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20亿,是他们拯救了“华尔街贱民”特朗普(图)

观察者网 0

  你知道吗?在90年代,几度破产的特朗普,曾因动辄造成银行数亿美元损失,在圈内被称为“华尔街贱民(Wall Street pariah)”。

  当时,敢于也愿意继续和特朗普资金往来的,只有自己也在华尔街吃不开的德意志银行。

  随着“通俄门”调查的深入,11日,本就卷入过俄罗斯洗钱丑闻的德银,又收到了穆勒开出的传票。

  而嗅觉敏锐的《纽约时报》,开始以多个长篇头条,挖掘德银与特朗普的陈年往事。

  果然,在这段20年20多亿美元的交情中,充斥着谎言、公关、破产和官司。

  有趣的是,几度被特朗普赖账,多次宣称要“拗断”的德银,却总是“戒不了”与特朗普的业务往来。

《纽约时报》3月19日报道截图:德意志银行和特朗普:20亿美元贷款和“谨慎的”董事会

  特朗普和德意志银行20年交情的更多细节逐渐浮出水面。一家体制僵化的银行,急于求成的银行高管,以及一名反复无常、夸夸其谈的超级富翁,交织构成了德意志银行和特朗普这段漫长而荒诞的关系史。

  上世纪90年代,特朗普多次在生意上破产,给此前借给过他钱的银行带来了数亿美元的损失。

  《纽约时报》在去年10月的报道中披露,在1980年末,唐纳德·特朗普的多项投资开始逐一破产--特朗普班车、广场酒店、大西洋赌城,但其家庭公司也大大增加了对他的资助。1989年到1992年间,弗雷德·特朗普创建的四个实体公司,向他的儿子支付了相当于现在的830万美元的费用,也为唐纳德·特朗普申请紧急信贷提供抵押品。

  由此特朗普也被华尔街列入黑名单,被称为“华尔街贱民”(“Wall Street pariah”),多家银行拒绝他的贷款请求。

《纽约时报》的报道截图

  此时,只有德意志银行对其伸出援手。

  当然,德意志银行也不傻,特朗普花样赖账的“黑历史”,他们也有所了解。

  但在当时,对急于想要在华尔街留下名字的德银而言,特朗普家族的形象和人脉,也可以用作其在美国发展投行业务的敲门砖。

  在这一时期,银行的整体战略比现在更加激进。为了加速拓展旗下的地产投资业务,德银雇佣了多名高盛集团的交易员,其中就包括美国最高法院法官安东尼·肯尼迪之子贾斯汀·肯尼迪,以及知名作家西德尼·奥菲特的儿子麦克·奥菲特。

  在早年的一次采访中,奥菲特曾表示:“在竞争激烈的美国投资界,只有将贷款借给那些同行认为风险极高的客户,才能脱颖而出。”

  奥菲特所谓的“风险极高”的客户,就是这位信用扫地,没人愿意沾染的特朗普。

  华尔街黑名单上的特朗普,也为了抓取这仅存的一丝希望,利用夸大财富和公关的套路,拉住了奥菲特和肯尼迪。

  1998年,为了修缮自己在华尔街和曼哈顿的地产,特朗普向奥菲特提出借款1.25亿美元。特朗普带他去打高尔夫,乘坐私人飞机去大西洋城看拳击赛,还写信给老奥菲特,称他拥有一个“非常棒”的儿子。在利益的驱使下,奥菲特力排众议,顺利批准给特朗普的贷款。

特朗普曾通过炫富的方式,增加自己获得贷款的机会图自视觉中国

  此后,在奥菲特的主导下,特朗普一共从德银借到了超过3亿美元的资金。

  然而没过多久,奥菲特就被指控在一份向特朗普借款的文件上伪造签名,最终他也被辞退。

  尽管如此,德意志银行和特朗普集团的资金往来还在继续。2003年,德意志银行帮助特朗普旗下的赌博公司发行了数百万美元的债券,相关的业务人员获得了前往特朗普在佛罗里达棕榈海滩私人俱乐部游玩的奖励承诺。

  据相关业务人员回忆,特朗普对他说:“朋友,我知道(这部分债券)可能是你这辈子最难卖的东西,但如果你能够完成,那么就能去我的私人俱乐部当贵宾。”有意思的是,当交易真正完成以后,项目经理曾提醒特朗普兑现承诺,而后者表示,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件事。

  最终特朗普还是动用了自己的私人飞机,带这15名业务员前往佛罗里达。一年之后,特朗普集团拖欠了这部分贷款,并给德意志银行的客户带来巨大的损失。由此,银行的投资部门禁止业务人员再与特朗普集团做交易。

  但双方的故事并未了断。

  由于僵化的银行体制,德银各个部门之间缺乏交流沟通,再加上激进的扩展战略,特朗普与德银的房地产投资部门搭上线。

  2005年,特朗普希望贷款6.4亿美元,用于芝加哥的川普大楼建设。

特朗普大厦是芝加哥的地标建筑,但特朗普集团却是用拖欠的贷款建造了这幢大厦 图自视觉中国

  这一次,德银事先对特朗普的资产进行了评估。尽管特朗普在向德银提交的财务报告中,号称自己拥有30亿美元的净资产,但在银行的调查之下,却发现这位成名已久的美国富翁,净资产只有7.88亿美元。

  虽然特朗普又一次对自己的财务状况撒了谎,然而时值美国2001年至2005年一轮地产泡沫期的尾声,在德银贷款部门推动以及高层的默许下,特朗普还是成功借款。

  2008年,项目接近完成。可惜的是,次贷危机来了。

  特朗普再一次辜负了德银对他的信任。为了拖欠贷款,特朗普用一种荒诞的方式终结了本次个人危机。

  在特朗普和德银的贷款条款中,有一条写道“如果遭遇不可抗力,就可以摆脱这部分债务”。在这里,不可抗力指的是“上帝的行为或是自然灾害”。特朗普的律师发现,这一条款有机可乘。

  此前,美联储艾伦·格林斯潘曾将金融危机形容为一场“海啸”。

  如果“海啸”不算自然灾害,不是不可抗力,什么才是呢?于是,在这笔贷款逾期之前,特朗普反将德银告上了法庭,用这种接近狡辩的方式,希望赖掉部分借款。

  经历过这次事件,德银的投资部门与特朗普再次“拗断”了关系。

  尽管明面上,德意志银行已经与特朗普集团断绝了资金往来,但银行高管还是不愿意结束这段关系。

  2011年,银行内部一个为富豪服务的秘密部门为特朗普提供了资金,而后者正是用这笔资金来偿还芝加哥特朗普大厦的拖欠贷款。

  借款人从一家银行贷款,再用这部分钱来还他此前在同一家银行的借款,这一行为在善于资本操作的华尔街也实属罕见,而特朗普却做到了。

  此时,帮助特朗普的人叫做罗斯玛丽·沃拉布里奇,她是德银超级富豪服务部门的经理人之一,直接听命于德银北美的CEO,并与银行的联席首席执行官安素·贾恩拥有良好的关系。在她的主导下,2015年特朗普从德银手上获得了1.7亿美元资金。同时,为了稳固与特朗普的关系,她还为特朗普家族提供了许多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在特朗普的总统就职典礼上,沃拉布里奇坐在了VIP席位之上。

图中画红圈的女子就是沃拉布里奇 图自彭博社

  当然,特朗普在德银也并非完全予取予求。在2016年,德银拒绝了特朗普为修建一座苏格兰高尔夫球场而提出的贷款请求,原因是特朗普作为总统候选人的身份太具争议。同时,德银也在董事会上出具了报告,认为“特朗普拥有拖欠贷款的历史,而德银北美部门的作法太过武断,未经高层同意。”同时,也承认了银行拥有“体制缺乏交流”以及“做生意不惜代价”的问题。

  《纽约时报》还在报道中提到,美国国会和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调查德意志银行和特朗普集团资金往来一案还在持续发酵之中。

  此次调查也被认为是“通俄门”调查的延续,今年1月,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和金融机构委员由于担心俄罗斯曾介入特朗普和德意志银行的资金往来,而开始调查双方之间的关系。

  2月,特朗普前律师科恩在听证会上公布了特朗普向德意志银行等机构提供的2011-2013年财务报表副本,以及特朗普为了获得银行贷款而夸大财富的证词,这场听证会引发了此次调查。

  观察者网此前的报道,3月11日,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向德意志银行发出传票,开始调查德意志银行和特朗普集团有关的贷款申请、抵押贷款、信贷额度和其他融资交易。

  CNBC19日曾就《纽约时报》的报道向白宫和德意志银行求证,但双方均未作出回应。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年至16年间,有大量媒体报道德意志银行卷入与俄罗斯有关的多起洗钱案,涉案金额至少达100亿美元。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文学城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03/21/615143.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