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招生歧视亚裔案发起人:诉讼与名校招生丑闻有关(图)

侨报 0

发起状告哈佛大学法律诉讼的学生公平组织(SFFA)负责人Ed Blum 日前向众多华裔家长参与其中的SFFA会员介绍了哈佛诉讼案目前的进展,以及近期轰动全美的部分名校涉招生录取舞弊的丑闻。他也希望会员对哈佛等诉讼案及SFFA的组织发展方向多提宝贵建议,对名校舞弊诉讼案表达看法,及时反馈。

据Blum先生介绍,2018年10月开始,哈佛诉讼案进入庭审,先后进行了3次大的法庭审讯。去年11月庭审的最后一天,也进行了结案庭辩。但是,因被告递交了另一份所找到的事实材料,法官再一次安排了结案庭辩。2月13号,哈佛诉讼案在波士顿法庭进行了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结案当庭辩论。很多SFFA会员,支持者,家长及学生到场旁听。

在持续3个星期进行的法庭审讯期间,代表亚裔学生的SFFA律师,曾经的相关学生申请人也都悉数到场。同样,代表哈佛大学的律师团队也是阵容强大。哈佛大学新校长在场,也特意介绍了哈佛应诉团队。Blum表示,尽管对手强大,但是代表亚裔学生的SFFA律师团队所做的结案辩论毫不示弱,非常有说服力。律师团队通过幻灯片向法官演示提供证据和数据,庭审法官很专心地倾听,几乎没有问什么问题。




亚裔教育联盟(AACE)支持哈佛诉讼集会。来源:AACE发起人赵宇空提供


Blum提到一个值得注意的关注点,他解释,比较有趣的是,法官最后发表评论,指出代表亚裔学生的SFFA和哈佛大学,原告与被告两方都有问题。如一些媒体报道提到,法官指出,SFFA方面未能使任何一个申请哈佛大学而遭受歧视对待未能获录取的亚裔学生受害人出庭,而哈佛的问题是,仅针对亚裔学生的个性特质,用以作为评估是否获录取的参考标记。Blum先生解释,法庭原本并未要求SFFA提供受害学生出庭作证,因为SFFA早在2015年或2016年时就已向法官传递意向,报备SFFA不会提供受害学生出庭作证。但是在调查取证过程中,哈佛方面曾被法官要求提供6-7个SFFA相关学生的申请信息,向法官提供证言或阅读材料。而且,只要申请哈佛大学被拒,相关申请学生的信息,SFFA可以要求哈佛大学提供资料。

最后一次庭审结案辩论大约持续了5个小时,Blum先生强调,哈佛大学的问题,是整个流程中,包括证人的证词,相关证据,数据信息,电子邮件,备忘录及内部研究等均表明,哈佛大学在录取评估过程中,特别针对亚裔学生的个性特质涉歧视行为,做法很恶劣,面对这些有力的证据,哈佛无法避开,相信法官不会忽略。

对于近期受全美高度关注的名校招生录取舞弊丑闻,Blum特别分享了一些观察家的分析。他透露,这些观察家也是SFFA的支持者。

Blum首先声明,SFFA的使命很简单,即是终止大学招生录取考虑种族因素。但是根据媒体揭示,涉入的舞弊贿赂丑闻,辛格(William Singer)有意传递给一些家长和学生信息,使他们意识到某些族裔背景可以帮助他们进名校,大学录取时会照顾某些族裔背景的申请者。Blum表示,在FBI召开的媒体发布会上释出的信息透露,辛格鼓励一些申请者改变其族裔身份使得他们更吸引名校录取官青睐。

不容否认,Blum表示,名校录取官偏好校友子弟申请者(即所谓的“校友传承”),以及特殊族裔背景的申请者。他解释,不会批评校友的捐款行为。虽然他个人不支持校友传承,但是校友传承不违宪,也没有违反民权法规,否则,会遭相关组织起诉。但他指出,尽管学科成绩比较低,哈佛招生录取中校友子女的录取率远远高于普通申请学生。个别族裔申请学生学业成绩偏低,也同样能够获录取官青睐,录取评估时打高分。他转述,相关数据显示,非裔学生的录取率3倍高于其他族裔申请哈佛的学生。Blum指出FBI新闻发布会上,相关检调方建议校友传承和族裔照顾应该在名校录取考量中被淘汰。大学招生录取应该公正公平透明,以学业表现等为准择优录取,而不是随心所欲,以偏见评判申请学生,尤其是亚裔学生。

此外,Blum先生也介绍了目前SFFA起诉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诉讼案。近日,法庭已发起对北卡教堂山分校的动议(类似2018年6月对哈佛大学的动议),SFFA为法庭所提供证据显示该大学的招生录取政策涉嫌违法。Blum指教堂山分校声称,他们也有证据赢得诉讼。他期待如法庭已释出的信号,法庭听证会今年秋季如期进行,或进一步进行庭审。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文学城 查看原文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3/22/8179629.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