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来自西安的女孩 靠什么成了加拿大律师?(组图)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0

“Lawyered! I’ve been waiting for this day for a long time! Thank all my friends and family for all the love and support. Thank everyone who attended this special event with me. Thank everyone who was there for me when I had to battle against anxiety and stress. This is not only a day for celebration but also for appreciation. This journey would not be possible without all of you.”

 

(“Lawyered! 这一天我等了很久!感谢我的朋友和家人们全部的爱与支持。感谢为我来参加这个特殊活动的每个人。感谢那些当我不得不对抗焦虑和压力时,一直在我身边的朋友。这一天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场庆典,更是一次表达感激的日子。这段旅程如果没有你们,不可能完成。”)

 



 

照片里的女孩名叫Joanne,来自中国大陆。在自己的社交媒体里写下上面那段话时,她刚刚取得了安省律师证,距离今天正好五个月。Joanne目前在多伦多北部的一家西人律师事务所做律师,业务领域涉及地产、婚姻以及移民。再往前推不到两年,她的人生中还发生了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如愿拿到了枫叶卡。

从那天再倒退三年,Joanne人生中第一次来到加拿大,以留学生的身份踏上这片土地。2013年,她从西安飞到了多伦多,在多大攻读法律硕士,那一年她只有21岁。

 

“你别想着回来!”这是Joanne的爸妈当年在送行时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而她从最初便坚信选择到加拿大的决定是对的。

 

从小就品学兼优的她本科在国内学的是法律专业,申请学校时顺利获得了加拿大大学抛来的橄榄枝,因为多伦多大学给了她奖金,又是加拿大最好的一所大学,她想都没想就选择了将多大作为自己度过研究生时光的学府。

 

一个初来乍到的外国人

 

绝大多数初次留学的人都会对新的环境有一段适应期,Joanne出国前语言基础打的非常扎实,即便如此,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外国人,依旧在异国他乡遇到了点儿小麻烦。

 



“刚来多伦多记得很清楚的一幕是在Subway(赛百味)点餐,我不知道他们点Sandwich(三明治)的流程是什么样的,所以整个过程我都表现的很紧张,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你要先点bread,然后再点sandwich,然后又点vegetables,以前在中国没有遇到过这种点餐方式。”

 

不过,这只是“麻烦”的开始。走出“象牙塔”拿着加拿大排名第1、世界排名17位的多伦多大学法律研究生证书出来找工作,Joanne居然屡屡遭拒。

 

“我投了所有的快餐店,都没雇主要我,他们都认为我overqualified(大材小用)……”

 

多伦多是加拿大除了温哥华之外房价物价最高的城市,市中心的租金即便住House单间,最低都得500加币(折合人民币约2500-3000每月),对于一个女生来说,每个月房租+生活费至少需要1200加币(约6000-7000人民币)以上。因为刚毕业有一阵子找不到法律相关的工作,甚至找不到任何的工作,Joanne就投了任何可以为自己提供收入来源的工作,以维持毕业期间在多伦多基本的生活保障。

 

当时的Joanne并没有想着一下子就当律师,但至少一毕业应该找一份类似于法律助理这样的相关工作,但毕业那阵子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这方面的工作。

那一年对Joanne来说很不容易,由于找工作的不顺利,影响了自己的心态,那会儿她的情绪波动起伏很大。

 

华人律师的小小的使命感

 

刚开始的第一份工作,Joanne在超市做销售,负责向逛超市的客人推销CIBC(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的信用卡,销售的入职门槛在加拿大很低,一心想要做的更好的Joanne,在做了两个多月的销售时,亲自跑到了卖信用卡的银行问他们要不要招人,当时并未得到对方的回复。

毛遂自荐未果的Joanne带着一身沮丧,回到超市继续做销售,不过这段时间里她的销售工作愈加上手,业绩也越来越好,又过了两个月左右,Joanne接到了之前CIBC的电话,对方问她说,我们现在正在招人,你还有没有兴趣过来上班?因为自己有了银行信用卡的销售经验,这一次面试顺利通过,进入了CIBC。

 



在加拿大,对于一个刚毕业的新人,找工作并不是那么容易。在国内找工作,如果简历不行,又想进到一个企业,可能只有托关系才能进去。加拿大与中国在这方面有些相似,不过,加拿大常见的“托关系”方式是Social network(社交网络),比如通过参与相关行业组织的社会活动主动认识行业内部的人,熟络后再通过对方推荐自己进入到相关的公司。

Joanne在自身缺少资源的情况下并未坐以待毙,选择主动出击,直接找到雇主,这不但给了自己一次可能性,也让未来的雇主因此了解了自己的潜能。

 

在银行工作的时候,Joanne并未忘记自己当初的目标,工作之余积累法律考试的知识,一直再往拿律师证的方向努力。作为安省的法律研究生,这个期间她又顺利取得了安省提名,拿到了枫叶卡。枫叶卡就像是坐长途列车中途的一个大的站台,安全抵达后稍作调整,接下来还要继续上路,继续驶向下一站,这个下一站对于Joanne来说很清晰,就是做律师。

 

“那么问题来了,我该如何进入到律师的行业?”

 



在加拿大想要拿律师证,首先需要找到一个律所,或者一个公司的法务部门做实习,英文叫做Articling(法律实习),一般来说是十个月。这个期间需要考Bar(律师考试),共有两门考试,每一门考试都要耗时7小时,上午3个半小时,下午3个半小时。这对于应考者来说不仅是专业知识的考核,更是对心理素质与体能耐力的一种磨炼。

 

因为一次契机,Joanne从银行转到了一家律师事务所。这一次,由于带着CIBC的工作背景,并且顺利取得枫叶卡,跳槽变得非常容易。

 

“拿律师证一直是我的目标。在银行工作是一个Temporary(临时)的plan(计划)。但是银行的工作对我了解加拿大的整个financial system(金融系统),以及大家的消费习惯,加拿大的文化等等方面有很大的帮助,对我现在从事的法律工作帮助也很大。”

 

在CIBC工作期间,Joanne积累了不少加拿大的房贷经验,那个时候的她站在Lender(贷方)的角度早已把房贷流程研究的清清楚楚了,而现在,她需要将思维换成律师的角度帮助客户达成交易。

 



在律所工作考证的那段日子Joanne的精神压力非常大,虽然律所的工作并没有加班到很晚,但是工作回到家里稍作休息便要学习,几乎没有娱乐的时间,以至于身体在那个时候也变得有些糟糕。压力伴随着脱发,焦虑、失眠......各种负面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拿到律师证。

 

颁证仪式在多伦多Royal Tompsom Hall举行,有很多法律界比较重要的人物到场出席,法官为取得证书的人颁证。仪式非常的隆重,每个人都要宣誓。放眼望去几千人里,华人面孔寥寥无几。那个时候开始,Joanne的心中便有了一些作为华人律师的小小的使命感。

 

成为执政律师的见闻

战胜了考证的巨大压力,此时的Joanne如浴火重生,开启了作为持证律师的职业生涯。

 

“现在我唯一的压力就是客户。”

 

从拿证到现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Joanne接手了不少案件。

 



多伦多由于种族数量庞大存在许多亚文化(subculture),每个族裔之间的文化差别非常巨大,难免会有一些来自崇尚男权主义的文化保守的移民。有时候不仅仅是夫妻感情不和睦,或者因外遇、财产纠纷之类的问题,发生同床共枕的夫妻互相撕破脸的情况,虽然Joanne遇到的几个家庭法客户都还不错,但她也见过一些男方极其强势,甚至造成家庭暴力的客人。

 

“不愉快的经历肯定是有的,但我想说些别的......”

 

一天,Joanne的律所来了一位家庭法的客户,他之前和妻子一直分居,有一天妻子走了,就再没有回去。这位客人需要和他的妻子签一份Separational agreement(离婚协议),由Joanne负责代理。这个过程中,Joanne需要带客户起草,再拿着协议与对方律师谈判。

 

那天是个周四,我告诉他:“我要给你的老婆发一封律师函”。他想了想问道:“你可以避开明天么”?这样的要求并不常见,我自然心生疑惑,便追问他原因。 “因为我希望她能度过一个美好的周末”,他继续说道,“下周一能不能也不要发给她,因为我希望新的一周她能有一个美好的开始。”

当时我就想,居然有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说呢,我觉得这才是两个曾经生活在一起这么久的人对彼此应有的尊重。虽然日子过不到一起了,但是人需要对曾经在一起生活过的伴侣有一个基本的关心。”

 

这件事情对我的触动还蛮大的。我觉得他是一个很有风度的人,他在法律上应得的那些东西我肯定会帮他(争取),但是我觉得这个人与其他经历离婚的客户一点儿都不一样。

 

“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对于目前的工作,Joanne非常的投入,任凭自己的思想穿梭在各个法条之中,分析身边发生的事情会引起何种的法律后果。从国内本科学法律,到留学进行法律研究生阶段的深造,再到拿上律师证,在多伦多当律师,长久浸泡在法律的世界中使得Joanne养成了严谨的思维方式。

 

“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华人律师目前在多伦多并不多,作为一名华人,Joanne的内心不免有一些对华人群体的使命感。在多伦多,有很多华人新移民对加拿大的法律缺乏了解,加之语言以及文化等问题,他们在遇到法律纠纷时极其需要精通中英文并且了解自己文化背景的律师。令人遗憾的是,有一部分的华人群体在选择律师时,会下意识的去看重律师本身的种族背景,而他们真实的能力却被低估或者无视。

 



“我就在想他们能不能(在选择律师的时候)look passed the race (and) the appearence (跨越种族和外貌),去看到这个律师真正的实力和水平,或者是责任心,因为做律师这一行,最重要的不是他的专业素养,而是她的责任心,因为我见过很多律师,案子一多就完全不在乎你的案子了,你的纠纷就变成了对方的一个工作档案。”

 

Joanne工作的律所是一个种族背景多元化的律师事务所,她认识很多优秀的律师中,有黑人、棕人、白人,当然,也有许多“黄种人”。但很多华人客户,他们宁愿去找印度律师、伊朗律师,都不愿意雇佣华人律师。

 

“他们会自动认为非华人面孔的人英语说的比华人好。”

 

特别是在律师行业,由于整个大陆自己的司法体系是不健全的,许多华人潜意识也会觉得,如果找白人律师就占优势,法官就会偏向你,华人知道自己多多少少是被种族歧视的,但与此同时,又把这种态度加到其他华人的身上。

 

在面对华人如何正确的用法律维权时,Joanne认为华人首先需要尊重自己,需要对自己的身份背景,以及加拿大的司法体系有信心:

 

“有时候当你有纠纷的时候,你如果觉得‘自己是华人,对方是白人,你的案子就输了’,如果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去看待问题的话,你肯定就不会去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这个国家虽然存在种族歧视,但是司法体系overall(整体上)还是比较公正的。”

 

未来从没动摇

 

抛开工作,Joanne是一个热爱运动,性格开朗的女孩儿,业余时间爱好攀岩,时不时会跳跳拉丁舞蹈。她有很多非华人的朋友,时常与他们一起参与到加拿大的社区活动之中,丝毫没有水土不服。这不单单是因为她很欣赏西方社会开放包容的文化,更是因为自己从小就热爱英语,语言的功底在起步时就奠定了基础。

 



对于Joanne来说,学习语言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过程。因为喜欢,当然就会想要多了解英语的世界。看美剧、英剧,常与母语是英文的人交流,阅读英语文学......

 

“来加拿大之前一定要学好英语!”Joanne发自肺腑的说,“希望大家还是要有一个包容的心态,不要觉得中国的东西就是最好的,如果你就是要决定移民的话,你的语言肯定不能差,这是生存的必要技能。”

 

从起初选择加拿大,到踏上多伦多的土地开启留学生涯,再到找工作,拿枫叶卡,实现律师梦,Joanne一路目标明确,也一直坚持不懈的在按照自己的计划向前行走。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从未动摇过自己的目标。

 

“我知道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对的,来了(加拿大)以后,我也知道我的决定一直以来都是对的。”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46698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