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梅回到了美国,一场亲生父亲上演的狗血剧(组图)

华人生活网 0

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不过是开始……

最近电视剧《都挺好》在热播中,有关原生家庭关系也引起很多人的反思。

今天看到了一个老故事,很多年前,这是一个轰动了中美两国的大新闻。

大家对这个故事的“结局”或许还停留在10多年前,“大团圆”的结局让很多人感到欣慰。

这是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贺梅。

如果在美国移民有些年头的华人应该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

当年那个华裔小丫头贺梅,曾是北美华人社会轰动一时的中美夺女大战“主角”。



尽管这个主角完全出于被动,但一切围绕她展开,所有报道都把她的名字放进标题,田纳西州甚至要为此出台一个以她命名的法案ANNA MAE HE ACT。 

然而,许多时候,我们看到的不过是开始,故事发展到现在,已经不能用“狗血”来简单形容。

那一年...

这一年她刚刚从美国回到中国,在机场受到了当地记者的欢迎,记者还送给她一个洋娃娃。



这是贺梅一家。

2008年2月,他们落地湖南长沙。爸爸贺绍强手里捧着一束欢迎团送的鲜花。这是一场7年官司的结束,却也是另一场故事的开始……



轰动中美的贺梅案

时间一晃过去了10多年,当年备受中美两地华人关注的贺梅案已经淡出人们的视野。

这里简单讲述一下她的故事。

1995年,贺绍强来到美国留学,两年后又获奖学金和助教津贴进入田纳西州孟菲斯大学。

贺梅的妈妈罗秦以陪读身份来到美国后,很快怀上贺梅。

但是,在罗秦怀孕期间,贺绍强被来自中国的另一名女生指控性侵害。这样的指控在美国是大事,事件让贺绍强一家陷入经济、法律和移民身份的多重困境。

当时,乱成一团的夫妻俩无力养育刚刚出生不久的贺梅。



贺绍强于是签订了一份法律文件,将4个多月女儿贺梅的临时监护权移交给当地一对白人Baker(贝克)夫妇。



但是,这份用来过渡的临时监护权文件没注明任何时限。

10个月后,中美两家为女孩的抚养权进入法律拉锯战。



官司一打就是7年多。等到何绍强夫妇最终获胜,贺梅已经8岁了。



据悉,这场官司牵动了中美许多华人华侨的心,很多人都给贺提供了援助和支持。

是啊,谁能忍心让孩子和生父母分离呢?



也因为如此,2008年2月,早已在美国失去合法身份的贺绍强率全家搭机飞回中国,受到国内各界热烈欢迎,甚至有媒体称他是中国好爸爸,为中国人争了光。

贺梅回国

贺绍强回国后,在湖南的一所大学找到了工作,贺梅计划入读一所国际学校。

分离数年才相聚,美好的生活即将开始。



但是谁也没想到,回国才不久,贺绍强与罗秦就协议离婚,儿子跟贺绍强,两个女儿归罗秦。

罗秦不愿子女分开,带着三个孩子回到家乡重庆,但她一个人没有钱负担三个孩子上民办双语小学,孩子差点失学!

四川外语学院附属双语学校的一位学生家长得知了他们的故事后,匿名为贺梅三姐弟缴齐了学费,让他们三人重返校园。

同时,这一年,贺绍强在湖南失业了。

2011年夏天,贺梅带着弟弟妹妹到美国过暑假,由原来的养父母贝克家张罗接待,这个消息当时也曾在美国华人当中引发过轰动。

这一回,人们为贺梅的命运唏嘘,但也为贝克夫妻的大爱叫好。

贝克夫妇还表示,希望以后贺梅每个夏天都能访问他们,8月15日贺梅及其弟妹返回中国。



如果故事的全貌就是这样,或许还算是一个不算太差的结局。孩子还是归生母,不时可以到美国看看。

故事另一面

然而,近日,一个“心路独舞”的自媒体人从孟菲斯当地(Local Memphis)新闻中看到了故事的另外一面,并把它分享出来了。

根据美国新闻的报道,贺绍强回国两个月以后抛弃了家庭,离婚过程很狗血。

六年后,贺梅到了上高中的年龄,罗秦觉得最好让她回美国上高中,于是尝试着给贝克夫妻打电话。

没想到,被贺家夫妇耗了7年、当时倾家荡产卖房子打官司的贝克夫妻很爽快地说了Yes!



贝克夫妇在采访时说,听到这个消息太高兴了,生怕对方再反悔。

他们不但同意让贺梅回到美国读书,贺梅16岁的妹妹目前也住在贝克家里在美国读书。

今年春季,贺梅在美国即将高中毕业,正在申请纽约的大学。



如今她已经克服了对这件事情的恐惧不安,愿意面对媒体谈论曾讳莫如深的过去。

过去多年,贺梅甚至都不敢谷歌自己的名字。

她说,“记住我自己的过去是不可避免的,这是我的一部分,我应该拥抱真实的自我。”(Remembering something from my past is inevitable. It’s part of me and I should embrace the truth about myself)

当然面对过去也包括谈论和自己已经疏远的爸爸贺绍强,说他只在向她索要照片的时候才会和她联系,他只是贴出我的照片,但从来不会做出了解我的努力,包括圣诞节或者我的生日,他不会给我买礼物,甚至不会给我打电话……”



当年,辛苦打了7年官司,那么多志愿者和免费律师的工作,最终是为了这样一个父亲?

申请信中正视自己

好在贺梅表示自己已经走出了过去的阴影,她正在申请纽约的大学,并说自己未来的梦想是成为一个美国外交官。

而经历如此一场讽刺转折的贝克夫妇为目前的现状深感庆幸,他们非常为今天的贺梅而自豪。

贺梅现在叫Anna,能说三种语言,个性阳光。



她在申请大学的essay中写下了自己这几年的心路历程,读起来很让人不是滋味。

“我常常发现自己在别人的怀抱中醒来,有时候是我妈妈,很偶然的,是我爸爸,但更多的时候,我甚至不确定自己是谁。我只是知道,我是由某人带到很远的地方……

很快我意识到我与朋友不同,他们的照片不会出现在电视中或报纸中,没有陌生人会指着他们耳语,也没有学校的特殊医生会指着一些图片反复问同样的问题。

当心理医生的手抓住我时,我才8岁。很快,我搬到了中国。我被介绍给那些据说是我真实家庭的人。但我没有那种感觉。

我的生父母在镜头前吹嘘他对我们的爱,但关上门后,他们的态度却截然相反。

他们在回到中国几个月后就离婚了,然后把我送到寄宿学校,我住在一个破旧的街区。

我感到孤独,我觉得好像我的童年在其他人手里,而不是在我自己手里。

我就像一个木偶,我的作用就是让他们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可以说出“可怜的无辜的华裔美国人”。

在中国的时候,没有人把我当做一个有实际兴趣和爱好的孩子。

我的生活是一段旅程,道路充满风雨,但目的地不明确。

但我回来,学习新的语言,去不同的国家,现在我学会了去爱我的原生家庭,去理解他们不同的观点。

我由此获得了分享我的故事的勇气,再也不会为这些往事感到害怕。

我学会了通过艰难的环境让自己成长起来。”

……

上面是贺梅文章中摘取的部分,感兴趣的读者可以上链接看全文。

https://media.localmemphis.com/nxsglobal/localmemphis/document_dev/2017/11/14/Anna%20Mae%20He%20College%20essay_1510687483691_28981870_ver1.0.pdf

这个令人千滋百味的故事,当事人仅仅8岁的年龄却要面对如此纷争复杂的关系,但后面的故事却更加让人唏嘘感叹,不知道你看完后怎么想。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47158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