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年前 是谁将它横插入山?走进外星人遗址(组图)

中科院地质地球所 0

到过青海的人,一定都会被青海高天远土的风景和风俗所吸引。青海的美丽因为青藏高原的神秘更让人神往。从西宁出发,塔尔寺、青海湖、茶卡盐湖和黑马河日出等等,每一处景观都能带来超乎寻常的体验。而论起神秘,就不得不说起一个著名的外星人遗址。它的位置大概在图中红色十字星位置。



外星人遗址

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州府德令哈,地处柴达木盆地东北部,是青海省第三大城市。从德令哈市出发,沿着315国道去往敦煌方向,沿途便会看到遗址指示牌。



荒野的生态是原始的状况,这里三两撮梭梭草伴随着车轮滚动,黄土在车后扬起不安分的灰尘。沿着干涸的古河道一路向前,到处都是荒凉,让人不禁想起亿万年前的柴达木盆地经历了怎样的阵痛才形成了现在的模样,而外星人遗址又是一个怎样的形成过程。



荒凉古道,黄尘漫漫,让人想在这广袤大地上驰骋,然而驾车行驶于这片土地却也藏着毫不起眼却有时能致命的危险,一次小小的抛锚便有可能让驰骋天地的梦想搁浅,而一旦在没有信号的地方抛锚就更让人绝望。



数小时跋涉后,进入眼睛的是一个神奇的寂静世界。这里如同从来没有人迹,其陆地地形外观与月球、金星等表面相似,一座座大小不一的土山围绕着一汪碧蓝碧蓝的水,水是静止的,上面看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



同时映入眼帘的是外星人遗址介绍的石碑。



外星人遗址中最高的一座土山是白公山,它的标志显著,远看像金字塔,有神秘感,侧看,如大猩猩坐望碧湖;正面看,是单面山状,峭壁迎湖屹立,高约200余米。



白公山黄灰白色,由第三系白砂岩组成,夹浅褐泥岩组成山体,地层间条带明显。山体距碧蓝的托素湖约80米。走近白公山可以发现明显的三个岩洞,外貌都是三角形,中间一个大,东西两个小。中间主洞,离地面2米多高,东西两洞距地表5米,由于岩石坍塌,洞口大半被掩埋。进入中“主”洞,洞深约6米,最高处约8米,和通常所见溶洞迥异,倒像是人工开凿而成。



上下左右都是纯一色砂岩。除含砾石外,无任何杂质。一根直径40厘米的大铁管从顶部斜通到底。由于多年锈蚀,只见半边管壁;另一相同口径的铁管从底壁通到地下,只露出管口,可量其大小,而无法知其长短。



洞口对面约80米处就是波光粼粼的托素湖,就在离洞口40多米的湖滩上,又有许多的铁管散见于满滩裸露的砂岩上。这些呈东西向延伸的铁管,直径较山下的小,从2厘米到4.5厘米不等。从残留的铁管形状上看,有直管、曲管、交叉管、纺锤形管等,形状奇特,种类繁多。最细的铁管内径不过一根牙签的粗细。虽经岁月的腐蚀、沙子的填充,但细管内并没有被堵塞。



奇怪的是,还有一些铁管分布在湖水里,有的露出水面,有的隐藏在咸涩的湖水里,形状与粗细同滩上的铁管相类似。



水中的铁管



洞口之上由10余根铁管契入山体,距离不等,大约在一条等高线上向东延伸。这些管子直径在10厘米至40厘米间,管壁与岩石完全吻合,不像是先凿洞后再安装的。其安装技术,令人惊叹。从这些管道的锈蚀程度粗看,建成时间距今至少几百甚至上千年。而几百年前,别说是柴达木,就是整个中国都没有如此大规模、如此技艺高超的工程。



遗址所立的简介上写到,当年一些散落的类似铁锈般的渣片曾经被送到中国第二大有色金属冶炼集团——西部矿业下属锡铁山冶炼厂进行化验,其中氧化铁成分含量占30%以上,其余为二氧化硅和氧化钙,还有8%的元素无法确定它们的成分,这一化验结果增加了管状物的神秘色彩。

经调查,柴达木最早有人类活动的历史距今3万年之久。当地出土的文物多为兽骨、石器、陶器和青铜器等,从未发现铁器。新中国成立后曾几次开发柴达木,但从未在托素湖一带施工。

1

  史前遗物假说

一种假说被提出,这些铁管是否为史前遗物,也就是说在我们这届人类之前,还有一次人类,他们的工业、文化水平远高于现在,这届人类被冰川灭绝后,但其遗物犹存。但这一地区并没有冰川活动迹象,因此这种假说可靠性不高。

 那么,这些遗址会不会真的是外星人留下来的呢?

2

  外星人遗址假说

柴达木地势高、空气稀薄、云层很少、透明度极好,是观察天体宇宙的理想之地。1984年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在德令哈建立青海天文站,就是因为这一带空气干燥、海拔高、容易收到毫米波。结果几年中发现100多个星系,证明观测效果极佳。1993年日本、台湾的天文学家到此考察测量,认为这个站在亚洲是很理想的天文观测点。



因此,要说星际交往的优越之地,柴达木德令哈一带受之无愧,特别是白公山一带条件更优,白公山又离托素湖最近,地形独特,十分醒目。如果外星人乘坐飞行器进入地球的亚洲中部,首先看到的可能是柴达木,而柴达木盆地之中,比较显目的可能是托素湖,而湖边最易辨识的自然是白公山,可以想象,如果外星人进入地球后,这一带很可能是他们来去起落较理想的地点。如果那些神秘管状物是外星人所造,那托素湖一带必是外星人在地球上的活动遗址。



当然,以上一切只能是我们的一种猜想。而当时托素湖惊现外星人遗址被媒体披露后,引起国内地学界的关注。2001年5月,由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的郑剑东教授牵头组成科考队,来自中国地质大学、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等单位的科研人员,奔赴托素湖,试图解开神秘管状物来历之谜。

考察队首先把研究区域锁定在湖滩上,专家们在湖的四周和湖底发现了不少大小形态不一的管状物,这些管状物有的像切开的香瓜,有的像长长的黄瓜,在湖水的淘洗下管壁清晰可辨。神秘物质的取样马上被带到北京。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的高级工程师王文广,把取样同月球物质和陨石进行了微量元素的比较,结果却使托素湖铁质管状物的神秘色彩大打折扣:管状物与陨石和月球的分析资料比较完全不同。

由此可以断定,管状物不可能是外星人带来。同时郑剑东教授测得铁质管状物样品为碳和黄铁矿的胶结物,不是人工所致。以前8%的不明元素也验明了身份,居然是常见的金属元素钾、铝、钠等。因此,专家们鉴定,管状物和山洞跟外星人并无关系。

后来专家们通过观测,发现有的管状物从外部状态看,呈现出树状结构。另一种观点由此提出,这些管状物是由树木转变而来的。



3

  植物成因假说

如果这些管状物曾经就是树木,那么,今天已是戈壁的柴达木,昔日众多的树木又是来自哪里呢?



许多专家学者经调查研究,认为柴达木盆地曾经是一片广阔水域,这里不仅出现了生活在300万年前的伍氏献文鱼类化石,在柴达木盆地东沿的诺木洪地区还发现了瓣鳃类和腹足类生物贝壳堆积层,这些曾经的生命记录下了远古柴达木的气候特征。

兰州大学资源环境学院西部环境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聂军胜教授团队及其合作者以一套连续沉积地层为研究对象,通过多方法相互印证,揭示出晚中新世8.5-7百万年期间柴达木盆地显著变湿,可能存在一个古湖,其机制为青藏高原隆升引发的东亚夏季风降水带向西北移动。进一步研究发现,东亚季风降水在这段时期具有非常显著的10万年周期,其变化模式与第四纪晚期黄土高原记录的东亚季风降水模式类似。这项研究表明,气候以10万年为主导周期变化的现象在8百万年前就已经发生。

主流观点指出,几百万年前的青藏高原还在隆起,边缘却有高山围绕,印度半岛的暖湿气流进入盆地,使柴达木雨量充沛,植被茂盛,洪水暴雨不断。激流携带泥沙覆盖了树木,大树从此进入了漫长的演化过程。



后来,喜马拉雅山急剧升高,印度洋季风带来的雨水被挡在喜马拉雅山南坡。柴达木盆地气候变干变冷,水面逐年缩小,而诺木洪一带是盆地的低洼处,后来湖水枯竭,青藏高原的隆起带给柴达木盆地沙漠化和干旱。托素湖一带的地层开始了剧烈的沉积作用,使大树被土壤和砾石深埋在地表之下数百米甚至上千米深。这个过程需要几十万年的时间。地表下的树木经过脱水,自由氧逐渐消耗,环境由氧化转为还原,这是铁质管状物形成的关键时期。管状物周围的铁质,由三价铁变成二价铁,逐渐向疏松多孔的木质结构流动。

按照地质理论,地层下每一千米深度,温度就要增加33℃,在这样的温度和化学的条件下,树木发生了一种有趣的变化:疏松的木质部逐渐腐烂,铁质元素发生化学反应,吸附在了不易腐烂的树木韧皮部,变成了铁质管状物最初的形状。这是大多数人认可的一种观点。



按照植物成因这种观点来分析,一切看起来似乎豁然开朗,植物被泥沙覆盖,同时开始了湖底沉积,在泥沙形成砂岩的同时,被泥沙包裹的植物化石也形成了,最后随着湖底的抬升,它们一同露出了水面。



但一个致命的问题出现了,根据对管状物的测年分析,它和岩石的沉积不会是同时的,岩石的年龄是几百万年,而管状物的年龄要年轻得多,仅仅只有十几万年的历史。那么,在岩石形成后的几百万年,是什么将化石塞进坚硬的岩石中,不留一点缝隙? 这是植物成因理论最大也是最致命的缺陷。



4

  岩浆成因假说

另一种假说由此提出,据郑教授介绍,这些奇特的管状物分布在距今五六百万年前的第三纪砂岩层中,都呈现出铁锈般的深褐色,成分以氧化铁为主。这些管状物的成因可能是砂岩层快速沉积形成,这在沉积岩石学上是很常见的现象。

郑教授本人更倾向于地下岩浆上升到地面,岩浆中含铁的物质凝聚形成了管状物。虽然不排除人工钻凿、冲击的可能,但专家组认为“外星人遗址”还是一种地质现象。

 

5

  海底沉船假说

除了以上四种假说,还有一种更大胆更具想象力的看法被提出来,亿万年前,柴达木盆地曾是一片汪洋大海,欧亚板块的漂移,喜马拉雅山脉的隆起,造就了群山环绕的高原盆地,于是就有了一个更具想象力的说法——一艘类似“诺亚方舟”的巨船搁浅于此,沧海桑田,斗转星移,这艘巨船被风沙掩埋,形成了现在的状况,而那些形形色色的铁管说不定是巨船上的构件。

当然,我们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能证实其中每个假说,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去想象,去继续追求真相。

6

  继续寻求真相

是谁在十万年前,将这些铁管横插入山?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我们暂时还不得而知,但我想我们可以排除掉外星人的因素,接下来这一切,还需要我们努力去寻找答案。

 

 

部分图片来源于粉丝群【山河浪人ぶ】,特此感谢!

参考文献:

黄秀英. 外星人遗址探秘[J]. 林业经济, 2005(15):56-59.

肃文. 青海“外星人遗址”探密[J]. 科学之友旬刊, 2007(9A):29-29.

欣闻. 目光锁定青海"外星人遗址"[J]. 科学与文化, 2002(6):18-18.

赵亚辉. 让人疑惑的"外星人遗址"[J]. 飞碟探索, 2008(7).

车安宁. 走近青海"外星人遗址"[J]. 飞碟探索, 2002(6).

章云华. 托素湖“外星人遗址”探秘(下)[J]. 中学科技, 2009(12):16-17.

新民. 青海"外星人遗址"揭秘[J]. 今日科苑, 2005(3):35-36.

叶舟, 王聪. 零距离接触青海“外星人遗址”[J]. 科学大观园, 2002(8).

张忠孝. 托素湖"外星人遗址"应有科学的说法[J]. 柴达木开发研究, 2003(1):48-50.

来源:中科院地质地球所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www.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48404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