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空怀孕的第246天,评论区留下10000次嘲讽(图)

自媒体-有格 0

苍井空怀孕已经是八个多月前的事情了。

36岁的她,初为人母之后难掩兴奋,频繁在社交媒体上晒出自己的孕照,并和网友们交流自己的个别感受。

所以在微博上,我们看到,几乎每个月都有这位母亲的动态。



图/微博@苍井空

是喜事吗?当然是。

然后翻开评论区,却是一阵恶臭,因为先前职业的缘故,总有人把不怀好意的嘲讽和挖苦,毫不留情地泼了上去。

而这些恶臭之词,甚至得上了数万人的点赞。

其心之暗,实在令人不齿。



12月时,怀孕5月之久的苍井空,终于下定决心公开这一消息,她猜到了部分人的评论会是那么恶劣,但她决心勇敢地去面对。

所以在微博里,她写下:为什么生孩子?因为我想要孩子。

——一个女人合理又骄傲的需求。

对此,社长也第一时间发文表示了对她的支持,不为别的,能在别人的眼光中坚持走自己想走的路,这本身就是一种强大,理应得到鼓励。

然而,超出预料的是,文章迅速招致无数嘲讽之声,其中有人就评论道:人不能太贪心,做了biaozi就不要立牌坊。



可笑!

百度搜索“女优”二字的话,我们可以清晰看到,“现今日本女性一种职业的称呼。”

也许这给我们的印象并不体面,但退一万步说,她们的存在首先是纳税的合法的,并且有着一定价值。

有句话叫:你可以不理解,但请务必尊重。

曾经看过一部关于日本AV女优的纪录片,记录了这些人的工作日常。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位19岁的名校高材生,采访过程中,她始终用“演员”一词介绍自己,并且脸上始终挂着阳光的微笑,丝毫不觉得有何不妥。

是的,这一职业在日本国民中间并不会被歧视,更不会被羞辱。

涂磊曾经如此自省:任何一个人,一种文化,要得到人们的认可和尊重,首要的就是包容;反观自己年少时的偏激和桀骜,其实是狭隘的表现,却还自认为是个性。

——“在包容的基础上本色表达,在尊重的基础上真实演绎,三省吾身!”

如今,当这位曾经的当红女优,选择沉入普普通通的小日子时,却被描述成了“立牌坊”,甚至,她想要一个孩子的念头,在这些嘲讽中显得那么荒唐。

我想,这种恶意早已超越对一个行业的歧视,更是对女人本身表达诉求的不尊重。





当初苍井空宣布婚讯时,她这样介绍自己的丈夫:他不帅没钱,但他接受了我以前的工作。

接受了自己的工作,便接受了全部自己的命运。

所以苍井空把余生交给了对方,带着她所有对普通生活、一位普普通通的女人的小日子的追求和向往,这种热情早已百毒不侵。

然而,这种接受却无法延展为更多数人的接受。

其中最可耻的,无非这种嘴上挂着忠义孝悌礼义廉耻、却满脑子想着污秽龌龊之事,脱下裤子跪舔穿上裤子骂人的伪君子,他们手里的大旗上,分明招展着“贞洁”二字。

——“他们深爱着biaozi,又要求每个女人都立下牌坊。”

这种拧巴和尴尬,最终让他们在无法坦然面对和正视自己对于性的需求时,而把全部的恶意丢给了女人。

所以私底下,他们悄悄填满了自己的网盘,在看到苍井空的孕照时,又风风火火光明正大地骂上一句:XX。



图/微博@苍井空

2014年,农民诗人余秀华在网上发表了自己的作品,《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

至今,我仍记得自己初读到这首诗时的感动,诗文不长却眼界开阔意境绵长,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早已突破,若这是一束光,那照得便是人心底最隐秘的那个角落。

尤其对于每一位渴望自由和独立的女性来说,这股力量是坚硬的,它让你知道,所有没有表达出来的都已死亡,只有面对和接受才会有出路。

然而,诗在网上传开后,涌向她的除了赞美之外,还有不少的谩骂和攻击:

“不知羞耻,这也配叫诗”、“简直是对精神的污染”、“荡妇”...



我想,这是一种虚弱,不是一个人的虚弱,而是一个群体的虚弱。

一首内涵丰富、深刻高远的诗文,他们眼里看到的,却独独只剩下了“睡你”二字,他们说:品行端正的女人,断不会把这两个字挂在嘴上。

但背地里呢,他们又恨不得每个女人都向他献出殷勤。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就这样了?

女性作为玩物的旧道德旧伦理,依然深刻地留存于他们的骨子之中,这就使得他们在看到女性追逐自己的诉求时,心惊不已:你们女人怎么可以这样呢?

尤其像“性”此等话题,他们表现得更敏感:

女人要端庄,三从四德心里装;白天洗衣裳,晚上早早暖好床。

男人可以把《金瓶梅》当黄色小说看,女人写了首诗就成了“荡妇”;男人在热情饱满的交换着资源和种子,视频里的女人却不配成为一名母亲...

这样的滑稽和荒唐,还有持续多久?





当初在关于舒淇的一则影评中,有人说过这话:

——当初她一件件脱下的衣服,如今正一件件穿了回来。

为了生存,年轻的她赤裸着躺在了镜头前,一个女人所有的顾忌和矜持,和衣服一起被丢在了镜头外。

此后,即使她功成名就,香港街头上有人见到,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脱星。

她赤裸着走向人海,最后携了满身星光回来,但这星光越耀眼,越容易刺激部分观众蠢蠢欲动的破坏欲,从而把那些过去刻成她身上的一颗亮眼的痣。



如今苍井空又何尝不是一样。

无数双手扯着她,他们满脸怪异与兴奋地冲她吼道:你休想再穿上衣服。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注定了苍井空的平凡之路还得很久要走。

我们很遗憾地看到,许多男人从来不愿意让女人长大,不论是心理还是外貌;

他们希望你娃娃脸,希望你傻白甜,希望你幼稚听话懂事永远少女;

他们并不愿意见到女人成熟,尤其是见不得她们独立解决自己的诉求。

但是,见不得又怎么样呢,听听余秀华在谈及“荡妇”蔑称时怎么说的:

——“我愧对荡妇这个称谓,一想到荡妇,就想到眼含秋波,腰似杨柳,在我面前款款而来。而我这个中年妇女,腰都硬了,还怎么去荡呢,说出来都是泪啊”;

——“好吧,荡妇就荡妇,我从堂屋荡到厨房,从厨房荡到厕所,后来一不小心就荡到了北京、广州等地,我寂寞地荡来荡去,警察看见了问都不问,我爱祖国如此和平。”

羞辱也好,谩骂也罢,这条路我自己走着,并且我将在你们遥不可及的目光中,终究抵达自己期望的终点,那时候,你所有的脏话,在我耳里都是喝彩与叫好。



今天这篇文章发出来后,我知道还是会有人在后台留言,表达自己的“正义”。

听得多了,也便不想辩驳什么了。

只是,“苍井空”不该是少数,今天她被大多数人用所谓的道德伦理鞭挞着,明天,就可能会是其它一个表达诉求的“我”被嘲讽和拒绝。

要记住,对“苍井空”的理解,不是对一位遭受不公的女性的理解,甚至不是对一位母亲的理解。

而是对所我们心存不甘和欲望的我们的理解。

每个人都和大家一样,会痛,会爱,会憧憬,在忠于自己、不主观伤害别人的前提下,我们每个人的选择,都应该得到尊重和保护。

又想起当初有男的在推特上提问苍井空:你睡过多少个男人?

一个充满挑衅的提问,于是迅速围过来一堆得意洋洋的脸,他们起着哄,多少个啊?

只见苍井空微微一笑,转过身来,是她标志的那张娃娃脸:

——I'm a virgin.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47241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