了枪声,把自己关在教室里,也不敢回家。提交的报告中说道,自从枪击事件发生以来学生们开始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以及出现其他心理和情感问题。

  围绕枪支管制争论中一个不太为人所知的方面是枪支与自杀之间的联系。根据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 s T.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表明,经十几项研究发现,死于自杀的人更有可能生活在持枪的家庭中。至少有一项研究发现,自杀身亡的青少年家中携带枪支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两倍。

  专注监测青少年和年轻人的情绪健康和预防自杀的非营利组织杰德基金会( The Jed Foundation,)的首席医疗官施瓦茨博士认为,接触过身边人的死亡,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自杀的风险。显然,这与幸存者的负罪感有很大关系。他补充道:幸存的学生们在倡导枪支安全方面做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工作,但不能否认悲伤仍然存在,这些学生中有许多人仍在与类似PTSD的症状作斗争。

  布劳沃德县儿童服务委员会的首席执行官辛迪•阿伦伯格•萨尔茨(Cindy Arenberg Seltzer)告诉NBC新闻:大量的创伤服务已经提供给了此次案件的幸存者们。目前,学区和外部机构正努力提供各种资源给那些不知向何处寻求帮助的受害者,例如通过类似布劳德211这样的网站查找所需信息。

  此外,枪击事件后为进一步帮助社区,儿童服务委员会特意开设了“鹰之港”(Eagle’s Haven),这是一个专门针对斯通曼•道格拉斯学生、教职员工和家长的健康中心。

  为避免西德尼的悲剧再次上演,鼓励幸存者们勇敢表达情绪、说出心声,不轻易忽视,给予其积极的关爱无疑是最重要的措施。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03/24/615658.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