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安泽想当给美国人发钱的总统,他有多少筹码?(图)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0

就在特朗普忙着提前700多天准备连任事宜之际,美籍华裔企业家杨安泽宣布将代表民主党参加美国2020总统大选。他是继邝友良之后的史上第二位参选美国总统的华人,也是半个世纪以来首位宣布参选美国总统的华裔。




Andrew Yang 杨安泽


在美国,竞选总统的第一个挑战,就是要获得足量的捐款。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与其他民主党候选人一起进入辩论舞台,向全国观众解说竞选政策,在多达20人中的辩论中突围,争取民主党参与竞选的席位。


截至目前,杨安泽的成绩还算不错,已经积累了78281名支持者。还获得了来自全美40个州6.6万人超过200笔的捐款,继在二月创下60万美元的募资纪录后,三月前12天就募资超过35万美元。

 

对于国内的朋友而言,杨安泽这个名字可能还稍显陌生。作为一名华裔,这位44岁黄皮肤黑眼睛的企业家为什么走上了美国的从政之路?他又是凭借着什么赢得不断高涨的人气呢?

四次创业企业家的参政之路


作为一个民主党人,毫无从政经验的他打出了与特朗普截然相反的竞选主题,后者是“让美国继续强大”,而杨则打出了以“人性第一”的主题。引发美国甚至全世界的广泛关注,也为他赢得支持带来了契机。



杨安泽,英文安德鲁·杨·丹克梅姆斯塔什(Andrew Yang Dank Meme Stash),1975年出生于纽约州,其父母在20世纪60年代从台湾移民至美国,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相遇相知相恋,毕业后留美结婚并育有两子,长子杨安鑫,次子就是杨安泽。



1996年杨安泽大学毕业。图左起为哥哥安鑫、安泽、爸爸和妈妈


不得不说的是,杨安泽可能真的遗传了父母的不少天分。他的父亲曾在美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还在职业生涯中获得了69个专利;母亲则是一位统计学硕士,后来改行搞艺术。



杨安泽本人在大学期间主修经济和政治学,后来又去了哥伦比亚大学攻读了法学。作为一个出生在“典型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毕业之后,他却辞掉了全美知名律所的诱人职位,反而开始创业,专注于为美国创造广泛的就业机会。

 
野心不小的他一共经历了四次创业,第一次是在离开律师事务所之后就创办了一家名人慈善筹款的网站,2001年关闭。第二次,他担任了一家从事医疗保健软件的创业公司——MMF System副总裁。据他自己声称,那段时间学到了不少办企业的经验。



第三次,他加入了由其朋友创办的一家小型公司——曼哈顿备考(Manhattan Prep)并担任首席执行官,主要提供GMAT考试准备相关工作。从最初的五家扩展到69家,并于2009年12月被卡普兰收购。2012年年初,他辞去了公司总裁一职。



最后一次创业,是上一个公司被收购之后。杨安泽突然开始明白创业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于是创建了一个名为Venture for America的组织。这是一个帮助企业家在美国各大城市创造就业的非营利组织,甚至还为创业公司和感兴趣的大学毕业生提供为期两年的奖学金。



组织成立的第一年里,他们一共培训了40名研究员。慢慢的,该组织的名气越来越大。截至2017年,有超过500名VFA研究员和校友从得到帮助,成功创立了数十家公司,并在全国创造了2500多个工作岗位。


杨安泽本人也因此获得了不少来自白宫的荣誉授予,2012年,他被授予变革冠军,2015年,成为了全球创业大使。




然而“美国梦”的实现并没有那么简单,“第三次浪潮”滚滚而来,自动化正在摧毁就业机会,大规模失业和经济下行将是美国面临的亟待解决的难题。


在很多美国政府领导者们不愿意承认房间里的大象正在以技术变革的形式撕裂着美国时,杨安泽却一直认为,目前人类正在经历历史上最大的技术和经济变革,想要解决这样的问题,只能找寻新的商业模式——培养新一代企业家,在正确的地方创造正确的就业机会,就能阻止收入不平等、贫困、失业和绝望不断加剧的恶性循环。
 

或许正是出于对人类技术变革的思考,促使杨安泽走上了竞选美国总统的道路。

走向福利资本主义

 

正如上文提到的那样,自2000年以来,技术已经取代了整个中西部地区400万美国制造业工人和大量社区的就业机会。随着自动化危机的深入,专家们预测,在接下来的12年中,将有3分之1的美国人失去工作。

 

面对如此严峻的局面,杨泽安深入调查了这400万因自动化革命失去工作的制造业工人。现实比人们想象的更加夸张,几乎一半的制造业工人离开了工作岗位,再也没有工作过。



在那些离开工作岗位的人中,大约有一半人申请了残疾补贴。根据独立研究,政府资助的制造业工人再培训项目的成功率只有0到15%之间。而这样的情况,也即将发生在卡车司机身上。



现如今,美国有350万个卡车司机,此外再加上500万左右在卡车停靠点、酒店和餐馆工作的美国人。当自动化驾驶真正成功及全面实现的时候,将会给全国成千上万的和卡车司机一样的工人和社区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杨泽安想出的办法就是“自由红利”,也就是普遍基本收入。



由美国政府给所有满18岁的美国公民,每月支付1000美元或全年支付1200美元,无附加条件。简单点就是政府免费送钱,而这些“自由红利”的资金主要来源于四个方面:


一是国家当前的福利支出。已享受美国部分福利待遇的人不在每月获得1000美元的福利补贴之内,这样可有效减少普遍基本收入的成本。


二是增值税。美国经济规模巨大,如果增值税较高,将会产生8000亿美元的新收入。所以杨建议每月给的1000美元,让美国人在每次亚马逊交易,每次谷歌搜索,每一个机器人卡车里程中分一杯羹。说白了,就是让像亚马逊和谷歌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为此付费。




三是创造新岗位,增加新收入。这就是杨成立“为美国创业”的原因。

 

四是节约开支。通过节约美国在医疗保健、监禁等方面的开支,用于全民基本收入之中。



Andrew Yang爱荷华州博览会的Des Moines Register发表演讲


其实,基本居民收入的政治提议由来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文艺复兴时期。在美国,米尔顿·弗里德曼和F·A·哈耶克等众多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都大力支持这种做法。马丁路德·金也对这样的设想表示赞同:“我现在确信,最简单的方法将被证明是最有效的——解决贫困的办法是通过一项现在被广泛讨论的措施直接消除贫困:保证收入。”



1970年,尼克松总统在众议院通过了一项法案,其中就将保障最低收入的想法纳入其中,然而不幸在参议院夭折。如今,杨的“自由红利”政策其实就是历史的延续。



Yang的支持者们


今天,人们倾向于将普遍基本收入与技术乌托邦联系在一起。其实不然,这种福利资本主义在全球已有多国及地区实现,芬兰的“免费午餐”、加拿大安大略省基本收入补贴(现已被新省长福特叫停)、瑞士的基本收入保障、澳门的全民分红等。

且各种研究表明,世界各地无条件现金补贴的实验已被证明是减少贫困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建设“人道主义”的美国


除为美国居民带来自由红利之外,杨泽安提出的其他两项理念也颇受人们欢迎:全民医保和建设“人道资本主义”。


一直以来,医保都是政府和居民的一大心病。因为美国是少数几个不给所有公民提供医疗服务的工业化国家,私人医疗体系简直可以象征着整个社会的不平等与收入差距状况。

 

曾经,《平价医疗法案》的提出与实施,为各州提供了创新资金,同时大幅扩大了医疗补助。然而,它并没有解决医疗体系的根本问题:
 

1. 数百万美国人没有医疗保健

2. 即使是有医疗保健的人也常常因医疗费用而破产

3. 他们的政策并没有给许多拥有医疗保险的美国人提供接受适当治疗的机会

4. 该国的医疗成本相对较高,结果相对较差

5. 给病人开冗余的检查处方,不是真正为病人着想

6. 医生依赖病人讲出病情,而不是进行全面的治疗

7. 员工与雇主紧密相连,因为他们通过他们获得医疗保健福利




为改变目前医疗状况和实现自身全民医保政策,杨安泽提出了如下解决方案:


第一步:单一付款人制度。美国保健系统中的单一付款人制度可理解为政府负责为老年人群筹资并代替他们购买部分的医疗保健服务,这一制度内,存在一个公共组织进行筹资(一般情况下通过税收),而医院和医生向这个公共组织收取费用。

而全民医保的单一付款人制度不仅仅包括老年人,还是要确保所有美国人都能获得他们应得的医疗保健。

第二步:设定医疗服务价格。转向单一付款人后,医生拿基本的工资而不是按照医疗服务定价格。


第三步:患者得到更多关注。由于医生是受薪的,所以他们没有必要担心流失患者。相反,他们可以花更多的时间来关注患者。

第四步:雇员与雇主相连。由雇主交医保。


医疗保健应该是所有美国人的基本权利,无论是通过向所有人扩大医疗保险,还是通过建立新的医疗保健系统,目的都是以确保所有美国人都能获得他们应得的医疗保健。如果系统不完善,制度不明确,覆盖人群悬殊,将会成为日后一大隐患。

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全民医保或许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除了基本收入和医疗保健等福利项目之外,杨安泽还致力于建设一个进阶版的资本主义美国,即“以人为本”的资本主义,这是一种新的资本主义形式——人类资本主义。


它的目标是使人类福祉和满足感最大化,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形而上学?我们看个例子来感受下。


例如,一家航空公司三个月前到某地的机票价格是800元,而临近起飞三天前机票价格是1200元,由于票数并不是按照实际舱位来售卖的,所以起飞当天会有超售情况,为此航空公司撤下购买低价机票的乘客,以此实现利益最大化。这样的做法对于航空公司来说有利于利润的增加,但对于乘客个人来说却是一次糟糕的体验。

 
杨关心和在乎每个人的体验与满足感,专注于改善普通人的命运。因此提出人类资本主义的核心原则是:



1. 人比钱更重要

2. 人类资本主义经济的单位是每个人,而不是货币

3. 市场的存在是为了服务于公民的共同目标和价值观



其实,人道资本主义这个概念并不新鲜。如今德国的社会市场经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是从一群德国思想家那里借鉴而来的。这些思想家主张言论自由,自由市场经济政策和开放社会的政治价值观。

 

不过杨安泽的人类资本主义有一个创新,就是它摒弃了以经济中流通的货币数量(GDP)为基础的衡量标准,而是以“人类的幸福和满足”为基础的衡量标准。重点在人的感受。



从上述三个主打政策可以看出,杨的竞选主张倾向于对公民的基本生活条件的保障,只有保证了基本的经济基础,才有机会与可能去寻觅对应的上层建筑。其多项政策广受美国低产阶级与华人企业家等的欢迎与支持。

随着竞选日程的推进,杨也游走于各种竞选活动与宣传中。而在外国的搜索网站上,“华裔总统”的搜索量也不断上升。你觉得杨安泽的竞选政策如何?他有望突出重围成为史上首位华人总统吗?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48000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