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受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曾是见不得光的黑客(图)

雷锋网 0

假如有一天,男票就在你面前变身成了蝙蝠侠,你会不会被吓趴?我想,一定会的,毕竟你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与自己朝夕相伴的人竟然还有如此“刺激”的第二身份。毋庸置疑,在各类超级英雄影片中,塑造主人公的身份“落差”是提起观众看片热情的必做工作。

  不过,这种事并非只存在于电影中。在现实世界里也有这样一位传奇人物,他就是今天故事的主人公——贝托·奥罗克(Beto O'Rourke)。

  奥罗克并非什么超级英雄,更不会靠“变身”来吸引人们的眼球。身为2020年美国总统候选人,他还有一个曾经不为人知的神秘身份:著名黑客组织Cult of the Dead Cow(cDc)成员。


  cDc“启蒙班”

  1972年9月26日,贝托·奥罗克出生在德克萨斯州埃尔帕索的迪奥酒店医院,它的父亲名叫帕特·弗朗西斯·奥罗克,当时担任着埃尔帕索的县长和法官职务。

  孩童时期,奥罗克不得不经常陪同父亲参加竞选活动和各种政治活动。尽管自己父亲的性格外向且极具亲和力,但奥罗克却恰恰相反,他患有社交恐惧症,甚至无法轻松面对自己的亲人。奥罗克回忆道:“每当参加活动时,爸爸总会轻推肩膀,暗示我向这个人或者那个人问好......我真的很讨厌这么做,毕竟当时的我只有10岁。”

 


  在父亲的影响下,小奥罗克的行为举止在同龄孩子中显得有些异常。那段时光对于他来说充满了不情愿,甚至伴随着各种的不满。

  身为学校小有名气的“不合群少年”,奥罗克决定制作一个电子公告板系统——当时是连接当地学校、教堂和社区以外人的在线论坛。“在爸爸买回了一台苹果IIe和一个300波特的调制解调器后,我决定在Facebook上成立一个朋克音乐论坛,这也让我认识了当时cDc的一名被称为“沼泽鼠”的黑客成员凯文·惠勒(Kevin Wheeler)。”

  在惠勒的介绍下,奥罗克加入了cDc黑客组织。

  cDc是美国最古老黑客组织之一,1998年8月该组织在DEFCON上公布了 Back Orifice 以此证明 98并不安全。在这之后,cDc还发布了升级版本Back Orifice 2000。Back Orifice 2000首次向世人展示了木马病毒的“威力”,时至今日该远程管理系统仍被黑客组织用于制造各种类型的攻击活动,堪称安全研究史的里程碑式工具。

  加入组织后,奥罗克和惠勒的关系十分要好。起初,他俩只是沉醉在一起破解游戏光碟、寻找好听且免费的朋克音乐,但随着对电子公告板系统了解的深入,他们开始发现大量使用长途调制解调器电话每月可能要花费数百美元。为了规避收费,奥罗克尝试使用他人电话公司的信用卡号码和五位数的电话号码拨打免费电话。

  “盗取长途服务”是奥罗克作为cDc黑客成员第一次“出击”,而这样的做法有可能让自己深处监牢,幸运的是,当时他的年龄还不到17周岁。

  奥罗克并没有透漏当时采取了怎样的攻击手法,但这的确影响到了其之后的政客生涯——奥罗克的cDc成员身份被公开后,德克萨斯州向他发出了警告。许多年后,奥罗克的反对派以其涉嫌犯罪为由希望将其赶下政坛。

  18岁那年,奥罗克将自己的论坛彻底交给了惠勒,在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后,他退出了TacoLand董事会,也告别了他的黑客生涯。

  迷幻军阀的“黑客政治”

  尽管离开了cDc,但其推崇的“黑客主义”仍深深烙刻在奥罗克的脑海里,以至成了他政客生涯中披荆斩棘的“利刃”

  从政后的奥罗克倡导利用技术手段推动政治议程以及社会变革,以此阻拦金钱导致的恶意破坏。在这一理念下,维基解密、自由网等陆续诞生,更有黑客主义者活跃在暗网中自愿作为“守护者”存在,而他们的活动大多与言论自由、人权等有关。

  在政治家们看来,奥罗克的“黑客政治”被列为中立派。国会期间,他作为新民主党联盟成员获得高票选举,美国《国家期刊》在2013年给予了奥罗克一个85%的自由主义者和15%保守派的复合意识评价。

  然而,其“黑客政治”的含义绝非一个“中立”概括得了,其远比想象中的更加疯狂。2011年,奥罗克与他人共同撰写了《Dealing Death and Drugs: The Big Business of Dope in the U.S. and Mexico》一书,书中明确提及终止禁止吸食大麻;2008年参议院竞选期间,奥罗克试图使海洛因合法化,并就此问题公开全国辩论。

  后来,在采访中他讲到:“短暂的黑客生涯里,我有个响亮的名字叫Psychedelic Warlord(迷幻军阀),今天看来,这名字的确很适合我。”

  2018年11月,民主党众议员贝托·奥罗克在德克萨斯州竞选参议员失败,但他在贝拉克·奥巴马的阵营中夺得了胜利。奥巴马及其前助手均表示,奥罗克与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的竞选活动,让他们回想起奥巴马早期的政治崛起过程,我们将他视为下一个奥巴马。

  之后的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曾经的黑客界小鬼凭借着自己的“黑客政治”得到大批选票,并挤进了2020年美国总统候选名单。

  名副其实的“黑客”王者

  2019年2月,路透社在一次对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的采访中得知奥罗克曾为cDc黑客组织核心成员一事。消息一经报出,引起轩然大波。

  一时间,各路媒体开扒奥罗克的黑历史。奥罗克反对派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因为他们不敢相信一个当过黑客的人将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一方面,奥罗克承认很长一段时间,他与cDc成员达成协议保密其“真实身份”,因为这很可能会影响奥罗克的政坛生涯。

  如今,一纸报道公之于天下,奥罗克何去何从?他称:“能够脱离系统以批判的眼光看待万物并在做这件事情时享受到人生的乐趣,这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显然,cDc就是个例子,而我也不例外。”看来,奥罗克任然牢记着——自己曾经是名黑客。

  上过cDc“启蒙班”的奥罗克后被媒体证实没有参与过任何重大的犯罪过程,但其体内的确流淌者黑客的血。也许这很令人不可思议,但换个角度来看,奥罗克是历史上第一名支持率最高的总统候选人,而随着网络环境的日益复杂,非黑即白的判定理论早已灰飞烟灭。

  作为政坛界的候选总统,黑客界的“超级英雄”,我们无法想象奥罗克上任后可能会为美国带来怎样的变化,而这正是媒体们除了大肆曝光其黑客身份之外,聚焦关注的又一重点。

  正如奥罗克所说:“尽管我已无法回到过去,但我仍然忘不了我的父亲和好友惠勒,因为他们一个教会我如何做一名合格的政客,另一个则给了我孕育“黑客政治”思想的机会。”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文学城 查看原文 倍可亲原文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3/20/8174551.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