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热帖:新西兰眼泪在飞,土耳其却吃起人血馒头

后沙月光 0

3月15日新西兰枪击惨案发生之后,这个被称为”世外桃源“的国家举国哀悼,悲伤中带着恐惧,恐惧中带着悲伤。



各国领导人都向新西兰总督雷迪或总理阿德恩发去慰问电。

西方国家最不想仇恨被煽动,《纽约时报》,BBC,法新社等西方主流媒体的舆论都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行凶视频,推特,脸书等网络平台都在加班加点清理,据说已删除了150多万段,说明他们知道所谓绝对言论自由是不存在的,”要真相,要真相“,真的有意义吗?

如果将凶手塔兰特之前的一切言论传播出来,无论是基督教世界还是伊斯兰世界都无法面对,因为许多历史仇恨,宗教仇恨将被唤醒。

不过对于有的政治人物来说,这个”人血馒头“可不能放过,就在全球忙着删视频的时候,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却将视频拿来当作选举工具。

3月31日是土耳其省市首长及议员选举日,为了让正发党参选人能赢得宗教狂热分子的选票,17日,埃尔多安在加济安泰普举行的正发党造势活动中,公然播放新西兰枪击案现场视频,并在伊斯坦布尔,西部省份泰基尔达和南部的安塔利亚等地进行电视转播,只是打了点马赛克。

埃尔多安以此表示他和正发党才是伊斯兰世界的捍卫者,而反对派,那些世俗政党们无非是一群怂货,正是他们的懦弱才让白人极右翼势力如此嚣张。




埃尔多安在讲话中称:穆斯林们,我们的国家和我本人,都被当成了目标。看看枪手在自白书中说了什么?我们不应该到伊斯坦堡海峡以西的地方,也就是欧洲,否则他(基督徒)会来到伊斯坦堡,杀光我们,把我们从我们的土地上赶走……

在政治场合进行情绪煽动,是西方选举最基本套路,要不怎么说土耳其是”民主国家“呢?埃尔多安为了选票,公然吃起人血馒头,以一国总统身份进行仇恨喊话,无论如何也是不负责任行为。

其实在悲剧上演第二天,16日,土耳其外长,正发党理论家,奥斯曼帝国的向往者恰武什奥卢在推特上说得更清楚:不只凶手,伊斯兰恐惧症与仇恨在西方国家已然升高,助长趋势的政治人物和媒体要对这起令人发指的攻击负起相同责任。

矛头直指美国总统特朗普,而完全无视西方白左政客的宗教多元化政策是主流的现实。

土耳其这样做目的有三个:

一,在沙特和伊朗这两位逊尼派,什叶派老大保持理性的情况下,土耳其掩饰不住想重新恢复它的伊斯兰世界领袖地位。

二,发泄对美国,欧盟政治上的不满,甚至是一种威胁。

三,巩固正党发和埃尔多安本人的国内政治地位。

关于土耳其,我以前写过几篇,它最大的问题是,原本可以通过军事政变手段打压宗教政党的能力丧失了。单凭民主选举和议会斗争,根本撼动不了正发党地位。

土耳其明显偏离凯末尔制定的世俗化路线,正在向奥斯曼帝国的空中楼阁走去。

接下来谁也无法预测会发生什么?遭到报复,是西方世界不敢说出来的恐惧,如果说了,就会被扣上”政治不正确“的帽子。

所以西方国家的状态有些古怪。一方面,在舆论上拼命温情诉说和表达同情态度,想消除穆斯林群体的愤怒,一方面,在安保上全面升级,想防住不可预测的袭击事件。

土耳其可没打算让这事就此翻页,它要绑架整个伊斯兰世界,谁要是在这件事上与西方和解,那就是懦弱的表现。

塔兰特行凶前,说过不少涉及宗教冲突的话,西方对这些话的害怕,胜过对枪击案本身的害怕。

土耳其又是一个如此会来事的国家,卡舒吉案被其反复操弄,弄得美国和沙特焦头烂额,”泛突厥主义“又想与中亚国家,甚至车臣勾连,变成俄罗斯的潜在威胁,还对中国民族宗教口出狂言,黑白颠倒。

它几乎招惹了所有大国,但又凭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令大家不得不与之尽量保持合作关系。

在伊斯兰世界,土耳其也是四处树敌,直接插手叙利亚库德人问题,成了叙利亚和平进程最后障碍,得罪了什叶派,跟沙特等逊尼派阿拉伯国家也不对付。

抓住新西兰基督城惨案大作文章,土耳其用心险恶,它不是在化解仇恨,避免悲剧再度上演,而是相反。



塔兰特这样的极端分子,在西方国家中是极少数的,但这种行为有思想土壤。

基督教和伊兰斯教有着一千多年的冲突,在伊斯兰帝国眼中,世界只有两个部分,一个是和平部分(伊斯兰地区),一个是战争部份(征服非伊斯兰地区),在基督教帝国眼中,世界同样如此,和平的(基督教地区),战争的(征服非基督教地区)。

然后这两位大神就杠上了,虽然是同源(《旧约)》所出,但都认为对方是异教徒。



十字军东征,打了十次,时长195年(1096-1291年),十字军的战绩只是取得两个小小的立足点:

拉丁帝国(1204-1261年以君士坦丁堡为中心

耶路撒冷王国(1099-1187年)以耶路撒冷为中心

战死,饿死,病死上百万人,欧洲资源几乎被耗尽。

穆斯林这边也不怎么样,战绩稍好,双方属菜鸡互啄,武器落后,战争动员能力,后勤组织能力都相当差,蒙古铁骑一来就基本歇菜了。

1299年,奥斯曼帝国建立,首都君士坦丁堡,面积达510万平方公里,一战战败,1922年解体,延续了623年。奥斯曼帝国先祖叫塞尔柱帝国, 突厥(土耳其)骑兵是主要战斗力。

奥斯曼帝国一开始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型帝国,是两件事让它走向了人生巅峰。

1453年,第七位奥斯曼苏丹,穆罕默德二世攻占了东罗马帝国(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

1520年,苏莱曼大帝让帝国成了欧洲强权之一。

国力鼎盛时期,黑海成了它的内湖,巴尔干半岛成了它的统治中心。苏莱曼一世财政收入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的两倍,如果欧洲不团结起来拼死守住维也纳,他们就会成为”拉亚“(Rayah),这个词的意思是:被看管的畜群,专指被征服的基督徒。现在翻译好听多了,叫:非伊斯兰教徒的土耳其人。百度上根本找不到Rayah的原意。

奥斯曼帝国是一个依靠领土扩张,劫掠财富而繁荣的国家,当1529年第一次攻打维也纳时,是西班牙和奥地利人的长矛挡住了土耳其的弯刀,双方才消停了下来。

苏莱曼一世在位46年, 奥斯曼帝国控制范围:乌克兰,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波兰,希腊和巴尔干半岛各国,南到伊拉克等地,西边到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等地。

埃尔多安想得回到那个时代,如果它想成为苏丹,那么恰武什奥卢就应当是极具侵略性的首相卡拉.穆斯塔法或柯普律吕。这个野心大得有点惊人,不过他们真的在努力,手段同样是:宗教+政治+军事。

奥斯曼帝国达到鼎盛之后,就一直衰落,150多年后,1683年他们再攻维也纳,又被挫败。



此后一百年,猛烈暴锤奥斯曼帝国的不是欧洲的哈布斯堡王朝,而是沙俄的罗曼诺夫王朝,它们先是丢了黑海,1783年丢了克里米亚,1791年丢了德涅斯特河河口,被赶到欧洲门口。如果不是英国人惧怕俄国人控制这一地区,奥斯曼帝国灭亡至少要提前一百年。

1919年,一战结束。奥斯曼帝国战败,协约国准备分割这个帝国。

1919-1922年,奥斯曼帝国爆发独立战争,1923年,土耳其成为独立国家,凯末尔驱逐了奥斯曼帝国的哈里发兼苏丹及家属,重臣等150人,走世俗化路线。

在衰落最后时期,还发生了对亚美尼亚人的大屠杀,人数达150万,它们迁怒于弱小的亚美尼亚人。

奥斯曼帝国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领土界限在哪里?凡是有突厥人居住的地方,它认为都有份,凡是跟伊斯兰有关的事情,它都要插上一脚,以示重要,土耳其某些政治人物不也是如此这般?

土耳其现在国力能打下维也纳?真实情况是里拉大幅贬值,经济持续衰退,债台高筑,为了转移了民生视线,这才是正发党和埃尔多安死死抓住新西兰惨案最主要的动机。

土耳其在煽动仇恨,而西方国家在逃避现实。



阿德恩总理忙着缓和新西兰穆斯林的情绪,这也代表了整个西方主流舆论态度。实际上,引起西方极右翼兴起的动力并不是宗教,而是自以为是难民和移民政策,但这又是绝对不能批判的政治原则。

埃尔多安为了选票,炒作新西兰惨案,扭曲事实。

西方政客为了选票,在逃避新西兰惨案,也在扭曲事实。

两者都在扭曲事实,那么,更大的风暴也许正在酝酿之事……

”有信仰“的世界真的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看不懂!

中国人的平平安安来之不易,因为这个世界越来越不安宁。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03/20/614803.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