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中国观众女生节快乐 漫威新片摊上事儿了(组图)

观察者网 0



漫威的第21部超级英雄电影《惊奇队长》,即将于明天“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拉开首映大幕。

这是漫威的第一部女性超级英雄电影,又安排在“妇女节”这天首映,也因此被认作是一部表达“女权主义”的电影。



然而今天(7日),@漫威影业 发布了一个视频,扮演“惊奇队长”的布丽·拉尔森向广大中国粉丝送来了“女生节”的祝福语,因为“女生节”的内涵一直存在争议,导致其被指与影片蕴含的“女权内涵”相背,宣发翻车。





“三七女生节”是一个由“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衍生出的节日,从诞生时就被认为带有对“妇女”这个词的回避而饱受争议,与其起源相关的还有个 “一日之差”的低俗双关段子,导致这个节日在许多网友心中是对女性的歧视侮辱。

尤其在《惊奇队长》被认作是一部激励女性崛起的女权主义电影的情况下,这个祝福让不少网友觉得别有用心。







微博文案中第一句就是“女生节快乐”激怒众人,并且在被网友怒骂了快一天的情况下,也没有做出任何修改或道歉。

还有人认为用“女生”这个词来代替“妇女”,是在故意污名化“妇女”,怒批漫威中国方的宣发手段不走心,有侮辱中国女性的嫌疑。













而在另外一部分人眼里,“女生节”只是个民间兴起又被商家作为营销手段在年轻人中流行起来的节日,本身属性更偏向娱乐,认为那些发飙的网友是上纲上线。

“大家过女生节不就是图个开心么,这怎么跟尊重女性扯上关系了?”









一时之间,双方关于“女生节到底是不是侮辱女性”吵得天翻地覆。

“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大家都知道,是在每年的3月8日为庆祝全球妇女在经济、政治和社会等领域做出的重要贡献和取得的巨大成就而设立的节日。网友们的主要歧义都聚集在“女生节”上。

据人民网报道,“女生节”最早起源于,1986年3月7日由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与经济学院举办的“女生节联欢晚会”。这场晚会在各大媒体的详尽跟踪报道后,以校园文化节的形式在全国高校间逐渐传播开来,鼓励尊重、关爱女生,促进男女同学之间的真诚交流,帮助女生正确认知自我、提升自我。

尤其是在男多女少的理工科院校中,男同学们为了向女同学们表示慰问和关心,一般会以班级或系别的形式,为女同学们准备小礼物、鲜花或是拉横幅送祝福。2012年,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的“女生节横幅PK事件”还成为了全国性的轰动话题。



湖南师范大学的女生节Logo

随着社交网络的发酵和扩散,“女生节”开始走出校园,在白领等群体的加入下,成为了一个庆祝人群更大、影响范围更广的民间节日。

还有一种说法是,比较年轻的女性因为嫌弃妇女节“老套”,“妇女”之称不够好听,,因此选择过“女生节”。

一些商家为了迎合年轻人,也紧跟潮流,发起各种营销活动,刻意避开“妇女”这个词语,将“女生节”升级为“女王节”、“女神节”等,制造着年轻人的又一次消费狂欢。

本身“女生节”的发起初衷其实是同学友爱,但近几年,“女生节”的一些庆祝活动中,逐渐开始出现偏离初衷的情况,有人刻意写低俗双关段子,使“女生节”与“妇女节”之间被盖上了猥琐的阴影。

将“女生节”完全推入舆论漩涡中心的,是2016年“高校女生节大尺度横幅事件”和“女生节取代妇女节”话题的发酵。

当时,先是有网友在微博发布了一组高校女生节横幅的图片,标语中出现了许多不堪入目的话语,涉及“性骚扰”、“性别歧视与暴力”等词的出现频率十分高,早已逾越了玩笑的界限,被认为是对女性身体的侮辱及对女性个体独立意识的攻击。

这些女生节横幅不仅让大众,尤其是女性网友感到愤怒,也引起了人们对女生节活动、意义等方面的思考。“当关爱变成意淫,当校园充斥性暴力的文字,我们是否能容忍?在两性平等、倡导尊重女性的今天,学校里却出现了这样的横幅,不得不引起我们每一个人的反思。”



大尺度横幅几乎受到了一边倒的批评,而“女生节取代妇女节”的提议伴随着支持与反对的声音,一步步引燃“女生节”的舆论关注和网络讨论。

2016年3月,辩论节目《奇葩说》的辩手范湉湉在微博上发出一条视频,她认为全天下的女性都不愿意被称作“妇女”,而希望被叫作“女生”。

同时,她希望每位女性都能过“三七女生节”而不是“三八妇女节”,还呼吁联合国将“女生节”设立为一个新的节日。



视频一出便引来热议,关于“女生节取代妇女节”的讨论愈演愈烈,当时还跻身新浪微博热门话题榜前三。

支持者认为,“女生节”听起来更能让人接受,人们完全可以考虑将它取代“妇女节”。

就连不少公众人物也表达了支持态度,资深情感节目主持人、CCTV特约心理专家青音便认为从节日名字考量的话,“女生节”更容易为人们所接受。



但这种想法也遭到了许多人的激烈反对,反对者们对“女生节”所体现的消费主义、分化女性等倾向表示怀疑,认为其背后其实隐藏的是社会对女性根深蒂固的印象。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复旦大学家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沈奕斐直言,从“妇女节”到“女生节”,背后是通过年龄、容貌、性、生育等条件把女性分为三六九等,在分等的过程中形成了隐性歧视,即年轻漂亮的“女生”被放在了等级最高的位置。



更重要的是,他们认为“妇女节”是一个富有历史意义和政治意义的节日,是为肯定妇女在劳动力市场的贡献,呼吁保障妇女在劳动力市场上的生存和发展,为妇女争取更平等的权利,获得更平等美好的生活环境而设立的节日,不应因时间或潮流而改变。

尤其在中国,“妇女”这一词语,承载着特殊的历史深意以及全球女权运动中的姐妹情谊,已经是一个具有政治色彩的词语,有着“女生”这一词语无法承担的重量。

但考虑到两个节日本身的出发点都是善意的并且各具内涵,“妇女节”争取女性平等权益,呼吁保障在劳动力市场的妇女,“女生节”鼓励女性提升自我认知自我,在学校中培养尊重女性的风气。因此中国青年报评论员曹林的一篇文章中有这样的论点:

“妇女节”和“女生节”其实可以同时存在,让女性有机会选择在各自专属的庆贺中获得身份认同。但没必要以节日为壁垒,将共通的话语空间割裂为两个对立阵营。



综合自中国新闻网、人民网、维基百科、上观新闻、界面新闻、中国青年报等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倍可亲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45885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