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袭击后,持枪的新西兰警察第一次敲了我家门(图)

独角鲸工作坊 0

我担心的是,恐怖分子将住在新西兰的监狱里好吃好喝,舒舒服服过上一辈子,要知道新西兰没有死刑,而且新西兰花在每个犯人身上的费用是每年10万纽币,比大多数新西兰人的年薪都高很多。



▲3月16日,新西兰首都惠灵顿的早市。(由本文作者拍摄)

家里被偷也不上门的警察,这次来了

2019年3月16日新西兰当地时间上午8时许,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我家周六早上的宁静。此时距离3月15日发生的新西兰基督城恐怖袭击发生不到20个小时。

我们打开门,原来是一个全副武装的警察。

在新西兰这些年,这是我第二次和新西兰的警察打交道。

上一次,还是2016年元旦,我们全家去距离基督城180公里的凯库拉(毛利语地名:意思是吃龙虾的地方)海钓归来。警察检查我们的龙虾是不是符合规范,合法捕捉的。

新西兰的警察以“忙”著称,没事绝对不会来你家,有事(比如家里被偷了)也基本不会来你家。大星期六早上,带着枪的警察来我们家做什么?

警察是个小伙,20多岁的样子,身高1米85左右,很和气的问我们,是不是昨天报警说隔壁邻居不修剪草坪,有失火的危险。我们回答,不是我们报的警,但是隔壁已经好几个月没人住了,窗帘一直半拉着,草坪也不剪,是挺危险、也挺吓人的。小伙点点头,打个招呼就去检查隔壁的房子。

后来我们看到他们是搭档两个人,检查了隔壁房子外面的情况,又忙着打电话,折腾了很久才走。看他们这么认真,我有两个想法,一是觉得挺欣慰的,挺安全的;另一个是新西兰把国家安全威胁级别由“低”提升至“高”,果然大家都行动起来了。如果隔壁的草立刻有人管就更好了。

气候变化部长的眼圈,被人打黑了

新西兰是一个很安全的国家。政府首脑都没有特别严格的安保。我作为一个普通百姓,和两任新西兰总理见过面,最近距离都只有半米。恐怖袭击发生前一天,也就是3月14日早上,新西兰绿党联合党魁、新西兰气候变化部长步行上班的路上,在惠灵顿植物园门口被人打了好几拳,眼圈都黑了。



▲3月16日,新西兰国会大厦降半旗向315恐怖袭击遇难者致哀 (由本文作者拍摄)

作为一个南太平洋的岛国,因为远离其他国家,新西兰基本不考虑大规模恐怖袭击的问题。国家安全威胁级别一直是“低”。新西兰防得最多的,不是恐怖袭击,而是地震。新西兰位于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上,是地震多发国家。新西兰的小朋友从小就被训练,如果地震来了在建筑内不要惊慌走动,应立即蹲下寻找遮盖,并保持姿态(drop-cover-hold三步骤)。

要说一点防范也没有,那也是冤枉的。新西兰有学校戒严(lock-down)训练。训练的时候,要求在班级上课的学生立即停止上课,拉上窗帘,不能出教室,甚至连上厕所也不行。学生要躲在自己的桌子下面。头必须向下看,不能抬头。

很凑巧,我们家小朋友的学校,前天(3月14日)刚刚进行过一次lock-down训练。这样的训练,其实针对的是“一般”的暴徒,比如某地发生凶杀案,凶手持枪在逃的情形。警方会预防性地让附近的学校lock-down,并派警察保护,直到警报解除。基督城恐怖袭击发生后,我家小朋友的学校还发来一封邮件,对暴徒的恐怖行径进行了谴责,并表示学校组织这样的演习是非常必要的、言辞之间不乏“看,我们演习的及时吧”的自我认同感。

但是这样的方法,对于恐怖袭击是不是好方法呢?这个值得商榷。对待恐怖分子,其他国家推荐的一般做法,是能逃就逃,不能逃就躲,躲不住再打。



▲3月16日,新西兰首都惠灵顿的街头。(由本文作者拍摄)

总理:实施暴力行径的人不是我们中的一员

回到基督城清真寺恐怖袭击事件本身。我通读了网上流传的74页的凶手自问自答式的“宣言”,也看了17分钟的完整版凶手第一视角的视频。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一起澳大利亚籍的白人至上分子精心策划2年,偶然在新西兰的基督城实施的,旨在宣扬白人至上主义的, 针对所有非白人移民的恐怖袭击。

此人非常狡猾,非常狂妄。

很多人都关心该恐怖分子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枪是从哪里来的。

在其自问自答的“宣言”里,他自称出生于一个澳大利亚贫穷家庭,他已经很久不工作,钱是炒比特币赚来的。我的看法是,这不一定是真的。也许他有其他极端分子的资助和帮助,无论是财力还是技术方面。

而枪是合法取得的。在新西兰只要有持枪证,就可以合法地买枪。该恐怖分子有合法的持枪证,这次袭击用了5支枪,包括2支半自动步枪,都是合法的。新西兰是一个枪支拥有率很高的国家。新西兰有25万张持枪证,据估计有150万支枪。这其中大多数是用来满足农场主的工作需要和狩猎爱好者的娱乐需要。要知道新西兰人口不到500万,平均下来,每三个人就有一把枪。当然,这个分布是非常不平均的。有的人可能收藏上百件武器,仅供品玩。

​我说他狡猾,因为他在宣言里自称不会伤害新西兰的警察,除非警察不是白人。所以他根本就准备全身而退。

我说他狂妄,因为这个恐怖分子觉得自己做的都是对的,自称自己会被抓,还会被释放,希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因为他自己是像前南非总统曼德拉那样,为同一族群奋斗的人。

我担心的是,这家伙住在新西兰的监狱里好吃好喝,舒舒服服过上一辈子,要知道新西兰没有死刑,而且新西兰花在每个犯人身上的费用是每年10万纽币,比大多数新西兰人的年薪都高很多。

恐怖袭击发生以后,我认真关注了新西兰官方的反应。基督城的市长在接受电台和电视台采访时,非常紧张和震惊。而且由于新西兰的警察是中央政府直管的,市长的消息并不灵通。相对来说,新西兰的80后女总理杰辛达·阿德恩的表现非常出色,应对及时得当。连当地电台NZ Talk ZB平时对她非常不感冒的著名主持,今天早上也说她的表现是值得称赞的(remarkable)。 昨天,她连续两次发表讲话,今天早上继续发表讲话,并来到基督城慰问。

阿德恩指出:“在受到此次极端暴力行径影响的人中,有很多来自于我们的难民和移民群体。新西兰是他们的家。他们是我们中的一员。 实施这一前所未有的暴力行径的人却不是(我们中的一员)。他们在我们的家园中是不能被容忍的。”

今天(3月16日),新西兰各地出于安全原因,取消了多项户外大型集会,但是室内的小型演出仍然照常进行。我们全家按计划去看了一场儿童剧。在演出前,活动组织者让大家一起向基督城遇难者默哀。



▲3月16日,新西兰国家博物馆降半旗向315恐怖袭击遇难者致哀(由本文作者拍摄)

今天,我路过新西兰国家博物馆,博物馆降半旗向315恐怖袭击遇难者致哀 。 同时,中国陕西省文物局协调从20余家博物馆挑选8件兵俑、2件马俑、2件铜车马复制品、160多件西周至汉代的玉石和青铜器组成的《秦始皇兵马俑:永恒的守卫》照常在博物馆的四楼展出,游客众多。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47260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